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鬼蜜幽魂

更新时间:2021-04-29 15:38:43

鬼蜜幽魂 连载中

鬼蜜幽魂

来源:落初 作者:我是余邪 分类:灵异 主角:老婆婆南越王 人气:

火爆新书《鬼蜜幽魂》是我是余邪所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老婆婆南越王,书中主要讲述了:鬼灵造命,阴阳修魂,有如此命魂者,古有阎罗钟馗,今有我辈余邪。身负鬼灵之气的我,练的一身捉鬼的本事,我所到之处,鬼魅魍魉皆诛之,却唯独对女鬼下不了手。而正是这些绝色美艳的女鬼,一步一步将我引入到了一个跨越2000年、惊心动魄、扑朔迷离又无比奇异的鬼局中……鬼蜜幽魂书友群:428646257,欢迎大家来探讨诡异剧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10章发财的机会

在这近十年的日子里,我总算过的平平安安,一帆风顺,身上的鬼灵之气也没有给我带大病大痛,更没有给我带来大灾大难,不过也没有给我带来大富大贵。不过我发现我的视力、听力和嗅觉比别人都要灵敏,五米开外,我能看清楚书本上的小字,考试的时候,我能看清左右边和前面同学的试卷,不过高考的时候,我身边的考生学习成绩比我还差劲,以至于我到了他们做的题也不敢抄。

读完高中后没有考上大学,我就留在了金岭市靠打临工混日子,过的很是穷困潦倒,经常是吃了上顿愁下顿。

其时刚考上金岭市重点高中的时候,我就朝着上清华北大的梦想直蹦而去,而现实总是残酷的,高二那年,我迷上了写网络小说,小说写的不伦不类,学业更是一塌糊涂,不过有个读者的疯狂打赏,硬是让我把那篇《我的鬼蜜校花》坚持写了两年,后来我发现这位读者不是别人,竟然是我的同班同学于海琴。

而于海琴的父亲是我们金岭市赫赫有名的大富商,家里有的是钱。

正在我穷的身无分文的时候,于海琴突然来找我,说给我一个发财的机会。

那天我还在睡梦中的时候,正梦着我与何汐在一起打情骂俏卿卿我我的时候,突然被一阵激烈的敲门声给惊醒了,我睁开眼睛一看,现在已经是早上十点钟了,才发现自己又睡过头了,说过今天出去找工作,又不知不觉的睡了一回懒觉。

我赶紧穿好衣服去开门,这敲门的一定又是房东老板娘来催房租了,我摸摸空空如也的口袋,不知道怎么跟老板娘解释。

我想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能拖就拖,于是我面带微笑的打开了门,看见房东老板娘那副怒气冲冲的样子,我一下子整个人都不自在了。

“老板娘,房租的事我一定想办法在这几天给你,绝不会拖欠你一分钱的。”我看着房东老板娘那不怒自威的目光,诚心对她说道。

“余邪啊,我不是来收你房租的,我是来告诉你,有个女的在楼下叫了你一早上了,你是不是该下去看一下,她那嗓门一叫,我这儿的房客都来投诉了。”老板娘扭动着她那有点肥胖的身子,没有好气的说道。

见老板娘不是来收房租的,我就松了一口气,不过我不知道是哪个女的在叫我,在我的印象中,我没有把自己的住址告诉任何女的啊。

“老板娘,不好意思啊,我这就去瞧瞧。”我感到很好奇,应该赶快去瞧瞧,说不定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呢。

我锁好房门,连蹦带跳的下了楼,来到租房外面一看,才知道正是我高中时候的女同学,于海琴。

于海琴是我的高中同学,父亲是金岭市有名的富商,家庭条件殷实,她也就是一个富家大小姐,而我是一个乡下穷小子,上高中时写网络小说而荒废了学业,要不是她慷慨的打赏,我连高中那段日子都挺不过来。

“老同学,让你久等了,真是不好意思啊。”我见了于海琴十分抱歉的说道。

“不是久等,而是让我等的不耐烦了,余邪余大才子,电话欠费打不通也就算了,大白天的睡的连个人都叫不醒,害得本小姐在这楼下晒了一上午的太阳,要不是看在我喜欢看你写的小说的份上,我才懒的理你呢。”

于海琴有点生气的说道。

于海琴长着瘦削的身材,很是苗条,高子也很高,人长的很是漂亮,也许是她有钱的缘故,于海琴很喜欢乐于助人,上学的时候,曾经帮助过许多有困难的同学。

我看看于海琴,又看看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处于欠费状态了。

“这不争气的手机,三天两头就欠费了。”我拿出那部掉了漆的手机,在手里晃了晃,然后又放进了口袋接着说道,“现在连闹钟也不灵了。”

“好啦,我们先找个地方说正事吧。”

“正事,什么正事啊,老同学,是不是帮我找到工作了?”我现在最愁的就是没钱,正想找份工作自给自足呢,我想于海琴肯定是为这事而来的。

“你就忍心让我陪着你在太阳底下冒着汗聊天吗?”

于海琴说着,把太阳镜一戴,就把我带到了附近的一家糖水店。

这店子里有空调真是凉快,一坐下来就是心静气爽,连汗水都流不出来了,我们要了两杯西瓜冰糖水。

“老同学,你是不是要给我介绍份工作啊?”于海琴的父亲生意遍布整个金岭市,给我找一份小小的工作应该不成问题。

“不错,我正是为这事而来的,不知道你有没有胆量去做?”

一听到胆量这两个字,我觉得这工作肯定有点份量,也有点挑战Xing,不是很容易的事,不过为了生活,我得豁出胆量去试一下,于是就说道:“只要不是杀人放火,坑蒙拐骗的违法犯罪的事,我再苦再累也会去做的。”

“再苦再累就谈不上了,最近我父亲生意场上的一个朋友想需要一种很奇异的小蚕虫,他开的价格很高,对于这种小蚕虫,无论是蚕虫还是蚕茧,一条就是十万块的酬金。”于海琴吃着冰糖水,那极具诱惑力的话很顺畅的从她那樱桃小嘴里流了出来。

“十、十万块的酬金,还是一条小蚕虫,这么多。”一听到这个价位,刚刚坐定的我,惊讶的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对我这样的穷人来说,够我用个两年了。

“不错,一条小蚕虫就是十万块,两条就是二十万。”于海琴说起这句话的时候,心平气和,面无异色,这点钱对她来说,没有一点诱惑力。

“你父亲的朋友出这么高的价格,这种小蚕虫会不会是什么保护动物,如果捉了那可是要犯法的。”我想于海琴她父亲的朋友出这么高的价钱,那种小蚕虫绝不是什么简单的小动物,首先想到是那些受国家保护的小动物。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