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归云战纪

更新时间:2020-09-15 01:23:09

归云战纪 连载中

归云战纪

来源:落初 作者:乌伤小生 分类:武侠 主角:安平归儿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乌伤小生原创的武侠小说《归云战纪》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安平归儿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盛世华章中七国摒弃无谓战争而选择以竞技比武的战纪方式来彰显国力,异人应时而生,其使命便是代表本国参加七国战纪,拼出最优秀的战绩来攫取荣耀。小郡少年傅时归和云澜皇族云青尘共同选择成为异人,战纪之路本不平坦,越是高处越发凶险,步步杀机、重重诡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阎楚,云青尘终于知道当初在比试的时候推到自己的那个人名叫阎楚,根据小忠子的可靠消息:这个阎楚是云澜仅次于皇族之外五大家族之一的阎家的幼子,国都百姓送外号“少阎罗”。

“还真是人如其名!”云青尘想着当日在牵机府外看战绩榜的时候,阎楚仅次于自己位列第三,积三分。阎楚个子要高出云青尘一头,看着榜单很是不服气,低头瞅了瞅云青尘,轻蔑的说道:“皇族出身又如何?异人是靠实力说话的!就算是按照身份,我们阎家并不输你们云家!”

若不是多年在宫廷的摸爬滚打养成的忍耐的心性,云青尘早就一拳头招呼过去了,岂容他这么嚣张跋扈!握紧的拳头重新又松开,云青尘只想保持低调,他不想惹事,一旦出事他的身份反而成为负担。云青尘装作完全没有听见,转身撞开阎楚,朝那榜上第一的人走去。

“你可是元访?”

身量同云青尘差不多的一名少年将视线从榜单上收回,看着云青尘道:“如何看出来?”

“因为你一直盯着榜首在看”云青尘觉得此人还真的有些貌不惊人,长相甚为普通,瘦瘦的身板,唯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气质让其隐隐出众。“大多数人在看完榜单之后便离开了,唯有你一直站在榜单面前不曾移动,若不是你就是元访,那就是......”

“是什么?”

“你若不是榜首的元访,此刻便不会如何问我。”

“云澜皇子果然聪明!”

“我还猜你既然姓元,只怕是我云澜的五大家族之一的元家吧?”

“世上元姓之人何其多?如何就非要是五大家族之一?皇子殿下还是眼界太高了,不妨放低一些看一眼云云百姓。”

阎楚在旁冷眼了一会儿,这会子开始插嘴了“皇子殿下的眼界如何能放低到贱民身上!元氏作为五大家族之一,据我所知可没有叫做元访的,皇子殿下可是走眼了!”

“那正好!”云青尘实在不想搭理这个“少阎罗”,他眉开眼笑的拉着元访一边朝前走一边说道:“若是元家的后人我可不想搭理,你不是元家了,我正好想要结交!”

“如何?”元访颇感意外,“皇子殿下倒是有趣。”

“日后有趣的事儿还多着呢!”云青尘拖着元访越走越远,就想远远的甩开阎楚。

自从初次比试放榜之后,元访、云青尘、阎楚便成了牵机府内的名人,他们三人位列三甲,是当前积分最高的异人苗子。不少的少年都以这三人为目标,争取在第二场的比试中获得更多的积分以保证自己在牵机府的位置。

初次比试之后,各道再次分开训练,云青尘也没有怎么再遇到那两人,顶多在膳房内阎楚来找过茬儿,云青尘没有搭理;同样的,对于他的主动攀谈,元访的回应也不甚热情,于是乎,到了最后还是将全部精力投入到训练之中,毕竟战绩才是实打实的。

“第一比试的表现尚算可观。”岳无垢肯定了云青尘,接着提出了新的训练目标,“接下去的三月你需要学习平衡力、打击力,第二场的比试会更有难度。不要为琐事分心!”

云青尘总感觉掌师最后一句提醒是有所指,可细细想来入牵机府四个月了,自己的父皇也只有在第一日来看过,接下去的每月都会派人来问候一次、送些吃穿用度,此外从未过问过自己的战绩。对于第一场的比试战绩,云青尘无人可以诉说,只能在夜晚仰头望着星空说给母亲听。

“国与国之间的战纪每年都会举行,四国以上的战纪必须得到宗主国的同意方可举行且宗主国必须参加,至于七国战纪那更是四年才会举办一次的盛会,所有的异人都在等着、盼着这一天。”岳无垢对身后的云青尘说道,“届时,每一国都会派出最为精英的异人队伍参加,每一届的主题各不相同,竞技的轮数和内容也是各异,但是单人之间的对抗和团队之间的互相争夺是一定少不了的。因此,个人的战斗力必须要得到最大限度的提升!”

岳无垢说得在理,可云青尘的注意力被他俩身处的环境所吸引了。这是一座兵器堂:宽敞明亮的大堂内用竹篾铺就了地面,足有两人高度的风窗微微敞着。四四方方的兵器堂内绕着大堂的四周摆放着各式的兵刃,有常见的刀枪棍棒、剑槊鞭锤,还有一些形制怪异的是云青尘从未见过的。最为怪异的是一座同风窗一般高的灯座,说是灯座因为它的基座稍宽,牢牢的把持住地面,随着高度的上升,身材越发的纤细,待到顶端的时候只剩一柄常规的剑的粗细了。直立起来的部分正中有一个空缺,里面垂挂着一只藤球;在藤球之上则按照相同距离有一段隔板,隔板的两边分别标准了数字,越往高处数字越大。

岳无垢走到这个怪异的灯座面前,朝着云青尘招了招手道:“这是你今日要尝试的打击力测试。这个东西我们管他叫计力盘,就是用来标记你们打击力的算盘,至于如何使用,你看看我就知道了。”

岳无垢对着基座的一处凹陷迅速出手,轰然一拳撞击在了那处凹陷,云青尘之间原本停悬在空中的藤球迅速弹起,以目力所不及的速度向上冲击,直到力量耗尽方才重新掉回到原来位置。藤球这一上升,直接撞裂了不少隔板,它的最高处标记的数字为二百八。

“数字越大就证明你出拳的力道越大,别光看了,你来试试!”

云青尘学着岳无垢的样子扎好马步,握紧拳头并高高举起,凝神聚力一会儿之后大吼一声,同样一拳撞进了凹槽。与此同时,云青尘的眼睛立刻盯着藤球看,心中希望藤球跳的更高一些,最终藤球在撞裂新放置好的一根隔板之后便不再向上,云青尘看见那个数字是八十。

“这是最为基础的冲击力训练,为的就是在面对对手的时候你能在最短时间内解决掉他们为自己争取到机会。”岳无垢没打算安慰,但是觉得有必要解释,“接下去的时间你需要日日前来训练,不过不是抓着这计力盘来练习,而是对着它们练习。”

那是一排人形桩,但全部只有密密匝匝缠着滕索的上半身,下半身则是一段木桩插入地面之中。人形桩按照身量从矮到高逐个排列,越是低矮的越纤薄,越是高壮的越厚实。

“对着它们,你可以使出一切力量去打击,直到将其打到为止,才能选择下一个目标。我给你一月的时间,一月之后我会来测试成果。”

岳无垢说完便离开了兵器堂,随着他推门的动作,堂内的光线出现了短暂的明暗变化,就在那么一瞬间,云青尘仿若看见了母亲,她依旧是那般慈爱但今日多了一些严谨,云青尘从她的眼神中读出那是鼓励。

“母亲,儿子不会让您失望的!”随着岳无垢的离开,云青尘在心底呐喊了一声。

接下去的日子,兵器堂日日都会传出拳头击打物体的声音,从朝阳初升到日薄西山,这阵阵打击声就几乎没有停止过。云青尘将双拳用绷带缠绕却抵挡不过高密度的练习,手指被练的皮开肉绽,鲜血染红了绷带。

摆放在面前的第一座人形桩身上的滕索已经破败不堪,整个桩也已然摇摇欲坠,云青尘咬牙忍住双手涌上来的疼痛,挥出最后一记拳头。咔嚓!人形桩的基座断裂开来,整个桩体终于无可挽回的后仰倒下,扑通的腾起阵阵灰尘在光与影的交错中漫天起舞。双臂垂立在身侧,浸润绷带的鲜血再也挂不住下坠的趋势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地面之上。

七天!云青尘用了七天将第一座人形桩打倒,不知道这成绩如何,但是云青尘真的是累坏了,他颓然坐下,有这么一瞬间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可身体就算再疲惫,耳力却丝毫没有停下工作,有一阵脚步声传入,云青尘回头朝着兵器堂的入口看去,等着、等着,大门被推开了,来人是岳无垢,云青尘轻舒一口气,松开了紧绷的神经。

“七日你就打倒了第一座人形桩的成绩放眼牵机府也算是翘楚了,可是你付出的代价岂不是太大了?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可不是什么值得采取的战略。”

“徒儿并没有想这么多,只想争取时间用最短的时间来完成训练任务。”云青尘看了看双手,“徒儿毕竟年轻,稍稍休息几日便可重新训练的。”

“争一时之短长而缺乏长期的计划,这可不是你该有的品性!在你们第一日进入牵机府的时候我就说过,战纪不仅仅是单人作战,很多时候是团队的战场,遑论队长,即便是队员也不可只顾自己表现而全然不顾团队。”

“徒儿.......并没有如此的想法,只是......只是想要多训练一些而已!”

“你说的没错,你有怎样的想法我看不出,别人也一样看不出,可你的行动表现给我的印象便是自私!只想着彪炳自己的战绩,不曾考虑过团队,如此心性怎能成为一名合格的异人?”

岳无垢话音并不重,可在云青尘听来不外乎是晴天霹雳,他慌忙跪倒请罪:“徒儿知错了,掌师千万不要赶徒儿出牵机府!”他人的肯定和表扬自然是云青尘想要的,可是此刻他必须要保住自己在牵机府的位置,即便他是皇子,也是因为他是皇子,他更不能就此离开。

“这是第一次警告,我不会再给你第二次机会,记住了!”

“是,徒儿谨记!”

“我这一生见过不少的优秀异人,他们或是天赋异禀、或是极为刻苦、亦或者是两者皆有,可他们中没有一人是在短时间内成功的,没有过程的积淀又何来满意的结果?少年心性难免急于求成,可你要知道你入牵机府堪堪四月有余,即便是连参加战纪的年纪都没有够到,修习之路没有捷径。成为异人的路长且难,有时候走慢一点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徒儿知道了!”

岳无垢轻轻摇摇头道:“今日便回去休息,两日后再来,我会教你新的内容。”

待云青尘在两日后再次踏入兵器堂的时候,手中的绷带依旧没有解开,心中早已按捺不住想要知道掌师所谓的要教给自己的新的技能究竟是什么。期待必须放在心中,面上依旧保持平静和谦逊,尤其是在岳无垢的面前。

“掌师!”

“来站到中间”岳无垢递给云青尘一条黑色绸带,“缠在眼睛上。”

云青尘接过有些不解的看着岳无垢,后者说道:“你的听力不是挺不错的么,既然有这样的天赋,那么我们就来好好强化一番。”

喜怒不形于色!尽管云青尘反复告诫自己,可这一刻他的脸上的惊讶还是表现的淋漓尽致。如何?掌师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天赋的?听力好即便是自己也不过一个月前才无意间发现的,自己不曾和任何人说起!

“不必如此惊讶,我也是猜测的”岳无垢拍拍云青尘肩膀,“两日前我来兵器堂找你,在堂外听见你的训练声音,本不想打扰你,因而采用无声步靠近。就在我推门的时候你看着门外的眼神告诉你已然发现有人靠近了。”

岳无垢提起气再次走出无声步,身量高大壮硕的人迈开步子在堂内行走,走的悄然无声,即便是地面上都不曾留下一丝一毫的印记,唯一证明有人活动过的证据就是空中漂浮的尘埃在翻转着。若不是亲眼所见,云青尘是万难相信还有这种步伐。

“这是无声步,算是我们云澜异人的一项特别技能,但并不是每一名异人都能掌握。若不是前日我发现你听力有异今日也不会展示给你,毕竟无声步还不是你们这些苗子能够掌握的。今日的训练内容便是将你的天赋好好开发出来,将黑绸带蒙住双眼。”岳无垢将一袋子石子交到云青尘手上,“我会在堂内来回走动,你依靠自己的听力判断我的位置,一旦判断了便投出石子,明白了么?”

云青尘点点头顺手蒙上双眼,当世界变得黑暗,唯一能够凭借的便是听力了;同时随着失去视力,整个世界变得安静了,周遭的一切声响开始更为清晰的传入耳朵之中。有动静!有人在自己周边或近或远的变换着位置,云青尘知道这是岳无垢,可是他的移动速度太快了,前一刻还在左边,后一刻便在身后造成了响动。云青车握着石子迟迟不敢出手,他虽然听见了,可辨别不出具体的身位。

岳无垢见云青尘迟迟不出手,他反而加快了脚下步伐,身位更换的更为频繁了,这样一来云青尘只感觉身边一直有响动,仿佛堂内不仅是只有岳无垢一人,而是有很多的人在身边走来走去。云青尘脑子乱糟糟的一团,天赋的听力反而造成了自己判断无力。

“出手啊!”岳无垢吼了一声,立刻一颗石子朝着他曾经站立的地方飞过来。有了第一次之后,云青尘有些发狂,他已然分辨不出任何身位了,与其这么纠缠下去不如速战速决,于是乎,石子开始在堂内横飞,没过多久就被云青尘扔完了。

“掌师?”云青尘拆下绸布,看了看周边散乱着的石子,双目通红的看着岳无垢。

“没有打中我一次”岳无垢简单的公布了成绩,“有天赋,但需好好训练,今后我会针对你的听力加强你在这方面的训练。”

“是!”云青尘将绸布捏在掌心中,抬头看着因为逆光而看不清面容的岳无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