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重生之凰命嫡妃

更新时间:2021-02-23 12:48:33

重生之凰命嫡妃 已完结

重生之凰命嫡妃

来源:掌中云 作者:公子覆 分类:玄幻 主角:凤夕白苏惊墨 人气:

《重生之凰命嫡妃》由网络作家公子覆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凤夕白苏惊墨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出身名门闺秀典范,一动一静皆是知礼合仪。她做的最出格之事便是溜出门看六皇子大胜回朝,从此芳心暗许,非君不嫁。出嫁从夫万般迁就,尽心尽力出谋划策,将她的夫君捧上那高高的位置。山盟海誓消失殆尽,她囚禁地牢不见天日受尽折辱折磨,原来这不过是一场阴谋。可笑她殚精竭虑机关算尽,赔上了整个家族性命。再次醒来,强势归来。她还是那个十二年前没有遇到他的丞相嫡女,一步一谋算,势要要天下看看谁是凰命所归。可是这上世本该病亡的太子是怎么了,好心救他宛若自找麻烦,好似牛皮糖一样处处都有他。坑蒙拐骗不用其极,真是好厚的脸皮。沉浮跌宕,诡谲大局,无人可以置身之外,荏苒之后,那人依然眉眼带笑。“阿墨,你知道我一直在你这边就好。”“阿墨,你记住,这天下安平战乱,只要你一句话。你又有何畏惧?”她且记得他说……家国天下儿女情长,她又有何畏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为何?”苏秋嫣没有想到苏惊墨拒绝的这么痛快,脾气一下子攻上来。 “只要父亲开心,一百遍家法妹妹也舍不得写么。做错事就要改,自要接受惩罚。妹妹碰我不要紧,万一下次不小心‘碰’到王室贵人掉下水池,可不就是抄几遍家法的事了,怕是要连累享福,掉头的大罪。” 苏惊墨声音并不大却带着不可置疑的力量,伸手将耳边的碎发轻轻拨开,说的头头是道。分别就是驳了她的面子。 免了责罚?莫不是在做梦吧。苏惊墨嗤笑一声。 “妹妹不在意这些细节,往后若是变本加厉冒犯了什么别国的使者,轻了怕是要说我大昭无礼,看轻我大昭子民。重了使者恼怒,你可是两国交战的罪人,危害我大昭万里江山。” 苏惊墨忽的表情凝然,语气轻轻提高,一下上升到国家的高度。 “防微杜渐恶小不为。妹妹这一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这一次就当是买个教训,父亲疼你才处罚你,妹妹如此不知足,再去祠堂跪着跟列祖列宗忏悔吧。” 苏惊墨没有像苏秋嫣和苏雪茗想的那样轻易罢手,反而严肃的说出一条条道理,清晰响亮的一字字打的苏秋嫣脸都青了。话语到最后音调已经上扬显出凌厉之势。 由自身说到相府,由相府涉及贵族皇室,又到国家江山,苏秋嫣,你若是再说些什么,她都要觉得你蠢了。苏惊墨看着苏秋嫣的表情满足的点点头。 落星暗中拍掌叫好的同时又不得不说一句:小姐,你太能绕了。 苏惊墨向来温和宽容,鲜有这样咄咄逼人的模样。此时的模样到有几分光芒万丈的感觉。 “你你!你凭什么罚我跪祠堂!我要告诉母亲!”苏秋嫣气的早忘了什么礼仪气度。她以往发脾气也不小,苏惊墨也只是微微一笑转了话题。 而苏秋嫣也只盼着苏惊墨不要把这套乱七八糟的告诉父亲,否则父亲一定真的会罚她跪祠堂。 “正好,跪祠堂时你可以与我母亲说上一说。看来三妹是打定跪祠堂的主意了。”如此拙劣可笑的威胁当谁会害怕。苏惊墨没有苏秋嫣意向中的退让,反而一句话打断她的任性定了这个责罚。告诉母亲?在祠堂跪着诉说,岂不更妙。 “什么你母亲,你娘死了这么多年,我说的是柳姨娘。你母亲早就死了十几年了,谁跟那个鬼说话。”苏秋嫣冷着脸吐出这一句就要转身去柳茹莹那里告状。 “打。”苏惊墨脸上闪过一丝阴鹜,轻柔的话落地重如千斤。分明是一双温柔如水的眼眸深处却藏着一缕摄人心魄的森冷。苏秋嫣,你亲生母亲也故去多年,却妄称柳姨娘为母。 诡异的气氛包围着苏惊墨,遮住这温暖的春意,几人甚至觉得寒冬凄厉也不如而今这一瞬的阴寒,好似置身寒冰无处可逃。 落星跟了苏惊墨十余年自然是难得的默契,等着苏惊墨话音一落时,落星那一巴掌也扇上了苏秋嫣柔嫩的脸庞。 落星自小就是习武之身,那手劲可是不小,旁人听着就牙酸,可是落在苏秋嫣脸上硬是一点印子都没有留下。若是让落星形容一下此时此刻的感觉就是:忒特么的爽!她这一手练习许久了,如今可是能显摆了。 苏惊墨笑了,落星爽了,苏雪茗惊了,苏秋嫣蒙了,雨菱怕了。 “大大大……”苏雪茗差点晕了,不顾以前什么距离和礼仪,一手紧紧拉着苏惊墨口吃着说不出话来。柳茹莹掌家也算是握着半个相府,可谓是相府后院的权势集中她手中,大姐贸然得罪苏秋嫣,以后指不定怎么受整治。 “你敢打我,我告诉我娘打死你。”苏秋嫣被打的头脑混乱,只记得苏惊墨让落星无礼,一是气急攻心不知所言。 “你亲母与主母均过世,你在叫谁母亲。你又在得意什么,再口出不逊,我让你哭都哭不出来。处置个不懂事的你我还是有这个权利的。”苏惊墨并非开玩笑,音调之上已经显示威严厉害。 苏惊墨抬手示意落星,落星自然更不客气,七八个耳光打下来只觉得手都疼了。而苏秋嫣说到底也是个十五岁的小姑娘,被落星连甩了这么多耳光早已分不清东南西北,啊啊惨叫不绝于耳。 “丞相府的主母只有一个,那就是我娘!口口声声说是打死我,真是本小姐的好妹妹。尊卑嫡庶不分,以下犯上。也不知道是哪个贱婢教出的这样没尊卑的女子。”苏惊墨冷下脸色,眉梢轻扬,转了转话又开口。 “三妹妹应该知道以下犯上,庶女冒犯嫡女该当什么罪责吗?杖刑五十。让落星打你就是为了提醒你来日不要失了身份,丢了我相府的脸面。好了,祠堂跪着去吧。” 苏惊墨一手捏着苏秋嫣的下巴,深邃漆黑的眼眸带着嘲讽,将苏秋嫣最后的依仗撕得粉碎。 苏秋嫣脸色青黑,梳好的发髻早已凌乱,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狠狠瞪着苏惊墨。她如何也想不到苏惊墨竟然敢打她,一时间跋扈的性格涌了上来,张牙舞爪的就扑了过来。 苏雪茗赶忙去拉也被苏秋嫣推倒在地。落星哪容得苏秋嫣放肆,谁料苏惊墨给她使手势让她不要阻拦,只好假装慢了一步。 “砰!” 苏秋嫣被打的头晕眼花,恼怒的推上苏惊墨一把其实也没有使多大的力气。但是苏惊墨却不躲让,硬生生受了苏秋嫣的这一推,顺着她这力气趋势撞上一旁的柱子,瞬间撞得头破血流。 苏惊墨头部疼痛,眼睛隐隐又有些酸痛,然而神情却是十分清明。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将会发生什么,这正是她想要的结果。 “墨儿!” “小姐!”这是作死么! “大姐姐!”弄啥嘞!!说好的厉害呢。 “大小姐!”刚才的气势是装的吗卧槽。 没错,她就是看到父亲来了的,否则怎么可能干巴巴的顺着苏秋嫣的意思不躲闪。单方面的描述哪有这样血淋漓的看见值得相信。 不过这也是苏秋嫣的本意不是么,苏惊墨慢慢伸手摸着黏腻的鲜血,冲着苏秋嫣绽开一个寒冷的微笑。 “爹,我没事,破了点皮而已。”当然不能死命的作。她前世苦肉计用过千万,这么点小事还掌握的好。苏惊墨看着苏彦霆心疼的目光心里也很愧疚。 苏惊墨扯扯嘴角安慰,双眸委屈又隐忍,像极了一个受了欺辱又不想告状的受气包。苏秋嫣,上一世某回你就是这么陷害过我哟。 “快去请大夫!苏秋嫣,墨儿出事你就给我陪葬吧!雪茗,走。”苏彦霆把愣在一旁的苏秋嫣踹到一边,落星忙 不迭的去找大夫。 苏彦霆嘴里说着安慰的话,又小心翼翼的抱起苏惊墨快速离去。 “是……”苏雪茗激灵一下反应过来,招呼上雨菱连忙跟在苏彦霆身后。她虽然平时冲动任性,可也不是傻子,这明显就是苏惊墨的反击对战。 苏秋嫣作的太狠,输得太惨。什么人就做什么事,不要妄想。苏惊墨绽开一个嘲笑的表情,苏秋嫣不过就是个跳梁小丑,愚蠢,没脑子。这样的人,今日这个教训,算是她的恩赐了。 若是说苏惊墨上世只知道长姐宽容,端庄大度。她将自己的身份用在不该用的地方,反而对一些事情上倒忘了自己嫡姐长女身份的好用。如今看来,确实好用的很。 苏惊墨根本不将额上的头破血流放在心上,仿佛不是自己的身子一般。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