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狂刀烈马

更新时间:2021-04-30 13:15:30

狂刀烈马 已完结

狂刀烈马

来源:落初 作者:永志 分类:武侠 主角:兰青平大武 人气:

主角是兰青平大武的小说《狂刀烈马》此文是永志原创的武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作者建议新来的读者和喜欢热血江湖的读者,从第三卷开始看,第三卷才是故事主线更加精彩,第一卷和第二卷主要是伏笔。本书是一本传统武侠小说!狂,非我本性;刀,亦非我宿命;狂刀,乃我称号而已;烈,非我本姓;马,亦非我本名;烈马,乃我代号而已;千难万险江湖之路,刀山火海武林之道,纵然粉身碎骨,亦无怨无悔!吾名:千无悔!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古老的谚语一直是江湖大河中永恒不变的真理。

兰青平最终的屈服,让冷风寒喜出望外,他急切的趋身向前去贴近兰青平侧耳倾听。

“快说,快说。”

趁冷风寒放松警惕附耳靠近时,兰青平忽然从左袖中抽出匕首猛然刺向冷风寒胸口。由于距离很近,再则冷风寒疏忽大意,匕首直接刺入了他的胸口。

只可惜匕首刚刚刺入皮肉一寸,冷风寒反应极快,顺势左手一掌把兰青平击出丈外,他惊险的躲过这致命一击。

匕首只是刺破了冷风寒胸口皮肉,并未伤及要害。兰青平偷袭失败,这下可彻底激怒了冷风寒,他发狂般冲过去,一剑将兰青平的左掌刺穿。他狂怒般的吼道:“说,还不说?”

“绝不,杀了我吧!哈、哈、哈……”冷风寒的胁迫不仅没有吓住兰青平,反而激起他无畏的大笑。

兰青平死意已决,现在的死亡恐惧变成了无畏动力,他嘲笑冷风寒的愚蠢,他休想得到心法口诀。兰青平视死如归的态度更加激怒了冷风寒,他反手再一剑,割掉兰青平的左耳。

“啊!”兰青平咬着牙忍受剧痛,他一个字也不会说,即便鲜血从伤口喷涌而出,将他整个脸庞染红。

“说,快说?不然我杀了你!”冷风寒手持宝剑对准兰青平的眉心,丧心病狂的大吼。

“杀了我呀,杀了我。哈、哈、哈……”此时的兰青平已无畏死亡只求速死。他躺在地上满脸鲜血,可他依然狂笑,坦然面对最后的时刻。

冷风寒将宝剑顶在兰一平眉心,剑尖刺破他眉心的皮肤,鲜血顺着剑尖一滴滴流淌,兰青平闭上双眼等待最后时刻,只要再用一点点力量剑尖就会刺穿眉心。

‘我要死了?一切就要结束,来吧,结束我肉体的痛苦。’兰青平等待着死亡的到来,但死亡没有来,剑尖并没有刺穿眉心。他睁开双眼,看见冷风寒收回宝剑,并没有刺死自己。

冷风寒在最后一刻改变了主意,他不想兰青平就这么死去,带走他梦寐以求得内功心法,他一定要得到内功心法,哪怕不择手段泯灭自己的人性。

“嘿嘿,想死个痛快?我偏不让你如愿。我还想看看这世间是否真有‘兄弟情深’?”

冷风寒转身走向躺在地上的大武,大武依旧瘫倒在地。大武全身麻痹动弹不得,他看不见刚才发生了什么。因为,他穴道被点后瘫倒在地是头朝下。所以,只能听见兰青平与冷风寒的对话,却看不见兰青平如何被折磨。

知道与不知道对大武而言已没有分别,他又能做些什么呢?他自己连呼喊的力气也没有,现在的他不过是砧板上的一块肉,怎么切全看刀的心情。

冷风寒走近大武身边,用长剑划破他的衣服,再用剑锋顶住大武敞开的胸膛,然后转过头来望着对兰青平说:“你可睁大眼睛,给我看仔细瞧着,我要一剑一剑划开他的皮肉,但不伤及他的性命,直到你说出心法口诀才会停。呵、呵、呵!你可看好喽,别眨眼,好戏就要开场了。”

剑锋慢慢划过大武的胸口,鲜血从伤口喷出,大武强忍锥心之痛,用最后的力气呼唤:“镖头,别管我,我不怕死。鸟人,杀了我吧!”

“不,放了大武,冲我来吧!来杀我,来杀我吧!”兰青平绝望的呼喊声只是徒劳。

冷风寒一剑又一剑的割在大武身上,却疼在兰青平心窝。他不畏惧死亡,却惧怕眼睁睁看着自家兄弟被活活折磨死,而自己却无能为力。自责与悔恨,为时已晚。

冷风寒意犹未尽,他很享受兰青平痛苦的呼喊。

“你还真能忍,割了几剑你也不求饶,可真是个不怕死的狗奴才!”冷风寒转头望着兰青平绝望的表情,用轻蔑嘲笑的口吻说:“听说,被凌迟处死的人,割一千刀也不会死,不知道你这位小兄弟,可以割多少剑呢?现在我们玩个游戏,数数他能挨多少剑?你可要听仔细喽?哈、哈、哈……”

“开始数喽,一剑。”冷风寒依然大笑着。

“不,放过他吧?”兰青平痛苦的哀求已到极点。

“两剑。”

“不,你杀了我吧!”兰青平精神即将崩溃。

“三剑。”

“天啦,让我死吧。”兰青平精神开始崩溃,祈求苍天让他速死。

“四剑。”

“放开他,我说,我说。”兰青平的精神彻底崩溃,他已不能再忍受,他愿意放弃尊严换取大武的性命。

“哈、哈、哈、…….”山谷中回荡着冷风寒得意的大笑声。

“快说,不然,就继续我们的游戏?”冷风寒把剑锋抵在大武身上胁迫道。

“先解开大武穴道,放他走?”

“不,先说出口诀,再放人?”

“说完口诀,你再杀我们,我可没那么傻?”

“我对天发誓,如若不守诺言,定死于千刀之下。”冷风寒手指苍天大声发誓。

“不,我还是不信你,剑在你手,到时还不是你说了算?”兰青平用仅存的理智,来争取最后的机会。

面对兰青平的坚决,冷风寒沉默片刻,妥协道:“好吧,我们各退一步,你先说出半部口诀,如果口诀是真的,我便解开他穴道,再说一半我便让你们俩骑马离开。你看如何?”

兰青平低头沉思:‘不说就被折磨死,说了他也不会放过我们,那我就给他假的心法口诀骗他。不行,他是高手,给假的心法口诀,他一试便知。那给他真的,决然不行,那样就违背师门规矩,入门时发过毒誓武功绝不外传。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有了,给他真口诀,只是将前后顺序颠倒,每隔几句便将前面的口诀放在后边,后边的口诀放到前边,那样他也试不出真假来。好,就这么干。’兰青平思量前后终于拿定主意。

冷风寒十分急切的再次追问:“同意吗?快说?你没选择?”

“好,我说。我先说一半,你可要听好了?”

“快,快,快说。”

兰青平没有办法只得交出心法口诀,但他依然熟练的运用着他的小聪明。他开口背诵‘飞鹰心法’口诀:“天地开合,阴阳两立,气运丹田,游龙贯日,……。”

*************************

一刻钟后,兰青平突然停口,说:“好了,半部口诀已念完,快解开大武穴道。”

冷风寒一字一句认真听完他背诵的口诀,他本就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只听一遍就已将心法口诀刻进了脑子,无需再听第二遍。不过他心中还是有些怀疑,‘会有这等容易,不知心法口诀是真是假?不如先试试再说。’

“好,我先试试口诀,看真是假?”

冷风寒先用开头几句口诀练气,果然有一股真气在体内涌动。‘嗯,是真的’,他再挑后面几句口诀修炼,效果也是一样,果然是真口诀。冷风寒大喜过望,终于得到梦寐以求的上乘‘内功心法’,假以时日武功必定大进。

“好,口诀是真的,我也信守承诺。”冷风寒随即解开大武穴道,说道:“你可以走了。”

“大武,快走,快逃命去吧,别管我。”兰青平急切的希望大武逃命。

大武穴道被解开后,不顾自身流血的伤口,而是从地上爬起来走到兰青平身边。然后撕开自己衣服,给兰青平包扎伤口。他一边给兰青平包扎伤口,一边留着泪水伤心的述说:

“镖头,您从未嫌弃我地位卑微,一直把我和小武当作兄弟看待,为了我免受折磨,居然违背师门誓约。我只是您的一个侍从,飞鹰镖局里一个不起眼的小弟子,可您待我们以真心,把我和小武当亲兄弟看,我又怎会离您而去,苟且偷生呢?镖头,活,就一起活。死,就一起死。我绝不是贪生怕死之徒。”大武用坚定的眼神望着兰青平。

兰青平抓住大武的手,看着大武坚定的眼神,知道大武已拿定主意,自己无须再说什么。

“嗯,好兄弟,绝不分开,扶我起来。”大武搀扶着兰青平慢慢站起来。

“好个兄弟情义呀!你们俩倒是让我是相信世间还有所谓‘生死兄弟’。好啦!我已兑现诺言,该你兑现诺言,快说出下半部心法口诀,兰青平?”冷风寒急迫的追问下半部‘飞鹰心法’。

“好,别急,我立刻念给你听。”兰青平话未说完,便用毅然赴死的眼神望着大武,大武坚定的点头回应。两人彼此之间完全明白对方心里在想什么,此刻无需多余的语言来赘述。

两人相互搀扶着走到悬崖边缘的鹰嘴岩上,探头看看脚下的千丈深渊,他们知道这就是自己的葬身之地。

“你们要干嘛?别跳,给我下半部心法,我放你们走,别,别跳。”冷风寒得意的神情瞬间变为苍白惊恐,知道自己上了兰青平的当,他们要一起跳崖。眼看到手的心法又没了。

冷风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又上当了,他绝望的心情恨不得给他们跪下,自责和懊悔为何如此大意,现在出手为时已晚,他们的脚已经踏在悬崖边上。

“镖头,死在一起?”大武坚定的说。

“嗯,好兄弟,一起上路。”兰青平也坚定的回答。

大武搂住主兰青平的腰,一起纵身跳下‘千丈崖’。

“别跳,别……”。山谷中回荡着冷风寒绝望的呼喊声。

“他们死了也好,别耽误了教主的大事,回去复命吧?”一个身穿熊皮,后面跟着一大群饿狼的怪人,走到冷风寒身旁说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