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明星大探长

更新时间:2020-08-09 16:36:05

明星大探长 已完结

明星大探长

来源:落初 作者:只爱煞英雄 分类:都市 主角:邹诚莫斌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明星大探长》的小说,是作者只爱煞英雄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邹探长,请问你是如何成为一名杰出的侦探的?““不让任何一个罪犯,逍遥法外的誓言和信念。”“邹探长,既然如此,你又哪里来的时间,出版书籍,拍摄电影,甚至于做法律节目,综艺节目的?”“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双手用力挤一挤还是会有的。”“邹探长,对于你今天的成就,你想对大家说些什么?”“我没有什么很高的成就,都是同行们的衬托。”大侦探系统在手,平行世界,风生水起,这里的侦探很多,比我强的没有。(案件来自电影,电视剧,动漫等改编)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邹探长,你这算是为了自己侦探的资格,放弃了自己成为侦探时的誓言了吗?”

几个记者站在邹诚面前,后面的摄像机同时怼在了邹诚脸上。

正常的案件现场,是不会有这么多记者的,而且也不允许有这么多记者。

可是今天是邹诚做侦探的最后一天,一些小报记者都在关注这件事情。

而且今天事情的发展超出了想象,警局的公正性已经是受到了质疑,他们怎么可能还能去约束这些记者。

记者的问题,邹诚还没有回答,莫斌就迈步走了上来。

“邹探长的誓言怎么可能忘呢,邹探长在成为侦探的那一天,可是喊出来了,不会让任何一个罪犯逍遥法外呢。”

“那天的邹探长是当年那一届成为探长的人里面,最年轻的一位。”

“这句话说的是掷地有声,气度非凡,实乃吾辈楷模,在下当时有幸在场,现在想来,仍然是热血沸腾。”

看到莫斌走过来,记者敏感的捕捉到,这里有新闻。

记者扭头对莫斌问道:“莫探长,你怎么看待今天的事情?”

莫斌抬手摸着自己的下巴,缓缓说道:“邹探长的能力大家都知道,这一年或许是有些退步。”

记者觉得莫斌用退步二字是客气了,邹诚这一年的表现,让记者形容的话,就是一滩烂泥。

“至于今天的事情,大家都知道,邹探长今天是最后的期限,不剩几个小时了,心里有些着急,可以理解。”

莫斌的话看似是向着邹诚,但是邹诚心里听着好笑,句句诛心。

莫斌的意思很明显,就是邹诚今天狗急跳墙,打算诬陷好人,来保住自己的侦探资格。

如果这一点坐实的话,邹诚别说会失去侦探的资格。

这一辈子可能都没有机会成为侦探了,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制裁。

记者将这些全部记录下来,之后扭头对邹诚问道:“请问邹探长,莫探长说是真的吗?”

邹诚没有回答,康剑现在同样没有办法应付记者,他年纪大了,一辈子嫉恶如仇,抓捕了很多罪犯。

今天遇到这样的事情,康剑看着邹诚,他现在不担心自己,他也不怪邹诚。

他只是觉得,今天的事情以邹诚这个年纪,恐怕是承受不住的。

康剑今天让邹诚来,是爱惜人才,想要保全邹诚一次。

现在看来,康剑觉得自己反而是毁了邹诚,康剑的心里没有觉得邹诚给自己惹麻烦,反而是有些抱歉。

“邹诚你走吧。”康剑站出来,让邹诚离开。

记者立马就跑过去围住康剑,问的问题无疑就是,康剑是不是承认和邹诚存在所谓的交易。

看到记者都跑去围住康剑了,莫斌对着邹诚冷笑。

“你笑什么?”邹诚看着冷笑的莫斌,他觉得很不舒服。

莫斌呵呵一笑,从兜里掏出印花手帕,擦了擦自己的双手。

“你没有机会了,不仅仅你要完蛋,康警长也会因你而下台,你个废物,害人不浅。”

莫斌觉得自己说出来这句话,非常畅快,畅快的就像是三伏天饮了一杯冷饮一样。

透心凉,心飞扬……

“手下败将?”从邹诚的嘴里,冒出来了四个字。

听到邹诚嘴里吐出来这四个字,莫斌的脸立马是难看起来。

莫斌严格意义上来说,真的是邹诚的手下败将。

在这个社会体系之中,有案子发生,首先当然要报警了。

只是破案的人,却是这些有侦探资格证件的人。

有侦探从业资格证的人,在案件发生之后,都可以去负责这起案件的警局竞标。

说白了就是竞争,警局的负责人,可以选择和其中的某个侦探合作。

邹诚和莫斌在警局见过好几次,但是每一次竞标,警局都选择了邹诚,而没有选择莫斌。

莫斌心高气傲,年轻气盛,自然是看邹诚不顺眼。

他拦住邹诚去路,说了一些过分的话,邹诚当时就说了这四个字。

“手下败将。”

邹诚当时说了这四个字之后,就从莫斌面前走过,留下莫斌独自一个人站在原地。

现在这四个字,从邹诚的嘴里说出来,莫斌仿佛又回到了那个下午。

莫斌咬紧牙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是那么的愤怒。

“你现在有什么资格说我,手下败将是你吧,一个快要失去侦探资格的废物。”

“这一年,我破获了九起案件,你呢?”

邹诚这一年确实是没有做什么,因为他一蹶不振,邹诚和他女朋友之间的事情很复杂。

现在的邹诚不愿意说什么,反正他不会被影响,因为在他看来,那个女人和自己根本就没有关系。

只是看着面前嚣张的莫斌,和在那里被记者弄的焦头烂额的康剑,邹诚觉得自己必须做些什么。

邹诚以前是写推理小说的,扑街是扑街,可是一些相关的东西他还是了解的。

破案推理什么的,他虽然不是科班出身,但长时间的耳濡目染,加上超强的学习能力,再加上他的专业,他是有一定判断力的。

用邹诚的眼光来看,这一次的案件,没有那么简单。

其实做不做侦探他觉得不要紧,他没有那么强烈的意愿,因为从来没有想过,觉得是不可能的事情。

只是他不愿意看到帮助自己的康剑警长,因为自己的事情,被赶下台,导致提前退休,甚至是承担法律责任。

一人做事一人当,邹诚不是那么没有担当的男人,不然也不会在面对罪犯的时候,想要将他绳之以法。

邹诚没有理会在自己面前嚣张的莫斌,他大步走到康剑面前,和康剑一起面对这些长枪短炮的记者。

康剑已经是让邹诚走了,将记者都吸引了过来,他不知道邹诚还过来干什么?

面对这么多媒体,邹诚抬手示意他们安静。

“邹探长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邹诚看着下面的人,还有外面围观的群众,他深吸一口气。

“谁说她不是凶手了?”邹诚用自己全身的力气,大喊出这句带着质问的话。

下面的记者,围观的群众,都被邹诚的一声大吼吓了一跳。

什么?

邹诚还是坚持说,那个女白领是凶手?

莫斌不是已经说了吗,这个女白领不是凶手,邹诚在干什么?

康剑眉头一皱,拉着邹诚,想要将邹诚拉回来。

如果邹诚现在还坚持说那个女人是凶手的话,就真的是栽赃陷害了,弄不好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邹诚没有理会康剑的拉拽,他挣脱康剑,向前再踏出一步。

“我问,是谁说这个女人不是凶手的?”邹诚再一次问了一遍。

莫斌好笑的上前说道:“是我。”

“你?”邹诚嘴角微微上扬,不屑的表情,已经很明显了。

“难道她报警自首,她就是凶手了吗?”莫斌看不惯邹诚的表情,一个马上都要失去侦探资格的人,凭什么这样看自己。

“是的,她,就是凶手,就是她杀死了自己的老板。”

“你还要挣扎吗?”

“挣扎?”

“不是吗?”

邹诚和莫斌的对话,被在场的人一字不差的听去。

邹诚对着后面的康剑说道:“康警长,我知道让媒体朋友们参与到案件侦破的环节中来,是不和法规和常理的。”

“只是这一次能不能特殊情况,特殊处理,不然你我二人,恐怕就要陷在舆论的风暴里了。”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康剑低声对邹诚问道。

“相信我。”邹诚没有回答康剑的问题,只是说道。

邹诚的这句相信我,让康剑恍惚了,他恍惚觉得当时那个意气风发,年少锐气的邹诚回来了。

康剑心里狠了狠心,他觉得今天已经是最坏的结果了,不可能再坏了。

“好,我信你。”康剑说道。

“下面请康警长,完整的给大家说明一下今天的案件。”邹诚对下面的记者说道。

康剑整理了一下自己刚才被记者弄得有些凌乱的警服,迈步和邹诚站在一起。

康剑清了清嗓子道:“今天夜里九点二十八分,警局接到报警电话,电话中一位女士声称自己杀了人,想要自首。”

“我们警方立刻赶来案发现场,也就是大家所在的楼层,通过喊话我们确定了打电话的嫌疑人,就在房间里面”

“房间里的嫌疑人告诉我们,她出不来,这个房间的门,从外面进来,和从里面出去,都需要钥匙才能完成。”

“她并没有钥匙,当时她被困在房间里。”

此时围观的吃瓜群众和记者,都觉得少见,嫌疑人居然被自己困住了。

“我们警方决定破门而入,进去之后看到一具男性尸体,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上半身趴在茶几上,背后被捅了七刀,满地鲜血。”

“房间里面还有一位女性,也就是报警自首的嫌疑人,满手鲜血,身上也沾满血迹的站在房间里面”

康剑将案件大致说了一下,整个案件的过程,在场的人都已经了解了。

一个记者问道:“康警长和邹探长对嫌疑人的询问情况是什么?”

“通过我们的询问,嫌疑人说自己今天来找死者,就是为了杀他的。”

“嫌疑人告诉我,她来到这里的时候,房间的门并没有锁起来,她以为是死者给她留的门。”

“嫌疑人进来之后,发现死者坐在沙发上,趴在茶几上,桌子上放着两杯酒。”

“嫌疑人认为死者已经喝醉,觉得这是自己动手的最佳时机,便实施了犯罪,用刀在死者的背后捅了七刀。”

“完成犯罪行为之后,嫌疑人想要离开房间,发现自己进来时掩着的门却已经关住了。”

“嫌疑人在死者身上,和房间里面都没有找到钥匙,无奈之下选择了报警自首。”

“嫌疑人的杀人动机,是她和死者存在经济纠纷和感情纠纷。”

康剑的话说完了,他将今天的案子,简短的介绍了一下,不过在场的人都听懂了。

PS:新书需要大家的支持,求收藏,求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