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重修上一世

更新时间:2021-01-12 16:49:46

重修上一世 已完结

重修上一世

来源:落初 作者:李唐王 分类:玄幻 主角:陈述阎王 人气:

主角叫陈述阎王的小说是《重修上一世》,它的作者是李唐王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生命尽头。被一个荒诞的理由拖入时空。降临启国。从此开启修行之旅。世界是美妙的,时间也有尽头。大道的终极却深藏于星宇。雪山是终结和新生的交汇。星空之下,我心沸腾。读者群:517260418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没有了人在身边,袁来顿时觉得舒服多了,不远处有一对儿书生在谈古论今挥斥方遒,近处则有面前一杯清茶香气徐徐。

环境很优雅,只是有些孤单。

不过忽然之间,他的注意力就被门口刚进来的一位客人吸引了。

那是一个年轻人,十分俊俏风流的年轻人。

他穿着那种素白的长衫,踩着布鞋,头上挽着一个道家发髻,腰间配着一柄细长的剑。

袁来还是第一次在生活里见到活生生的长剑,于是不由得将目光流连其上。那个客人十分敏感,迎着袁来的目光看了过来。

无论是什么审美都应该承认这是个很好看的男人,气质优良,面容白皙透亮不乏棱角阳刚,年纪二十出头,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整个人的气质却很稳。

袁来是个很善于观察别人的人,所以他瞬间便被这位客人吸引住了,第一印象感觉不坏。

那青年微微一怔,见到是个十多岁的俊俏少年在打量他,于是立刻回以一个有礼的微笑。

袁来也笑了笑,然而装傻笑时间长了有了后遗症,所以他这一笑在青年眼里真的有点傻乎乎的。

青年径直走了过来,笑道:“这里可以坐么?”

袁来一愣,飞快扫了眼茶楼这层,竟然只有自己这里最为空旷,那么这个青年过来也就是理所当然了。

“可以。”

“多谢。”青年点头致谢。

眼尖的小二轻手轻脚地过来,殷勤道:“这位公子要点什么?”

“赶路口渴,就来杯茶吧。”

“要哪种茶呢?”

青年伸手一指袁来面前的茶杯道:“这种就可以。”

“好的,您稍等。”小二一躬身就退下了。

袁来撇撇嘴,心道口渴的话一碗凉水下肚多热的天也抗的过去,非得要进这档次不低的茶楼点一杯价值不便宜的茶水来解渴,真他娘的矫情。

青年自然看不出他肚子里的蜚语,将腰间的剑摘了下来放在了桌上,这柄剑看起来单薄如纸但是分量却不轻,袁来清楚地看见自己茶杯里的水面瞬间就不平了。

青年没有和他交谈的欲望,恰好袁来也不是个喜欢和陌生人勾搭的人,如果对方是个水嫩的姑娘那还有些可能,但既然是一位公子那就算了吧。

所以两人坐在一起很安静,是一种很让人享受的宁静。

说书人正讲到什么南宗的宗主十岁踏入修行第三境,玄关显现,于南山之南青河里一剑屠龙子,血染青河,从此青河改名作红河。

听书的茶客一片叫好气氛热烈,就连青年的眼神也被吸引了过去。而袁来却听得没甚感觉,他只知道软包硬包的红河香烟,却不知晓这世界的南山南。

想起红河,他就想到了烟,然后很自然的烟瘾犯了。

袁来的烟瘾不重,几天半个月不抽也不馋,但是一旦馋了就百爪挠心的难受。

难受也没办法,他不由得叹了口气,这一声叹息里充满了思念。

青年被对面少年人这一声叹息吓了一跳,袁来年纪轻轻模样俊俏,以前一副傻样让人忽略了他的皮囊,如今神智清醒了人的气质也就上来了。

“你叹息什么?”青年好奇道。

袁来心里正惆怅,闻言露出一副苦相道:“你说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什么?”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青年没想到袁来开口就是这么个问题,他却没有笑,而是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回答道:“我觉得是南与北的距离。”

袁来用一种看稀罕物件的眼神看着他,闷闷道:“我以为你会回答是生与死的距离。”

青年淡然地笑了笑:“生死于修行而言不是很重要的。”

“你是修行者?”

“是。”青年点头。

袁来眼睛一亮,道:“那你能告诉我修行是什么吗?”

青年一怔,却不说话,直到等他的茶杯端上来才道:“我自己也说不清的。”

见同桌少年疑问他无奈地一笑道:“家师给我出了一道题,叫我体悟其中道理,我琢磨了近两个月也毫无头绪,你说就我这种悟Xing又哪里能说清楚什么是修行呢。”

这话有些突兀,本不该轻易对一个陌生人讲,但是也许是憋在心里苦恼的太久了想找人倾诉,恰巧对面的少年看上去就是个不错的人选,所以青年犹豫了一下如此说道。

“什么题目?”

袁来感兴趣道,想到做题他忽然就来了兴趣,这是他很喜欢玩的一种事情。

青年也没有报什么希望,看着袁来好奇便轻轻将手指贴近了茶杯水面,似乎是沾了一下茶水然后用湿润的手指在桌面上写了两个字。

袁来眼睛一亮,他分明瞧见那手指没有触及到水面,那水珠就浮起自动粘在了指尖!

这戏法实在是漂亮得紧。

两个字是倒着写的。因为两人是相对而坐,所以为了让袁来容易地观看,青年干脆倒着写了。

让人赞叹的不是这份细腻心思,而是即便是倒着写,这两个字写的也十分漂亮!

袁来上辈子的书法造诣不低,那是他很少的几样可以拿出来吹嘘的本事,所以他一眼就看出来这样书写的难度,对这帅气的茶客也更高看了一眼。

“就是这两个字了。”

袁来定睛一看,是“出”和“重”两个字。

看上去毫无瓜葛的两个字,青年收回手,怅然道:“家师说让我体会其中的道理,可惜……”

他叹了口气,语气中不乏挫败感。

然而就在他叹息声刚刚落下,就只见对面少年一脸古怪地看着他道:“你读的书多么?”

“啊?”他一愣,顿了顿回答道:“我自幼通读道典和百家修行心得笔记……”

袁来却打断了他:“我说的不是什么道典,而是那些历史传说,野史书册。”

“这……无用之物……”青年茫然解释道。

“那就对了,你应该多读点书才对。”袁来眼睛一搭,下了定语。

只是微微呆滞,那青年便惊讶道:“你知道这两字的意思?”

袁来呵呵一笑,在对方的讶异眼神中慢香香说道:“你……听说过仓颉造字吧?”

仓颉这个人物在这个世界是存在的,袁来闲着无聊翻弄自己房间那本《启习》的时候就见过这个人物,和记忆中的相同,都传说是造字的鼻祖。

“仓颉大师我当然是知道的,那是上古时候一位极其强大的修行者。”白衣青年道。

“……”

袁来觉得自己也有必要多读点书了。

“传说中有一个故事,”袁来定了定神悠然道:“仓颉造字之后名气渐大,变得有些眼高于顶,造字也马虎了起来,这件事传到了黄帝的耳朵里,对于臣子的这种变化黄帝很不满,但是又不便直接指出,于是他找到了一位长者商议。”

“古时候用绳结法计年月,这位长者雪白的胡须上竟然打了一百二十多个结,证明他已一百二十余岁。这位长者沉吟良久然后就去寻找仓颉,正赶上仓颉教导人们识字,长者也不说话就在人群后面听,等人群散去他才找到仓颉请教。”

“仓颉啊,我老眼昏花有几个字实在糊涂,你肯不肯再教教我?”

一百二十多岁的长者询问,仓颉不敢造次,恭敬道:“您说。”

老人道:“你造的‘重’字,是千里二字的结合,表明千里之远,应当念做出远门的‘出’字,而你却教人念做重量的‘重’字;而两座山合在一起的‘出’字,本应当是表明重量的‘重’字。你却又教成了出门的‘出’字,这实在是让我糊涂啊,只好请教于你。”

仓颉于是幡然醒悟,摒弃掉轻浮自大的毛病,可惜字已经教了出去传遍天下无法更改。

袁来笑了笑,指着那两个即将挥发干净的字迹说道:“这就是关于这两个字的含义了。”

再抬眼只见青年愣愣地听着,而后脸色一红,恍然道:“原来是这样!”

看着这人脸色变幻不定,袁来觉得这时候自已应该喝口茶彰显逼格,想到就要做,他端着架子人模狗样刚将嘴唇凑到盏边,眼角目光却看到远处一盆室内花草中间显出一对儿晶亮的眸子!

他心里一哆嗦,急忙香下大大一口黄碧茶水压了压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