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宠婚总裁遭嫌弃

更新时间:2021-06-16 11:02:58

宠婚总裁遭嫌弃 连载中

宠婚总裁遭嫌弃

来源:微小宝 作者:顽皮喵 分类:都市 主角:温祁炫温少 人气:

顽皮喵新书《宠婚总裁遭嫌弃》由顽皮喵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温祁炫温少,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曾在商场运筹帷幄,身边左拥右抱,唯独对家里的正室漠不关心。而今,“老婆,亲一个好不好?”“没时间!”“抱一下好不好?”“太热了!”“滚床单好不好?”“滚远点!”终于,直接扑倒:“我们继续解锁新姿势,好不好?”呃,那该说好还是不好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丽莎敲了敲门,一进来,就看到温少拿着两瓶酒精发呆。   “少爷,今晚我照顾周小姐吧,您早点休息。”丽莎想到自己的三倍薪水,就觉得充满干劲。   温祁炫摇头:“不必了,你好好休息,今天被她连累已经很累了。”   丽莎露出满足的笑,少爷向来对家里的佣人照顾有加,今日会这么做,完全是想给周小姐点教训,作为家里的老佣人,怎会不明白。   床上的周玥萤已然被烧迷糊,呓语不断,男人低下头倾听:放过我哥哥,求求你。   温祁炫撇嘴,还真是兄妹情深啊,可那又怎样,她会出现在这里,身份证、护照可都是她母亲给的,不然真以为自己可以通天吗?   当顺利拿到她的身份证明,温祁炫就对周家的态度很是纳闷,后来一查才知道,她竟然是个弃婴,因为先天性的心脏病才会被扔掉,周家人都是从医的,条件不错就好心收养了她。   但也毕竟不是亲生,如今遇到这等事,自然要保全自己的儿子,而今碰到自己,只能算你倒霉。   打开酒精瓶,倒入碗里,用棉花蘸取,擦拭女人的额头。   徒然的凉意,让周玥萤瞪大眼睛,用手推开男人:“好难受,别理我。”   “你这女人,还真是不识好歹,我倒是想不理你,可你倒是别挂我床上啊。”温祁炫按住她的手,不顾酒精的凉意,硬是蹭她的太阳穴。   周玥萤迷糊地,对于男人粗鲁的行为,深感委屈,在家时,自己生病了,母亲都会耐心的照顾自己,想到自己的处境,露出撇嘴的模样。   “不许哭,憋回去,不然我就让你睡花园。”温祁炫故意恐吓她,老老实实的,一会儿就舒服了。   将酒精盖上,温祁炫关闭了枕边灯,拉了拉被女人全拽去的被子,准备睡觉,明天还要工作呢。   凌晨两点多,浑身发冷的周玥萤寻求温度,不断地往发热体身边蹭。   温祁炫猛地睁开眼,怀里突然温香软玉的触感,让他睡意全无,该死的,生病了还不老实,竟然主动勾引自己。   她的熊抱让男人倒吸一口气,冷声警告:“不想睡了是吗?再不松开,你会后悔的。”   充耳不闻自己的警告,这女人还变本加厉,无知的扭动彻底逼疯了温祁炫,一个翻身将女人压在身下。   吻刚落在女人的脖颈,就翻身而下,咒骂着该死,竟然全身发烫,都已经用酒精擦了,怎么还不退烧。   拿起电话,直接拨给马库斯,电话响了六声,刚要挂断,就接通了。   “你个庸医,她不但没退烧,还更烫了。”温祁炫不由火大。   “怎么可能,你给她全身都擦医用酒精了吗?多擦一会儿,擦到退烧为止。”哀怨的马库斯好后悔,怎么没调成振动,老婆都被吵醒了。   全身?温祁炫记得母亲只给自己擦过额头:“知道了,我试试,不行再给你打,睡吧。”   俯视身下的女人,温祁炫挠头:“你这个麻烦的女人,等你好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不情愿的起身,打开晕黄地床头灯,此景,倒别有一番温馨,墙上映出了男人忙碌的身影。   玻璃杯落地,发出清脆的声响,女人不满地呓语:“好吵。”   何曾干过伺候别人的活,温祁炫有些手忙脚乱,用厚实地臂弯让她倚靠,催促道:“快喝,不喝完不能躺下。”   嘴里本来就没有味道,周玥萤喝了两口,就扭过了头,胃里也很不舒服。   男人强迫她转过来,捏住她的下巴,见她吃痛地眉头紧皱,大口地吞咽。   受不了的周玥萤最终求饶道:“我不行了,喝不下了。”   “别跟我讨价还价,不喝怎么好病,躺下吧。”满意地看到杯子空了,才起身倒酒精,继续为她擦拭。   全身,男人自言自语的重复这两个字,一把掀开女人的被子,抬起她的手臂,擦拭腋下。   周玥萤如同小猫一样,叫出声,委屈地看向他:“别碰我,好凉。”   男人试探性地擦了自己胳膊,还可以啊,她反应过激,又抬起另一侧,换来她喋喋不休的求饶声。   “放过我吧,让我睡一会儿。”此时此刻,只想昏睡过去。   瞧她半死不活的状态,温祁炫就气不打一处来,拿起一大块棉花,沾满酒精,用力的撕开女人的睡裙,她的胸衣怎么不见了,如此坦诚相对。   周玥萤失控地叫,双手捂住自己的肌肤:“你个大色狼。”   “注意你的态度,不想烧死就给我闭嘴。”偌大的别墅没几个人,佣人的住处在隔壁楼,隔音效果极好。   温祁炫心无旁骛地给她擦拭脖子,一点点下滑,她不老实的扭动,只好跨坐在她身上。   “脸红什么,我是在给你治病,思想不单纯。”   周玥萤扭过头不看他,这个大言不惭的男人,分明就是占自己便宜:“你下去,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充耳不闻她的话,温祁炫迅速地将她全身擦了一遍酒精,周玥萤发觉男人越擦,脸就越黑,还像谁招惹了他一样。   屏住呼吸的温祁炫从女人身上翻下,直奔浴室,流水声传来,周玥萤尴尬地红了脸,虽然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但还没白目到如此境地。   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周玥萤发觉没有那么热了,也没有方才晕乎到想睡过去的冲动。   冲冷水澡出来的温祁炫,浑身冒着冷气,看着床上把自己裹成粽子的女人,就气不打一处来。   “闭上你的眼睛,不想被我吃了,乖乖睡觉。”暴怒地开口,这叫什么事嘛,明明可以将她就地正法,却要忍的肝颤。   乖乖闭眼,转身往床的一侧滚去,温祁炫见她这个举动,很是不满,一把拉回来。   “怎么,刚用完我,就丢到一边了。”唇瓣贴上她的额头,嗯,庸医的方法还是有效果的,就是太折磨人。   周玥萤蒙着被子,不看他:“是你让我闭眼睛的,那个,谢谢,虽然你的方式我并不认同。”   “你?不识好歹,睡觉。”温祁炫不忘补充:你最好祈祷,病别好太快,我会连本带利讨回来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