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妖孽逆天:轻狂腹黑二小姐

更新时间:2022-01-08 19:38:41

妖孽逆天:轻狂腹黑二小姐 已完结

妖孽逆天:轻狂腹黑二小姐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东方魔芋 分类:穿越 主角:白沙安静 人气:

《妖孽逆天:轻狂腹黑二小姐》作者:东方魔芋,穿越类型小说,主角:白沙安静,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云水寒,大二学生,为了寻找失踪姐姐加入了学校的推理社,后来得知姐姐原来早已去了另外的时空,便决定追随姐姐的脚步来到了异界,只是没想到,在异界的脚步也是举步维艰,修炼,撩妹,撩汉的同时,还要找到姐姐的去向,痴情男女千千万,何苦单恋一个姐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天的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师父不知什么时候又失踪了,她扶着醉成烂泥的南宫殊往去南宫家的路上走去。

此时她庆幸自己有过目不忘的能力,不然自己连回家的路都会找不到了。

“好重啊。”边走扶着南宫殊。

云水寒费尽全身的力气,借着那一点点酒劲走在回南宫家的路上。

幸好喝的不多,还没有达到不清醒的程度,不然自己可能就会陪着南宫殊一起醉倒在马路边了,然后第二天,太阳升起来,阳光照在如同乞丐一样醉倒在路边的两个人身上,那会是怎样一幅画面呢……

云水寒摇摇头,把那个画面甩在脑后,看着靠在自己身上,红着脸醉醺醺的南宫殊,她有些把持不住,用手指戳上她的脸。

软软的,滑滑的,红红的像熟透了的苹果,她的嘴唇也红得诱人,云水寒抬起她的脸,不由自主地想吻上去。

就在两人的唇距离还差零点一厘米时,一股强烈的劲气猛的冲出,云水寒一惊,一把推开南宫殊,自己也警惕地迅速躲开。

“几日不见,没想到这丫头比以前敏捷了不少。”

黑暗中,慢慢淡出来两个黑衣人的身影,云水寒摸不清他们的实力,心里却直呼糟糕。

她看看被她甩到一边坐起来的南宫殊,酒还未醒,又看看那两个人。

“你们是什么人?”

“有人让我们取你的性命,所以,今天晚上,你必须死。”

一个人黑衣人说着,手中浮现出一把大刀,另一个人持剑,向着云水寒急袭而来!

云水寒的实力虽弱,悟性却极高,她虽没有什么兵器,但是在这危急时刻,自顾自地运转起红莲决来。

红莲决虽为修炼的法门,却也是保护自己的法门,她还没有练到攻击他人或御剑那种程度,却能够利用红莲决的运行速度躲藏伤害。

黑衣人几次持刀砍来,都劈空了,云水寒形同鬼魅,隐藏的十分上手。

虽然不会被砍到,可是她却知道,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正想着,突然两个黑衣人眼神易懂,转而向着南宫殊疾刺而去,这时云水寒可慌了神,运转红莲决闪了过去。

只见,云水寒手掌之中形成一道屏障,挡下了二人的攻击,两人的刀与剑,赤裸裸地暴露在空气中,剑尖眼看就要破除屏障,插入云水寒的心脏。

她冷汗直流,一股股灵气源源不断地从体内流出,三人就这样僵持着,果然,她还是太弱了,也可能是她遇到的对手太强。

以一敌二……

果然还是太难了吗?

“南宫殊!你给我醒来!”

她咆哮着,一边燃烧着自己体内仅存的那一丁点灵气。

“嗤……”

剑尖和刀尖终于穿破屏障插入了她的身体,一滴滴血顺着雪白的衣衫滑下,空气中瞬间弥漫出一股血腥味来。

云水寒的目光突然变了,变得阴冷而充满杀气。

“你们……是夜星澜派来的吗?”

……

“对不起,我爱的,只有风花月,而你,却是那个必须死的人。”

“为什么?我哪里不如她呢?她只不过是庶生,连风家小姐都算不上,为什么你会喜欢那样的人呢?”

“不为什么,喜欢就是喜欢,不需要理由,再者说,你算老几?只不过是借着嫡生的名义,有了一个风家二小姐的名分而已,我告诉你,哪怕你貌美如花,我也只喜欢强者,而你呢?只不过是个连灵者三段都到不了的可怜虫罢了,我明天,大概就能进入乾灵阶了,你认为,你这么弱,配得上我吗?”

“你……”

“风亦菡,如果你还要那样死皮赖脸地跟着我,也休怪我不客气了。”

风亦菡大喘着气,眼泪扑簌簌流下来,她望着夜星澜,哽咽着说:“我不是废物!我一定……会向你证明!我有没有资格……得到你的爱!”

“对不起,我想要的不是现在的你。”夜星澜冷笑,走到她眼前。

“我们比试一场怎么样?如果你败了,就得全听我的。”

风亦菡攥紧拳头不说话。

……

“你们……是夜星澜派来的吗?”云水寒念到这句话,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仇恨来。

黑衣人用力将刀在她身体更深处插入,云水寒清咤一声,燃烧着一朵巨大的红莲自指尖推出。

黑衣人被震飞好几米,又稳稳地立住。

眼中满是诧异。

“刚才是什么?”

云水寒拔出肩上插着的一把沾满血的剑,指向二人。

剑尖一道火红的剑芒升起,如同燃烧的火莲,云水寒的一身白衣,也被火光照耀地通红,她怒气冲冲地一步一步向着那两个人走过去,嘴角渗出一丝鲜血。

“你们,是不是夜星澜派来的?”

她又重复了一句,持剑之人没了兵器,一脸茫然,持刀之人,刀虽在手,却不知如何应对。

显然,在气势上,云水寒胜了。

然而,她的体力在迅速的流失,很快,达到了极致的她,手中的剑脱手掉下。

她的身体一软,直直向下倒去。

云水寒倒下的瞬间,一只雪白的手托住了她,她倒在他的怀里。

一双细长的黑色眼睛满含杀气地瞪向那两个黑衣刺客。

刺客抬眼望去,眼前的男子一身蓝色长袍,眉飞入鬓,嘴唇红润,脸色却十分惨白,他抱着怀中的女子,像抱着稀世珍宝一样。

两个刺客之一的人问道:“你……是什么人?”

蓝衣男子放下怀中的女子,一把青光宝剑浮现在手中。

“你们,不配知道本少的名字。”一个阴冷的男声传入耳中,让人听得毛骨悚然。

一个黑衣人仿佛恍然大悟的样子:“难道,你就是那个——传闻中那个形同鬼魅,变幻莫测的南宫家三少,南宫诛?”

“哼,见过我的人,没有几个可以活着。”南宫诛阴冷一笑,青色的剑芒妖冶万分,刚才还站在原地的他,在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二人还未反应过来,喉头突然喷溅出血来,一命呜呼,倒地不起。

南宫诛手中的剑,滴血未沾。

而这些事的发生,只有短短几秒。

他一晃手将剑收入储物戒指之中,走到云水寒身边。

他将云水寒抱起来,一脸心疼。

“云姐姐,我们回家吧。”

夕阳已落下,天边是浑浊的蓝,染血的蓝袍,随风而起,俊朗的少年目光如炬,他望着前方大跨步走着。

在这样廖无人烟的街道上,少年抱着少女,就仿佛一幅美丽的画卷。

看风景的人从一根房梁之后走出来,他的一身红衣被风吹的飞起,雪白的华发四散二飞,紫红色的眼睛倒是饶有兴趣地笑了。

“南宫诛,原来,是这样。”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