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凰宠天下:我本为仙

更新时间:2020-09-15 01:30:59

凰宠天下:我本为仙 已完结

凰宠天下:我本为仙

来源:落初 作者:醉雨迟墨 分类:仙侠 主角:泽然伏羲 人气:

火爆新书《凰宠天下:我本为仙》是醉雨迟墨所创作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泽然伏羲,书中主要讲述了:上神?魔女?还是怪物?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她只知道活在世上一万五千三百七十一年,连她自己都觉得是个笑话。她只知道今生今世,自己只为他而生,为他而活。繁星神树仍在,却还有谁记得,昔年树下,那样冷傲无比的他为她绽放的那份独一无二的温柔。“君生我未生,我生君未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QQ群:428666283。欢迎加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执颜打开房门,发现自己正处于一个雅致的庭院当中,幽幽花香,清风吹过,耳边传来树叶沙沙的响声,假山凉亭,潺潺曲水,这里应该就是容王府了。

“小姐是要去找乐儿公子吗?”容王摇着扇子走来,一身黑色金边的华服,更显出了身为王爷的高贵之气,“小姐放心,大夫刚给乐儿公子瞧过,只是些皮外伤,没有什么大碍,刚服了药睡下。”

“服药?”执颜不觉失笑,“乐儿居然肯乖乖服药?”

容王苦笑着摇了摇头,“令弟实在……顽皮,确实费了不少功夫。”

辛辛苦苦给乐儿熬了药,可是他死活不吃,一哭二闹三上吊,对着侍女装可怜,侍女连哄带骗了半天,刚端来药碗,乐儿就以飞快的速度逃离了房间,一群人追了半天,许久也未追到。最终被路过的容王捉住,用药迷晕了过去才被喂了药。想着终于能消停一会儿,可他不一会儿就醒了过来,吵着闹着要见执颜,容王连哄带骗了好一会儿,乐儿终于安定下来,疲倦的睡了过去。

看到容王的表情,就能知道乐儿到底是多么难缠,想到容王被乐儿整的无奈的样子,执颜不觉失笑。容王看着她娇美动人的笑容,心里微微一动,那样美的笑容充满了美丽与灵气,仿佛阳光都因此而失色。“与姑娘说了这么久还不知姑娘芳名……”

“执颜。执念的执,倾天下之颜的颜。”

“倾天下之颜……姑娘如此美貌,确实配得上此句。还不知姑娘的姓氏……”

“姓氏?什么是姓氏?”执颜有些疑惑地看着他,她只知道每个人都有名字,姓氏是什么泽然从来没告诉过她,她自然也不知道。

“姓者,统其祖考之所自出。每个人都追随父辈,都有自己的姓氏。难道你没有自己的姓氏?”

听到这句话,执颜微微蹙了蹙眉,感觉这句话非常的熟悉,似乎在很久以前也有人这么对自己说过同样的话。“你不知道自己叫什么?难道你没有自己的名字?”

“执颜姑娘?你……”

“啊,不好意思……其实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姓什么,我……没有从前的记忆……”执颜低下头,眼神有些黯然,这件事她并不想对别人提起。

容王的眉头一紧,眼神突然变得有些奇怪,却立刻轻轻一笑,“对不起,是我冒犯了。那乐儿公子没有告诉你……”

“乐儿不是我亲弟弟,是我……捡来的。”

“原来如此,方才本王还在好奇,为何你二人是姐弟,眉眼间却并无相似的地方。”

“对了,你说每个人都有姓氏,那你的姓氏什么?”

容王心里有些疑惑,这个人居然不知道齐国的国姓是什么?这明明是三岁小孩都知道的事情,就算是之前失去记忆也应该从他人的口中知道。他虽有疑虑,在脸上却丝毫为显现出来,只是温柔的笑了笑,“本王姓沈,名玉卿。”

“哦,原来你姓沈……沈玉卿,你的名字起的还不错。”

沈玉卿眉头一蹙,有几分不悦,“沈玉卿?本王的名字也是可以随便叫的?”

执颜不解的眨了眨眼,心里暗暗嘀咕,看他的脸色,不会自己做错了什么吧,”名字起了不就是让别人叫的么?为什么你可以叫我的名字,我就不可以叫你的名字。”

“因为我是王爷,一般的平民是没有资格叫本王的名字的。你应该叫我容王,或者殿下。”

“知道了。我想去看看乐儿。”

沈玉卿脸上瞬间恢复了笑容,将手上的扇子一合,微微一笑,“我这就带你去。”

而此时,几位当事人还不知道,容王府因为执颜和乐儿的到来已经炸开了锅。

侍女甲:“你们知不知道,王爷今天带回来一男一女,而且王爷那么不近女色的人居然抱着那个女子回的府,那个女子就是咱们未来的王妃,那个漂亮公子以后就是咱们王府的舅爷了。”

侍女乙:“听说王爷带回来一男一女,长得一个比一个漂亮,王爷要娶了那个漂亮公子做王妃。”

小厮丙:“王爷要娶今来的姑娘做王妃,那个漂亮公子据说和咱们王爷是那种关系。”

“王爷今天回来宠幸了今天来府里的公子和小姐。”

“……”

短短的几个时辰,谣言就以飞一般的速度增加着不同版本传遍了整个王府,以及王府相邻的几条大街。王府的下人们总有意无意的从执颜和乐儿居住的院子经过,希望一睹二人的芳容,却被沈玉卿身边的侍从刘阔黑着脸赶开。

由于乐儿还无法驾驭泽然传给他的六百年的功力,今天在施法的同时也损耗了自身的灵力,身体有些虚弱,昏昏沉沉的睡得很香。

虽然只与他相识仅仅一天,执颜已经把他当做了自己的亲弟弟,在破庙时看到他挡在自己面前,不顾一切的党在自己的身前,自己的内心十分的感动,那一刻,她清楚地知道,这个世界上除了泽然,有了另一个关心自己保护自己,值得自己敞开心扉的人。这样的感觉让她心里觉得无比的温暖与美好。这似乎是一种久违的感觉,就像被烈日炙烤了许久的花朵,突然之间有一道甘流滋润了自己的心田。

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洒落在花园里,让执颜觉得有一种甜甜的味道。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心情为何会如此的愉悦,就算是看到一株小草也想上前与它打个招呼。

沈玉卿和云敬在花园里一边走一边谈着事情,看到执颜一个人站在树下看着夕阳傻乐着,不自觉得笑了笑,真不明白她到底在想做些什么。她真的会是六弟派来的细作吗?

“王爷……这件事您看?”云敬等了许久却不见回应,抬头一看才发现沈玉卿正在望着远方出神。

“云将军,这事不急,我们明天再说。你觉得站在那里的那个姑娘怎么样?”

云敬有些尴尬的站在那里,不知该如何作答。此时的他已经完全不记得执颜,不记得那日发生的一切。

“将军不必多想,你觉得她会不会是一个细作?”

“微臣不敢妄加猜测,只能说,若她是细作也必定不是一个好细作。”

“哦?”

“王爷,微臣看她眼神单纯清冽,毫无杂质,明显是涉世未深,一个习作不会有那样的眼睛。”云敬恭敬地回答道。

“你先回去吧,这事情明日再谈。”话音刚落,沈玉卿便三步并作两步上前,走到了执颜身边,“心情很不错啊,在看什么?”

执颜伸手一指,“喏,夕阳啊,多漂亮。”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他盯着夕阳,眼神中有些惆怅,更多的是执颜看不懂的神色。就像泽然的眼睛一样,里面经常有她猜不透,看不懂的东西,她总试着去了解他,进入他的内心,却总是被挡在厚厚的心门之外。“你可以多在王府住几天吗?”

“啊?为什么?”

“我很少有朋友,除了皇兄也少有人与我说话。下人们也都敬我,怕我,整个王府每天寂静的如同一个坟墓。你和乐儿来了这里,不到一天我就感觉到整个王府有了活力。我很喜欢这样的气氛。你不是说你没有了之前的记忆,找不到自己的亲人吗?只要你愿意留在这里,我可以帮你找到家。”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