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逆命战歌

更新时间:2020-09-08 16:35:27

逆命战歌 连载中

逆命战歌

来源:落初 作者:镇海刑神 分类:科幻 主角:江牧隐 人气:

新书《逆命战歌》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镇海刑神,主角江牧隐,是一本科幻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这个世界怎么了?  为什么在这个神圣而光明的时代下,是令人恐惧的黑暗深渊?  遗朝的太子、背叛的骑士王、恐怖的魔君、被软禁的前代教皇、病重的军神、格尔科斯的恐怖诅咒……  人类与魔族的旷世之战已经打响!堕天使的黑色羽翼笼罩在圣国的天空之上!  外敌强势,内有忧患。主宰一切的命运,难道要毁灭这个世界吗?我只是想安稳的活下去而已啊……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要……强求!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秘鲁机关局,这是个位于地下近千米深的巨大空间是圣国中科技汇聚的地方,在这里天才与疯子并存。

而这个机关局的局座,代号阿尔法的机械公爵,雷斯威特更是疯子中天才。这句评价有些奇怪,但却是最好形容他的了。

黑龙尼德霍格在红龙希尔顿的带领下,又一次来到这里,尼德霍格对这里十分熟悉,因为他的黑龙骑士动甲就是来自这里,由雷斯威特亲手操刀设计,专门给他定制的系列武装。

而现在他的黑龙骑士动甲已经损坏,微纳米的技术让动甲自我修复可半年了也不能穿戴,显然已经报废。所以他现在需要一套新的黑龙系列武装。

希尔顿听完尼德霍格的要求不由笑了,“放心,属于你的武装早已经在那里等待你多年。你先穿戴的那款,不过是给你的过度武装,跟那件比起来,你以前穿的那套就是垃圾。”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垃圾,只有蠢货罢了。”

“可你是未来需要取代我的新任骑士王,极致的巅峰武装才配得上你!”希尔顿用力拍着尼德霍格肩膀,力气出奇的大,就想要把他的胳膊一同拍下来似的。

“新任骑士王?”尼德霍格有些不敢相信,这个男人给他铺的路竟然是直通骑士王宝座的!

“为——为什么?难道你麾下的那十二位圆桌骑士里,没有任何一位能够接你的位子吗?”他不禁问。

“如果你没有出现,那么他们当中任何人都能够在我退位后成为新的骑士王。可是你出现了,我培养你就是相信你能够驾驭那极致的武装。”

“极致武装是什么吗?怎么可能会有绝对的极致。”

希尔顿盯着他,“我的红龙就是极致武装,因为他不是用现有的任何金属元素制成。等你掌握那套极致武装后,你就会知道一切。”

“那……是什么?”

“红龙的孪生武装黑龙,同样可以担任起骑士之王名号的极致巅峰武装!”希尔顿高昂的声音回荡在这个电梯里,而也在这时候电梯的门开了。

“先生们,首先我对你们对于黑龙有着这么高的期待表示满意,其次,黑龙的使用者我希望也会是一位能够穿上它的优秀骑士。”穿着白色防尘服的老人,他是秘鲁机关局局座代号阿尔法。

尼德霍格对着阿尔法表示敬意,他已经多次在机关局里看见这个脾气古怪的老人,他喜怒无常甚至连圣座都想骂就骂。因为他是天堂圣国的首席机械师,被教皇赋予机械公爵之名的机械大宗师,也是这个时代唯一能赋予机械灵魂的人。

最后一个听起来有些胡扯,在所有人乃至尼德霍格看来,机械就是一堆冰冷的金属造物。他们不会说话、不能视物、不能思考,这样的机械哪里来的灵魂之说?

当年还是十五岁的尼德霍格就问过这样的问题,结果被阿尔法怒斥他根本不懂机械的灵魂,他这样的蠢才如果再问这样的问题简直就是浪费我的时间!

当时的尼德霍格已经是少校,穿上来自秘鲁机关局的黑龙骑士动甲上过战场,参与过几次对魔族的小规模战争,镇压过三次叛乱,再一次模拟推演中以战损98%的惨重代价全歼了一位少将的五个师,而当时尼德霍格手中只有三个团规模的战力,连一万人都不到。

从这些开始,十五岁的他已经是十字禁军部的新星。

但是在阿尔法看来他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熊孩子,什么都不懂还乱说话。

“没想到你竟然亲自来接我们了?”希尔顿用疑问的语气说,就是不相信这个把恨不得把一分拆成六份、把每一份都变成一分钟来用的科技狂人竟然会来接他们。

“自作多情!”阿尔法吹胡子瞪眼走进来,挥手按下了关闭电梯门,电梯继续下降。

阿尔法忽然转过头看向尼德霍格,冷笑说:“希望你不要还像以前那样那么愚蠢,那样的你是没有资格穿戴那件黑龙的。如果你穿不上被动甲排斥,我就把黑龙融进红龙里!”

“那你就看着吧。”尼德霍格说,“除了我,没有人可以担的起黑龙之名!”

阿尔法笑了,讽刺的笑,“希望你那愚蠢的自信真的能起作用吧。快滚下去!难道还要我请你吗?”

说着阿尔法就走出了敞开的电梯门,希尔顿拍了拍尼德霍格肩膀,“你也知道他的脾气,我也不多说。”

尼德霍格走出去,希尔顿却还留在电梯里,“我还有个很重要的军事会议,不能陪你了。”

“我也不是小孩子了。”尼德霍格这么说。

“可我看来,你依旧是我当年在诺顿星战场上遇到倔强孩子。”希尔顿关闭了电梯门。

尼德霍格一怔,想起来当年确实是在那个名为诺顿的星球上遇到的他,那时候他才两三岁,但眼神倔强的却像个孤狼。

……

秘鲁机关局还是印象中的那样,高大宏伟的巴比伦通天塔屹立在这个巨大的地下空间中,为这里提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能源。他同时还供应着全翡冷翠星所有城市的能源供给,没人知道那个巨大的通天塔为什么在持续运转了这么多年后,也没有出现能量枯竭的情况。

它不需要外来的物质补充,一切的能量都是它自己产生。

哭墙第一核心层,实验战场。

这个实验战场主要就是来检测新产品的性能,一共有十个场地一千平方米的实验场,手笔之大令人乍舌。光是这些实验场,教廷就得往里面砸至少几千亿。但与收益相比,这几千亿也不算什么了。

一号实验场地,一架黑色的战机从场地中央的隐形平台上缓缓升到场地中央。数十名穿着白色防尘服的研究员迅速走上前去检查这架战机的性能和安全问题,尼德霍格就坐在场地边缘的一排椅子上,静静等候实验开始。

一号场地控制平台上,阿尔法亲自指挥这次实验,黑龙战机的三维立体图已经出现在指挥平台上,数个教授围着它打转。

这架黑龙战机与希尔顿的红龙战机几乎是一模一样的,也不亏是孪生武装。

六个穿着十字禁军黑色军官制服的男人走过来,他们是尼德霍格麾下的六大营长,各个都是优秀的骑士长——不然也不能担任尼德霍格的营长。

“长官!”六人敬礼。

这六个人都有各自的代号,分别是:格因、摩因、格拉巴克、格拉弗沃鲁德、奥弗尼尔、斯瓦弗尼尔,这六条毒蛇。

“这些日子——幸苦你们了。真是抱歉。”尼德霍格起身对六个人深鞠一躬,却没有人敢受这份礼。

“还对我有怨恨吗?”

“不不,长官您根本没有必要向我们道歉。”格因说。

“都是海姆那个家伙!”奥弗尼尔脾气有些冲,“先前我们想在自己这六个人里选出一个代理团长直到您归来,但那些个军部的大佬们根本不在乎我们的申请,直接就把那个海姆派了下来。”

格拉巴克叹息说,“现在整个骑士团都已经被海姆那个家伙大换血,我们这些人说的话他也根本不听,给我们六个人扣了个以下犯上的名义就把我们赶了出来。”

尼德霍格默默听着,等到他们说完后他才沉声说,“我会让他付出代价,和那些跟随他的人。”

……

“准备好了没有?”控制平台上,阿尔法拆开一颗糖扔到嘴里。为了这场实验他的团队和他都已经连续工作数夜,现在着实有些有些低血糖。

“已经准备好了。”尼德霍格说。他的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紧身衣,这件衣服的作用不仅仅是控制平台上用来监测他身体信息,也有着防护作用,可以让很好保护动甲内部人的安全。出现意外这件紧身衣就能够让他安全从失控的动甲中脱离,保证他的生命。

“很好,那就开始吧。”阿尔法按下控制平台上的一个绿色按钮,实验场地上就延伸出了数个机械臂,它们探向尼德霍格将一些东西安装上了那件紧身衣。

“第一阶段实验开始,甲胃武装。”阿尔法命令说,数个工作员同时启动按钮。

场地中央的尼德霍格开始了武装,纳米数据流从紧身衣上开始向四周延伸,结成金属质感的铠甲。

在面罩拢上前,阿尔法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差点忘了告诉你,注意这套系列武装远非你以前驾驭的那些货色。它是有灵魂的,所以会唤醒你灵魂深处的一些东西。可能是噩梦也可能是美梦甚至是春梦……就看你的内心是什么样子的了。总之你要战胜它,如果失败,你将会被甲胃排斥。”

“你就不能早点说吗?”尼德霍格现在能够感受到那些呼唤,眼前清晰的世界渐渐变得模糊颠倒起来,阿尔法姗姗来迟的声音也变成了支离破碎的声音,他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了。

黑暗如同潮水般席卷而来,整个世界都变成了黑色。这里是黑暗的世界,不允许光明的进入。

而尼德霍格则半跪在地,他惊异的看着自己的四周,虽然什么都看不见。

他惊觉自己身上的那件信号衣已经失灵,因为他的甲胃上接收不到信号,屏幕也是一片漆黑。

不!不!

尼德霍格压了压脸后才发现自己的身上早就已经没有了甲胃,甚至就连那件紧身衣都不见了,现在的他身上连个裤头都没有,他现在是全裸的状态。

“灵魂深处的东西?”尼德霍格忽然回想起阿尔法的话,“这里难道就是我的内心深处?看起来简直是另一个世界。”

“如果是灵魂深处的话,那我现在才在边缘,深处里有什么东西?”尼德霍格自言自语,其实他是不相信自己的内心深处竟然会是这么一片漆黑的地方,黑暗的都会让神绝望。

尼德霍格向前迈出一步,果然连他的肢体感官都下降了,就好像连腿都不存在一样,走出一步像是漫步在太空中。

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尼德霍格觉得那声音很熟悉,是刀剑在金属上摩擦的声音。他在前线的时候,经常有战友用这个开玩笑,用金属剑在阵地墙上剐蹭,声音刺耳却非常适合那里的战士开玩笑。

但是在这个虚无的黑暗空间中,怎么可能有金属的东西?

两盏金色的灯笼忽然出现在他前面三十米处,照亮了前面的尼德霍格和一些空间。

“这里怎么可能有灯笼?”

尼德霍格刚这么想着的时候,才忽然惊觉那不是灯笼!什么灯笼是带上下开合的?那分明是——一对金色的眼睛!

……

实验产地控制平台上,阿尔法斜眼看了看站在身旁的老人,“你不说你有个一个重要的会议吗?怎么还有这个时间投影在这里?”

“会议还要一会,不过我得先到场。”希尔顿说,“他怎么样了?”

“嗯…还算良好。”阿尔法看了看控制面板上的信息,“上校的心跳已经达到每分接近三百下下,注射血管护剂。”

“局座,上校的血压已经达到三倍,已经快要超过临界值。”

“等什么时候突破临界值的时候在告诉我。”

“请问到时候注射镇压剂吗?”

“到时候我会祈祷那小子爆出来的血浆不会把甲胃弄坏——你怎么什么事都要问的这么细?!这是他自己选的路,只能靠他自己挺过去!注射那么多的药剂只会损坏他与甲胃的精神接驳!”

阿尔法怒斥那个明显还是实习生的小子,那家伙脸白了白,显然还没有习惯这个老头的古怪脾气。

希尔顿看了看这个老头,知道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可就是他那个坏脾气不好,这让他的得罪了不少人。不过那些被他得罪的人都不过是不起眼的小人物,连让阿尔法记住的资格都没有。

“话说,那个孩子真的有……”阿尔法在即将要说到那个词的时候停住了,那仿佛像是什么不可言的禁忌。

“当年在诺顿星战场上,我亲眼看见他觉醒了那股力量,现在想起来都感觉到恐惧。”希尔顿这个骑士王竟然会用那种心有余顾的语气说。

“可当年你把他带到这里的时候,他才四岁,而现在已经快二十年过去,我也从没有见过他再次爆发出你说的那种力量。要不是我相信你,我可能真觉得你在忽悠我。”阿尔法皱着眉头。

“可能他需要一些外来的刺激。”希尔顿幽幽的说。

阿尔法眉头紧皱,“***!你又盯上那些不可控的血清吗?”

“给他注射一剂,我想我们将会见到新生的异种君王。”希尔顿感叹着,仿佛已经见到了那副画面。

“可你确定我们不会造就出一个怪物吗?你这是拿那个孩子的尊严和荣誉以及生命做赌注,去赌那个根本不存在的东西。”阿尔法虽然这么说,但还是向更深层的哭墙核心区下命令提取出一瓶血清,那是纯度最高的血清,标签是一个仰头咆哮的怒龙。

“可现在那扇通往另一个世界的大门已经对他封闭,而他现在还徘徊在那里,想要推开却没有力量。”

“真的要这么做吗?”阿尔法有些下不去手,不是他怕害死尼德霍格,而是怕浪费了这一瓶血清。

“可已经没有了退路,终止实验的话他的意识就会死在那里,那具甲胃也会变成他的陪葬衣。”

“你不怕他真的死在那里吗?”

“当年是我把他从诺顿星那个地狱般的世界里带回来的,他的心也早就死在了那里,现在驱动他的是对战争的憎恨。那年我救了他之后,我问他你恨这个世界吗?他说他恨这个有战争的世界。他想要得到那股力量,我看见了他的渴望所以把他带到了翡冷翠。”

“等等,你不说是你看见了那股奇迹般的力量才把他带到了翡冷翠吗?”

“是啊,可你知道如果装载那样伟岸力量的容器只是一个软糯的男孩,那我就会在当时杀了他,因为他不配当个掌权者。”

“你真的想过在当年杀死他?你可真够冷血的。”

“你可没有资格这么说,而且当年诺顿星战场上死的人何其之多!一个满编师拉上去不出一周能剩一个营回来就算很不错的了。而死掉的无辜平民又有多少?像他当年那样的男孩又有多少?全都死在没有知道的角落里。而他当年不过只是一个幸运儿而已,即使侥幸活下来,没有实力的他根本活不过下一个晚上。我不可能每一个都救的过来。”

希尔顿遥望场地中央那个黑色的人影,“所以对他来说,他是那个要结束战争的男人,如果无权无力,对他来说还不如死了算了。”

“原来如此,不能掌握权与力就只能去死,难道他一直把自己定位是站在悬崖边上已经没有退路的亡命徒吗?”阿尔法有些不解,那瓶血清也已经到达位置。

“确认注射吗?你毕竟还是他法律上的亲人。”阿尔法做着最后的确认指令。

“注射。”希尔顿说,眼中露出憧憬之色,“真想看看他看到的世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