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道藏丹经

更新时间:2020-09-13 23:26:57

道藏丹经 连载中

道藏丹经

来源:落初 作者:顾十 分类:仙侠 主角:伏羲楚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道藏丹经》是顾十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伏羲楚,书中主要讲述了:天地岁月,灾劫重重。  人间世从伏羲氏称王开始,到三皇五帝再历春秋战乱,世人无一刻不同时面临着由和平到战乱而来的深深恐惧。  妖魔趁势作乱,祸害天下。人间世一些有识之士,寻机而起,尝试种种方法,悟透天地奥妙。以自身作引,获得超人的能力,能人所不能。  他们隐姓埋名,避居深山,不为世人所知,却默默守护着三界五行,庇佑人世不为妖魔所侵。  随着时间的推移,加入进他们的人越来越多。他们组织成一个大的团体,自称道门。这些人一面悍不畏死地与妖魔战斗,一面却为了获得更加神秘的力量,以超脱生死束缚,寻求仙道之极。  在这些能力超群的人间,他们习惯称呼自己所处的这一层次存在为“修仙界”。  本书描写的就是发生在这样一群人中的故事,发生在被四界众生争相追逐的天外仙书遗落凡尘后,而爆发的一场延续数千年的道魔大战的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怎么回事?那两头妖孽的气息,为何会突然变得这么微弱。”

魏伯阳飘浮到丹阳城上空,感受着“九洲飞云咒”传回的讯息,心里大觉惊疑,暗道:“莫非它们这么快便逃到百里外去了?”再不多想,流星般直往东面连绵不断的山峦飞去。

天上的月亮更圆更亮了。

伴着时间的推移,月心处浮出一团拳头般大的血红晕色。

魏伯阳从高空落往下方一条渺无人烟的坡道上。

没有风和一切虫鸣鸟嘀声。这条埋首在夜色中的荒坡,隐隐透出股莫名诡异的宁静。

荒坡中部笔直矗立着一块透明的冰石,其内封镇着一头庞大无比的妖物。

妖物的上半身如同人类年轻男子模样,只额头直往上伸出尺余长的腥红色的弯角,头顶处有少许绳索一般的红色长发。下半shen却是水桶般粗细的蛇身,覆盖着密密麻麻呈五彩斑纹状的青色鳞甲。

它的眼瞳血红,尽管神色尽失,仍残留着濒死前的凶残。

“这就是那头与狐妖一道作乱的妖孽吗?”魏伯阳缓步靠近冰旁,端详着封镇在冰中的妖物,暗道,“看来确实晚了。不知会否是别派道友,抢先一步宰掉了它们。”

这一刻,夜风忽起。左侧杂草丛生的广阔荒地,亦陆续响起吵杂的虫鸣声。

“咚…咚…”

伴着夜风,四面隐隐有一阵古怪的响动声。声音只维持了片刻,周围再度安静下来,冰冷的夜风和吵杂的虫鸣声也辗转消失了,坡道上充斥着一股令人备感压抑的气息。

“咕隆…”

片刻后,周围本就显得凹凸不平的坡地,突然荡起一阵剧烈的颤动。

颤动使周围的泥石迅速朝外隆起,形成数十堆不停膨胀的土垒。

魏伯阳微觉讶异,情不自禁飘离地面,观望着周围骤起的异变。

剧烈的颤动,持续了约有半柱香时辰。直到周围的土垒都膨胀有丈许大小,终于缓缓停止下来。

这些由泥石堆彻的土垒,持续往外喷发着细薄如丝线般的黑气。黑气带着令人作呕的腐臭味儿,散往整条亢长的坡道。

“好重的尸气。”魏伯阳脸色微变,右手迅速探往背后,闪电般拔出紫玉灭魔剑。

“嘭!…”

隆出地面的土垒,齐齐发出剧烈震耳的爆破声。

刹时间,爆开的泥石四处溅落,由碎石沙粒合成的灰雾,转瞬漫过坡道上空。

“嗷!…”

数十头背生肉翅,全身赤红如火的妖物,从浓雾中露出身形,昂起生有一对尖角的巨首,瞪着铜铃般大的血色眼瞳,发出低沉骇人的嘶吼。

“这是什么妖物?”魏伯阳微觉奇怪,搜遍枯肠也猜不透这些身高近丈的妖物有何来历。

“它们都是长年埋身地底的火尸。你们道家推崇的奇书《神魔志》中,对此还没有任何的记载。”

四周飘响起一把悦耳的女子嗓音。声音忽快忽慢,忽近忽远,令人难以捕捉。

“如此说来,魏某倒确有些孤陋寡闻了。”魏伯阳心神微震,脸上却不露声色,哈哈一笑,道,“不过姑娘既知这些妖物的来历,想必也绝非常人,何不出来与魏某一见?”迅速使灵识散往四周,期望能探察出声音传出的位置。

“小道士,我劝你还是多想想自己的处境吧。”女子嗓音重新在四周响彻起来。

“魏某虽不知何时与姑娘结下仇怨。”魏伯阳冷冷一笑,收回散出体外的灵识,道:“姑娘以为就凭这些妖物,便能对付我吗?”

声音久久回荡在空旷的坡道上空,那把柔和悦耳的女子嗓音却再没有响起。

魏伯阳盯着四周张牙舞爪的妖物,默运师门《九转金轮大法》,将天地浩然之气吸入体内转化为“金轮丹气”,再使其缓缓融入紫玉灭魔剑内。

“嘶!”

紫玉灭魔剑受丹气激引,瞬间光芒爆涨,紫光冲出剑尖远达丈许。

“轰!…”

十数头火尸摇晃着脑袋,张开血盆大口,往上喷出十数道微泛着绿芒的火柱,交织成一张耀目的火网。

顷刻间,四周的空气连续发出“噼啪”声响,仿佛也给火焰引燃起来,处处泛动着红灿灿的亮光。

“好强烈的热息。”

魏伯阳心生警惕,抢在火网完全形成前,电闪般腾往高空。紫玉灭魔剑击出十数道紫色剑光,迎头斩向下方的妖物。

“嗷!…”

群尸受剑光斩中,非但全身毫无伤痕,反而更凶Xing大发,齐仰巨首连声厉吼。

魏伯阳微微一怔,暗道:“这是怎么回事?这些妖物竟能抗衡灭魔剑的剑气。”想也不敢多想,手腕迅速挥动,在身前舞出一大片炫目的紫光。紫光凝而不散,瞬间聚成多面闪烁耀眼的八卦图案。

数十头火尸张开肉翅,拍打着空气直往上扑来。

魏伯阳不敢迟疑,忙在虚空画出一道气符,暴喝道:“结!”

气符“砰!”地爆开,散成无数光点撞击紫光凝成的八卦图案。八卦图一阵剧颤,瞬间以更快速度汇聚起来,结成一副几近丈许的巨型光图。

“天动五行,道御五气。诛邪!”魏伯阳低喝一声,食指迅雷般插入旋动的光图中心。

“嘭!”

光图倏地爆开,再散成无数拳头般大的七彩光团,飓风般卷往腾空扑来的群尸。

“轰!”

数十头火尸张开血盆大口,喷出炙热无比的火球。火球汇成一处,拖着长长的焰尾,流星般迎向卷来的七彩光团。

“砰…”

强大的爆破声震耳欲聋般响彻天际。

七彩光团与火球同时爆开,散成数不尽的光点落往四方八面,将坡道旁侧坚固的山壁、茂盛的古树、杂草丛生的荒地、葬死人的无名墓碑,一股脑儿炸得坑洼不平,支离破碎。

“八卦锁妖图也对它们没用…”魏伯阳怔了怔,低骂道:“他娘的,这么厉害的妖魔,为何《神魔志》上都没有提到。”

炫目的亮光仍然持续闪动着,数十头火尸纷纷双爪掩面、闭紧双目,朝上窜升的势子也不由得慢下来。

“咦?难道它们畏惧强光。”

魏伯阳心中狂喜,迅速挥动紫玉灭魔剑,闪电般斩往离得最近的一头火尸。

“铛!…”

一阵金戈交击声响彻半空。

紫玉灭魔剑连续斩过火尸掩住面部的双爪,留下数道细浅的伤口。深褐色的血液飘荡着缕缕轻烟,不停由伤口处汩汩流出。

魏伯阳直感到背脊窜出一股寒意,暗道:“这些妖物的皮肉也太厚实了吧,居然连紫玉灭魔剑都能挡住。”

“嗷!…”

火尸怒睁双目,因为受创而疯狂的嘶吼起来,再往外喷出一道泛着绿芒的火舌。

魏伯阳缩身横移,头部刚避过直面喷来的火舌,却被这怪异的火焰擦肩而过,护体丹气立即荡起一阵剧烈的波动,肩膊传来一股火辣辣的灼痛感。

火尸低沉的吼叫起来,仿佛为了庆祝自己的一击得趁,生满倒刺的右爪再往前抓来。

魏伯阳不敢迟疑,闪电般晃身避过爪击,来到这妖物的右侧,反掌击中它粗壮的腰部。

“嗷!…”

火尸发出凄厉的数声怒吼,伴着“砰!”的一声爆响,宛若投石般被抛落到下方。

“没用的。这种程度的真气,是不能轻易毁灭它们的。”

四面八方再响起神秘女子轻柔悦耳的嗓音。

同一时间,惨被炸飞的火尸地面摇摇晃晃,重新浮稳身形。尽管腰间多了块巴掌般大小的血洞,不停往外流出深褐色的血液,然而对它的行动似乎影响有限。只不过眨眼间,它又重新发出愤怒的吼声,挥动厉爪兼拍打着双翅,迅速往上空扑来。

这一刻,数十道仿佛连空气都能燃烧的火焰,由下方密密麻麻的火尸嘴里喷出。火焰再次交织成一张庞大无比的火网,伴着群尸拍打双翅的移动,颇有节律地向魏伯阳网来。

“幸好你们还有弱点…”魏伯阳突地一笑,道:“刚好试试本门‘紫气八诀’的厉害。”盯着迅速扑来的火网,闪电般探入怀中,屈指弹出一道数寸大小的紫符。

紫符瞬间弹离到数尺之外,稳稳飘浮在半空。

魏伯阳尽敛心神,暴喝道:“五行御气,光照八方。疾!”

“轰!”

紫符骤然爆开,先往外弹出一点炫目耀眼的紫光,朝下方斜飞数尺,突然再爆散开来,化作满天刺眼夺目的强光。

“嗷!…”

群尸声嘶力竭般的厉吼不停响起。

“紫光诀的效力维持不到半柱香时间…”魏伯阳静望着掩面尖叫的群尸,暗道,“看来非得用本源大法,让你们尝尝厉害才行了。”

《本源大法》是他这些年履世修行,自行参悟出来的一种内丹术,取名为“本源”,自然有追本溯源、更进层楼的意思。

这门法诀以《九转金轮丹诀》为基础,只要体内聚满丹气,他便能运用此法吸收密布在天地间的“紫源气”,再与“金轮丹气”相互融合,变为道力更强的“紫源真气”。

不过,《九转金轮丹诀》只是双气服食的内丹术,以这样的内丹心法控制三气融合的“紫源真气”,使积聚真气的过程变得缓慢无比,临敌更充满不测的变数,而这也是魏伯阳至今最着恼的地方。

“希望半柱香的时间,能够积聚足以收拾这些妖物的真气。”魏伯阳深深吸了口气,两手平直伸展,将《九转金轮丹诀》运到极限,不断吸入外界的浩然灵气。

顷刻后,紫蓝色的“金轮丹气”从每寸肌肤狂涌出体外,在周围聚合成半圆形的气罩,刚好将他围住。

魏伯阳不敢稍分心神,默默运转《本源大法》迅速吸入周围的“紫源气”,使其与充塞体内的“金轮丹气”互相融合。这一过程耗时繁久,连他自己亦弄不清楚能否挨到“紫光诀”失效前,完成对“紫源真气”的积累。

“嗷!…”

不远处响起更加强烈的厉吼声。数十头火尸挥舞双爪,拍打着双翅直往上窜。

半空的光色重新黯淡下来,“紫光诀”的效力完全消失了。

魏伯阳不敢稍分心神,全力完成“紫源真气”的融合。刹那后,数道暗紫色的亮光往他平摊的掌心溢出,飘浮到三尺许外盘旋转动,自动吸收周围的浩然灵气膨胀增强。

“终于成了。”魏伯阳心中暗喜,俯视着扑往上来的群尸,暗道:“自从创出这门法诀后,好像还未试过它的威力呢。今天便给你们尝尝鲜吧。”心意念动间,御使数道丈许尺径的紫色光球,电闪般投往下方。

群尸仍拍打着翅膀,“嗷!嗷!”吼叫着直往上窜,无视逼近前来的威胁,只有前列的数头火尸,警惕地往外喷出数股血色焰光,迎向啸空而来的紫光。

“嘭!…噼啪…”

沉寂的夜空如天雷震动,瞬间爆发出撕天裂地般的巨响。

紫色光球炸裂成无数光点,密集洒往扑来的十数头火尸,将它们丈许高大的妖身炸得满是触目惊心的血洞。

魏伯阳心中狂喜,在剩余火尸四散溃逃前,连续发出积聚的“紫源真气”,使夜空爆出歇止不休的“噼啪…”声响。

群尸争相尖声嘶吼,相互哀号着抱头翻跌,其状惨然无比。

这一刻,忽然凭空涌出一股浓稠的白雾,迅速笼罩住悲声哀嚎的群尸。白雾再速往下卷,瞬间带着群尸钻入地面。

“好强烈的真气。如果纯以道力计,至少有炼神最高玄境的道力。谁能想得到,发出这股真气的人,修为只是刚抵炼神的八重玄境。”

下方忽又响起神秘女子远近难测的说话声。

魏伯阳心神微震,遥往下方俯望,只见坡道中那块封镇着妖物的巨冰旁,此刻站着一位衣着华丽,形态优美的*****她细薄的柔肩上,还蹲着一只通体血红、不及两尺大的小狐狸。

魏伯阳心生警惕,缓缓落往美妇人后方丈许处,灵识则悄然向她探去,道:“看来Cao控那群地底火尸,要夺魏某Xing命的就是夫人吧。”

“确是我施法唤出的地底火灵。”****微笑点头,道:“不过…我并非想要你的Xing命。否则便不会趁它们再次变身前,施法把它们召回地底了。”

“夫人真懂说笑。”魏伯阳哑然失笑,道:“如非敝人尚有点运气,只怕早祭了它们的五脏庙吧?”

****淡淡一笑,仿佛没有半分与他争辩的意思。

魏伯阳忽有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尽管****近在眼前,然而透过探伸出去的灵识,他完全感觉不到此人的心神跳动,就好像眼前只是一堆有形相的空气,然而偏又有一股只有修道人才能感受到的强大气息。

魏伯阳尚是首次生出这般感觉,首先想到的是《神魔志》记述里“神入虚空,同化天地。”八个字。然而又觉得非是如此,首先此妇非但不类妖魔之辈,更非自己熟知的各教名宿。其次是数百年来,根本没人能突破“四九重劫”,使修为精进到如此境界。师尊当年便曾提到,如非道门没人能堪达“返虚大圆满”的仙道妙境,又何用忍魔道群妖猖狂至今。

据传当今之世,只有白雾山神狐宫的“九尾圣母”,曾於千年前突破“四九重劫”,获得如同仙人般的法力。而剩下如“昆仑三妖”、“九大魔尊”之辈又或雄居邪道的各教邪王、道门各宗的祖师名宿…好像仍没能到达如此境界。

数百年来,尽或有人能侥幸避过“四九重劫”,亦会因为道心减退,而使修行进展停滞,再难抵挡第二次“四九重劫”的降临。

“远自洪荒以来,这片天地拥有的灵气便成万千种类。其中有害有益,相生相克的更是数之不尽。然而有一些灵气虽然天Xing从不相生相克,但是对煅炼灵神也并无益处。你们道家《神魔志》中所称的虚气,大概便是指的这类灵气了。”

****微仰螓首,凝望着星空,道:“真想不到,竟然有人能从这些虚气里独辟奇径,创出与自身灵气融合的奇功异法。”话锋一转,又道:“小道士,看来你仍不懂三气服食的法门。否则你的道力,不该只是这般程度。”

魏伯阳心神剧震,暗道:“老子当初与‘厉魂星君’一战虽领悟出《本源大法》,但今夜前还从没有施展过一次。”忽感到背脊冰凉,骇然又想:“乖乖不得了…难道她只看过一次,便能瞧出此法的内中玄虚。”

****猜透他心事般,笑道:“小道士不用担心,我对你没有恶意。”

魏伯阳强自慎定,道:“如果没有恶意,夫人Cao控那群妖尸攻击晚辈,不免叫人有些困惑了?”刚说完话,转念又想:“如果她真比师父还厉害,自然不屑来对付老子…或许她真是道门的某位前辈名宿,只是师父忘记提到了。”

“六年前的鹿耳山巅,你与‘厉魂星君’的连场激战,每一场我都没有错过。”****仍望往天上的繁星,道,“那晚你侥幸获胜后,只是独坐山巅四十九昼夜,便创出独特无比的《本源大法》。数千年来,尽管道门智士辈出,但能如你这般年纪便自创功法的,终不过是凤毛麟角。”顿了顿,又道:“听说‘厉魂星君’的《藏灵术》能令灵识潜入释出体外的真气里,御使真气在数里内灵活自如。看来你的《本源大法》便是从这门法术而领悟出来的吧?”

“不错。”魏伯阳放松心情,哈哈一笑,坦然道:“晚辈被那条臭蛇妖追杀了十多天,怎能不趁机捞回点本钱。”

****道:“好一句捞回本钱。然而这门《本源大法》非但能将灵识藏入真气之内,更能自动吸取四方灵力,即便真气离体后,仍能够膨胀增强。”收回投往虚空远处,又道:“如此来看,你确是道门难得的奇才。如果道心修养更近一步,未尝不能於数十年内,推开返虚妙境的大门。”

魏伯阳错愕道:“夫人勿要骗我。晚辈修道不过数十年,怎敢有如此妄求。”

****道:“小道士言不由衷了。”低叹口气,又道:“古往今来的修行者,莫不穷思竭虑以求攀登大罗仙境。凡人由金丹初成到元神脱窍,虽使寿元延增数百载,亦只是跨出了第一道‘人仙分界线’。此后精进励行到再跨入返虚妙境,到此才算是真正进窥仙道的殿堂。”探手贴着旁侧封镇妖物的巨冰,忽然道:“你知道吗?这里封住的妖物,便是极罕有的独角血兽。”

巨冰迅速融化,连带着封镇冰中的妖物亦化成冰水泻入地面。顷刻间,便只剩下额头上那支尺余长的血色弯角。

****五指虚抓,凌空将血色弯角摄入掌心,道:“听闻令师妹因为遭受万载寒蚕的侵害,以致多年前变为冰人。近二十年,令师更多次踏足极边荒莽之地,苦寻这支独兽血角,以望能医治令师妹的寒毒。”

魏伯阳全身剧震,暗想:“难道师父真的为了解除小师妹的寒毒,多次踏足域外寻求解救之法?为何他老人家从没有告诉过我。”目光移往眼前的血色弯角,再难保持冷静,脱口而出,道:“这支血角真能医治师妹的寒毒?”

“当然。”****淡淡一笑,顺手抛出血色弯角,道,“如果你能应承我三个条件,今趟非但能拿到这只血角救令师妹,以后我更会授你三气服食的内丹法门,使你的《本源大法》更进一层。”

魏伯阳慌忙接过血色弯角,一边小心翼翼揣入怀里,一边道:“只要真能治好小师妹。别说三个条件,就是再多晚辈也必做到。”想起离山前,师父每逢提起小师妹的病况,便一脸黯然神伤的样子,暗道:“如果师父知道小师妹有望恢复,定会很欢喜的。”

****微笑看着他,道:“想不到你答应得这么爽快…”稍顿了顿,又道:“好吧。我要再看一次,六年前你用来击毙‘厉魂星君’的那件法器。”

魏伯阳略微一怔,道:“这也算一个条件吗?”说话间,慢慢平伸五指,默默运施真力。刹那后,一点青芒浮出掌心,以匪夷所思的速度膨胀,转眼变成一根三尺余长,青光闪闪的短棒。

这根外表平凡的短棒,乃是他幼时由青州一处古Xue中拾得的玩物。直到多年以后,终於发现此物非但不是凡品,更是一件拥有千变万化的法器。

这些年来,他遵照师命重履红尘,只因拥有师尊亲赐的“紫玉灭魔剑”,故而少有用到这宝贝的机会。不过凭心而较,他终是更喜欢这根棒身刻有“天机”二字,能够千变万化的“天机棒”。

****接过魏伯阳递来的“天机棒”,凝神端详片刻,五指轻抚过棒身,瞬间激起一片银白色的光浪。数尺余长的“天机棒”迅速膨胀,转眼变作一根水桶般粗细,长及数丈的银色巨棒。

魏伯阳知道这是神秘美妇以真气激引起“天机棒”内含的青冥气,令它展现出变化万千的神通,不禁暗叹口气,心想:“此宝虽然拥有千变万幻的神通,终非没有半分瑕疵。至少相较众多宝物只侍一主的忠诚,它便差了不少。”略一思索,又想:“嘿。他娘的…莫非这宝贝炼制出来,便是任谁都能用的吗…看来当初炼制此宝的前辈,压根儿就没想过据为己有。否则,他老人家怎都会设制点御宝法诀的。”

这一刻,****眼前的“天机棒”瞬间爆开,幻作无数根细小的银针,密密麻麻点缀着四周,散发着柔和的银光。

“果然不错。如此神通确易引人胡思乱想。”****轻叹道:“难怪以独角妖兽的见识,也会错看它为传闻里的‘如意伏魔棒’。”

魏伯阳讶然道:“如意伏魔棒…夫人指的是那件洪荒传说里的最强法器吗?”

****微点螓首,突然五指凌空虚抓,周围悬浮着的万千银针,如同受到一股庞大无匹的吸力拉扯,争先恐后涌往一处,再次融合为一根闪着银光的短棒。

****轻握着“天机棒”的一端,道:“如此法器虽非罕见,不过也算得是异宝了。”顺手把“天机棒”的另一端递给魏伯阳,道:“小道士既是此宝择定的有缘人,盼要善待它才好。”

魏伯阳忍不住好笑,心道:“这么好的宝贝,谁不懂得善用它呢。”心神微动间,低望着银光缠绕的“天机棒”不断收缩,顷刻缩回一根发丝般细小的青针,逐渐融进掌心的肌肤内。

“吱!”

盘踞在****肩头的小狐狸,“嗖!”地落回地面,绕着魏伯阳缓行两周。一双亮如红石的小眼珠左看右瞧,嘴里发出“吱吱!”的叫声。

****淡淡一笑,低望着这只幼小的狐狸,道:“希望你能代我把它送回域外的狐岐山,亲手送交给它的族类。”低叹口气,又道:“这只小家伙不谙世情,受到千年独角兽的引诱,便离开狐岐山四处夺人阳气。今日却险被独角兽夺去Xing命,致使道基尽损褪回原形,总算是受到了惩罚。”

小狐狸“嗖”地跃回****跟前,仰起小脑袋“吱吱”连叫,显是为这番说话鸣不平。

魏伯阳先前便隐隐猜到小狐狸的来历,此刻更加没有疑惑,愕然道:“这便是夫人的第二个条件吗?”

****道:“不错。”稍顿了顿,又道:“其实小家伙的本Xing并不坏…只是为情所累,相信返回到狐岐山,柳颖自然会管束它的。”

魏伯阳望着脚边来回绕行的小狐狸,想起曾经念它修行不易,原本不愿取它的Xing命。没想到这只小狐妖逃得过自己的截杀,反被与她狼狈为Jian的独角妖兽害得这般模样,忍不住叹道:“晚辈也料不到,这位柳思思姑娘不愿随我去峨眉静修,到头来却落得这般下场。”思索片刻,又道:“这件事并非难以办到。只是狐岐山远在域外,而晚辈目前则必须赶回师门…”

“没关系。”****截断他的话,道:“你哪时有空闲,便哪时送它回去吧。”

魏伯阳笑道:“那就成了。”微微弯腰,探手就往脚前的小狐狸捉去。

小狐狸抖了抖一身狐毛,灵活躲过他的双手,仰着小脑袋直望着他。

魏伯阳心里忽响起一把悦耳好听的声音,道:“臭道士,别对本姑娘乱摸乱碰的。”

魏伯阳微微一怔,难以置信,道:“是它说话吗?”

“它天生便具有以心传心的能力。”****微笑点头,道,“这样你们以后沟通起来,不是也方便很多吗?”

魏伯阳道:“的确很方便。”饶有兴致看往小狐狸,笑道:“好吧。目前只得委屈柳姑娘跟着魏某一段时间了。唉…这样唤你真不太自然,还是唤你做小思思好了。唔。这样便自然多了。”

“随你便吧。本姑娘才没兴趣管你如何叫呢。”

悦耳的声音重新在魏伯阳心里响起。小狐狸后足猛一蹬地面,“嗖!”地一声窜到他肩上,将毛茸茸的狐尾盘卷起来,一个劲儿地用前爪梳理着尾上的狐毛。

魏伯阳望往*****道:“还有些什么条件?前辈便一次讲完吧。”

****道:“最后一个条件…还是留待下次讲吧。”淡淡一笑,肉躯忽如融进空气里一般,晃眼便消失不见。

“难道她便是那位潜隐在城里的神秘人物?”魏伯阳目注丹阳城的方向,缓缓舒口气,下意识摸着怀里的血角,侧目望往肩头的小狐狸,笑道:“我们也走吧。或许这次回到峨眉,师尊会有法子助你重复修为。”

“嗖!…”

远处先后划过数道遁光,直往乱葬坡方向破空驰来。

魏伯阳略皱眉头,回望着背后陡峭的山壁,忽然取消了离去的念头,低声嘀咕,道:“看来今夜还真是热闹…算了,就再多耽搁一会儿吧。”转过身缓往前疾行数步,周身泛出淡淡的紫光,悄然隐没进山壁之内。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