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此世边缘

更新时间:2021-02-20 15:02:51

此世边缘 连载中

此世边缘

来源:落初 作者:微叶梧桐 分类:灵异 主角:安静雷霆 人气:

主角是安静雷霆的小说《此世边缘》此文是微叶梧桐原创的灵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他是光影间的灰,在现实与怪诞的夹缝中踱步……他是棋局后的手,在虚伪与谎言的面具下缄默……他是最初的忤逆者与倾覆者。他是最后的抗争者与守望者。终末的第十三声丧钟悄然响起,将一切重置归零。再无覆辙可蹈的他又双叒叕投身棋局,却是把自己变成了一颗无足轻重的废子,妄图硌爆那命运的轮胎。然,毁灭的脚步仍在临近。综上所述……“MMP!!!”挣扎在已经彻底乱了套的最终局中,自诩为普通人的季梧桐表示压力很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个多小时之后,季梧桐终于醒了,于是便发生了之前的那一幕。

他揉了揉脑袋,有些困扰地问道:“也就是说,什么妖怪,什么神秘冷面呆萌少女之类的,都不是梦?”

“我......我不是什么冷面呆萌少女!”叶夕很没有底气的为自己辩解道,然后轻叹了口气:“虽然边缘人对于正常人来说的确有些神秘就是了。”

季梧桐使劲挠了挠头发,不知道为什么,他发现自己这一天之内头痛的次数真是相当的多,然后便在短暂地沉默后从口袋中掏出手机,道:“总之现在没事了是吧?要不要我帮你打个车,小姑娘家家的不要太晚回家啊。”

这货是打算送客了!打算送客了大伙看出来没!单身这么久不是没有理由的。

“哦,不用,我可以自己打到车。”叶夕呆呆地掏出自己的手机,手机软壳是只挺萌的黄鸭子,上面还有两个触角一样的小吸盘,然后她的表情忽然变得很沮丧。

季梧桐好奇地看着他,疑惑道:“怎么着?难道是没电了?我事先说好啊,我这儿一度电挺贵的,不过看在你之前有帮我的份上,充电可以,但留宿可就不太合适了啊。”

大伙说他是不是有病?

其实倒真不是季梧桐这人有多冷漠,只不过他从小能看见的东西多,时不时的也会吸引一些奇怪的东西在身边,跟他玩的好的孩子总会或多或少遇到些诡异的事,久而久之,季梧桐就变成了一个宅男,而且越是他觉得很好的人、值得尊敬或重视的人,他都会敬而远之,归根结底还是为了保护对方。

至少他是这么以为的……

总而言之,这种操作已经变成他的习惯了,所以就算知道面前这个女孩其实跟自己一样,甚至比自己更了解那些奇奇怪怪的事物,他却还是下意识地疏远起对方,而这种无意的保护,或许是因为某一份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好感所导致的吧......

“没......”

叶夕难过地摇了摇头,低声嘟囔道:“只不过我的定位坏了,然后忽然想起来这两天刚来紫金市,因为定位坏了被出租车师傅多绕了两百多块路费的事儿,哎,我好没用啊。”

季梧桐扯了扯嘴角,半天也没琢磨出来这时候自己应该用什么表情比较好。

“哎不对!”

叶夕忽然反应过来:“你难道都不好奇刚才发生了什么吗?我的身份之类的、边缘人之类的、你的能力之类的、这个世界的真相之类的?我都准备好答案了你怎么不问啊!”

季梧桐挠了挠脸颊,道:“好奇可能有一点吧,不过肯定很麻烦吧,所以我考虑了一下,还是算了吧。”

叶夕直接就傻眼了,低声自语道:“这剧情不对啊,小说里不是这么写的啊......”

“可能是这本小说的作者神经有点不正常吧。”季梧桐面无表情地回答。

“啊?”叶夕傻了。

“没什么,这段掐掉吧。”季梧桐叹了口气。

于是这段掐掉了,我们继续......

“小说是小说。”季梧桐耸了耸肩,随口道:“简单来说就是我这人好奇心不强,所以就这样吧。”

“不行!”

叶夕着急了,这样下去神算大人交代的任务岂不是一开始就要夭折了!

季梧桐看见她这么激动的反应一时间有点方:“啊?”

叶夕一咬牙一跺脚,小脸涨红着说道:“总......总之......你得听我说!”

“嘿,凭啥你让我听我就要听啊?”季梧桐也开始无赖了,说实话他也挺不好意思跟这姑娘杠的,但是他有预感如果真的听下去以后一定会有很多麻烦事等着自己,而这货真的很怕麻烦!

一把镰刀忽然架到了他的脖子上......

刚才还蠢萌蠢萌的小丫头忽然‘妩媚’地一笑:“凭你打不过我。”

季梧桐明白了,这姐姐是变身了!但这样就能让生性刚烈的他屈服吗?

“姐!您说,我听!要不我先给您沏杯茶润润嗓子??”

嗯,他屈服了......

……

十分钟后

“首先你要知道的是,这个世界的另一面,也就是正常人看不到的一面。”叶夕舒舒服服地倚在季梧桐床上,一边抿着茶水一边讲道:“话说回来,你平常应该能看到许多普通人看不见的东西吧,比如说......”

她看了一眼在旁边飘着的康老伯,颇为无奈地耸了耸肩,顺便一提,一只通体雪白的小狗正趴在她纤细的肩膀上,时不时用鼻尖蹭蹭主人的脸颊。

季梧桐此时正坐在硬邦邦的凳子上,有气无力地点头回答道:“是,我确实看得见,什么死掉的人啊、会跳舞的花盆啊、会唱RAP的狗啊之类的,最后一个我不确定算不算是你说的那种,前面的肯定不正常吧。”

叶夕摇了摇头,笑道:“很正常,只不过别人看不到而已,而对我们这种有特殊才能的人来说,这才是正常的世界,有着妖魔鬼怪的世界。”

“嗯……妖魔鬼怪。”

季梧双眼无神的附和着。

“不是妖魔鬼怪。”叶夕摇了摇头,正色纠正道:“是妖、魔、鬼、怪,从很久以前开始东方的古代边缘人就把它们摘出来分类好了,西方那边干我们这行的叫猎魔人,他们好像也有自己的分类。”

季梧桐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肯定是逃不掉这次科普了,于是也就放开了问道:“所以边缘人是什么?你这种有超能力的家伙组成的非法地下组织吗?”

“你这人说话真难听,刚才不是还挺温柔的吗?”

叶夕撇了撇嘴,不太淑女地把腿斜叠在床头上,很是不满地瞪了季梧桐一眼,尽管这个造型跟她小巧的形象有些违和,不过却依然赏心悦目。

季梧桐摊了摊手,翻着白眼说道:“这不是重点,不过你确定自己没有人格分裂?”

“如果你再尝试跟我挑衅......”

叶夕微微眯起眼睛:“我不介意把你打成人格分裂!我只是在使用象征力的时候,心态上有那么点小变化罢了。”

季梧桐扬起了眉毛:“所以说你还是你?”

“毫无疑问,现在言归正传吧。”

叶夕摸了摸肩膀上小白狗的脑袋,沉声道:“边缘人一开始是具有特殊才能的人类自发凝聚而成的组织,从很久之前就有了,我严格来说还算不上是正式的边缘人,不过原则上差别不大,我们行走于普通人与异类……也就是那些妖魔鬼怪的边缘,在夹缝中徘徊,掩盖真相、消灭威胁、保护普通人,必要的时候还会作出牺牲。”

季梧桐竖了竖大拇指,干笑道:“嗯,很伟大,不过这事儿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没有什么觉悟,也对拯救世界保护和平不感兴趣,你有必要跟我解释这么多还赖在我家不走吗?”

“你刚才用的‘超能力’这个说法不对。”叶夕非常自然地无视了季梧桐的话,耐心地解释道:“边缘人的力量被称之为象征力,这可比那些电影小说中的超能力复杂多了,每个人的象征力都不一样,绝不会有雷同,用途从生活到战斗无所不包,我的能力就是比较侧重于战斗一些的,跟家族遗传有一定关系,你也有象征力,还记得吗?”

“完全没有在听我刚才的话啊......”

季梧桐咬牙切齿的嘀咕道,奈何自己如果发动武装起义的话绝对会被无情镇压,只能继续顺着某个他绝不愿意的发展方向将话题继续下去:“是么?就是我之前的那个……呃,那个面具?”

“目前为止是这样的,你的能力应该属于自身强化型,当然也有可能是别的,这个我不太好判断。”叶夕说道皱了皱眉,不太确定地说道:“至少你的第一种象征力是这样。”

季梧桐的好奇心渐渐起来了,毕竟这货说到底也只是个二十来岁还没有忘记怎么做梦的年轻人,于是便接着问道:“难道象征力还可以有很多?”

叶夕点了点头,道:“没错,每个具有象征力的人都可能领悟其他类型的象征力,说是领悟可能不太准确,根据一些古老的记载,我们的能力在生来就已经存在,只是看能开发出多少,理论上来说象征力的种类越多就越强大,但是也有很多人只觉醒了一种象征力,却成为了登峰造极的大人物。”

“那你呢?”季梧桐眨了眨眼,好奇道:“你有几种?”

“两种。”

叶夕回答道:“我的第一象征力是召唤和强化式神,目前能召唤四种,你都见过就不细说了,第二种你也见过,我可以短暂融合自己的式神,并借用它们的能力,比如说......”

叶夕目光一凝,肩膀上的小狗忽然化作一道白光附着在她左腕上,白光散去之后,一只银白色金属质地的腕刃出现在她手上,上面有一颗小小的狼头,狼头上延伸出三根20cm左右、寒光凛冽的爪刺,光是看着就让季梧桐压力山大。

“喂,女侠,你示范就示范,可别心血来潮给我放放血什么的啊!”

季梧桐用屁股蹭着椅子往后挪了挪,冷汗不住地往下流。

叶夕却是糯糯地笑了笑,莞尔道:“本来是想划破你的衣服吓唬吓唬你的,不过仔细想一想果然还是太危险了,呐,这就是我的第二种象征力,小白还有远程攻击的力量哦,不过那个就不太好示范啦。”

“换做你刚才的样子,可能已经冲我砍过来了吧。”

季梧桐翻了个白眼,一屁股坐到叶夕身边,抱怨道,少女在刚刚就已经把自己的姿势调整得很淑女了,乖乖地坐在床头。

叶夕眨了眨眼,轻声道:“因为我觉得刚才的样子跟你交流会比较方便些嘛,而且不会被带跑节奏,我平常有点笨,家里人总那么说。”

说到最后她的声音又沮丧的低下去了,还带头跑了个题。

“唉,那啥,我不欺负你,咱就这么聊天行不行?”

季梧桐有些发虚地提出了建议。

叶夕笑盈盈地点了点头,用力一拍小手:“好呀好呀,召唤小白它们出现时间长了也会很累呢,平常我很少用象征力的。”

季梧桐满意的点了点头,贱兮兮地笑道:“很好很好,少女你一定要知道,攻受结合是邪道,我觉得成为总受才应该是你的目标!动辄砍砍杀杀的有损淑女形象,懂不?”

叶夕懵懵地看了他好一会儿,然后才眨着亮晶晶的大眼睛问道:“传说中没救的死宅都是像你这个样子吗?”

季梧桐当时就噎那儿了,然后颇为尴尬地往床尾处挪了挪,讪笑道:“我觉得自己还可以抢救一下,那啥,你继续说吧。”

“哦,好~”

叶夕点点头,忽然用小拳头打在自己另一只手的掌心上,恍然道:“对了!你的那个面具没有消失,我还没见过能一直存在的象征力造物呢,以后你不要随便戴上哦。”

季梧桐挠了挠脸颊,表情颇为困惑:“为什么,我看你又玩镰刀又玩狗的,我平常不能戴那个面具吗?那不是我自己造出来的么?”

说罢他便看向了柜子上的面具,这时后者跟最普通最简陋的石膏制品完全没有区别,除了眼睛位置有两个空洞之外什么都没有。

叶夕歪头想了想......

【总不能说是神算大人交代的吧,但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让他多用自己的象征力啊,按理说刚刚领悟的时候应该勤加练习啊,呜呜......当时还被老爸逼着练了好久,讨厌的老爸,脾气臭性格还不好!家主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还跟神算大人说话了呢!】

很显然叶夕小同学的思维开始暴走了......

“喂......”

季梧桐无奈地拍了拍叶夕的脑袋,把小姑娘吓了一跳后虚着眼说道:“我不是故意的啊,只不过你已经发呆两分钟了,所以我究竟为什么不能多试试那个面具呢?”

“啊!”叶夕被吓了一跳,思绪一团乱麻,就随口冒出了一句:“会死!”

“哦......原来是会死啊!”

“嗯嗯,就是说啊!会死呢。”

“那还真是可怕啊,哇哈哈哈哈哈~”

“嗯嗯,可不是嘛,哇哈哈哈哈哈~”

“喂!”

“噫!”

第六章: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