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三国之黄巾贼

更新时间:2021-02-19 15:10:01

三国之黄巾贼 连载中

三国之黄巾贼

来源:落初 作者:白王叔 分类:历史 主角:张角宛若 人气:

主角叫张角宛若的小说是《三国之黄巾贼》,它的作者是白王叔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不小心就穿越了,穿就穿吧,怎么说三国哥也懂一些,但是这是个什么鬼三国?  逆天改命的张角,夜观星象的郭奉孝,一拳能打碎巨石的吕布………  这一定是我穿越的方式不对!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子,你怎么不跑了?”就在苏烈纠结之时,耳旁传来了一句充满戏谑的声音。

苏烈听到身后的声音,心猛的一沉。

有些僵硬的转过身,看着张宁那一张精致的脸庞上满是戏谑之色,不禁的讪笑道:“那个,其实我跑是为了锻炼身体,饭后跑一跑,活到九十九嘛。”

“是嘛?那你要不要在跑一跑呢?”张宁脸上的笑容更浓烈了几分。

“不跑了,不跑了,凡事不能过量嘛,适可而止,适可而止。”

“既然不跑了,那就跟我们走吧。”张宁看着讪笑的苏烈,美眸中闪过一丝光亮。

“那个,我觉得吧,咱们才初次见面,你就带我回去见家长,是不是太过了,人家还没有一点准备呢。”

“没关系,天师是不会责怪你的。”

虽然不明白苏烈的话,但张宁还是听懂了一些,顺着苏烈的话回道。

“你们听!我妈喊我回家吃饭了。下次,下次我准备好礼物再去登门拜访!”

苏烈说完,撒开腿又跑了起来。

虽然不知道张宁等人的目的,但苏烈始终记得一点,那就是张角马上要造反了,即将引来一场大战,他这副小身板可经不起折腾,还是跑了再说。

“没意思,只会跑。管叔,看你的了。”张宁看着逃跑的苏烈,眼中闪过一抹失望之色,撇了撇嘴朝着一旁的管亥示意道。

“小姐你瞧好了,看俺管亥的手段。”管亥丢下一句话,双腿猛的一夹马肚子,胯下战马发出一声嘶嚎,化作一道流光朝着苏烈冲去。

“小子,在跑快些啊!”

战马狂奔而至,只不过片刻的功夫,管亥就来到了苏烈的身后。

“我擦!怎么这么快。”

苏烈扭头看着身后一脸戏谑的管亥,脑门上浮现出一层细汗来。

打?自己手无缚鸡之力,肯定是打不过。

跑?自己两只脚远不如身后那四个蹄子的骏马。

“既然打不过,又跑不了,那就干脆跟他们去看看。”

心思斗转之间,苏烈已经认清楚了现实,反正对方不会要害自己的性命,否则不可能浪费这么多的时间,那就应该是另有所图。

想通了一切,苏烈停下了脚步,静静的等待着管亥的到来。

“嘿,小子,你怎么不跑了?”管亥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不明白苏烈为什么不跑了。

“跑?我为何要跑?你家天师不是要见我吗?前面带路!”苏烈此刻表现出了一丝男儿的英勇气概。

“不错!算个汉子。”管亥颇为赞许的看了一眼苏烈。

“走吧。”苏烈甩了甩衣袖,有一种视死如归的既视感。

……

“张宁小姐,能告诉我张…天师找我是因为什么吗?”

走在路上,苏烈开始向张宁旁敲侧击起来。至于为什么向张宁询问,这就是废话,一边是萌妹子,一边是粗汉子,这还需要问吗?

“我也不清楚,等家父接见了你,自然就清楚了。”张宁头也不回的答道。

“这位大哥,还未请教高姓大名?”见张宁那里套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苏烈摸了摸鼻子,只能跟管亥勾搭了起来。

“哈哈哈,老子给你一个提示,天师座下的头号猛将。”管亥一脸牛哄哄的看着苏烈。

“程远智?”“张燕?”“张牛角?”

苏烈沉吟了一会儿,心中已经明白了此人是谁,故意喊的这几个名字,纯粹是为了报复管亥,谁叫他刚才让苏烈出丑了呢。

“哇呀呀,那几个能有我管亥厉害?气死我也。”管亥见苏烈始终没有回答对,气的火冒三丈。

“噗呲!”一旁的张宁忍不住笑了起来。

“有没有人告诉张姑娘,你笑起来的时候很好看?”

苏烈看着嫣然一笑的张宁,微微愣了愣神,原生态的大美女可是不多见,尤其还是一个美萝莉,忍不住口花花了起来。

“呸!登徒子。”张宁眼中闪过一丝窃喜,脸色却是一沉,张开小嘴训斥道。

“好小子,嘴挺花的,连小姐都敢调戏?”管亥双眼一瞪,怒目而视。

“管叔你这话就不对了,我怎么是嘴花呢?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难道你不觉得小姐长的好看吗?”苏烈辩解道。

“这……”管亥一时哑口,被苏烈一句话给堵住了嘴。

“油嘴滑舌。”

张宁白了一眼苏烈,手指向一处府邸:“前面就到了,一会儿你见到家父,记得别乱说话啊。”

“张小姐这是在关心我吗?”苏烈突然凑到张宁的身旁,一脸坏笑道。

张宁也没想到苏烈会突然靠到自己的耳旁,感受着耳旁的热风,俩边脸颊升起一丝绯红:“谁,谁关心你了,我只是不想你惹大人生气。”

“宁妹,你回来了。”一群人行至院门,只见一个白净的汉子一脸欢喜的迎了上来。

“唐周。”

看见来人,张宁的眼底闪过一丝不快:“不要喊的那么亲热,我们没那么熟,你可以称呼我张宁,或者叫我张小姐。”

“呵呵。”唐周低着头,眼中闪过一丝不快,随后抬起头来:“管叔,这位兄弟是何人?”

“这位是天师要找的人。”管亥撇了撇嘴,随口回了一句。

“哦?这位就是天师要找的人吗?看上去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嘛。”唐周深深的打量了一眼苏烈,眼中闪过一丝戏谑之色。

“呃?”苏烈眉头一挑,这个唐周似乎对他不是很友善,是因为张宁的缘故吗?

“哼!你肉眼凡胎,如何能看的出来?”

张宁冷哼一声,朝着苏烈说道:“苏烈,走,随我去见天师。”

唐周也不气恼,一脸微笑的看着离去的张宁几人,直到几人的身影消失不见,这才沉下脸来。

“张宁啊张宁,要不是为了太平要术,你以为我会看上你?哼!迟早有一天……”

眼底闪过一丝狠色,唐周这才转身离开。

“喂,你在想什么呢?跟你说话也不理?”张宁说了几句不见苏烈回话,不由的加重了声音。

“阿,啊?我刚刚在想事情呢。”

苏烈一脸茫然道,从见到唐周的那一刻起,他就觉得这个名字很耳熟,一路上光在想这唐周是什么人,没有注意到张宁的话。

直到刚才想起来,唐周不就是历史上那个告密的叛徒吗?因为他导致了黄巾起义提早一个月爆发。

张宁见苏烈的模样,还以为他是紧张的,出声安慰道:“你也不要紧张,天师胸怀天下,关爱众生,是不会伤害你的。”

“恩。”

苏烈看了一眼张宁,也没有多做解释。

虽然张宁并不喜欢唐周,但怎么也比他这个外人强,他若说唐周是叛徒,肯定没人相信,说不定还会被唐周反咬一口,他不傻,可不会做这种赔本买卖。

“你在这里等着,我这就去请天师。”张宁丢下一句话,自去找张角了。

等了一会儿,始终不见有人来,四下又无人接待,苏烈开始打量起了四周。

古香古色的房间,左右两边摆放几个小矮桌,在配上柔软的垫子,这就是古人的生活方式了吧?

“只可惜没有凳子,桌子也矮了些。”

扫了一眼四周,苏烈并没有发现什么奢侈的东西,不由得有一些失望。

“是不是有些失望?”一道爽朗的声音自身后响了起来。

“恩。”苏烈本能的迎合了一句,马上反应过来,转身望了过去。

只见来着不过中年模样,却是满头的白发,俩眼深深的往里面凹了进去,给人一种病态之感。

面色却是白里透红,周身散发着若有若无的威严,又带有一丝出尘之气,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感。

“你是谁?”

苏烈看着眼前男子皱起了眉头,脑海中开始搜索起来,可无论他怎么想都没有与之匹配的信息,这人莫非是张角的师傅?

“我是谁不重要,你是否搞清楚了你是谁?”中年男子笑着摇了摇头,双眼突然变得犀利起来,如同捕猎的雄狮。

“我是……冀州巨鹿人,苏烈。”苏烈本来准备说XM的,话到嘴边却又吞了回来,现在的他需要去适应这个时代了。

“哈哈哈,不愧是身具有龙命的人,这谎话可是张嘴就来啊。”男子盯着苏烈看了许久,仰天大笑起来。

“什么意思?”苏烈听得一头雾水,这人不会是神经病吧?

“你是不是很疑惑为什么会来到这个世界?”男子继续问道。

“他是怎么知道?难不成他会读心术?”

这一刻,苏烈想了许多,有无数的问题堵在心头,却没有一个人可以诉说,那种感觉,真的很难受。

“我没有读心术,但是你的来历我却是知道一些。”男子似乎看穿了苏烈的心思,开口笑道。

“你知道?你真的知道?”苏烈眼中闪过一道喜色,但理智告诉他要镇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那你倒是说说,我是何来历?”

“你不是冀州人,更不是我大汉子民,你来自未来,我说的可对?”

男子语气笃定,似乎对苏烈的来历一清二楚。

“你怎么会知道?”

苏烈按耐住内心的激动,询问道。

这是苏烈的一大优点,每逢大事有静气,能够沉得住气,方才让他在短短两年内混出了一丝名头。

“因为……你是被我召唤来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