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三国之博弈天下

更新时间:2020-09-13 01:44:40

三国之博弈天下 连载中

三国之博弈天下

来源:落初 作者:五狗子 分类:历史 主角:曹操陈仪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三国之博弈天下》的小说,是作者五狗子创作的历史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事成天人各两开,命里三分皆由天。世事如棋人如子,我命由我天奈何。这是一位后世人在汉末乱世谋得一席之地,和群雄英杰博弈天下的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已经过了一周的时间,陈仪这些时间在宫中表现的非常淡定,可以说小动作偶尔会有,但是大动作也就只能想想。

陈仪的这一段表现,令原本有所怀疑的李儒也放下心来,对于陈仪的关注也没有那么注意了。

陈仪现在沉默着等待时机,只不过沉默的太久,也让有些人忽略了陈仪的存在。

不过陈仪没事,却不代表其他人没事。

董卓将密谋对他不利的人关入天牢中,其中有人受不了董卓这施加的若有若无的压力,最终选择在牢狱中结束性命。

一周不到,就有将近三成的人选择自杀结束性命。

陈仪也担忧过荀攸的性命,让郭嘉和戏志才悄悄去看望对方。

得到的结果却没让陈仪太过费心,荀攸在牢房中吃得好,睡得香,跟没事人一样。

陈仪倒是放心了,荀攸怕是不会学平常人那样自寻短见,毕竟聪明人往往能够看清楚世事,知道什么是必死之局,什么又是柳暗花明。

陈仪基本上是宫中和相国府两边跑,毕竟作为董卓名义上的眼线,陈仪还是要做好自己本职的工作,免得到时候董卓心生疑虑,自己恐怕就小命不保了。

“相国,陛下最近在大殿中偶尔有辱骂相国之言,相国要不……”

相国府的大堂上,董卓肥胖的身躯压在座位上,而陈仪则面色小心谨慎的对着董卓禀报道。

大堂之上只有董卓一人,李儒处理事务去了,而吕布在大堂外守候着。

在董卓的眼中,陈仪也算是半个心腹,又是一文弱书生,基本上一点威胁都没有。

“陛下年幼,难免不知老夫的苦心,文礼在宫中可要多加规劝!”

董卓对于陈仪的意见,面色苦笑的摇了摇头,聚精会神的看着陈仪嘱托道。

陈仪坐在一旁看着董卓面色还算温和,最终沉重的点了点头。

董卓看事情交代的差不多了,费力起身准备到内堂休息休息,陈仪见状连忙起身,跟随着董卓身后离去。

董卓走出大堂,看着门外空无一人,眼中露出稍许疑惑,渐渐将目光望向来回走动干活的仆人。

陈仪看着突然停下来的董卓,也停了下来,脸色露出好奇之色,不紧不慢的停在董卓身后。

“那个谁?吕奉先,他人呢!”

董卓一把叫住仆人,面容严肃的问道。

那男性仆人看着董卓叫住自己,下意识的全身颤抖,语气小声的对着董卓回答道:“主人,吕将军,他在后花园……”

“哦!奉先在后花园干什么?”

董卓挥了挥手示意仆人离开,用手托住自己的下巴,带着疑惑的问道,说着向后花园走去。

陈仪听了那仆人的话,心中倒是有些暗喜,熟读历史的他,基本上差不多知道吕布在后花园干什么勾当。

看着董卓没有赶自己离开,陈仪也紧跟过去,准备欣赏一场好戏。

“文礼!你不走吗?”

董卓看着跟随着自己身后陈仪,面色平静的问道。

“在下有事要找吕将军,正好可以和吕将军一起离开!”

陈仪随便想了一个理由忽悠了董卓,反正这场好戏,陈仪是绝对不会错过的。

后花园中,亭台里可是幽会的好地方。

而吕布如今正一脸激动抱着怀中那楚楚可人的美人,轻轻用手抚摸着对方的秀发,一副迷恋其中的样子。

“将军,还是先走吧!我觉得相国商议事务应该快结束了!”

那美丽的女子将头靠在吕布的胸膛上,双手环住吕布的腰,细声细语的对着吕布说道。

吕布底下脑袋,看着怀中的美人点了点头,柔声细语的对着美人说道:“那好,我改日寻到机会就来找你!”

“吕奉先!你给畜生!”

吕布和那女子听到这暴躁如雷的声音,顿时回过神来,目光惊讶的看着远处那亭台外那气的脸蛋漆黑的董卓,赶忙快速的分开了。

陈仪跟在董卓身后,看着现在这种情形,心中可是兴奋异常,心中不停的对着董卓鼓舞道:

老董,你头上绿油油的,你不报复回来,我都为你瘆得慌,是男人,就干他!

“父亲?!我……”

吕布看着突然出现的董卓,早就慌张的不知所措,就连说话都说不出了。

自己如今和义父的小妾偷情,被自己义父发现,这简直是难以辩解的事情。

而一旁的小妾也被吓得脸色惨白,低着脑袋,不敢直视那愤怒的董卓。

“吕奉先,我待你如同亲儿子,你居然如此对我,好一对奸夫颖妇!”

董卓早就被气炸了,一个是自己最为信任的义子,另外一边是董卓宠爱的美丽小妾,如今两人竟然背着自己做出窝囊之事。

董卓咬牙切齿的看着吕布,眼神中杀意凛然,看周围没有什么拿手的武器,直接从腰间拔出宝剑,狠狠的向着吕布投掷过去。

吕布见锋利的宝剑向着自己投掷过来,吓得整个人脸色变得恐慌,连忙侧身躲过宝剑,目光恐惧带着恼怒的看了董卓一眼,一眨眼就逃出了后花园。

“相国,不要再追了!”

董卓看着吕布逃跑,连忙咬牙切齿准备追了过去,而身后的陈仪见此情形,连忙费力拉住了董卓。

“文礼,为何拦我!”

董卓看着扯着自己衣袖的陈仪,目光愤怒的盯着对方,语气不满的问道。

陈仪如今可是满头大汗,这董卓果然是重量级的人物,拦住他可真是一件体力活。

“相国,吕将军可是你手上大将,为你陷阵杀敌,相国不可因为这小事和吕将军交恶!”

陈仪面容严肃的董卓说道,心中却是为了帮助吕布逃脱,毕竟吕布才是杀死董卓的关键。

“哼!”

董卓听了陈仪的话,也算冷静下来,冷哼一声,向着一旁的小妾走去。

“下官告退!”

看着董卓冷静下来了,陈仪也知道这里不是是非之地,连忙快速的从府邸中离开。

陈仪离开后花园,听到后花园中传来女子悲惨的呼叫声,陈仪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要是别的男人恐怕也会学董卓这样吧!

陈仪刚刚走出府邸大门,就愣住了,目光古怪的望着在门口来回徘徊走动的吕布。

这吕布还没有离开,这人不会是傻子吧!

陈仪看着吕布在门口踌躇的模样,陈仪皱了皱眉,心中暗想道。

不过很快陈仪就有了主意,现在董卓和吕布的关系出了裂痕,自己可是要趁着这个时候好好的把握机会。

“吕将军,你在这里等什么?”

陈仪装作淡定从容的样子,来到愁眉苦脸的吕布身旁,语气柔和的向着吕布询问道。

吕布看着来到自己身旁的陈仪,这些时日吕布虽说和陈仪没有那么熟悉,但也算是稍微认识了解。

吕布苦涩的目光看着陈仪,犹豫许久,终于缓缓开口对着陈仪询问道:“文礼,刚刚的事情你也看到了,我义父这么生气,我怕……”

陈仪看着吕布如此担忧的模样在相国的府邸来回走动,无奈苦笑一声,向着吕布劝说道:“吕将军,相国我也劝说了,不过如今相国在气头上,吕将军最好不要打扰相国了!”

“可是……”

吕布刚刚听完陈仪的话,整个人也不知道如何是好,毕竟这件事处理起来实在是很难解决。

陈仪看着吕布还在犹豫,轻轻用手拍了吕布肩膀,向着吕布安慰道:“吕将军,现在还是不要打扰相国了,等相国气消了,事情就会过去了,别想太多了,我们喝酒去!”

“好吧!”

吕布目光望向相国府邸的牌子,最后无奈的叹息道,答应了陈仪的要求。

……

长安最大的酒楼中,陈仪正一脸激动的给吕布倒酒,而吕布却满怀心事的坐在一旁。

“奉先兄,你是相国最为看重的大将,相国绝对不会怪罪将军的!”

陈仪看着吕布闷闷不乐,手里拿着酒杯,语重心长的对着吕布劝说道。

吕布望了陈仪一眼,迟疑一下,最终仰头将酒杯里的酒喝入口中。

陈仪见到这样的清醒,脸上带着一丝淡然的笑容,连忙给吕布那已经空着的酒杯倒酒。

吕布几杯酒下肚,脸色开始有些泛红,眼神迷糊的看着陈仪。

“这董卓老儿,实在可恶,我对他如此效力,他竟然想要杀我!卑鄙小人!”

喝醉酒的吕布开始犯迷糊起来,整个人都开始激动起来,用手重重的怕打案几,极为不耐烦的大骂道。

陈仪看着吕布这样子,就知道这吕布基本上是醉了,不过陈仪也有点服气,这吕布酒量好像不怎么样,比郭嘉和戏志才都要差。

“吕将军!慎言!慎言!”

陈仪看着周围人投过来的目光,连忙小声的对着吕布提醒道,这话语要是被董卓听了可就不好了。

吕布目光苦涩的看着如此谨慎的陈仪,脸上露出失望之色,极为不满的又喝了一杯酒。

陈仪看着吕布不再这么酒后胡言了,稍微安心了一点。

“这酒喝的不够尽兴,文礼老弟,我府中美酒可比这里好了许多,你不妨随我前去我的府邸喝酒,我哥俩一醉方休!”

吕布喝了几口酒,感觉有些话不吐不快,但是看着陈仪如此拘谨,吕布面色发红的对着陈仪提议道。

陈仪听了吕布的邀请,心里暗喜,这里人多眼杂,正好没有挑拨离间董卓吕布两人关系机会,如今吕布主动邀请自己,正是挑拨两人关系的最好的时机。

“奉先兄相邀,是我的荣幸,我哪有拒绝的道理。”

陈仪嘴角带着笑容,看着面前脸色红润的吕布恭敬的回答道。

“文礼兄弟,够意思,来跟哥哥走!”

吕布看陈仪没有半点犹豫就答应了,顿时脸上露出兴奋的笑容,从地上艰难的爬了起来,步伐有些别扭的走了出去。

陈仪呵呵一笑,缓缓跟在吕布身后,跟随着吕布向吕布的府邸走去。

……

明亮宽敞的大堂中,吕布坐在主位,脸色红的如同猴子屁股一般,而陈仪则坐在右下方,脸色还算正常,并没有向吕布喝的那样烂醉如泥。

吕布身旁坐着一位长相美丽的贵妇,正是吕布的妻子严氏,如今的严氏正端着酒壶给吕布倒酒。

“夫人,给文礼兄弟敬一杯酒!”

吕布喝的脸色发红,看着一旁的妻子,醉眼迷离的说道。

严氏听了吕布的话,缓缓举起酒杯,面色柔和的对着陈仪说道:“文礼兄弟,妾身敬你一杯!”

“嫂夫人客气了,在下有礼了!”

陈仪也不敢称大,连忙举起酒杯还礼道。

“文礼兄,你说这董卓是不是我把吕奉先放在眼里!”

吕布喝醉酒后也口无遮拦,面色带着不爽的对着吕布诉苦道。

陈仪看着吕布这样子,心里可是极为得意,连忙对着吕布附和道:“奉先兄,武艺无双,若是没有奉先兄,相国哪来如今这种地位!”

“哈哈,天下懂我的只有文礼兄,不如趁着今天,我二人义结金兰,以兄弟相称!”

吕布喝的迷糊,听到陈仪对自己的阿谀奉承,心里可是极为兴奋,睁大自己的眼睛,面色激动的对着陈仪说道。

义结金兰!?

陈仪看着喝醉的吕布竟然和自己说这样的话,顿时整个人愣住了,他万万没想到喝醉的吕布要和自己拜把子。

“文礼,你莫非嫌弃我吕奉先是个粗人不成?”

吕布看着陈仪久久没有回复,顿时有些不耐烦了,语气带着不满的对着陈仪说道。

陈仪看着吕布脾气上来了,连忙假意奉承道:“既然奉先兄有这样好意,我哪有不同意的!”

“哈哈,既然如此的话,那我二人就是兄弟,夫人,还不见过我这兄弟!”

吕布看着陈仪没有拒绝自己,连忙激动的对着陈仪说道,然后将自己的目光望向一旁的严氏。

严氏看着吕布注视着自己,无奈苦笑一声,对着陈仪说道:“妾身见过叔叔!”

“嫂子!”

陈仪听了严氏的话,连忙语气恭敬的对着严氏说道。

“夫人,叫玲绮出来见见叔父!”

吕布醉眼迷离又喝了几杯,有着陈仪阿谀奉承的话语,吕布可是越喝越兴奋,喝到兴奋的时候,吕布语气高兴的对着一旁严氏吩咐道。

严氏听着吕布的话,犹豫了一下,最终起身向着大堂外走去。

过了没多久,只见严氏带着一个十岁出头长相可人的小女孩走了进来,那小女孩有着灵动的眼睛,正一脸好奇的看着坐在位置上的陈仪。

这就是吕玲绮,吕布的女儿!

陈仪还是有点惊讶的,吕布看样子三十不到,就有这样大的女儿,而且看着吕玲绮那可爱的模样,长大以后绝对是美女一枚。

“玲绮,还不快见过叔父!”

吕布喝的醉眼迷离,看着吕玲绮来了,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语气柔和的对着吕玲绮说道。

吕玲绮听了吕布的话,打量了一下陈仪,见陈仪文弱的面容中带着一丝英气,稍作犹豫便礼貌的对着陈仪打了声招呼:“玲绮,见过叔父!”

“侄女免礼!”

陈仪看着一个小女孩对自己行礼,连忙语气急切的止住了对方。

吕玲绮看了一眼陈仪,乖乖的坐在了一旁。

“文礼,可有妻室?”

吕布已经喝的迷迷糊糊,如今红着脸看着陈仪,语气吞吞吐吐的问道。

“这,暂未娶妻!”

陈仪听了吕布的话,苦笑一声,如实的回答了吕布。

陈仪如今已经十九岁了,按照这个时代,十四五岁娶妻才算正常,可是陈仪到了这个年龄还没娶妻,可以说是大龄未婚男青年了。

不是陈仪不想娶妻,说实话陈仪生为陈家子弟,虽然是庶出,但是娶妻还是容易的。

说实话原本十五岁的陈仪有一场婚事的,只不过直接被陈仪推掉了。

陈仪原本和韩家的小姐有婚约,本来陈仪单身这么多年,能结束双手劳苦本来应该很兴奋。

不过陈仪没有见过对方,心里却不放心,派郭嘉偷偷找机会帮他瞧瞧。

只不过结果让陈仪很惊恐,根据郭嘉的描述,对方的韩小姐可是恐龙一般的人物。

陈仪开始死皮烂打拒绝这门婚事,本来陈仪的父亲死活不同意,不过后来陈仪的祖父开口,才让陈仪解放了,这也导致陈仪一直单身没有娶妻。

“哦!文礼一表人才,怎么回没娶妻!?”

吕布喝的醉醺醺听了陈仪的话,顿时瞪大了眼睛充满好奇的问道。

“暂时太过年轻,还没有成家的想法!”

陈仪苦笑一声,随口对着一旁的吕布敷衍道。

吕布听了陈仪的话,如同老大哥的样子看着陈仪,语重心长的对着陈仪说道:“老弟,你这样可不好了,你看看我,十四岁就娶妻,十五岁便有了玲绮!你这年纪还没成婚,我做大哥的都急了,要不然我把玲绮许配给你当老婆怎么样!”

陈仪听了吕布的这话一脸错愕的看着吕布。

而严氏和吕玲绮也目光惊讶的看着吕布。

“这不行,玲绮是我侄女,哪有叔父娶侄女的,再说玲绮年纪这么小,奉先兄,这是就算了!”

陈仪直接拒绝了吕布,毕竟自己现在和吕布关系这么好,只是为了挑拨离间吕布和董卓,来让自己获得利益。

至于和吕布真正的扯上什么关系,说实话陈仪心中可是拒绝的,更不要说成为吕布的女婿。

虽然陈仪承认自己单身这么多年,是时候有过娶妻的想法,不过吕玲绮就算了。

在陈仪的心中,自己娶老婆,一定要找像甄宓,大乔,小乔这样绝世美女当老婆的,毕竟才子配佳人才是最好的。

“既然这样的话,我也不强求,兄弟啊,你改日有什么想法,直接和老哥说,老哥保证答应你!”

吕布这次倒是没有强求,而是红彤彤的脸蛋泛着一丝迷离,语气柔和的说道。

两人可是从白天喝到晚上,直到吕布已经完全醉倒,陈仪才和严氏告辞,悄悄的离开了吕布的府邸。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吕布从睡眠中醒来,刚刚想要起身,就感觉自己脑袋疼痛的要命。

“好疼!”

吕布轻轻的摸着脑袋,脑海中回忆起昨天的事情,眼神开始迷离起来。

昨天他只记得和陈仪在酒楼喝了一些酒,然后拉着对方回到自己府邸后,后面的事情吕布就完全记不起来。

“夫君,你醒来了,还好吗?”

吕布的动作弄醒了一旁的严氏,严氏看着吕布难受的样子,充满关心的问道。

“还好,昨天发生了什么?你和我说说!”

吕布坐了一会,稍微疼痛缓解,看着一旁的严氏,语气充满好奇的询问道,对于昨天自己喝醉后的事情吕布可是全都忘记了。

严氏看着吕布的模样,无奈把昨天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和吕布说了。

吕布听了严氏的话,整个人都呆住了,昨天那喝醉的人是我吕奉先?

和陈仪结拜为兄弟?还要把自己最心爱的女儿嫁给陈仪,自己这是石乐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