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升级全靠摸

更新时间:2020-09-15 01:23:22

升级全靠摸 连载中

升级全靠摸

来源:落初 作者:君向东 分类:玄幻 主角:宋牧瑶 人气:

君向东新书《升级全靠摸》由君向东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宋牧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开局一双手,升级全靠摸。我摸了一下地里的庄稼。“叮,经验值+1。”摸了一下蛮兽。“叮,来自蛮兽特殊血脉+1。”摸了一下元婴期高手。“叮,来自元婴期高手属性点+1。”“叮,来自元婴期高手灵根属性+1。”摸了一下化神期高手。“叮,来自化神期高手顶级功法1部。”直到那天,我摸了一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原本一片生机的菜园子,现在已经只剩下一地的漆黑。

在夕阳下,死一般的满目疮痍上,到处是焦土和被烧成灰的各种蔬菜,还有不少显然是被烈火烤干的,空气里隐约还能闻到烧焦的味道。

宋缺进菜园子里检查了下,原本一个足球场大小的菜园子,就只剩下边缘的一丁点蔬菜存活下来。

他气得浑身打颤,咬牙切齿地道:“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老夫买酒回来的路上,碰到一帮人拉了几车的菜,他们说是青州城什么苏府和木府的人。”上官无痕如鬼魅般冒出来:“老夫还以为是你们卖的,所以就没有拦下来。”

“苏府!木府!”

宋缺气得肝儿都有些疼,早上才发现后山的坟被人挖,现在又冒出什么苏府的人来偷菜。

难道这个修炼的世界都这么不要脸的吗?

连个菜都要偷!

真是太不要脸了!

“这些混蛋,我要去杀了他们!”

牧瑶本来就已经气得像是要爆炸一样,现在更是如同被激怒的母豹子,取出剑,怒气冲冲的就朝外面而去。

“瑶瑶,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宋缺急忙拦下她:“你今天累了一天,就在家里等我好了。”

“可是,我就是气不过!”

“好了,先放下剑,难道师兄是那种喜欢受委屈的人吗?有仇当面报,不留隔夜仇!”

好不容易把牧瑶哄好,宋缺才看向上官无痕:“那苏府和木府要干什么?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来抢我的菜?”

“好像是苏府和木府的女娃成亲吧。”上官无痕摊开手:“老夫也不是很清楚,等下你去问问不就知道了?去吧,老夫替你保护这女娃。”

宋缺想了下,若上官无痕真的有什么敌意,估计自己和牧瑶早就有危险了,看来暂时将牧瑶托付给他,应该是可行的。

于是他转身跟牧瑶道:“你好生在家里歇着,我出去报仇。”

“师兄,你要小心,答应我,不要让自己受伤。”牧瑶有些担忧地握着宋缺的手,不过并没有让宋缺不去。

宋缺点点头:“好。”

来到青州城里,随便找几个人问了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原来青州城苏府的苏剑成和木府的木雪儿今日成亲,估计是苏府的下人或者是木府的下人不知道从哪得知宋缺的菜园后,就直接过去弄了几马车回来。

然后又放了一把火。

但不管是苏府还是木府的人干的,有仇必须要当面报,要不然还要留着过年吗?

宋缺抽空从系统里兑换几样保命的技能,这才朝苏府而去。

……

此时,张灯结彩的苏府已是宾朋满座,几乎大半个青州城有头有脸的人都来了。

大厅内,一对新人正在举行拜堂仪式。

旁边一名司仪正喊着:

“夫妻对拜。”

等新人对拜完成,那司仪正准备极限吆喝时,围墙上突然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

“木雪儿,好歹我们之前也订过婚,没想到你结婚时都不给我一张请柬……”

“谁?”

作为新娘的木雪儿一抬眼,正好看到宋缺骑在围墙之上,但她并不认识宋缺,于是立马出声怒骂:“什么人?我并不认识你,你竟敢血口喷人!”

“雪儿,其实我只想喝这世上最烈最苦的酒……”

宋缺一脸深沉地看着大厅的木雪儿和苏剑成,叹了口气,接着道:“然后告诉苏剑成:我睡过他媳妇,而且还是好几年!”

闻言,苏剑成脸色瞬间变得无比狰狞。

身为青州城苏家的大少爷,年轻一辈的佼佼者,何时被人这么羞辱过?

羞辱自己的居然还是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小瘪三,而且还是在自己大婚的这天来羞辱,若是这口气自己没办法出,那岂不是以后都没办法在青州城抬起头来?

苏剑成眼里闪烁着一股无法遏止的怒火,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大胆贼子,你找死!”

“你到底什么人?竟敢羞辱我!今日不杀你,我就不姓木!”木雪儿气得俏脸发白。

宋缺冷冷一笑:“木雪儿,苏剑成,我是上官无痕的徒弟,名叫宋缺,今年十八岁,性格腼腆,最主要不太会说话,如果有什么冒犯的地方,你们***来打我啊!”

“姓宋的!你想死我就成全你!”苏剑成的怒火再也遏制不住,眼睛喷着火光,手一抬,瞬间一道剑芒,带着无尽磅礴的气势扑向宋缺。

瞬间,宋缺便感觉自己像是面对着滔天巨浪一般,让他几乎有种无法反抗的感觉。

真不愧是筑基三层的级别,苏剑成的这一手,便足以在青州城年轻一辈中独占鳌头。

宋缺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这筑基三层的还真是不怎么好惹。

但现在也不是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要不然等下就分分钟交代在这里。

他急忙施展出系统里换来的初阶御风术。

瞬间,身形一闪,堪堪躲开苏剑成的攻击!

这一幕,让苏剑成的眼里闪过一抹骇然:“这人怎么可能躲得了自己的这全力一击?”

不但苏剑成骇然,就连周围的人也纷纷瞪大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

见到宋缺安然躲过苏剑成的攻击,还以为是苏剑成饶了他。

苏剑成一击未中,并没有继续攻击,而是冷声道:“姓宋的,今日是我大婚之日,我不想让我的婚礼上见血,你最好立马就滚,要不然就休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姓宋的,我夫君饶你一命,你还不快滚!”木雪儿也跟着出声说道。

这番话瞬间把苏剑成高大的形象衬托出来。

周围的人瞬间议论纷纷:

“苏少爷真是宽宏大量,被这么一个小瘪三在大婚之日羞辱,也只是出剑吓唬一下,若是我被这么羞辱,现在估计都已经把那瘪三斩于剑下了。”

“不错,苏少爷年纪轻轻的就已经是筑基三层,前途不可限量,怎么会和一个筑基一层的一番见识?”

“所以苏少爷取得今天的成就也不是偶然的,以后,苏少爷肯定能进入到圣地学习。”

“……”

听着周围人的议论,苏剑成心里无限得意,但还是不动声色的道:“姓宋的,你羞辱我妻子,照理说,我就算把你斩于剑下,都没人说什么,但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我不想见血,你快点滚!”

宋缺怎么会走人?

他来这里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报仇!

于是他出声道:“垃圾!”

此话一出,周围瞬间一片寂静,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着他。

从来都没有人敢在苏府闹事,因为闹事的人已经被苏家给弄死了。

充当司仪的老者瞬间脸色冰冷,目光生寒地盯着宋缺:“这位小友,何出此言?”

“不不不,你千万不要误会。”宋缺急忙正色地道:“我不是针对某个人……”

老者的脸色微微一缓。

宋缺又接着道:“我是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哗——”

苏家所有的宾客的瞬间暴怒起来:“真是口出狂言!”

“满嘴喷粪的小辈!”

“老夫看你简直是在找死!”

“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来苏府惹事。”

众人被宋缺骂成是垃圾,一个个就像是被挖了祖坟一样暴怒,若这里不是苏府,估计他们都要出手了。

司仪的那老者目光锐利地看着宋缺:“阁下刚才之言,意思是说我们苏府也是垃圾?”

尽管他的语气很平静,但却带着无限的杀机,看向宋缺的眼神似乎也像是看死尸一样。

宋缺这才打量眼前老者的境界,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居然是金丹期的!

一个金丹二期的做司仪!

这苏家的底蕴貌似不小!

但他也只是短暂的愣神,片刻后就恢复过来,镇定地道:“不不,我不是针对你们苏府的人,我说的是,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