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逆宠毒妃无双

更新时间:2022-01-12 19:22:46

逆宠毒妃无双 已完结

逆宠毒妃无双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洛微雨 分类:穿越 主角:凤凤长清 人气:

洛微雨新书《逆宠毒妃无双》由洛微雨所编写的穿越风格的小说,主角凤凤长清,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朝穿越,锋芒毕露,洗尽旧名。 斗渣男、战世宗,且看她毒医双绝,傲视天下!(凤无双x夜北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可秦王殿下您对凤大小姐的评价未免太过保守,那一双勾魂的杏眼,清冽的眼神,琼鼻翘挺,小嘴不点而朱,标准的瓜子面,如玉的肌肤,怎么看也不能说是灵秀而已吧。

“死的太痛快,太便宜他了。”凤无双风轻云淡的开口,好似她议论的并非是帝王生死。“我要这江山,从此不再是他秦家的天下,要他从云端跌入泥泞。”

“好。”夜北歌轻轻击掌,看着那张始终没有多余表情的小脸,忽地伸手去捏了捏那水嫩嫩的脸颊,促狭道:“不愧是本王看中的女子,有胆识。本王万分期待,无双能够叱咤风云,将皇帝老儿踩在脚下的一日。”

瞥了一眼兴致勃勃的夜北歌,凤无双投去一个鄙夷的目光,虽然她不擅长与人交集,可不代表她看不懂人的本质,夜北歌在她面前的举动,绝壁是刻意营造出来的。

是想她放下防备,还是真的想与她联手?

一无所有的凤无双,并不认为自己有这样的实力,能让皇帝忌惮的秦王殿下对她另眼相待。

凤无双一直不搭话,夜北歌也沉寂下来,拍卖会很快在凤长清吐出大半个身家后结束,有人送来凤无双的抽成,仅仅一成便达到二十二万两。

“我会列张单子,让你的人帮我找全上面的东西,我可以帮你研制一颗延寿十年的丹药。”凤无双迈步走出包间,扫了一眼戴着帷帽急于离去的凤长清,嘴角微微上扬,随即踏步离去,连声招呼也没与夜北歌打,显然是不把他的身份放在眼里。

凝视凤无双离去,夜北歌脸上那不羁的笑容收敛,眼底瞬间深邃如潭。

暗卫早已将凤无双所有资料奉上,调查的结果与外界传言并无不同,让夜北歌更是好奇无比,一个懦弱的废材,怎么可能在一夕之间彻底转变?

性格方面倒是可以解释,可那练毒的本领和矫健的身姿……

“让人去研究一下。”将凤无双留下的药丸,随手丢了一颗给暗三,夜北歌对留下的暗一说道:“不论凤无双想要什么,只管给她备好,在本王失去兴趣前,不希望看到她有任何意外。”

两名暗卫领命而去,夜北歌则淡漠起身,周身自有一种王者之气散发,让人心生畏惧。

林朝打开机关,躬身立在一侧,待夜北歌进入密室后,便守在门外。

身为秦王殿下的亲随,只能留在秦王身边,每当夜北歌要以另一个身份出现的时候,自也有另一批人追随。

穿越而来那晚潜进几家药铺,拿了不少的药材,凤无双还是不满意的很,尽管这里是帝都,可药材的种类太少,让她制毒有了局限性,也不知道够不够把整个侯府灭了。

通过前主的记忆,凤无双对这个世界有几分了解,知道这里的人都是修炼灵魂之力,可原主是这方便的废材,故而关于这方面的知识几乎等于零。

不过,灵魂之力越是强大的人,体魄越是脆弱,凤无双虽不能理解其中缘由,却对此满意极了,更适合她的报仇方式。

凤无双一直忙到日落时分,发现肚子饿了,才出了小院。

扫了一眼在她院门外横七竖八躺着的下人,一个个的面色紫青,显然是中毒征兆。

“还是欠了点火候。”凤无双失望的摇摇头,她在自己的小院里洒了不少药粉,却因缺少几味药材,药效不够好,达不到中招毙命或是生不如死的效果。

完全忽视了站在院子五米外的凤长清和凤永康,凤无双抬腿从那些下人身上迈过去,便要朝厨房方向去,祭奠一下五脏庙才是首要任务。

“站住,你这个妖女。”凤永康怒骂一声,一脸的愤怒,吼道:“你这个狠心的妖女,竟然学会用毒,这些下人的命就不是命了吗?你怎么能给他们下毒!”

“他们的生死,与我何干?”凤无双停下脚步,清冽的眸子朝凤永康望去,见他脸色还有些苍白,不无嘲弄的反问:“看来小侯爷的伤好的差不多了,秦王殿下的手下出手还真是留情。不过,小侯爷既然知道我的院子到处是毒,为何还要他们前仆后继的硬闯?小侯爷这般正义姿态来问我这个长姐,一副不忍看他们中毒的模样,又怎么不找大夫前来救治?”

收买人心,也要看姐给不给面子。视线在凤长清父子身上扫了一下,对于这二人的伤势好的如此之快,倒是有几分讶然,看来乐北侯府的底蕴还是不错的,这个时代的丹药可是价值不菲的。

凤永康一滞,没想到平日里见到他就躲的废物,竟敢这般与他说话,但自尊心不允许他被鄙夷,当即喊道:“你这狠毒的妖女,还不快拿出解药来,是想沾上人命不成?”

被人指着鼻子骂,凤无双心情不好极了,蹙眉道:“小侯爷即知我是妖女,又怎会拿出解药来解自己下的毒呢?既然小侯爷不忍心看他们这样,不如杀了了事,也省的看着碍眼。”

说完,凤无双便又一次的抬腿,却被凤长清叫住。

“孽女,还不站住。”凤长清怒喝,这个一直不被他看在眼里的女儿,何时有这般能耐,又变得这么狠辣,连人命都不放眼里了?“你母亲的毒,可是你下的?”

“父亲这话,无双不懂。我母亲缘何离世,父亲不是更清楚吗?”凤无双挑眉,脚下的步子未停。

“我说的是芸夫人。”狠狠的等着凤无双,凤长清怒道。

终于,凤无双止步转身,眼底冷意绽放,却是一脸迷茫的问道:“父亲,咱们府中姨娘倒是有,可这芸夫人是谁?”

“当然是我母亲。”凤永康上前一步,骄傲的挺胸抬头,看向凤无双的目光满是蔑视。

扫了一眼没长大脑的凤永康,凤无双不屑的撇嘴道:“庶出的东西,果然上不得台面,不懂长幼嫡庶之别。”

“你敢骂我?”凤永康不敢置信的看着凤无双,随即恼羞成怒的运起灵魂之力,口中骂道:“今日,我便替父亲除了你这个孽种,让你不得超生!”

凤永康在同龄人中,天赋算是不错的,不过十岁的年纪,已经能灵活运用灵魂之力,虽然他只是摸到了门槛。

只不过,灵魂之力是以自己灵魂的强大来修炼,用来摧毁对方的灵魂,却也需要极慢的速度方能做到,还要保证双方在三米之内的距离,一般情况下修炼者不会轻易使用。

一旦对方实力超过自己甚多,或是有帮手在,永不超生的便可能是自己。

可凤永康根本就不把凤无双放在眼里,周围又都是他们父子的人,自是起了恶毒的心思,因一时之气竟忘了来找凤无双的目的。

“康儿!”凤长清本是想让凤永康住手,可话出口后却便成惊呼。

只见凤无双脚步轻盈的移动,不过两息时间便来到凤永康身边,扬手便是一巴掌打过去,力道之大竟是留下一个通红的手印。

只是凤无双全身是毒,这个巴掌印又岂会是被打的发红的那种?

“你……”被打的耳朵嗡嗡作响,凤永康指着凤无双,却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眼底满是恐惧。

在凤无双那双清澈的眼眸中,凤永康看到自己的脸从红肿变成皮肤爆裂,鲜血正在顺着脸庞滴淌着,血腥味熏的他头晕。

冷漠的看着凤永康,凤无双欣赏着自己的杰作,这次终于稍微满意一些。

“康儿!”赶过来的凤长清,见儿子的惨状,惊的不知该如何是好,想要伸手去帮凤永康,却怕这毒会伤到自己,手臂就那么停在半空。

“你是妖女,你一定是妖女。”凤永康嘴里不停的呢喃着,显然被吓得不轻。

“你把我的康儿怎么了?”凤长清猛然转身,用吃人的目光瞪向凤无双,压制着想要动手的冲动,狠声道:“解药,快把解药给我。”

“真是慈父呢。”讽刺的一笑,凤无双吹吹干净的指甲,一手指着凤永康,冷笑问道:“你唯一的儿子和你最心爱的女人,都种了我的毒,想必你也请了不少大夫,而他们都束手无策吧?”

气的胸口不断起伏,凤长清咬牙问道:“如何才肯交出解药?”不再摆慈父姿态,凤长清很清楚这个女儿是不会卖他面子的。

“二选一。”凤无双摆出V字的手势,玩味的勾起唇角。

“什么意思?”凤长清皱眉,不敢去听懂凤无双话里的意思。

“真不明白,你这样的智商是怎么在皇帝面前混的。”嘲弄的看了凤长清一眼,凤无双越过他走向凤永康,抬手想要摸摸凤永康另一侧的脸,却被他惶恐的躲开,半点男子汉气概都没有。“孬种。”

凤无双低骂了一声,可凤永康却连恨意都不敢表达,就怕凤无双会再对他出手,他怎么也不明白凤无双的身手为何那般敏捷,竟然能在那么多护院面前出手伤他,便是父亲在这里也没能阻挡。

而凤无双下毒的功夫,更是凤永康畏惧的根本。

急忙向后退了两步,凤永康大喊:“父亲,救救孩儿,孩儿还年轻,还不想死。”

在生死面前,凤永康直接忘记另一个需要救治的是他的母亲,哪里还有之前指责凤无双滥杀无辜时的正义姿态。

对于凤永康的表现,凤无双半点也不意外,看凤长清和云姨娘的为人,也教导不出好儿子,更何况人性的自私,是亘古不变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