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黄泉引渡人

更新时间:2020-09-13 23:40:12

黄泉引渡人 已完结

黄泉引渡人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苟富贵儿 分类:灵异 主角:张敬文张盛林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黄泉引渡人》的小说,是作者苟富贵儿创作的灵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黄泉路上无老少,奈何桥上骨肉分 张敬文是个“鬼胎” 他是被爷爷从死去的母亲的肚子里强行拉出来的 引渡人,是他的路,也是他的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会儿正值盛夏,再过上个两三天的功夫,张敬文和大山也就要解放一段时日了,因为要放假了,按理说这个时候,正是热的人发慌的时候,但是张敬文自己坐在炕沿上,一点儿热乎的感觉都没有,总觉得凉嗖嗖的。

手脚凉,心里头也凉。

不但凉,总是隐隐感觉有些发毛,这样的感觉张敬文熟啊,在跟爷爷学本事之前,爷爷考验他的时候,就有这感觉了。

还是西山祖坟旁边老槐树下的感觉。

“冷~~~我好冷啊~~~”

屋子外头,传来一阵阵断断续续的声音,张敬文侧耳仔细的听了,似乎是个少年人的声音。

“呃....救我~~”

“我好难受啊~~”

屋子里的张敬文想到了今天傍晚的时候在村口看到那洋片台子上别人所看不见的少年人。

放下手上的书,张敬文拉开炕边儿上桌子的抽屉,里面放了张盛林留下来的几个护身符,张敬文一把抓起来,直接全给挂在了脖子上。

总不能让“他”一直在外边儿这么喊,张敬文打算出去看看。

当初张盛林领着张敬文入门,让张敬文去西山坟地的老槐树下坐一宿,就是为了给张敬文练胆子,所以现在张敬文面对这些事儿,胆子也不算小了,或许比起那天,这都算不得什么了。

吱呀~一声,张敬文打开了正屋的大门,往院子里头看去,还真是白天站在洋片箱子后面的那个面色惨白的少年,这会儿这少年身上湿淋淋的,头发贴在脸上,头发上的水还顺着脸在往下滴,整张脸白的发慌,整个人的皮囊都被水跑的皱巴巴的,只能从衣着身形勉强认出来,这应该就是洋片台子上的那个少年。

“你是谁?”张敬文出口问道。

“你能看见我.......”那少年幽幽的说道。

张敬文点点头:“能啊。”

“救我~~求求你了,救我,我现在好难受啊.......”

这少年这么说话,张敬文倒是奇了怪了。

张敬文听着这少年说话,声音也并不清晰,就像是喉咙里含着一口水一样,也只是勉强辨认他说的是什么。

“我怎么救你?”张敬文问道,说着,上前两步。

张敬文上前,但是那少年却是一个哆嗦,赶紧往后退了两步。

“你不是人。”张敬文看着那少年说道。

那少年也不答话,只是嘴里含糊着,重复着先前说的话,让张敬文救他,张敬文不知道这话要怎么接下去了,也就没再回话。

“你是被水给淹死的。”张敬文继续说道。

那少年听到张敬文这般说,脸更白了,嘴角往脸的两边一扯,两边腮的肉都堆在了一起,而后突然之间,朝着张敬文扑了过来,双手就掐住了张敬文的脖子。

这一下可是把张敬文吓得够呛,看着近在眼前的这张惨白浮肿的脸,鼻子甚至还能闻到这少年身上淤泥的烂臭味儿,张敬文使劲儿的挣扎。

“你放开我!”

张敬文使劲儿掰着这少年的一双手,想要让他松开,可是掐住他脖子的这双手上的力气却是越来越大,没多会儿,张敬文的脸色就开始涨红了。

就在这个时候,张敬文脖子上挂着的护身符发出一道光芒,那少年被光芒刺中,掐住张敬文脖子的一双手,霎时间就没了力道,而后整个人退离了张敬文三丈远,喉咙之中,发出了痛苦的哀嚎。

“啊~~!”

张敬文摸着自己的脖子,这才得到了喘气的机会,缓过一口气来。

这时候,张敬文就算是再傻也知道,眼前的这个少年,根本就不是什么善茬,他就属于爷爷所说的恶鬼的一类。

关键时刻,还是他爷爷留下来的护身符救了他一命啊,不然刚才真就得被这恶鬼给掐死。

张敬文想不明白,这恶鬼,既想让自己救他,又上手要把自己掐死,这算是怎么回事儿?方才还好好的,看上去有点儿意识,怎么突然之间就暴起要杀自己。

张敬文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仔细的在脑海之中思索着自己所看过的那些书还有爷爷教给自己的东西,有什么东西能够镇住眼前这恶鬼的。

这一着急,张敬文脑门上的汗都渗出来了,急匆匆的回到了屋子里。

原本家里头他爷爷张盛林用的那套东西在张盛林出门的时候就已经被带走了,剩下的就只有压在炕席下头的几张黄纸了。

张敬文抽出两张黄纸,想要在屋子里找朱砂,但是他哪儿能找的着。

镇魂符的画法,张敬文已经练习了有段时日了,他可以一口气完整的画下来,但是眼前,他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院子里,那落水少年依旧在哀嚎,一边哀嚎,一边想要冲进屋子,但是张敬文家里的屋子,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能够阻挡他一样,那少年依旧只是在屋子外头打转,怒吼,但是却不敢靠近屋子一步。

张敬文找东西找到供桌上的时候,清楚的看到供桌上,香炉里的三炷香,香烟笔直的往屋子外头飘,屋子里明明一点儿风都没有,烟就这么往外飘着,煞是诡异。

爷爷说过,人间的烟火,是飘荡在世间的鬼物最好的食物,院子外头的那个恶鬼,现在竟然抢起了张敬文供奉给父母的三炷香!

外头的那东西,到底是冲着什么来的?张敬文想了想,刚才是自己说他是被水淹死的,而后他就凶性大发了......

而且,他口口声声的说要让自己救他,这少年落水,这当中还有什么隐秘不成?

张敬文记得爷爷说过,无缘无故的飞来横祸而死亡的,这是横死,横死之人,积怨难消,其魂魄或自留于人间,或是被强留于人间,这就是世人所说的“鬼”。

有的人或许有那么一丝特别,在某些特别的时候,能够见到“鬼”,至于张敬文,他就算是那个特别的。

因为严格来说,张敬文虽然是活着,但是却是半个“鬼胎”,这也是爷爷张盛林觉得自己的孙子可以继承自己的衣钵的原因之一,另外一个原因,无非就是要保张敬文的命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