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掌舵山河

更新时间:2020-08-24 20:54:08

掌舵山河 已完结

掌舵山河

来源:落初 作者:燃絮问天 分类:武侠 主角:张小闲王 人气:

《掌舵山河》由网络作家燃絮问天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张小闲王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有人窥天机,得天启,有人阴险毒辣,剑照大江。到最后,又是谁人纵横无阻?谁能掌舵山河?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袭红袍胜火,眉间一点朱砂,背负古琴遥遥路,弑尽天下薄情子。

恶名杨遍天下的洛魔头,果然是个女子,而且看起来还是个绝美的女子。

端木长歌眯着眼睛上下打量这位坐在他右方的红衣女子,虽然颜面上傅了些粉,但看模样也确实不会超过四十岁。小小年纪所散发出来的冰冷气息,就足以让见证过魏国衰亡命运的端木长歌不寒而栗,至少坐在他对面一直忿忿不平的负刀汉子此刻也丝毫不敢轻举妄动。

以端木长歌的阅历不难猜出,这个女子不仅武功极高,而且手上背负的人命也绝不比久经战场的将军少。看到红衣女子背上所负的的琴囊,也让端木长歌对其出身有了一种猜测。

老者习惯性的在他的山羊胡须上摩挲不断,目光一转看向史云修,笑盈盈道:“老朽倒是好奇,史先生究竟是用了何种手段才请得风华绝代的洛小姐相助?”

史云修微微摇了摇头,说道:“因为往年一点小事结下善缘罢了,洛姑娘原本可以完全不用放在心上的。”

“如果没有当年史先生相救,也断无今日洛尘雪。”红衣女子虽然说着感谢的话语,但语气之中却颇有几分自嘲的意味。端木长歌一听便知,这两人之中一定有个不大不小的故事。老者一手捏着胡须,目光在两人之间流转不断。

“哈哈。”史云修爽朗一笑,道:“当年如果洛姑娘一心想走,想来也不会遇到什么危险;如果他当年真想杀你,史某便是有心也救不得。说起来,还是多亏了洛姑娘,他与史某之间至今还能留下一分微薄的情分。”

洛尘雪没再接这个话题,目光在客栈内一扫而过,除开史云修三人,也就只剩下低头记录着什么的老掌柜。红袍女子凤眼一转,冷然道:“我们现在去眉城?”

史云修抬眼一看门外,除开小雪纷飞再无动静。这雪从清晨时开始飘下,虽说不大,现在午时已过,路边浅草也都被茫茫白雪盖住。

千里一际,雪天难分。

史云修略微忖度一番,轻声道:“也好,雪再厚些就不好走了,天黑之前怕到不了眉城。”他说着正看到洛尘雪轻解负在背上的琴囊,又瞥了一晚处变不惊的老掌柜,便知这魔女杀心已起,断不会留见过她容貌的旁人。笑道,“华清各地的凤九来仪客栈都与景和的军情处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洛姑娘这一指下去,只怕也会陷入其中啊!”

一直没什么动静的负刀汉子薛刚闻言一愣,望着老掌柜惊疑道:“那这个老东西不就是景和的碟子?我们在这里聚会干什么?”

薛刚说着右手在肩上一探,就要抽刀行凶。洛尘雪却却比他快上一步,一声清呵:“死且不怕,又有何惧?”说着身形一转立在长凳后面,右脚踢在凳子左侧,让长凳竖立,右手握住连着琴囊的棉绳身子左偏,琴囊在空中打了个旋落在洛尘雪左手上。琴囊解开,一张仅有半尺宽的古琴从琴囊口滑出一半,落在竖起的长凳上方。

洛尘雪左手隔着琴囊按弦,右手就要玉指落下,忽听客栈之外马啼声响,接着一道强硬的声音传来:“眉城脚下也敢行凶,几位可知我景和王法?”

没有丝毫犹豫,洛尘雪身子一转,琴弦颤动,众人只能见到一道若有若无的青线,透过客栈的木窗,在客栈之外响起金属交鸣的铿锵声。薛刚握刀严阵以待,洛尘雪一击奇袭未果,在了解对方的情况之前也没再轻举妄动。

只有史云修默默一笑。

景和能够一统华清,成为一千多年五国纷争的最后胜者,并不是没有原因的,除开武王敢想敢做之外,更离不开祖上六代打下来的基础。

一百多年的时候,景和还只是分踞华清之地的五国之一,虽说独霸西北一方,有险要地势之便,但综合实力在五国之中却是下流。

若野心不显不露,实力不强的景和自然可以安居一隅无碍,獠牙一出,必是群狼噬身之结局。显然,当时景和的王也是明白这个道理的,也就是那个时候,华清之地出现了后来随处可见的一块招牌——凤九来仪。

这个遍布整个华清之地的招牌,除了能够收集各路情报之外,还能在战时为景和提供雄厚的经济来源。

十四年前,也就是晋国被灭国五年之后,武王派遣公子华千骑奇袭鱼乐谷,最终景和五万大军与魏国十二万大军兵会沧源平原,公子华率领的千骑犹如一把利刃直接从后方刺破了魏军防线。沧源一战,景和降魏卒八万,大开魏国国门,并直取魏国王城。

这场大战之后,景和还能与魏国顺利结盟,与深藏在魏国凤九来仪招牌下的碟子高效运作脱不开关系。后来公子华入魏为相,魏国在朝的官员几乎有一半都收受过景和的贿赂,魏国的官场也被轻而易举地分成了两个阵营。

虽然凤九来仪在景和一统华清的过程中发挥了不可磨灭的作用,但行事作风相当隐蔽,至今为止,知道凤九来仪与景和之间关系的除开军情处与景和王族之外,也不过寥寥数人。

就连如今收拢了四国残部,对于各国隐秘都略知一二的史云修都只是先猜测,后验证。

在三年之前,史云修刚开始计划收拢四国残部的时候,心中就一直存有疑虑:自己究竟可以算到哪一步?而景和武王又算到哪一步了?他史云修将来所做的对于已经成为华清之主的武王来说,究竟有没有威胁?或者仅仅是为他人而做的嫁衣?

这个疑虑一直存在了很久,直到景和一统华清十年之后的冬天,也是武王的冬天,都一直存在。

武王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多少人闻得这个消息振奋时,史云修相信当事者武王心中应该是有一点急切的,而公子华出现在这间客栈也就是武王心急的证明,这个证明足以让他心中存放了多年的疑虑暂消。

在公子华踏入客栈的时候,随后而来的三百兵甲将客栈四面八方团团围住,就连史云修的神色也变得沉重起来,他这次去眉城的目的相信武王应是心知肚明,如果武王认为史云修此去对景和江山的威胁足够大,势必会做出反应。

但没想到,来的竟然是公子华!

曾经在魏国为相三年,经历暗杀二百七十余次都安然无恙的公子华,在江湖组织“杀手刺客团”的报价表中,公子华的人头价值八百斤黄金!而前江湖盟主温天竹的人头,在当时的报价,也才六百五十斤黄金。

端木长歌见到本应是使魏国灭亡的罪魁祸首的公子华竟笑出了声,直言不讳道:“原来是相国驾到啊!”

公子华目光如炬打量了一眼这位满脸砌笑的老者,仅从那一脸从不间断的笑容,公子华都不难猜出此人身份,淡淡道:“没想到老太傅还记得我!”

“自是不能忘!”端木长歌捏着胡须回想当年,感叹道,“若非当年相国做主放了魏国降卒八万,那我魏国之中不知道要增添多少孤儿寡母呢!”

“是嘛?”公子华闻言冷笑,当年景和会释放沧源平原俘虏的八万魏卒,将鱼乐要道归还给魏国,都不过是为了顺利与魏国结盟罢了。这老头子若是真心感谢,在十多年前他还在魏为相时就该有所表态了。

然而事实上在魏国朝堂上凡是能说得上话的,要么强烈反对,要么大力支持。稍微有些摇摆不定心思的,基本上都会屈服在重金之下。

但身为当朝太傅的端木长歌却是个例外:他既不明确支持,也不表示反对,一双眼睛笑眯眯地看着所有人,见证着一切。

公子华正在想这一出好戏该如何进行,才能让史云修毫不生疑。但客栈二楼传来的脚步声让他为之一愣,心中也变得警惕起来。

以他的实力,早在到来之时就轻而易举地感知到了二楼上还有两个人,而且其中一个还只是个孩子。当时公子华只是当做普通客人没有在意,而在此剑拔弩张的氛围之下,听二楼的那两位普通客人的脚步声竟然是要走下楼来!

“凡无理取闹者,必有所恃”,这是他十二岁那年,在排云阁上见到小他四岁的弟弟露出王者之姿时,就已经深刻明白的道理。

下楼的男子似乎还没睡醒,一边打着呵欠抱怨道:“天亮了才到这破地儿,也不让老子安静睡会儿,一直吵个不停。”

接着又有个稚气的声音响起:“爹你定力太差了,看我还是睡得挺好的!”

两人下了一段楼梯,转了个折,公子华才看到庐山真面目。十来岁的小童走在前面,眼神灵动,在公子华看向他的时候,这娃娃的目光已经将客栈内外的众人一扫而过,小脸上笑容可掬,毫不畏惧。在他身后的中年男子则恰好相反,一双眸子恰如死水般毫无波澜,麻木但并不浑浊,所有人都看着他,而他却望都懒得回望一眼,只喃喃说了句:“这么多人,都特地来吵老子吗?”

孤傲致此,并非所有人都能忍,至少在之前就憋了一肚子不爽的薛刚就不能忍。争不过端木老儿,比不过洛魔头,好不容易有了个出气筒又怎么会轻易放过?大喝一声:“你算老几?”

九环长刀奋力一扫,刀风烈烈,首当其冲一把的长凳带着一阵烈风向着中年男子砸去。薛刚又一脚踏出,脚下爆出一声巨响,地面略微塌陷,可见是用了全力。薛刚长啸一声跃起丈许,九环大刀紧随长凳之后,如蛟龙出海,气势十足,向着中年男子当头砍去。

史云修看到小晚时,眼睛一眯。当初在道州刘玄说有缘自会见到小晚的父亲,没想到这么快就真的见到了,看来真是缘分不浅。史云修也很好奇,这位刘玄倍加推崇的中年男子究竟有几斤几两,因此薛刚出手时并没有丝毫要阻拦的意思。

长凳被张小闲神指一震,立刻倒飞回去,被薛刚长刀一分为二。刀破长凳气势不减,薛刚眼看张小闲身无长物又不闪不避,就要血溅当场,狞笑一声又戛然而止。

他这一刀少说有六百斤力道,自信足以开山裂石,却被张小闲二指悄然截住,而身为当事者的张小闲并不为所动。仔细看去,九环大刀与张小闲的二指之间始终有一道发丝宽的缝隙,如同是无形而坚韧的隔膜,任薛刚如何尽力也无法进展分毫!

“重力不重气,再练三十年或许可以伤到老子一根头发。”张小闲蔑笑一声,闪电一脚印在薛刚心口。薛刚躲避不急,聚气护住胸口心脉,身体微侧,试图减轻这一脚的力道。

不过,只是徒劳。

薛刚胸口衣裳节节破碎,整个人倒坠出去,生死不知。

而张小闲却陷入了思考:如果薛刚再练三十年,而他也势必会度过三十年,以他张小闲的绝顶天赋,两人的差距怎么想都只会是越来越大。

被伤到头发是不可能了,大约这辈子都不可能被伤到头发了。

张小闲暗叹一声,如此一来,他岂不就是信口开河了吗?所以在张小闲走下楼梯时,也只能偏着头看着倒地不起的薛刚如实说道:“不好意思,老子天下第一。”

天下第一!

自号天下第一的人,偌大的华清之地,每天都会出现,然而能得到江湖甚至于整个华清之地公认的,千百年来都寥寥无几。

十多年前,毒鬼龙神功盖世,飞针绝尘,算是公认的天下第一;大约在三百年前,乐府弦首牧少尘违背乐府祖训,以乐入道,再以道入剑,横行一时,也可算作天下第一。再往前看,便就只有广成剑首乐逍遥可担此称号。

在张小闲牵着小晚的手快要走出客栈正门时,同在门口的公子华突然转头对张小闲说道:“敢问,高姓大名?”

张小闲脚步毫不停留,口中缓缓道:

“英雄见我恨气短,美人照我愧无颜。

日为青山月为水,老子姓张名小闲。”

“爹,看你吹牛真过瘾!”门外稚气的童声适时响起,把张某人好不容易营造的气氛通通搅毁。

“公子?”不远处的副将小声问道,看到公子华微微摇了摇头之后,任由二人离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