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笙箫梦

更新时间:2020-09-15 01:19:54

笙箫梦 连载中

笙箫梦

来源:落初 作者:赵笙箫 分类:仙侠 主角:金灿侍卫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赵笙箫的原创小说《笙箫梦》,主角金灿侍卫,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画楼西畔桂堂东,伊人归来笙箫颂。红月表面是富可敌国的莲城城主,实则是江湖中神秘杀手组织的领头人,数十年前意外遇见心灰意冷的蒙面少年,红月天真烂漫的笑脸,一块甜甜的松花糕给了他一丝人间温情,却换得数百年的守候,慕霆一把将红月搂在怀里:“纵你忘我千百次,我也爱你千千万万年!”红月闭上眼睛,喃喃说道:“这也算是海誓山盟吗?”慕霆轻轻拍着红月的脑袋:“这是慕霆给红月一个人的誓言!”明明爱她入骨,却还是给了她一剑穿心,人尚在,心已亡……十年后,御尸魔蓝雪琨横扫三界,神秘冥主现身,玉涯风背后的往事浮出水面,又将演绎怎样一场生死别离?无泪草、半月生,生生世世永远纠缠不清的三个灵魂能否摆脱诅咒,重获新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华丽的外表下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正因如此,才演绎了一场又一场华丽的生死别离。

随着时间的流逝,酒也喝得差不多了,我起身走到窗前推开窗户,天边已泛鱼肚白,我伸出右手想抓住这黑夜却迎来了今天的第一束阳光,新的一天又开始了,我默默的感叹道,这时晏姑姑从门口进来:“回来了!没出什么岔子吧?”我很想告诉她我的忧虑,但还是忍住了,笑着摇摇头:“晏姑姑,你也太小看我了吧,红月出马,哪次出过岔子?”晏姑姑坐下,笑骂道:“你这丫头!”随后正了正脸色说道:“今天回莲城吗?剩下的酬劳应该明天才会送到,你先把这定金带回去吧,城里好多人等着呢!”我点点头:“嗯,姑姑,谢谢你,我等会儿就回去,酬劳我让辰州过来取。”我们一同走到桌旁坐下,晏姑姑给我倒了杯茶,递过来让我醒醒酒:“辰州?”其实我没醉,但还是接过茶杯抿了一口,因为有人关心的感觉很好。“你见过的,在太阴山卿华宫学艺时我的师弟,不过现在因喜欢上我徒弟,死皮烂脸要认我做师父,真头疼!”晏姑姑给自己也倒了一杯茶:“就是上次过来个子比你高过一个头,身材有些微胖,皮肤有点黑,跟着小妍雪的那个?”我放下茶杯,激动的用手比划着:“对对对……就是他啦!武功很好,法术也不错的。”顿了顿接着说道:“姑姑,今年不只接这次任务,到莲城的逃荒者太多了,我不忍心将他们赶出去,让他们暴尸荒野呀!”我喝完茶,将杯子递给晏姑姑,眼巴巴的看着她。“好啦,我受不了你这种眼神,有大买卖我会通知你的。收拾一下我们去喝你最爱的红枣蜜糖粥,然后去取定金。”我跟着晏姑姑出了门,喝了粥,把定金放入流云袋,系在腰间,召唤出飞鸟,一路回到莲城。

刚回城主府,城主府侍卫长墨萧便风尘仆仆赶来找我,“城主,你终于回来啦,照现在的速度,库房里的银两只够三天的花销了,但还有人往城里赶,城西的居民区都已经住满了,现在只剩下城南那一块。”我默念咒语从流云袋中取出那五十万两黄金:“等会儿你把这些都收进库房吧,应该还能撑一阵子,城西住满了就到城南吧,那也是好大一块地方的,还临近青碧湖,来年好耕作些!”我收好流云袋转过头却看到墨萧一脸为难的表情,说白了就一张苦瓜脸。“怎么,哪里还有问题?”墨萧单手握剑并拱手抱拳:“城主有所不知,城南曾是一片乱葬岗,有些冤魂还未得投胎,依旧停留在那儿,现在虽然修了房屋建筑,但到了晚上依旧阴气逼人,没有人敢在那里过夜的。”我拍拍手:“没事的,先安排百姓住下吧,晚上组织会法术的侍卫跟我去巡逻,有鬼也见它一见。”墨萧拱了拱手:“是,城主!”“如果供应不足就再搭几个粥棚吧,可以再找些城中的居民帮忙。”“好的,那我先去办了。”我点了点头,墨萧退了出去,走到门口就遇到妍雪跑了进来,后面跟着一脸微笑的辰州,“墨萧哥哥好!”“小妍雪,来找你师父呢!”妍雪“嗯”了一声也没停顿直接跑了进来,辰州和墨萧相视一笑,算是打招呼吧,各自向前。

妍雪还在门外就大声喊着:“师父!”倒也让我又有了个想法,这丫头刚冲进门就想给我来个大大的拥抱,我喊了声:“停!”伸手把她张开的手臂硬生生拦在了空中,“师父,你又跑到哪儿喝酒去咯,也不带上我,我都想死你了!”妍雪偷袭未果,只得变换招式,走过来搂住我的肩膀,“别搞那么夸张啊,我这才离开了五日!”我一脸嫌弃的拍开她的手,这时辰州进来了。他拱手向我问好:“师父好!”我无奈的看了他一眼,把妍雪拉到我前面,双手扶着她的肩膀,郑重其事的说:“妍雪,想抓鬼吗?”这家伙一听喜出望外:“想啊,师父!带上我嘛!”一双大眼睛水灵灵的看着我,双手拽住我的袖子使劲的左右晃荡。我边挣脱她的手,边说道:“听着啊,我听说这位辰州大侠很会画辟邪符,你现在呢就带他去画个几百张,等一下给城南住进的百姓每人一张好不好?”妍雪在使劲点头:“嗯,师父!”我说完看向辰州给了他一个狡懈的笑脸却看到他恶狠狠的眼光,像是想跟我火拼一场的样子,我给他使了个眼色,鼓励他好好干,就叫妍雪赶紧带他去了。辰州在卿华宫时最讨厌的就是画符,因为他脑子里总有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画符时还总想展现出来,结果他的符咒不怎么能辟邪,有次下山历练,他贴了满身符咒却还是被一女鬼抓去,差点就入了洞房,幸好华阳师父及时赶到才救下了他。是该给他点颜色瞧瞧了,天天缠着拜师,我都快烦死了。

再说辰州这边,边走边在心里默默的批判着红月,一路下来也没跟妍雪说话,这小姑娘可不习惯了,跑上前双手拽住辰州右手的袖子:“州哥哥,师父说你画符很厉害,可以教我吗?“同样是那一招,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让人无法拒绝。”辰州用左手抓抓脑壳,表情复杂的说:“画符是个很复杂的事情,很伤脑筋,妍雪啊,你还是好好跟你师父学法术吧!”顺势抽出右手拍拍妍雪的脑袋,妍雪停下来,眼睛里满是水汽,泪水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奔涌而出,她委屈的带着哭腔说:“师父说了,我不适合修炼法术,我没有仙骨,强行修炼会死人的,所以那么多年她只教我武功,也不让我一个人去哪儿!”辰州见不得妍雪流泪,轻轻地帮她擦拭着泪水边说道:“你要有兴趣,等有时间了我一定教你,如果你想去哪呢,就跟州哥哥说,州哥哥带你去,由我保护你,好吗?”到底是个孩子,哭笑只在一念间,妍雪破涕为笑,拉上辰州往书房跑去。

时光总是不紧不慢的偷偷溜走,转眼便要日落西山,夕阳的余晖照耀着整个西泽大陆,所有的的一切看起来都是那样的熠熠生辉,我站在观月台,欣赏着这祖祖辈辈守护着的土地,享受着夕阳的美丽,如果能一直这样平静,将是所有人的幸福。莲城的历史并不长,听师父说:两百年前有一位叫子木的修道士云游至此,看到此处山清水秀,便自云端落下,在这青碧湖畔小憩,却没想到意外之中竟发现此处有无尽的财富,于是便在此处建立了莲城,而依山而建的城主府则是建立在巨大的财富之上,于是历代城主都守护着这片土地,守护着这里的财富。当然这些表面上冠冕堂皇的官方话语,自然是说给外人听的,作为城主的我真真切切的知道,莲城根本没有什么巨大的财富,至于那些羡煞旁人的财宝,都是靠历代城主带领一个秘密组织靠杀人买命取得的,那些传说中的财富,我还真不知道是被花光了还是压根就没有。也不知师父当初是如何想的,竟将这一块表面上富可敌国,实际上就是鸟不拉屎的地方交给我来打理,实在有些想不通……“城主,我已经挑选出二十名会法术的侍卫,随时可以出发啦!”英勇帅气的墨萧出现在我的身后,到打断了我的思绪,“好吧,也是时候该去安抚下民心啦!你带人过去吧,我随后就到。”迅速整理了着装,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挤出个笑容,自言自语道:“师父保佑啊!”唤出飞鸟,直接从观月台往城南飞去,冬日的风到底有些凌冽,西泽大陆以南冬天很少下雪,但我却依然怕冷,在卿华宫学艺时我修行的是火行法术,却也没改善我怕冷的毛病。从高处俯瞰我的莲城,倒也欣欣向荣,可终究只有我才了解其中的辛酸。墨萧已经到城南了,老远我就看到了他的队伍,当然还有刚住进来的居民有的正在喝粥,有的正相互依偎着诉说着这一路的辛酸苦难,妍雪和辰州正在给大家分发辟邪符,见我过来,大家都停下了手中的活计,站起来向我问好,虽然我很不习惯这样的场合,但还是应付的得心应手,毕竟也快百八十年了。我从飞鸟上飞身而下,带着一贯的微笑向大家宣布:“欢迎大家莲城,以后这里就是大家的家,邻里乡亲的都好好相处,好好生活,无论是谁在这里都要发挥出自己的专长,为咱们莲城的未来努力奋斗。当然我们的规则大家都应该清楚,我们不会放弃来到这里的每一个人,但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妄图扰乱莲城秩序的人。大家同不同意这样的说法?”百姓们齐声说道:“同意!”一位衣衫褴褛的老大爷由他孙女扶着颤颤巍巍的到我面前,老泪纵横的说:“多谢城主的收留,还给了我们一个家,我们哪有不珍惜的道理!今天是我逃荒以来吃的最饱的一顿!谢谢。咳咳……”我赶紧扶住他,让旁边的一个侍卫来帮忙。“天色也都不早了,大家吃完了就各自回家,好好休息吧!”我坐上飞鸟,到城南的上空看了这里的地形,青碧湖出水口是天然形成的溶洞,附近草木茂盛,月光从初升可以照到月落,灵气最盛,阴气也最重,如果有些鬼怪也定会藏身于此。于是在洞口设下摄魂阵,对付一般的小鬼小怪应该不成问题的。设完阵法后,跟墨萧交代了多加留意这个洞口就带上妍雪去串门了,这丫头可了不得,胡说八道的本事一点都不比我差,还是感叹她的交际能力强吧,几个回合下来就在这居民区里交了好几个好姐妹,自己还当老大呢。这不我在和一位大婶聊着天呢,就听到这样的话语:“妹妹呀,告诉你吧,我师父可厉害了,当年她带我到青竹小筑借大师伯的酒时,那个才叫刺激,被大师伯直接赶出竹林,大师伯差点儿就放狗咬我们……”我在一旁干瞪眼啦,一脸无奈的跟刚刚谈话的大婶解释:“年少轻狂啊,哈哈……”心想:这是不是我亲徒弟啊,这么损!就在这一瞬间,腰间的玉箫突然有了异动,心想:这么快就来了,还这是个急性子。我拉上嘴里没完没了的妍雪:“走啦,大叔,大婶,你们都呆在屋里别出来啊!”妍雪则边走还边喊着:“小玉,有空来城主府找我,莲城有好多好玩的地方,到时候我带你去啊……”我使出“飞花落雪”带着妍雪直接来到青碧湖畔,一看倒是不紧张啦,左右不过几只小鬼,墨萧加上辰州还带着二十个侍卫实在绰绰有余,我就将双手环抱在胸前在湖边找了棵高大的柳树,斜靠在上面,好不惬意的观起战来。妍雪当然也学着我的样子靠在了我旁边,看着洞口源源不断出来的一团团黑气,还有战场上左劈右砍的侍卫们,当然还有身体微圆的辰州,时不时还想耍个帅,就那身材真有些不敢恭维啊!不过比起戏台子上的却更加刺激几分。妍雪就不那么淡定啦,一个劲的“州哥哥加油,墨萧哥哥加油!”忽然有一团黑气向妍雪袭来,我右手掐诀给打散了,但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右手横过来支撑着左手手臂,而左手却支撑着下巴,皱着眉头心想:哪里不对呢?脑海里回忆了一下这些个过程,想到玉箫的异动和刚刚打散的黑气,灵光一闪,撤开手用力打了个响指:是力量,能引起玉箫如此异动的力量不可能只有打散的黑气这么弱,即使几千只也不可能!这洞里一定还有更加强大的东西。我立即飞身向战场,并对战场内的侍卫们喊道:“大家小心,还有更强大的怪物……”电光火石间一团略带金光的黑气直直冲向辰州,狠狠地砸进他的身体里,消失了。刚刚还在头顶乱飞的黑气也全钻进辰州的身体里,我暗自感叹了:“糟了!”随即落在地上,右手握紧玉箫,开始观察起辰州,一般说鬼怪附体,首先变化的是眼睛,可我盯着着看了几眼,也没啥变化啊,还是黑的瞳仁,白的眼白啊,难道这家伙竟给消化了不成,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让其他人退后。我再转回来看辰州时他却闭上了眼睛,我眼睁睁的看到一朵火云自辰州的眉心迅速长出,五秒之后,“辰州”再次张开眼睛,依然没有变化。而他却开口叫我的名字:“红月!好久不见啊!”仅凭这句话,我便判断出此人不是辰州。我退后一步,右手拿着玉箫指着他:“你是谁?”“我是严奇啊,她是妍雪吗?”边说边指着柳树旁的妍雪,“你怎么又知道啦?”他的表情立马变得异常夸张兴奋:“妍雪,我的妍雪,我终于又见到你了……”时间定格在这一瞬间,似乎空气也停止了流动,辰州的意识恢复了过来,双手抱头,痛苦的蹲了下来,表情复杂的冲我喊道:“师姐快走,这家伙法力不弱,我的身体已经不再受自己的控制了,啊……”我立即脚尖点地,想逃离这个现场,谁想就在这一刻,“辰州”的身体开始散发出黑色的雾气,一直萦绕在他的四周,他的表情变得无比狰狞,不知何时他的右手上出现一把剑身通体乌黑,长相奇特的宝剑,他攥紧剑柄,整个人像一支离弦的箭一样向我冲过来,这左右都让不开呀,这一招蕴含的法力,若硬接下来得躺上好几天,若不接今天就得挂了吧,真后悔在卿华宫时没有好好修习法术,好多只是迷迷糊糊中听师父说过,也没有真正使用过,最后悔的是答应华阳师父来这啦!在我思绪乱飞之时,却已左手掐诀,右手紧握玉箫,使出全身的法力准备好迎接这重重的一击,近了,更近了,红光与黑气的碰撞,震得我头晕脑胀,直接往后方飞去,如果我能看见,绝对是一条完美的抛物线啊!落地后顺势滚了几圈才用玉箫支撑着慢慢站了起来,一口鲜血自口角流出,我抬起左手擦了一下,好可惜哦!最近几日都没能好好吃饭了,现在还被打的吐血!心里头正纳闷呐,可这家伙却也不满足,提着那古怪的剑接连着向我发起攻击,墨萧和侍卫们也都冲上前来帮我,可惜都被那厮打飞,不是捂着胸口,就是抱着头,揉着退的,墨萧还好一点,被震飞之落地后还能单膝着地,用剑支撑着身体,没有倒下,可嘴角也溢出了鲜红的血液。

这几秒钟的阻碍让我从那一招中清醒过来了些,又一跃而起,紧握玉箫在空中接下“辰州”接二连三猛烈的攻击,左砍右劈,招招饱含着深厚的法力,十几个回合下来我早已力不从心,身上也被划出了好几道口子,红色的袍子在风中飞舞着,鲜血从伤口上不要钱似的往外渗,每催动一次法术都伴随着钻心的疼痛,心里盘算着:难道今天就真得挂了?只这稍稍一分心,那家伙的剑就狠狠往我胸口刺来,殷红的鲜血在夜色里绽放出妖艳的花朵,我轻轻地闭上了眼,不想再承受下一刻的痛苦,忽然一阵白光刺得我再次眯起双眼,我奋力抬起左手挡住过强的光,却看到蝴骨剑生生挡在我的前面,左剑划破了“辰州”左手手臂,剑上还有鲜血正在往下滴,谢天谢地,这蝴骨剑我虽不知道它的来历,从我记事它就插在我的头发上,华阳师父说这是上天给我的礼物,我在卿华宫学艺时华阳师父无意间得了支玉箫,说很适合我,就又给了我,所以一般外出执行任务时我才会用蝴骨剑,没有人认识它,比较方便些。以莲城城主的身份出现时一般就用玉箫。我只好苦笑了一声,将玉箫插在腰间,迅速抓住剑柄,不顾全身的疼痛,双剑交叉,默默念出陌生而熟悉的咒语,使出一招似曾相识但却又叫不出名字的招式,这鬼怪不知是害怕这一招还是害怕这一双蝴骨剑,接招时竟有些胆怯,结果确当真被我所打退,滚落在地,也涌出了一口鲜血,而我落在地上也因体力透支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还好立即用手中的蝴骨剑撑住。“红月,蝴骨剑威力不减当年,现在还装不认得故人么!”说完边擦着嘴角的鲜血边站起来,将通体乌黑的宝剑举过头顶,嘴里默念着一串奇怪的咒语,一个个缠绕着黑气骷髅头从溶洞口飞出,白骨森森,张着血盆大口向我们涌来,我正了正精神,奋力砍杀着这些怪物,这家伙还没完没了了,骷髅头无止尽的往外飞,我看看身后的一众人马,大家都处在混战中,一个法力低微的侍卫已经被一个骷髅头咬住手臂,流出乌黑的血液,正在痛苦的挣扎着,我迅速甩出左剑,刺碎了咬住侍卫的骷髅,左剑继续飞出去一路又刺中三个骷髅,我默念咒语,蝴骨剑飞回手中,迅速缩小回到发间,我从腰间抽出玉箫,咬破手指将鲜血滴到玉箫上,催动法术吹起了“散魂曲”,一阵阵的音波伴随着强大的法力四散开来,一个个骷髅停在空中,黑气慢慢的消散,最后骷髅一个接一个破碎,化作白色的粉末,消散在空气中。我放下玉箫,还是口中一甜,嘴角溢出了鲜血,体力不支,接连往后退了几步才站稳。“辰州”邪恶的笑着,一把抓住黑剑,再次向我刺来,我又祭出蝴骨剑硬着头皮胡乱接下几招,想再次使出那威力巨大的招式,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终于我再次被打飞了,就在这时候一个黑影从湖边的树林里飞跃而来,同样的一身黑色劲装,腰间一块血红色做工精细的玉佩,乌黑的长发高高束起,手握一把深红色剑柄上铸有展翅高飞的秃鹰的宝剑——赤月剑,凌空便是狠狠一剑,凌厉的剑气饱含着深厚的法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劈向那怪物,那家伙迅速将黑色的剑横在胸前,硬生生接下了这一招,倒也后退几步。“慕飞黎?不对,你是谁?如何插手我的事情!”慕霆冷冷的说道:“在下慕霆,是红月城主的朋友,如今看你在此如此猖狂,便想着顺道帮红月城主收了你这冤魂厉鬼!”说完便催动法术,一身衣服无风自动,剑身上开始泛出深红色的光芒,慕霆右手执剑,左手掐诀,口中开始念念有词,随着咒语的念出,他开始用剑在空中画出一个阵图,我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到一旁,开始细细观察这一阵法,是“离魂咒”,多年前在卿华宫时见华阳师父演示过。他怎么会卿华宫的道法?在我纳闷的时候阵图已经完成,慕霆带着这个阵图,腾空而起飞向那鬼怪,那鬼怪似是认识这阵法,催动法术在身体周围形成一个泛着黑气的保护层,两股能量碰撞在一起,震飞了在一旁观战法力微弱的侍卫们,随后斗法的两人也被震开,惨叫声不绝于耳,然而一声尖锐的叫声牵动了我的神经,“啊……,师父,救我!”是妍雪,她躲到柳树的背后,柳树却也被那余波生生折断,吓得她双手握着耳朵大叫起来,我回过神来正要往她那边赶去,却见一团黑影迅速往她那边掠去,我双手掐诀也往她站的地方掠去,却只扯下了她的一个衣角,“妍雪……”我撕心裂肺的喊着,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妍雪被掳进那个洞穴。其他人也都赶过来,好多都捂着伤口。我回头看了他们一眼,“墨萧,你先带受伤的兄弟们回去。我去救妍雪,她不会法术!”而墨萧却说:“城主,我和你去!”我伸手指了指他这一身,衣服也被剑气划了好几个口子,好多还在往外冒血,表情有点复杂的说:“都这样了,还是回去休息吧!我会带妍雪回来的!”“城主,我没事!”说着自己拍了一下胸脯,胸口的一处伤口立即渗出血来,疼的他直咧嘴,“回去吧!”一旁的慕霆终于开口说话:“我和你去,那怪物中了我的‘离魂咒’,在宿主体内呆不了多久了,我们得抓紧时间!”“那就有劳这位大侠了”“墨萧拱手道谢。我想了想那也行吧,多个帮手总是好的。墨萧带着其他人离开后,慕霆走到我前面,看着满身伤痕的我,问道:“你还好吗?”慕霆抬起手来想帮我擦嘴角的血迹,刚碰到我的脸,我就触电般的往后退了一步,立即抬起手擦了下嘴角,木讷的说道:“没事!”心里默默想到:没事才怪!让你受那么多伤试试……看着他停在半空中的手,我抬起头却看到那失望的表情,尴尬的笑笑,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们也出发吧。“我们立即往那个神秘的洞口飞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