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妖灵位业

更新时间:2021-04-30 13:17:38

妖灵位业 连载中

妖灵位业

来源:落初 作者:墨尘氏 分类:仙侠 主角:墨尘墨鸿 人气:

《妖灵位业》是墨尘氏写的一本仙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妖灵位业》精彩章节节选:修仙之人,未必都是想着长生不死之人。墨尘就是如此,他只想着找到亲生父母,讨个贤惠老婆,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但当一点诡异灵光钻入眉心之后,他改变了想法。终于有一天,墨尘下定决心,身携一张山河画卷,背负一柄青铜宽剑,走向了广阔天地。大千世界,天地乱序,日月失责,异象丛生。可坎坷的道路挡不住墨尘前进的脚步。天地之谜,被他一点一点解开,造山之局,被他一点一点完成。一段段光怪陆离的故事,等着墨尘去经历;一座座云雾缭绕的圣山,等着墨尘去探寻。心甘情愿也好,被逼无奈也好,终究是墨尘自己选择的道路。这是一个少年默默成长的故事,也是一个天地渐渐凋零的故事。开了个小洞天,喜欢的道友可以进来畅聊下:421146246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是哪儿?”墨尘呆呆的望着四周。

先前在触怒锦衣少年之后,自己就不停的留下痕迹、疯狂逃窜,原以为以那些护卫的实力,自己这次必死无疑,谁知不费吹灰之力就甩开了他们,一头扎进了原先打猎的山林中,可问题是,这哪还是自己无比熟悉的地方?

阴森北风吹得树影幢幢,宛如狰狞活物。除了脚步声,只有林中的野兽不时发出令人战栗的嘶哑叫声,让墨尘不禁感受到一丝丝寒气亦或是阴冷之气,很是怀疑这里是否是他人的陈尸之地。

而更惊恐的是他清楚的记得,进入深林之前太阳刚刚升起,天还是刚破晓的时间。但现在看向天空,漫天星河,皓月当空,哪还有太阳的踪迹。

此时此刻墨尘心中的伤感早已被惊恐取代,周围事物宛如深渊一般,侵蚀着他的思想。

“冷静,需要冷静。”多年的捕猎经验提醒着他,往往在这种时候,惊恐只会让自己更迷茫。

“如今已经分不清所在何处了,只能先在原地做一记号。右后方有些许流水的声音,溪流的流向应该就是出山林的方向。”

旋即,墨尘从身后箭壶中抽出一只箭矢,用箭头在身侧树干上刻上一个十字。

收起箭矢后,他转身看向脚下的石头,心念道:“父亲有说过长在石头上的青苔喜阴湿,以北面为多旺,那前方便是北方了,而练武场是在山林东侧,那我只需沿着前方找到溪流,便可马上走出山林了!”

虽看到了希望,但是从小的经验告诉他,不能掉以轻心。

他翻手将背后弓拿起,右手搭着箭矢,两眼观四方,俯身前进。

一路有惊无险,周围树林逐渐黯淡,在距离溪流还有几步之遥时,突然阵阵冷风吹来,飒飒声响彻林间。

“这里有点不对劲”墨尘双眼微眯,喃喃道。

四方暗幕中有种莫可名状、让他汗毛竖立的惊悚。

忽然听得身后大树处扑地一声响,跳出一只白色巨影来,猛的朝墨尘一扑。

千钧一发之时,墨尘下意识的只身一闪,闪在巨影背后,奋力往后一退,躲过一劫,心脏砰砰砰直跳,惊出一身冷汗。

巨影见一击无果,并未再次追击,躲在树影中一声怒吼,竟发出了如同猛击石头一般的声音,震的周围树木沙沙作响。

一人一影就这样陷入了僵持。

方才墨尘惊魂未定,全力躲避白影攻击,并未看清窜出的是何物,现仔细一瞧,见其形如猎豹,浑身白色只有稍许血色花纹,纯白色的眼眸,硕大身躯上有道道血痕,五条尾巴中三条凌空舞动,剩余两条则已经断成半截。

赤纹白睛,带伤断尾,难道是闯入猎场的那只狰兽!?

墨尘大惊:“糟糕!怎会遇到如此异兽。”

但此时已没有退路,他一边调整呼吸,一边搭着箭矢的右手渐渐拉紧弓弦。

双方都在徘徊,打量对手。

狰兽却先有些沉不住气,呼吸声越来越急促,猛然向前一扑,墨尘就地一个翻滚向右又躲了过去。

一番交锋,让他确定了一个事实,这只狰兽还尚未开启灵智只有野兽本能,否则那一击他绝不会如此轻松躲掉。

但是就算其还未开启灵智,以自己现在的实力也不是能够对付的了的。

蓦然间,狰兽五条尾巴竟一下伸长,宛如攻城巨弩一般激射而来,瞬间封死了墨尘的退路!

情急之下,他左脚竟自主划半圆,身体前屈奋力一跳,空中旋身一拧,躲过了激射而来的尾巴并跳到了一旁树梢上。

竟是那之前偷学来的浮光掠影步,虽不得要领,但却锵锵躲过了此劫。

狰兽见此,三条尾巴拧成一股,用力一甩,竟把那巨树拦腰甩断!

就在巨树即将要倒地之时,墨尘借力一跳。他想起初学狩猎时父亲所说的话:“眼睛是所有野兽的弱点,倘若你的修为不足以与野兽相斗时,那就尽一切机会,去攻击它的眼睛。”

只见他在空中,左手搭弓瞄向狰兽眼眸,右手拉弓弦、箭矢一放。

咻的一声,箭矢飞出,只听到“叮”的一声响,箭矢竟被狰兽的眼皮弹开!

机会稍纵即逝,此时也没有时间给墨尘再次搭上箭矢,他两手一撑,双足落地后立即将弓箭丢至一旁,撒腿折向狂奔。

墨尘脑中一懵:“铜皮铁骨,连箭矢都伤不到皮毛,难道我今日就在劫难逃了吗?”

狰兽见势一声怒吼,一下纵跳而起往前猛扑。

嗤的一声

一只利爪从后方袭来,从背后划过,墨尘只觉背上一凉,接着火辣辣的疼痛传来,心知被那狰兽一抓伤到了背部。

转头一看,一人一兽竟只有三,四丈的距离,如此距离,瞬息而至,下一刻狰兽的利爪便会取他性命。

此时此刻墨尘已来不及思考,脑中早已没有了任何念头,身体不由自主的转向倒地,双手撑地,借着狰兽扑势,一脚踢在狰兽腹部,一气呵成。

“啪”一声闷响,踢在了狰兽的肚腹之上。腹部是柔软之处,往往都是野兽的弱点,狰兽吃痛立马翻身摔了个跟斗。

墨尘借此机会,起身又撒腿狂奔了起来。

狰兽暴怒无比,翻身而起,竟不追,五条尾巴向上翘起,俯身抬头,不断吼叫,击石之声此刻竟如战鼓之音,宛如九天闷雷。

霎时间狰兽全身白光闪烁,身侧石子竟都缓缓漂浮了起来,一声巨响,四周石子竟似暴雨梨花般激射而出。

墨尘眼看不妙,惊叫一声,踏空而起,空中旋身。

似乎是因为妖尾受伤的缘故,狰兽射出的石子竟也有些偏差,让墨尘堪堪擦身躲了过去。

墨尘落地后起身想走,但方才那招已经使尽了浑身气力,如今手脚都疏软了,竟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想要再起身,已是来不及了。

“想不到我今日真要葬身于兽腹之中,我还不知道我娘是谁。我死了,又有谁来照顾我爹……”墨尘看着慢慢走近的狰兽,心中一片悲凉。

就在万念俱灰的时候,天边突然出现了一缕曙光。而那狰兽仿佛受到了惊吓一般,停住了脚步。惊恐的望着天际。

印象中的暖流并未铺面而来,相反,更加寒冷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墨尘艰难的抬起身子,惊叫道:“太阳……太阳结冰了!”

在那东方天际处,原先太阳升起的地方,瞬间出现了一轮冰晶组成的巨大球体,其体积之大,升起速度之快,一眨眼之间就占据了视野内至少三分之一的地平线。

墨尘惊诧道:“日月失其责、天地失其序,乱序!这是乱序之地!”

那狰兽看到那轮冰日,仿佛看到了绝世凶魔一般,一声低吟,五条尾巴夹紧,浑身发颤,竟立马转身逃离了此地。

良久,墨尘才回过神来,呆呆的看着狰兽逃跑的方向,一时间竟不知做何感想。

“呵”一声苦笑,他拍了拍身上的灰,躺在青石旁低喃道“算我命大。”

当他放松身躯,以为一切都结束时,突然从森林深处飞来一点灵光,霎时间直冲入眉心。

“啊!”一声惨叫,一股痛彻心扉的疼痛,仿佛头颅就要炸开一般。

墨尘只能双手抱头,身子卷成一团,一阵阵痉挛。

而在他脑海中突然出现出一幅幅滔天画卷。

第一幅画卷内浓云密布,狂风暴雨,八道擎天光柱直冲苍穹,威势震天。

第二幅画卷中有四只妖神诞生于光柱之中,风雨中傲然挺立,神情肃穆,望着另外四根光柱,竟有一丝悲凉的情感。

而到了第三幅,八道光柱中央,竟有一轮蓝色烈日渐渐凝聚而成,驱散了狂风暴雨,整个天空明亮无比,宛如白昼。

最后一幅中蓝色烈日旁竟多出了一轮黑日,而这黑日正生出众多触手一点一点蚕食着蓝色烈日。

一幕幕画面在墨尘脑海中不断闪过。

同时间又有一道怒吼:“不!原来他才是,我竟然只是一介养料,我帝阳纵横一方,只要我恢复肉身,再给我五年,不,再给我两年时间,依靠我在圣血卫的布置,整个帝家都是我的!整个荒圣秘境都是我的!我不服,我不......啊!”话语还没说完,便没了声息。

而在声音结束的这一刻,疼痛又突然加剧,从头部漫延至全身,这种痛不是一般的痛,而是深入骨髓间的痛,

浑身的骨头仿佛一瞬间全部碎裂,又全部重组,再次破碎,再次重组,不断循环往复。

原先体内淤积的经脉,竟在这不断的修补过程中,渐渐地被梳理,渐渐地被打通。

人体内,有着各种痛感神经,任何细小的触碰都会带来莫大的伤害,很难想象,此刻墨尘遭遇着多大的痛苦!

一声声惨绝人寰的惨叫声,从山林内传了出去。

但倘若墨尘能达到炼魂境界开启内视的话,就可以看到眉心处的灵光内部,竟然漂浮着一张镶嵌金边的山河画卷,而这画卷,竟也和墨尘身体一样,在不断的摧毁,不断的修复。

待到最后一轮修复完成后,墨尘便昏死了过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