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无罪证明

更新时间:2021-04-30 13:13:09

无罪证明 连载中

无罪证明

来源:落初 作者:左云凡 分类:灵异 主角:张扬阳光 人气:

主角叫张扬阳光的小说是《无罪证明》,它的作者是左云凡最新写的一本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当你凝望着深渊,深渊也在凝望着你!世界所有的答案,都来源于,我们对未知的渴望,这条路上一直有人走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本来张扬没有参与这个案子的调查,但是侦查处大队长高健强烈要求他参与进来,说这件事在江州市引起了剧烈的反响,他们江州警察厅压力巨大!

开车去现场的路上,张扬梳理了一遍侦查处所公布的资料,四名女子全部都是25到30岁左右,统一的都是身材曼妙的女子,这凶手显然不是为了**,现在所知道的四名女子身体都没有受到侵犯的迹象!

之前的三具尸体经过法医的尸体解剖鉴定,这三具尸体没有心脏病史,也没有吸食毒品和各种致幻剂的习惯,她们的身体都是挺健康的,而且都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就是爱保养!

各种案件的可能在张扬的心中过滤,而张扬也慢慢开车来到珠江河边!

珠江河是江州市的标志,每到重要节日这里都是人山人海,这里是人们游玩,欣赏风景的好地方,而凶手在这里下手,就是为了吸引注意力,将事情闹大!

此时已经快到晌午,大多数的人都在为着自己的生活忙碌奔波,只有少数闲在家中和附近的村民,案发现场人数不算很多!

戴着警察厅给他配备的警察证,张扬越过了一些吃瓜群众,走进了现场.

“张扬,你来啦,来看看。”侦查处支队长黄飞冯直接领着张扬进去观察尸体.

黄飞冯的脸色略微有些难看,指着尸体,附在张扬耳边道:“这是第四起了,和前几起一样,都是惊吓过度,心脏骤停而死,全身没有致命伤,没有打斗的痕迹!”

边听着黄飞冯的话,张扬边看着周围的环境,这里是各种休闲场所的热闹地区,人来人往过往人很多,这地方来往的人这么多,凶手在这里抛尸,就不怕暴露么……他这是为了什么呢?

“你在看什么呢?”黄飞冯问道,看着四处观望的张扬,周围他也检查过,没有发现有什么别的线索.

“没什么,我在想,如果我是凶手,我一定想要观看我的杰作,而四周这些没什么遮挡建筑物,都很容易暴露,除了那几栋高耸的写字楼!

所以,我如果是凶手,此时的我可能会在选择这几栋写字楼的某一处,好好看看我的杰作吧,凶手可能正在附近的,某一座高的建筑中观看着!”张扬指着四周四栋比较高的写字楼.

“观看自己的杰作?犯了案不跑,世界上还有这种变态?”黄飞冯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相信,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不怕警察的犯人,或者是他还没遇到过.

张扬摇了摇头,解释道:“世界上的变态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多,就比如说我们,这种整天和尸体打交道,看各种死人,眉头都不会眨一下,已经可以称之为变态了,只不过我们在可控范围内,而他们,无法控制自身,属于不可控!”

两人走到担架庞,看着担架上死者的面孔,本来姣好的面容,此时却因为恐惧绞成一团,双眼眼珠充满血丝,瞳孔扩大,眼珠向外凸出,双手环抱着自己,双腿蜷缩着,头像是佝偻着,整个人像是在躲什么东西一样!

“她到底在躲什么呢?这个人是凶手,还是其他什么东西?受害者临死之前到底看见了什么?才会这么害怕……”对于这个问题张扬无法知晓,他们只能从受害者的肢体行为和她的身上找到一些线索.

张扬走到尸体原本躺着地方,将尸体所拍摄的照片拿过来对比,想了一下,张扬也缓缓蹲了下来,身体做着和尸体同样的动作,双手环抱自己,双腿蜷缩,双眼瞪大,向上仰视着,张扬发现,有一个巨大的建筑印入眼帘,保利威作大厦,而且这个视角,只能看到大厦二十层以上的层楼!

黄飞冯没有理张扬,对于张扬的各种怪癖他早就知道,刚开始还会觉得诧异,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或许所谓的天才总有些异于常人的地方吧!

警队的痕迹检测师,对周围的尸体痕迹,已经周围的鞋印进行了拍照取样完毕,已经做好的标本,包裹好递送了过来.

“有没有发现,凶手有没有留下其他线索?”黄飞冯问道,对于张扬他还是很有信心的,两人相处的这段时间,也是破获了不少案件,对他的能力十分肯定.

现场的痕检师是一名女性,而大多数的痕迹检测师都是女性,女性天生的细致,在这方面确实很有优势,能够完美的保护好每一处的痕迹,经常发现众人发现不了的地方.

痕迹检测师,名叫冯钰,三十出头,听到两人对话,抬起头后,想了想道:“我们在现场发现了一个特殊脚印,步伐之间距离不匀。脚印的后跟凹印很深,但是前掌浅,42码的鞋,凶手很谨慎,很有可能是凶手故意而为,从现场的脚印来看,他的双脚上套了鞋套,导致无法探清鞋子的纹路!”

“脚印入土多深?”此时是十二月底,珠江边的泥土变得湿润松散,如果走过,就一定会留下足够的痕迹,而根据脚印的深浅,可以探测凶手的身高体重,而凶手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有点故布疑阵的想法.

张钰摇了摇头说:“脚印入土很短,简直可以忽略不计,如果不是在现代,我甚至都在怀疑,这个人是不是会轻功!一个有体重的成年人,多多少少都会有对地面造成一定的纹路凹陷度.”

听到这话,黄飞冯不由有些恼火,他就知道,还是和上几次一样,这个凶手每次故意留下一些线索,可是又把线索掐断,仿佛是在玩游戏一般.

清理现场,现场没有什么收获,黄飞冯走到张扬身边,询问道:“你有没有发现什么线索,据我们现在掌握的线索,只知道……这个凶手和前几起的凶杀案如出一辙,手法,行为处事的谨慎程度,绝对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的高智商罪犯!”

听到这话,张扬也是点了点头,黄飞冯的想法和他不谋而合,能连续犯案几起,而且还是在同一个地方连续犯案,这得什么心理素质,不过也看出了凶手那种自傲的心理,他笃定自己的行为,不会被警察堪破,不然这么谨慎的他,不会留下这些细小的痕迹.

“可以将对面那一栋的监控调来看看么?二十层以上的就可以!”张扬指了指对面的保利威作大厦,这里是金融白领工作的高端写字楼,后面的老板可是有些背景,警察想拿到监控,也是不容易.

“可以是可以,不过得要时间,我们要去沟通,还得审批……”黄飞冯摇了摇头,等一个流程下来,这案子还破不破了.

“嗯,这个确实,走程序下来太慢了,实在不行,只能去找找苏瑾那丫头了!”张扬摸了摸下巴,思忖道.

“苏瑾,那个刚实习不久的小丫头,苏瑾?她一个小实习生有什么办法?”黄飞冯皱了皱眉,以为张扬在开玩笑,深表怀疑!

“那一栋,是她家的,不,是附近这几栋都是她家的……”张扬指了指周围的这几栋高高的建筑!

“……嘶!”黄飞冯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有些愣住了:“你说真的?那丫头?”

“嗯,如假包换,苏氏企业,算是此处的龙头之一,记得替我保密!不然那丫头得说我了……”

黄飞冯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只不过忍不住的咧了咧嘴,这消息来的有点突然,他有点消化不了,这苏瑾在他手下实习,没少挨骂!

张扬叹了一口气道:“如果能在凶手犯案之前保住那个受害人,只要她还没死,我就能去到她梦中,那里肯定有不少线索,这样就会省了不少麻烦!”

“你这说的什么话,我们一定要将那个凶手绳之以法,一定不能再有受害者,肯定不行!你这想法很危险啊……你知不知道,你老是这样……”

接下来就是黄飞冯对张扬进行半个小时的思想教育,这让张扬耳朵都快听得出茧子了,连忙求饶道:“知道了知道了,我绝对提高思想觉悟……”这才让黄飞冯放过他!

在现场勘察了数据,随着警车将受害者的尸体带回去,此地情况也告一段落了,众人也准备收队了,而张扬属于编外人员,就没必要随警队回去了,毕竟他还有自己的生活,他只是协助调查!

“喂,苏瑾,晚上一起吃个饭,有事找你帮忙!”

“扬哥!”苏瑾迎面了过来,脱去平时的军装,穿回休闲装的苏瑾,让人不由得眼前一亮.

今天晚上的她,画了精致的淡妆,五官精致的她平时不怎么打扮,但今天听到张扬约她吃饭,鬼使神差的特地去买了新衣服,也是破天荒的画了淡妆,只为赴今晚的约.

苏瑾个子高挑,身材笔挺,淡淡的唇沿晶莹剔透,娇艳欲滴,脖颈如天鹅一般优雅,纤纤细腰不盈一握,正所谓垂杨柳柳腰肢软,她拥有这个年纪独有的干净,看到张扬的刹那,眼波间羞涩流转,脖颈像是染上一层粉红.

苏瑾今年二十岁,刚好大学毕业,和张扬两人是师兄妹的关系,因为张扬的关系,苏瑾也作为实习生加入江州警察厅厅.

两人相约来到了太古仓码头,一个名叫“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餐厅,这餐厅是江州市众多情侣来的地方,当张扬约苏瑾吃饭时,苏瑾想都没想就把位置定在了这里.

不过来到了,看到周围都是情侣,苏瑾反而有些怯怯的,两人坐下来时,苏瑾不自觉的偷瞄着张扬,晶莹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像一直受惊的小鹿,见到张扬没什么反应,悬着的心也就放了下来!

而接下来吃饭的时间,两人通过聊天也清扫了苏瑾心中的羞涩,少女恢复了活泼开朗的个性,银铃般的笑声不绝入耳!

“这顿我请你吧,那个监控的事还得找你帮忙,如果是警察厅出面,走流程得过一段时间.”

苏瑾摇了摇头道:“不,这顿我请吧,下个月我就转正了,这段时间多亏师兄的照顾,嘻嘻!”

张扬道:“哪儿能你请,是我找你帮忙,我请!”

苏瑾拒绝道:“这次我请嘛,师兄下次请!”

“下次请?”

“嗯嗯,师兄下次请,好吗?”

听到这话,张扬哪里还不知道她的小心思,既然说了下次,他也不好拒绝,只是……如今的他,在这感情方面确实没怎么考虑过.

但还是点点头:“好,那就这次你请,下次我再请你吧!”

苏瑾群选择的西餐厅刚好是环绕在珠江河边,褪去白日的喧嚣,安谧宁静的珠江河给众多情侣别具的享受,而那珠江河边恐怖的凶杀案也只是作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有些事情没有发生在自己的身上,那始终是别人的事情,凶杀案慢慢的被人淡忘,抛诸脑后了!

劳累了一天的人们选择来到这里放松心情,将工作生活中的压力全在这里释放出来,将身心完全的放松下来!

饭后的餐厅小提琴表演如一股清流一般,缓缓的音乐不断的流淌在众人的心间,洗涤中众人心中的戾气,让人变得柔软!

就在张扬和苏瑾聊天的时候,,一位男子走入西餐厅,身材笔直,全身一片洁白,白上衣,白裤子和白皮鞋,只是他的内搭确是颇为骚气,淡淡的粉红色,不过这一身着装着实一丝不苟的,身上西服的皱褶纹路都是弯向一旁,竖起独特的角度.

他不请自来的走到两人桌子面前,让张扬苏瑾两人不由得皱了皱眉.

“好巧啊,苏瑾,没想到在这儿见到你!”男子看起来彬彬有礼,大方得体,只是在他说话的时候,张扬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欲望,那是一种极端占有欲的表现,类似狼群捕捉猎物的神情,而他直接忽略了张扬.

“你好,徐世杰学长。”苏瑾也礼貌性的站了起来,只是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因为这个徐世杰已经突破两人正常的谈话空间半区,让她不自觉的做出这个反应,这是一种抵触.

人与人之间,如果不是太过亲密的关系,谈话之间最好是保持在50cm到75cm之间,这个是人为最好的相处空间,也就俗称交往半区,如果你突破了这个区间,别人会觉得很不舒服,会有一种抗拒的本能,本能向后退.

看到苏瑾的本能反应,徐世杰笑了笑:“苏瑾好久不见,我刚回来不久,本来是想去拜访你和苏伯父,又怕太过唐突,所以一直拖到了现在,苏伯伯还好么?”徐世目光不住的打量着苏瑾,而眼角的余光扫着张扬……

听到这话,苏瑾连忙解释道:“这是徐世杰,是我爸爸朋友的儿子,他刚从国外留学回来不久,主修心理学辅助哲学!如今是江州第一医院得心理诊治医师!”

然后又顺势介绍了旁边的张扬道:“这是我男朋友!”苏瑾说完这话,顺势靠在张扬身边,这举动让徐世杰不由得眉头微皱,对于苏瑾,他一直认为这是自己的菜,他甚至没有把张扬放在心上.

“你好,张扬。”张扬站起来主动伸手示意,对于苏瑾得意思,张扬瞬间了然,而且从她的举动可以看出,她对这个所谓的徐世杰本能的有些抗拒,所以这戏,张扬还是会配合她的,他也不喜欢眼前这个人.

“原来苏瑾得男朋友就是你啊,苏瑾这么好的女孩子和你在一起倒是有些可惜了,追她的优秀男生可不少呢……”徐世杰随意的握了一下,然后扫了张扬一眼淡淡说道,像是并没有把张扬放在心上!

“确实有些可惜,苏瑾这么好的女子,我很替你们感到可惜,让我捡了个便宜!”张扬耸了耸肩,不以为然,耍嘴皮子,谁不会呢……

而一旁的苏瑾听到这话,也是不由得低下了头,脸颊升起一抹动人的绯红,而这绯红沿着脸颊缓缓的流转到脖颈,餐厅的柔光打在身上,交相辉映!

听到这话,徐世杰眼神略微一缩,角色有些不好看,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嘴角微微上扬,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就离开了……

而在徐世杰走了之后,苏瑾紧绷的神情略微放松了下来,不由得长舒一口气,对着张扬甜甜道:“谢谢扬哥!”

“怎么了,他有那么可怕么?”张扬笑了笑,看到苏瑾整个人都有些异样.

苏瑾点了点头道:“不知道是不是我心理作用,虽然他总是彬彬有礼的样子,可是他看我的眼神总是让我一种压迫感,怎么说呢,我也是学心理学的,对于这种感觉有些敏感,他给我感觉那是一种狩猎动物的感觉,我就像是他的猎物所以我对他是本能的抗拒!”

张扬点了点头,他也感觉到这个男的给人的感觉不怎么舒服,但其他方面也没有看出什么不妥,随后问道:“你说他最近才回国,他回国多久了?”

“大概有三个月了吧!”苏瑾想了一下.

没有了徐世杰的打扰,张扬和苏瑾两人渡过开心的时光,少女的活泼开朗也让张扬体会到了久违的暖意!

吃完饭之后,两人就没有在此处多逗留,空气中的淡淡湿润,提醒着路上的行人不要在外多逗留,早早回家!

送别了苏瑾,张扬一个人开着车在珠江河边环绕了一圈,而随着导航地图上的标记,所有受害人尸体所发现的点连起来,是一个不规则的六边形.

而从这点可以看出,凶手肯定还会有着下一步的动作,这个六边形还没有完成,凶手仿佛对杀人并没有什么兴趣,但是他这一系列的动作,仿佛时为了某种仪式一般,凶手很注重仪式感!

下了车来到第四个受害人发现的地点,张扬发现刚刚在餐厅遇见的徐世杰,他正朝着珠江的对面眺望着,眼神有些黯然,整个人都放空了.

仿佛是感受到了张扬注视的目光,徐世杰转过头来,看到是张扬,不由得瞳孔微缩,不过随即点了点头,然后从张扬身边缓缓路过.

张扬没有理他,依然自顾自瑕的拿着绘画本子,将黑夜中,他视线范围内所集的建筑物以及案发现场周围的景色都描绘了出来,然后也就准备离开了.

而在他准备上车的时候,他发现街道缓缓升起了雾气,街道的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踉踉跄跄的跑着,而在后面追她的人戴着一个小丑面具,手里拿着一把巨斧,仿佛是感觉到张扬的目光,他对着张扬咧嘴一笑,面具上出现了裂痕.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