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狱宰仙穹

更新时间:2021-01-13 15:37:02

狱宰仙穹 连载中

狱宰仙穹

来源:落初 作者:牧童羽 分类:玄幻 主角:天骄古仙域 人气:

《狱宰仙穹》由网络作家牧童羽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天骄古仙域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这苍穹,这天地,将由我主宰!  这规则、这秩序,将由我制定!  我要这世间,人人似仙,愿做牧童逍遥天地,不羡仙!  这是一个发生在荒古仙域的故事,牧童羽生而通神,遭众生嫉,万族恐慌,群起伐之,神秘黑手现,截断生机不留痕!  万载之后,牧童羽获逆天传承,坐拥一界,重现尘寰。布局天下,搅动风云,诛真凶,惊天下!  继遗愿,战亘古,灭诸帝,重开天地,重铸秩序,誓要人人似仙,不羡仙!------------------群号:1-0-0-6-3-9-4-1-3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铛……

随着铛的一声,那两面紫金大门遽然合上。

“呼……”

见到那闭合上的紫金大门,牧童羽心底顿时踏实,不禁长长舒了一口气,甚至忘记此刻他仍是灵魂状态。

“祭灵,真有你的,啧啧,这都能行,简直是要逆天啊。”牧童羽啧啧有声的赞道。

“这不过小道!”祭灵一如既往威严而淡定。

“那大……嘎……”

牧童羽正准备问大道呢,却被外界的一幕吓到了,仿若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一般,硬是只能嘎嘎,却说不下去。

只见,巫曼柔缓缓走至棺椁旁,轻柔的将少年移了出来,将之安置在自己香塌上。巫曼柔静静的凝视着少年,似乎陷入了沉思,她一会儿高兴、一会儿疑惑、一会儿怨恨、一会儿甜蜜、一会儿又恍恍惚惚,深色变幻莫测。

令牧童羽胆颤的是,是那柄狰狞的狼牙棒。不知何时巫曼柔取出了狼牙棒,那白皙的小手紧紧的握着,似乎随时都会砸下。

想想,牧童羽就觉得疼!而且,牧童羽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要知道女人的心思本就不能猜,现在这模样,似乎祭灵失败了,甚至将她弄疯了。一个疯女人会怎么样,这,猜不到啊!

牧童羽抓狂了,欲哭无泪,怎么就信了祭灵那呆板的家伙,一个祭坛的祭灵又岂能懂得什么叫做爱?现在好了,直接造了一个疯女人出来。

“祭灵……”牧童羽咆哮。

“怎么了?”

“还怎么了,你不会看吗?”牧童羽咬牙切齿道。

“这很正常!”祭灵仍是一如既往威严、淡定。

闻言,牧童羽哭了,即便是灵魂状态,也忍不住啊!为何能够忍受无数载业火焚烧,归根结底还是不愿死,更不敢死啊!现在,却因为轻信,信一个不懂爱何物的灵物,即将被砸成肉泥,牧童羽恨啊!

看看,这一会儿幸福甜蜜,一会儿恨意滔天,这是唱哪门子戏啊?难道疯女人爱上一个人就会这样?甚至被砸成肉泥!

难道这就是正常,这就叫正常!这,这,这简直就是不可承受之重!

“为何我会枉顾部族利益?难道是……”巫曼柔不禁忆起那一刹那心悸的感觉,那时她就有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

“难道被暗算了吗?”巫曼柔脸色变得极度难看,有点狰狞,手也下意识的紧了紧手中握着的狼牙棒。

“杀了他!他会扭曲你的意志,你必须杀了他!否则,你会必生悔恨!”

“不,不可以,他仅仅是一个无辜的少年。况且,你,你还对他一见钟情!你之所以会枉顾部族利益,仅是因为你不愿他受到伤害。同时,他还有可能就是神灵给予你的指示,你愿意就此放弃吗?不可的,绝对不可以!”

“不,不是这样。是他扭曲了你的意志,你必须杀了他!你岂会爱上仅仅见过一次的人,更何况他连人都算不上,仅仅是一具尸体而已!”

两个不同的声音响彻脑海,到底是被暗算了,还是一见钟情,甚至是神灵的指示,巫曼柔难以分辨。

凝视着宛若熟睡了的少年,巫曼柔神色变幻莫定,难以抉择。

“祭灵,你说她到底想干吗?”牧童羽无比忐忑。

“不知!”祭灵一如既往简明扼要。

“可是,你……你怎么可以不知?”牧童羽气的灵魂都有消散的趋势。

对此,祭灵一如既往以沉默应对。

“不管如何,该做不该做的都做了,岂能半途而废!”

也在此刻,巫曼柔下定了决心,不管如何绝不能半途而废!她收起了狼牙棒,缓步走了出去,片刻后,她端了一盆水进来。

此刻,她神色更为古怪,看似平缓,但却显得极为紧张,而且绝美的脸颊绯红。

“她又怎么了?”牧童羽愈发显得忐忑。

“不知!”祭灵道。

就在这时,她颤抖着伸出了那双纤细、柔美小手,缓慢但却坚定,慢慢的接触到了牧童羽的衣领,继而轻柔的褪去牧童羽衣纱……

“姑娘,你这是要整哪样啊?”灵魂海中,牧童羽感知到这一幕,不禁目瞪口呆。

一阵窸窸窣窣声响过后,巫曼柔将牧童羽剥成了一只小绵羊。

灵魂海中,牧童羽无语望天,一脸便秘的表情。

“我好好地躺在棺材内不行吗?非要将我移出来,移出来就移出来吧,没有神灵棺滋养,回复缓慢我也认了,但你却玩大变脸,并且还手持狼牙棒,差点没被你吓死!”

“而现在,现在……你竟然剥了我的衣服,你,你到底是要整哪样啊?”牧童羽在灵魂海中咆哮,虽说她助他避过了一劫,现在似乎又要帮他擦拭身子,但牧童羽却没有半点感动,有的仅是无比抓狂。

哗啦!

哗啦!

哗啦!

一阵阵水声响起,巫曼柔将毛巾拧干,缓步至床前,侧坐在床榻上,悉心的帮助牧童羽擦拭着身躯。那绝美绯红的脸颊,披肩的长发,一身豹纹皮衣裤,凸显的身姿,不仅令牧童羽忘记刚刚的忐忑,还令暂且处于灵魂状态的他一阵失神。

那是一种怎样的性感与美丽。

灵魂海中发生一幕,巫曼柔无法知晓,仍然耐心的帮着牧童羽擦拭,从开始的僵硬变成现在的有条不紊,从开始的慌乱、害羞变成了现在的专注与从容。

似乎在心里自然而然的接受了牧童羽,这个一直在沉睡中的少年。这是一种什么感情,巫曼柔自己也不清楚,从开始的警惕,但现在的不反感,甚至有窃喜。

她从小到大,从来没有朋友。小时候,生而贵为公主,且天资横溢,备受长辈爱护。长大后,为族征战,渐渐被族人忌惮,甚至中伤。

友情、爱情离她的距离是那么的遥远,同时也令她无法知晓个中滋味。

半小时后,巫曼柔擦拭完后,帮着牧童羽跟换了一件睡袍,看着一脸安详的牧童羽,嘴角不觉间绽放了一道漂亮的弧度,暗道:“这种感觉似乎也不错!”

与之同时,灵魂海中牧童羽也长舒了一口气,不管如何,被别扭的照顾一番总好过被狼牙棒亲热吧!

转眼间,半个月过去了。

哒!哒!哒!

轻微的皮靴与地板的摩擦声响起。

“又来了……”

灵魂海中,牧童羽历经万载磨砺,那坚固如磐石般的意志也不禁有种奔溃的感觉。

近半个月,对于牧童羽而言那时一段不堪回首的日子。自从被那个绝美,充满野性的女子移出棺椁后,躯体的复苏几乎停滞,而且每日清晨都要忍受着巫曼柔的悉心擦拭身躯。

继而,便是愣愣的盯着自己的身躯发呆,且神色变幻莫测。

但今日似乎不同于往日,巫曼柔并没有端来洗刷用品。而是坐在床一侧,傻愣愣的凝视牧童羽身躯,良久,叹了一口气:“哎!”

“哎?哎是什么鬼?””灵魂海深处牧童羽有一种不妙的预感。

这是个什么事吗?牧童羽觉得自己好好待在棺材里,却被刨了出来,真真实实领略了一会人尸恋!

被一位绝美又野性女子爱恋,绝对算是一桩美事,牧童羽甚至日夜期盼有这种事发生,但……但现在的他并未复苏,仅是一具尸体而已!

恋尸啊,想想就不美了。除此之外,这份恋尸还不怎么正常,刚刚开始的时候,神色变幻莫测,随时可能被砸成肉泥,随后就是傻愣愣的发呆,现在呢?已发展成发呆外加唉声叹气。

对于巫曼柔这位不仅助自己度过一劫,而且还悉心照顾自己的女子。甚至可以说是因为自己猜变成这样子的女子心怀愧疚,同时浓浓的悔意!为什么要不管不顾的献祭呢?死似乎没那么可怕啊!祭灵它能懂爱吗?自己怎么就轻信了呢?!

现在好了……牧童羽即悔又恨。

“祭灵,你说说这是个什么事嘛?”牧童羽有气无力的抱怨着,不无希望的问道:“你有没有办法让我躯体早点复苏?”

灵魂海除了隐隐回荡着牧童羽的询问之外,一片静谧!

“喂,祭灵你吱声啊!”牧童羽唠叨不休,一再追问:“到底有没啊?”

良久。

“有,但得不偿失!”似乎受不了牧童羽的唠叨,那威严的声音再次回荡在牧童羽林魂海中。

“真的?”牧童羽一脸惊喜,兴奋的道:“管他得不偿失,快点,小爷再也受不了!”

沉默,灵魂海再次静谧无声。

“祭灵!”

“祭灵!”

“祭灵!”

“祭灵!”

“你确定?一旦强迫躯体复苏,你的生机将不足百载!”祭灵声音低沉而威严。

“那有什么关系”牧童羽一脸不屑,道:“百载足以,待我锐凡成仙,得万载寿元轻而易举!”

“无知,此乃命格受损!”祭灵怒斥,道:“无论成仙封神,都不足以增添寿元,除非有亘古神灵燃烧生机为你逆天改命!”

“什么?”牧童羽大惊,那虚幻的脸上充斥着不可思议,道:“这,这也太夸张了吧?不就是提前一年半载复苏躯体,至于吗?”

“你本乃逆天改命,岂是一般?”祭灵难得没有沉寂,耐心回答。

哗啦!

牧童羽彻底死心了,一头扎进灵魂海中,屏蔽了一切灵魂力量,不愿再想这一切。

“哎,曼柔能够感知到你生机未绝,有朝一日你定能复苏。但,曼柔却可能无法陪伴你了。”

“你知道吗,自从曼柔开棺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有一种宿命相连的感觉,我不明白那到底是神灵的指示,还是一见钟情,亦或者是被你暗算了。”巫曼柔回忆着,道:“但时至今日,我才明白,那一切我都不在乎了。曼柔只知道不能没有你,你安好便是天晴!”巫曼柔绝美的脸颊满是温柔,美眸充满眷恋和浓浓的爱意。

“虽然父亲他们有意隐瞒,但我仅凭推测也能得知,为了万妖林的霸主地位,他们定会推波助澜!”巫曼柔清冷的话语含着淡淡煞气,道:“今日,我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危机向着我们涌来,已经很逼近了,我都有一种窒息感。”

巫曼柔伸手玉手轻轻的抚摸着牧童羽的脸颊,道:“唉,我倒是希望这种感觉不准。”

“不过,你别担心,即便是牺牲部族的利益我也一定不会让别人伤害你的。至于部族,就当我任性一回吧。”巫曼柔绝美的脸上绽放的笑容更加甜美,但却充斥一种决然。“呵呵,也不知他日你复苏,你的躯体能否忆起曼柔对你的爱呢?”

因为牧童羽屏蔽了一切灵魂感知,从而未能得知巫曼柔的爱,也不知一场巨大的危机向着他席卷而来。

……

祖巫部落东南方向,距离约莫百万里,天狼部落坐落于此。一座规模与祖巫部落中心城相若的城镇坐落于此。这便是天狼城,乃天狼部落的大本营,也是天狼部落的发源地,也即祖地。

天狼城,人群,狼群川流不息,人狼相处一片和谐。仿若那不是一匹匹凶狠、狼性十足的狼,而是一只只向着主人摇尾讨好的狗。

但。

“嗷……”

“嗷……嗷呜……”

一双双绿油油的眼睛,一声声响彻天狼城狼啸无不提示着众人,这确是狼无疑。凶狠、狼性十足。

天狼城构造与祖巫部落极为相似,在天狼城中央,同样有着一片占地数十里的殿群。不同的是该片殿群的主要材料竟然是银辉石,乃是一种辅助修炼阴属性功法的无上宝物。

殿群深处,一座名为天狼殿的大殿内。天狼部首狼无痕高坐于殿堂之上,两侧端坐着十位部族长老。

殿下一人单膝跪地,禀报道:“部首,一切安排就绪。”

“狼影,各方势力动向如何?”狼无痕威严的声音在大殿回荡。

“古族、天剑宗、机枢阁、万妖殿皆依约而出。但,药殿暂无动静。”

“无妨。”狼无痕平静如常,道:“药殿不来也好,区区一个祖巫部落,我五大势力足以!”

“何时可到抵达祖巫部落?”狼无痕继续问道。

“今日傍晚均可达到。”狼影禀报。

“好,你先退下。”

“属下告退!”狼影躬身退出大殿。

“诸位长老率领各部,点集百万战士随我出征。今日傍晚,合围祖巫部落。”

“谨遵部首令!”十位长老躬身领命。

“嗷……”

“嗷……嗷呜……”

一声声惊天狼啸响彻天狼部落,一群群部族战士聚集,等待出征。

……

祖巫部落东北方向,约莫一百万里处,有着一处巨大的山崖,山崖层层堆叠,宛若楼梯一般,极为瑰丽。在山崖中央,一处巨大的平台上坐落着一片精致恢弘的建筑,这便是万妖林三大霸主势力之一,古族。

建筑群落深处,一处小亭子。

小亭子内,有一桌三凳。桌面上摆放着一幅围棋,一中年男子与一青年相对而坐。两人若只观看其气质,宛如两位书生一般,这便是古族族长古天翊与其子古钰轩。

“轩儿,你设计把十万大山势力引入,这局势可就乱了啊!”古天翊捏着一枚黑子轻轻的置于棋盘一角,不无感叹的道。

“呵呵,父亲,天降神棺,机会难得啊!”古钰轩轻笑道,同时下了一子,将古天翊的一条龙拦腰斩断,悠悠道:“我们最大的敌人乃祖巫部落与天狼部族,只有乱了,才好乱中取利!”

“你啊!就喜欢弄险。各部都安排好了?”古天翊无奈的笑了笑,问道。

“孩儿办事,父亲大可放心。如无意外,此役之后,祖巫必定除名。而天狼部落即使不掉坑里面,万妖林我族也能够占据二分之一了。”古钰轩神色笃定,一切尽在掌握。

“哈哈哈,不玩了,为父就静候佳音了!”古天翊伸手将棋盘打乱,大笑离开。

“父亲,你又耍赖了!”古钰轩对着古天翊背影喊道。

“各部已就位,我也该出发了。”古钰轩暗自沉吟,想罢,身影已然从亭子中消失,其修为之高与外界盛传的蕴地境界相差甚远。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