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女帝秘典

更新时间:2020-09-15 01:32:42

女帝秘典 连载中

女帝秘典

来源:落初 作者:释圆童 分类:言情 主角:慕慕毅 人气:

火爆新书《女帝秘典》是释圆童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慕慕毅,书中主要讲述了:为了家族兴旺,她被迫入宫做秀女,遇上心仪的男子,在他眼里自己却只是一个替代品,心心念念想要保护的已经死去母亲还活在这世上,却让自己去做一个祸国妖妃!后宫之中,有的尽是争宠之辈,只会沉浸于尔虞我诈,下毒刺杀。她慕沉香一介庶女,女流之辈,就连自己的“爹”也要杀了自己,且看她如何挣脱重重束缚,又如何能凤飞九天,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一代女帝之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皇宫的朱红大门缓缓打开,又缓缓关闭,眨眼之间,一个大活人仿佛消失在慕东山眼前。

他看上去痴痴傻傻的,但是内心却比泉水还干净透彻,脑子也不是个有毛病的。人人都以为他傻,不,那是因为他太聪明了,只看一个人的言行,便能断定那人的秉性如何。

久而久之,慕东山看透了人心,这是一种可怕的能力,这种能力害苦了他。他看透了谁的心,便不会再与那个人往来,包括自己的父亲慕毅与母亲慕刘氏。

“哒哒哒”

随着一阵马蹄声响,管家老财与慕东山回了慕府,两人停在慕府大门前。

“吁吁~”

慕东山不等下人来牵马,忽然将马勒马停下,无故发怒道:

“财叔,这几日是怎么了?是不是我爹将我关了禁闭,你们就敢对我阳奉阴违了?”

“哦?是,是我的错,是我没有管理好府上的下人们。”

虽然不知道他为何会突然生气,但管家仍然下马,俯身认错,而后问道:

“少爷,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发生了什么?你还有脸问?你看,这一路上以来,我的马没有你的快,还有,我这个月的月钱少了许多,又是怎么回事?”

“这!我马上去查,一定会给少爷一个交代。”

“不用了,”慕东山叫住他。

“管家一人管理着整个慕府,也是够累的,此事我先去质问账房先生,你去问问那几个管马的奴才,定要给我个交代。”

“是是是,老奴一定给少爷一个交代。”管家老财不停点头。

而后,两人进了府中,管家老财去找那养马的马夫,而慕东山,去提了一把剑,将剑磨得光滑锋利,提着剑去账房找账房先生了。

慕沉香已然进入皇宫之中,然而,在她进入皇宫之时,曾在耳边轻声交代自己的事情:

“三个月前,有个奴婢给姐姐送饭,那饭里有毒,虽然姐姐没有死,但若是不将那人揪出来,姐姐死也不会瞑目。”

既然是而姐姐交代的事情,他慕东山就要将他办好了,即使她已经入了宫,即便她可能会死,即便她再也不能知道了,自己也要将那人揪出来。

慕东山提着剑,怒气冲冲去找账房先生,沿途小斯与奴婢们看到他,都不敢与他正眼相视,低着头,弯着腰,轻轻从他身边走过。

账房先生正坐在账房里拨弄着算盘,他实在是有些老了,花白胡子刚巧落在桌子上,他捋了一遍又一遍。眼前有些似有似无的飞蚊,他用手扇了了又扇,还是扇不去,不禁感叹:

“唉!人老了,眼前怎么这么多蚊子?”

“铿~”

就在他一丝不苟拨弄着算盘时,一把剑忽然落在他手边上,将那算盘也斩断了,剑身为没入桌子之中,可见慕东山力气有多大。

老账房毕竟老了,没有去顾是哪来的剑,只想将算盘抽出来,等意识到是一把剑时,他才突然跳起来,发现慕东山在怒视着他。

“少少……少爷!”老账房惶恐不安的看着他。

“老账房,为何这个月我的月钱会少了十几两银子?你是不是老糊涂了?嗯?”

“啊!真真……真的吗!不会吧!老奴怎会算错呢?”

老账房对自己的能力很有信心,但他不知道,慕东山是有意为之,任凭他怎么狡辩,也逃不过他的刁难。

“是吗?本少爷也懂一些数算,老先生,不妨将这几个月的人事调动与月钱账簿给我一观?我让你看看你究竟有没有算错账。”

“是是是,少爷稍等片刻,我这就去取账本。”

老账房唯唯诺诺,再加上他怒气冲冲而来,一时之间根本没有想到什么,就将府邸最近的人事调动与月钱分发账本全部拿出来给他。

慕东山本是不相信那个奴婢会是自家奴婢的,但既然要查,便要从自家家里人开始调查,再去查外人。

但是,账簿之中几个名字却忽然引起了他的注意。

“小舟”,这大概是一个女奴婢。

“阿宝”,这大概是个奴才。

这两人人是这三个月内进入府中的,而且也是这呆了不久便被赶出去了,他们的月钱一分也没有少。

“小舟!”慕东山心里嘀咕这。

不知不觉间,他已然翻了一个时辰的账簿,最后只能向老账房说到:

“唉,老先生的数算果然没问题,是我唐突了,这便给先生道个不是,是在下眼拙了。”

听他这样说,老账房松了一口气,同时高兴道:

“少爷也是个好手,平常人根本没那么多耐心看这账本,你才是第一次看,就已然能算好这些账了,老奴佩服。”

话到此处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随意与那看账房敷衍几句,他找个借口离开了,去了那个“小舟”的家。

小舟家在城外,那里虽然有些偏僻,但是,皇城里许多大户人家的奴婢都是城外的人,很少有外乡人。

虽然以他的身份不该去那些地方,但他仍然要去,只是不料,才骑马出了城门,便有一只短剑向着自己射来,落在身后小路上,同时,一道青褐色身影闪过,逃向城外乱葬岗方向。

“是谁?给我站住。”

慕东山快马加鞭追上去,直到乱葬岗中尸臭扑鼻而来,他才发现自己来到了不该来的方向,同时,那个青褐色身影也在那里等着他。

“你是?”

那人一身青褐色夜行衣,青色面纱腹遮住了面孔,只是背影背对着他。没有回答他,手指着身旁一处草丛中。

慕东山虽然奇怪,还是走向那草丛中。只是,还未走近,他便被不知什么东西吓了一跳,连连退步。

那是一具女人尸体,穿着一件灰色襦裙,已然有些腐烂了,蛆虫爬满了她的脸。

“她是?小舟?”

“嗯,没错。”青衣人点头。

“是你杀死的?”

“不是”,青衣人摇头。

“不信?你可以好好看看,她是被钢刀自背后剜心而死,而我,是个剑客,不会用刀。”

他将自己手中抱着的剑展示给他看。

“可是,是谁杀了她?”慕东山问道。

“不知道,我也有和你一样的疑问。”他低声道。

“你是谁?你为何要帮我?为何要插手此事?难道,你认识二姐姐?”慕东山连连发问。

“我不认识你所谓的二姐姐,但是,我见过她,而我认识的,是那边那座坟墓的主人。”

青衣人以手指着慕沉香母亲的坟墓。

那个坟墓,慕东山也是知道,虽然是父亲的小妾,但以父亲的身份,给自己的小妾置办一个好些的坟墓,是没有问题的,然而,慕毅没有。

“我见过你的姐姐,那是前些天的一个傍晚时分……那天,她哼唱着一首曲子。”

青衣人回忆着。

那天傍晚时分,她又身穿一身鹅黄色广袖襦裙,似一只鹅黄粉蝶穿过山林,穿过乱葬岗。手里提着一篮子香火纸竹,口中哼着一首简单的的小曲儿:

“孤城落日残霞,轻烟老树寒鸦,一点飞鸿影下。青山绿水,白草红叶黄花。

她的身后,便是一片落日残霞中的大凉国都城北凉城。她的脚步,正在走过乱葬岗边上,前方是一片安静的琥珀色湖泊,她的身后,几只黑色的乌鸦唱着歌儿,也在笑哈哈。青山绿水间,冷风吹过,吹落几片黄叶,宣告秋天已经来临了。

不远处山林中,一棵老树上满是盘根的野藤,草木之中,有一个人,怀中抱着一把剑,默默注视她走向一座孤坟。

这个人一身蓝色剑客长衫,灰蓝色长帽掩盖了他的眼神,掩盖不了他一身的冷肃杀意。

“孤村落日残霞,轻烟老树寒鸦,一点飞鸿影下。青山绿水,白草红叶黄花。”

他嘴中也在弥漫着这首小曲儿,只是,那个城字被他改成了村字,虽然改了一个字,但是,又是另一番引人入胜的情景。

而他眼中又是另外一个情景,一片落日残阳之下,一个身着一身灰黄色长裙的女子站在一座小村前,她身后的小村正在被一场大火焚烧。连同小村被焚烧的,还有一具具尸体,散发着和猪肉一样的油烟味。

那个女子浑身衣服散乱,有些衣不遮体,一头发丝凌乱不堪,汗渍满脸,但还是挡不住她的倾城容貌。不等大火烧完,一个将官骑马跑来,将她提上马,狂奔着,远去了。

正在思索间,慕沉香已经远去了,走到她母亲的坟前,跪下,烧些纸钱。她口中的小曲儿已经唱完,又换了另外一首小曲儿: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阑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是一江春水向东流。”

这是南唐后主李煜的《虞美人》,曲中一个悲伤的爱情故事,关于李煜的,可惜,人们忘了李煜的爱人是谁,只是,李煜写了这首词之后便被宋太祖杀死了,人们以为,这是他在怀念他的故国。其实不然,李煜不在乎江山,更不在乎王权,只是,他最在乎的那个人,被别的男人带走了,为了保住他的性命。

她自然是听说过这个故事的,母亲曾给她说过,正如她的母亲,为了她,被别的男人掳走了,成了他人的胯下玩物,终于,让她有机会长大成人。可是啊,谁又能想到,现在的她,又要被转手送给另外一个人了。

“她真是一个……”

青衣人思考着,想不出什么能形容慕沉香的句子,久久,他才忽然道:

“她真像一个剑客,可惜,她是个身娇体弱,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