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哑夫养成记

更新时间:2020-09-28 21:39:12

哑夫养成记 已完结

哑夫养成记

来源:落初 作者:咬咬 分类:都市 主角:苏换霍安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咬咬的原创小说《哑夫养成记》,主角苏换霍安,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三月三,桃花开,但她觉得桃花太烂还不如不开,悲催地跑路,却滚下山,没想到山里也有桃花开,一路鸡飞狗跳摸爬滚打,多年后她想,最上乘的桃花,是哪怕花落成泥碾作尘,依然香如故,她觉得,她命挺好。--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达达委屈地呜呜两声。

苏换瞧着他的背影,捂着嘴偷笑一下。

不错,这些年跟着大哥偷偷去看戏文,厚积薄发,果然派上了大用场。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还痛得很,痛得她险些流出眼泪来,忍不住低低唤一声,“娘,我好难过呐。”

此后至天黑,霍安再不曾踏进房里。因为那个随遇而安的奇葩姑娘,已毫不客气地霸占了他的房间他的床,又倒在他床上呼呼睡了一觉。

苏换一觉醒来,觉得全身轻松了很多。她自小在那偏僻的后院上蹿下跳,虽然顶了一个小姐光环,但绝对不是小姐身子,没那么娇气。

她摸摸脸,脸好像更肿了。她伤心地叹口气,在黑暗里坐起来,心想什么时辰了,她好饿。

摸索着走下床,不想被长凳磕到了右膝血包,疼得她呲牙咧嘴。就在这时,屋子里忽然亮起来。

霍安执一盏灯,站在门口冷冷看着她。

她揉着血包呆呆看着他。

她对他的第一印象是高,如今又有了另一个深刻印象。他那双眼好黑,晕黄烛色里好像两颗浸在水里的上好墨玉,闪烁着碎光。

但很快,她转移了注意力,盯着他另一只手里托着的一个大碗,碗里有两只雪白大馒头。

她使劲吞口口水,讨好地笑了笑,“要不,明天我帮你做饭,我很会做饭的。”

霍安面无表情地走进来,将灯盏和碗放在桌上,又从怀里摸出一个粗瓷小瓶,放在桌上。

她好奇地伸手戳戳那瓶子,“这是什么?”

霍安指指她手上的擦伤。这些年他外出打猎,难免有些擦伤挂伤,金创药总是随身携带的。

苏换愣了愣,心里一暖,握了那瓷瓶一笑,真诚道,“谢谢你。”

霍安又指指窗台上那碗冷药。那药是他早上端来的,不过苏换一直没有喝。

苏换看一眼那黑糊糊的药汁,嫌弃地摇头,“不喝。”

霍安冷冷看她一眼,转身便走。

苏换赶紧道,“我喝我喝。”说完跳过去拿起碗,仰头一口气将那药汁灌下。

好苦呐。

苦得苏换那张猪脸更加惨不忍睹了。

霍安却停下来,转过身来看她。这药疏淤活血,于消肿祛淤有良效,药是他上山挖的,方子是娘亲留下的。他只是觉得,这姑娘还真不设防,什么药都没弄清,一口气喝得精光。

不设防的姑娘喝了药,已狼吞虎咽地啃起馒头来,她又饿又苦。

霍安想了想,走到桌边,坐下来,拿过木牌,低头刷刷写字。

苏换吃第二个馒头时,抬头看见了木牌上的字。

“你准备怎么办?”

苏换咬着馒头含混不清道,“先借住几天行吗?待我养好伤,我一定想办法。”她左右看了看,“你的房间你睡,我睡柴房就好。”

霍安低头又写:“你有钱吗?”

苏换瞪着那几个字,愣了半晌,忽然跳起来,“我有!”

她想起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跑路前她是裹了一些金银细软走的,可跌下山后,那包裹就不见了。

于是她热切地向霍安汇报了此事,希望他不要因为担心她白吃白喝而赶她走,她是有钱的主,只不过钱掉了,那处山很荒僻,说不定还能找回来。

但霍安的黑葡萄眼依然冷冰冰的,并没因为这个情报而对她另眼相看,只低头又刷刷写了一行字:“我明日去帮你找找,找回来你今后好做盘缠。”

苏换拼命点头,好人呐。她眼珠转了转,咬着馒头问,“你家离那山很近吗?”

霍安摇摇头。

苏换赶紧问,“那有多远?”

霍安抿唇看她一眼,似乎知道她想问什么,抹了木牌上的字,又写了几行:“这里叫桃花村。在庆余城最东。那山在庆余城与东阳城交界处。”

苏换瞬间放下心来,得瑟地暗想,想不到她竟然误打误撞跑出了东阳城,简直大吉大利。

她忽然想起什么,失声道,“你昨晚从东阳城外将我捡回来的?”

霍安点点头。他背着她走了大半夜,手里还拖了一堆猎物。

苏换顿时肃然起敬,认真道,“辛苦你了。你是好人,会有好报的。”

霍安很想说,你走了就是对我的好报。可惜他不会说话,也懒得写这些废话,只匆匆写了一句话:“明日一早我要去城东卖猎物,你要么离开,要么呆在屋里。”

苏换马上保证,“我呆在屋里,绝不乱走。”她好奇地眨眨眼,“你是猎户?”

霍安不置可否,将那木牌一扣,起身往外走。

苏换喊一声,“哎,这是你的屋子……”

霍安不回头,大步走出去,顺手带上了门。

苏换呆呆想,这人其实挺好,可惜是个哑巴,上天不长眼睛。

她恶狠狠咬一口馒头,觉得有时这世间真没公道。

一大早,苏换就被敲窗户的咚咚声吵醒了。

她正窝火,猛然想起自己是借居哦不,赖皮在别人家里,理应端庄谦逊。

于是起身来套起外衫,拢了拢鸡窝一般的头发,走到窗边去,伸手打开窗户。

天刚亮,一缕晨曦照过来,她眯了眯眼,才看清窗外立着的霍安,赶紧笑眯眯道,“早上好呀。”

霍安看她鸡窝状的头发,肿胀的脸颊,有些不忍卒目,觉得还是有必要让大夫给她开两剂药。他指了指放在桌上的木牌和烧炭。

苏换赶紧给他拿过来。

他低头在上面写:“小二要留在家里,我教你与它相处。”

苏换愣了愣,“小二?你家还有其他人?”

霍安扭头指了指蹲在脚边的两条大黑狗。

哦,原来是狗名。

苏换神智一清,这是个重要事。她要赖在他家,得和这两只狗爷搞好关系,不然寸步难行,她不想一不留神就变成狗嘴里的小兔子。

达达和小二坐得端庄严肃,目光炯炯盯着苏换。

达达通体漆黑,体型大些,小二也黑,但体型小些,额头有一撮白毛,因此很好辨认。两只狗皮毛油光水滑,体格矫健强壮,一看就是极好的猎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