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大凉汉骑

更新时间:2020-09-13 23:25:07

大凉汉骑 已完结

大凉汉骑

来源:落初 作者:玉米粒皮皮 分类:历史 主角:张骏燕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大凉汉骑》的小说,是作者玉米粒皮皮创作的历史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西晋末年,八王衅起;永嘉南渡,五胡乱华。就在这神州陆沉、遍地膻腥的时刻,张骏穿越而来,附身于前凉第四代国主。当是时,祸衅生于宫掖,胡马动于北坰。三方风尘乱起,羯胡窃居神京。且看他如何平西域、定北国,征倭奴、讨句丽,直至饮马大江,投鞭笑问:“淝水朕能渡否?”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姑臧城的夜很静,因为要执行严格的宵禁。凡是未经允许在街上乱走的,一律都会被巡查的武侯抓起来看押,遇到脾气不好的,打掉两颗牙也没处说理去。

不过,凉州上下人称“少将军”的张骏显然不在武侯们的管辖范围内,他出了宫门后,就在部曲的接应下慢慢回返。

一路上,张骏都端坐在马背上沉默不语,众人自然不敢出声。就这样,他们沉默的前行,似乎有种无形的压力笼罩着所有人。

过了青阳门之后,又转向西,沿着笔直的大道,不足一里便是广夏门了。

张骏抬头望天,漆黑的夜空无星无月。他泛苦的呵呵一笑,让随行在身侧的大石叶摸不着头脑,只能也跟着傻傻一笑。王猛倒是猜到了一些什么,可是他也没有多嘴。正好有一辆马车横停在前方不远处,拦住了道路,王猛眉头一皱,示意身边的一位部曲,上前查看。

片刻后,王猛和那部曲回返,禀道:“少将军,不知是谁家的车驾······”

又迟疑道:“要不要改走其他的路?”

张骏楞了一下,向前看了看,虽然不能瞧得十分清楚,但并没有多想,也许是车在临宵禁时出了问题,便只能抛在这里,等明日一早再来处理。他摇了摇头,在离自家府上不远的地方绕路,也太滑稽了些。当下便翻身下马,将马鞭丢给了大石叶,独自走了过去。

大道两旁是高高的坊墙,将无数房屋隔在了里面,静谧的没有一丝声音,只剩下张骏足下鹿皮靴摩擦地面的“沙沙”声。

十几步远的距离,正走了八九步,张骏的眉头却忽然皱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感觉有些不对劲,似乎觉得四周有什么古怪的地方。

忽然间,他停下脚步,侧耳去听,似乎有刺啦的紧绷声。

自小便练弓射箭的张骏一下子就分辨出,这是拉动弓弩的声音!

“有埋伏!”

张骏喊了一声,身体已经率先从一滚,从大道侧旁一下子靠在了坊墙上。能听到拉动弓弦的声音,就说明箭手离自己这已经近在咫尺,这是一场对方有计划而己方却毫无防备的暗杀!

就在他滚向一旁的刹那,数道寒芒便射了过来,叮叮叮地落在了他方才停下的地方。紧接着,更大范围的箭雨瞬间笼罩住了张骏身后的一众部曲。

身处都城腹心,又是大将军召见,谁会想到竟然有人敢如此明目张胆的进行刺杀?张骏手下的部曲们根本没有披甲,手里也没有盾牌和长兵器,再加上事发突然,毫无防备,一轮箭雨过后,就已有五人中箭倒地。

好在他们也是久经战阵的老卒,短暂的慌乱过后,纷纷锃锃拔出佩刀格挡,又将战马围成一圈,把中箭的弟兄拖了进去,勉强有了防御。

又是几声闷哼之后,另三名部曲中了箭,踉跄着跪倒在地上。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就软软瘫在地上。

“少将军,有毒!”大石叶喊道。

张骏躲在一旁,一边闪避,一边向自己的部下靠过去。听到大石叶提醒,忙连续两次翻滚,总算进入了战马围成的圈子里。可就在他刚要抬头起身的空当,心头却猛然觉得不妙,眼角余光里,一柄长剑斜斜刺来,直奔咽喉。

顾不得多想,张骏本能的向右一闪,紧接着刀出鞘向左前方划出逼退来者,才看到方才对自己出手的是一蒙面的黑衣女子!

“哇呀呀呀”一旁大石叶见状,挥刀猛劈,边劈边吼:“你这小娘贼,俺要撕了你!”

黑衣女子连忙招架,怎奈大石叶一身怪力,只一两下便震得虎口发麻,险些丢了兵刃。她心中恼恨,本来这行动可以说是万无一失,可不知怎么就漏了马脚,结果焖在釜中的粟米煮成了夹生饭,真是该死。

眼看时间流逝,一击必杀的计划也已经破产。她虚晃一剑,抽身而走。向远处打了一声呼哨,瞬间躲在阴暗里的弓弩手也撤的一干二净。

来得突然,去的利索,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狗贼,哪里跑!”大石叶正想去追,却被一股大力生生拉住。张骏摇了摇头,道:“小心中计。”

说罢,手中长刀咣当一扔,便坐在了地上。看着暴走的大石叶,和一众狼狈的部曲们。张骏狠狠地搓了搓脸,道:“看看受伤的兄弟,还有没有救······”

片刻后,王猛禀报:“将主,伤了八个弟兄······箭毒是麻药,不伤性命。”

“还有,弟兄们擒了一个贼人,不过······”

“不过什么?”

“那贼人硬气的狠,没来得及敲碎下巴,就咬舌自尽了。”

“呼······”张骏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看好尸首,仔细一些。”

他向部曲中一人招了下手,只见一身材瘦小的部曲赶了过来,他名叫周同,绰号“瘦猴”。

“瘦猴,你拿我的令牌,回侯府报信,命府中严加戒备,另让护军二百前来接应。”张骏扯下腰间的令牌,递给周同道。

“是!”周同领命,却又迟疑道:“将主,护军······靠得住么?”

“放心吧,护军皆是良家子。”张俊挥了挥手,“去吧!”

“是!”

遣走了周同,张骏缓了缓神,起身看到周围受伤的部曲,心中怒火翻腾。

“幕后主使,究竟是谁?”张骏逼迫自己冷静下来,逐条分析:首先,这次暗杀自己的行动应该是临时布置,因为叔父召见后自己就匆忙赶来,时间上不允许。其次,对方身手精干,连弓弩这种民间禁用的杀器都可配备,显然包藏祸心已久,该来历不凡。最后······符合条件的有谁?

“贾摹父子?”张骏摇了摇头,虽有龌龊,但远没有到图穷匕见的时候。

“汉使刘铨?”不不,杀我全无用处,因为自己现在完全对凉州政局产生不了影响。

“不过······”张骏心中灵光一闪:“何不好好利用此事?”

也许不是这群匈奴人做的,但真凶一时半会的也难有眉目,如果嫁祸于匈奴汉使,却正可以破除姊姊和亲的僵局!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阵喧闹,却是姑臧令辛岩领着大批武侯赶来。

辛岩眼看张骏在此,竟是一愣,再看此处情形,不由结结巴巴:“这······这是发生了何事?”

张骏心里一动:“难道辛岩不是为自己而来?”

王猛主动上前分说,直听得辛岩魂魄不定。

他见张骏无事,心里略微安稳,可又见这一地伤员,不由心里泛苦、双腿打颤,扑通一声跪在张骏面前,稽首道:“下官有罪,幸得老天庇佑,少将军无恙。”

“不是老天庇佑!”张骏翻身上马,指着受伤的部曲,冷冷道:“是他们庇佑······”

“是是是是······”辛岩身子伏的更低。

“辛府君,你又是为了何事来此?”张骏道。

“啊······”辛岩抖了抖,道:“下官······下官并不知有贼人谋害少将军,而是······而是······”

没等姑臧令辛岩“而是”出一个所以然来,突然,整齐的跑步声从广夏门外传来,是周同带领二百护军赶到!

侍卫帮张骏披挂整齐,余下四名未受伤的部曲也着甲以待。大石叶依然没有合适的盔甲,只扛了柄狼牙棒搭在肩上。

“辛府君!”张骏道。

“在······下官在。”

“而是什么?”

辛岩小心抬眼看了看张骏,只见这位正端坐马上俯视着自己,当下一咬牙,道:“回禀少将军问话,是早先有武侯来报,说是有贼人劫掠民女,往······往······汉国使者的馆驿站去了······”

张骏听罢呆了半刻,心道真是瞌睡来枕头,那些胡人竟然主动送给自己一个助攻!

不去理稽首在地的姑臧令,面对早已严阵以待的护军,张骏目光巡视,缓声道:“就在方才,有匈奴胡虏妄图设伏暗杀于吾,幸得部曲舍身相护,才没丢了性命。”

“可是他们······”张骏指着已经被安置到一旁的八位部曲道:“他们却为我受了箭创!”

“小子虽然年齿尚轻,却也是带鸟的汉子,吾决不能让兄弟的血白流!各位皆是军中前辈,小子只问一句话,我大凉将士,有没有知仇不报的窝囊种?”

“没有!没有!“二百余人整齐答道。

“又在方才,姑臧令告诉我一个消息,说匈奴人在咱们都城内掳掠女子。是可忍,孰不可忍?”

“小子再问各位兄弟,我大凉将士,可有眼见妻女被糟蹋,却不敢杀敌的孬种?”

“没有,没有。”二百护军回答的更为响亮。

“好!”张骏点了点头,只见他手中长刀一扬,刷的一声,便斩下一段青丝,向空中撒去,喝道:“血债血偿!”

护军将士皆乃军中虎贲,本就杀戮极重。此时被张骏煽动,也高声嘶吼:“血债血偿!血债血偿!”

“少将军!少将军!”趴在地上的辛岩早已吓得魂飞魄散,这······这是要兵变么!他连忙起身,拉住张骏的衣甲,急道:“少将军,此事应禀明州牧大人,有司自会察办,您可千万不要冲动啊!”

张骏冷目而视,道:“自然是要禀明叔父,那就有劳辛府君跑一趟了!”说罢,调转马头,挥刀一指,“全军出发!”

辛岩被甩在一旁,眼见着张骏带着兵马绝尘而去。

一众武侯也是面面相觑。只听他们的顶头上司突然歇斯底里地大喊:“还愣着干什么,备马啊!”

“快快······快给府君备马!”

“哎哎呀······祸事啦!”姑臧令辛岩汗如雨下,团团转地喊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