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之悍女三嫁

更新时间:2020-09-28 21:28:25

重生之悍女三嫁 连载中

重生之悍女三嫁

来源:落初 作者:苏墨白 分类:言情 主角:小姐贺氏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苏墨白的原创小说《重生之悍女三嫁》,主角小姐贺氏,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豪门小姐重生变身女汉子,先战商场再踏西北,又深入庙堂,从重生前被人厌弃的病秧子,到名满大裕的贺映臻,她一步步的问鼎高峰,却与良人一再错过,可人生几十载,她怕什么,踏遍山河万里,她终会把他找到,所以夫君们,等着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七章生意

正午归家,发生贺映臻的事儿,贺长青极是恼怒,离了沉仪园就回了书房,本想等着午睡后去看看儿子,贺忠却来禀,知贺老爷回府,已来了贺家几次的外庄周掌柜求见。外庄周掌柜是管贺家盐路生意的。因为有严家照拂,南边几个大省的官盐都是由贺家流通,古就有千商万商不如盐商的说法,可这盐商说的却不是官盐商,而是私盐商,贺家也不例外,靠着的贩卖官盐的名头,私下从杭州盐商处贩来私盐倒卖,掉脑袋的罪,却是一本万利。

周掌柜历来办事严谨,极少上门与贺老爷议事,却不知这次是怎么了。

见贺老爷点头,贺忠命屋里要给的老爷更衣的婢女退下,方才引了周掌柜进屋,周掌柜年过五旬,身材矮胖,穿着一身青布短打,宽厚的脸上,眼睛眯在一起,瞧不出行事多老谋深算,更瞧不出内里藏着什么心思。

贺忠上了茶退下,周掌柜才开口:“老爷,您走后不久杭州大通行便发来消息,说今年盐少,除例定的官盐之外,不能允我们往年那么多私货,可这事儿事先一点风声都没漏出过,所以我们十月前已收了外庄买盐的款子。那时老爷在京中,这种事情没有贴己的人,我也不敢委派往京中为老爷送信,只能按老爷走前交代,找了二爷商议,二爷与周某的意思一样,未免事情再出纰漏,先让大通行把可允的盐货发来,剩下的等老爷回来再与大通行商议追讨。可昨夜,官盐到了码头,本应随来的五条私货船却没半点消息,我命人沿着的水路快马追寻,到了齐州都没瞧见船的影子,寻船人归来,我立即发信大通行相熟的管事,至今还没有半点回音,我唯恐事情闹大,便顾不得的规矩,来府中找老爷商议。”

瞧着周掌柜眼里的通红,知他为这事儿奔波许久,端着茶盏的贺长青,一扫刚刚与内宅丫鬟婆子的怒气,眸子深沉许多。

沉吟许久,抿了一口茶的贺老爷才开口:“大通行与贺家生意来往已几十年,不会贸然就坏了规矩,一定是遇见了什么说不出的麻烦事儿,要追船的回来,送去大通行的信,也尽量追回,若不然,要杭州的管事想法子销毁,外庄收上的盐款,小的先压下延迟发货,大的先用这几年留存的官盐发出,切记盐出贺家,必先敲成碎末私盐,库府中能清多少就清多少,剩下的的存到的凤阳码头的冰库中。”

“老爷,若是这样,我们府库内便无存货,日后若遇见难事儿要如何应对。”

看着周掌柜一脸急迫的样子,贺老爷道:“你去办吧,盐路上的事情,不比别的,万不能马虎。”

周掌柜从贺老太爷当主子的时候就在贺家做事儿,起先是盐行称盐的小伙计,因为行事沉稳,后被一再提拔,成了盐行的管事,他也是看着原是贺家大少爷的贺老爷,从个清雅的读书人,蜕变成今时今日,沂南城第一大户,其行事,历来便是稳准狠,对手下的掌柜赏罚分明,赏是重赏,罚亦是厉罚。

知道大掌柜的脾气,周掌柜没有再劝,拱手道:“就按大掌柜所说,我即刻就下去安排。”

“去吧,这几日,盐市必然会有消息,你精心打听。”

“是。”

周掌柜退下,书房内的贺长青走到窗前,十月,窗外一片的秋景刺眼,柿树上,金灿灿的柿子挂了满树,野山楂也红了果子,可贺老爷的心思却不在这秋收的盛景上。

这次往京城去,严家虽待他们父女二人甚好,夫人的几位兄长,却似有似无提点他在生意上小心些,贺家虽然近些年远离仕途,却通官商,朝廷动荡还是知晓一些,圣上年过半百,早已无心国事,大事皆由魏太师与后宫魏皇后把持,魏氏一心扶植亲子十四皇子萧直为太子继承皇位,可如今先皇后留下的太子还在,圣上也有心传位于嫡,魏家却不心死,似一定要扭转乾坤才罢休。

却不知道,这场盐市的动荡是否与魏家有关,若是,他又要站在那里,夫人一家历来辅佐太子一脉,可以如今的局势来看,太子若依旧这般,必然会被十四皇子取代,到时候严氏败落,势必会牵连贺家,倒不如,他先下手为强,早作打算。

傍晚前后在贺老爷在书房见了贺家二爷贺长明与三爷贺长安,兄弟三人说了一些家常话,贺老爷又问了二人一些生意上的事情,兄弟三人才分开。窗外已是暮色,贺老爷惦念儿子,要贺忠通报修德堂后,便归大屋,换了一身枣红色锦缎暗纹便服,才往平修那里去。

修德堂屋里,映臻与平修说话,贺氏早知贺老爷会来看平修,却没想到贺映臻会来,私底下叫红玉去大房屋内也请严氏一起来,一家团聚,要她料理晚宴,若严氏不知,岂不是她太不懂规矩。

得了红玉的通禀,原本要厨房为映臻用老鸡吊了参汤的严氏正是为难,乔氏知往日老爷去,修德堂不会特意来通禀,便问了一句还有谁,红玉道:“还有大小姐,大小姐来看少爷,正巧老爷命人来传话,夫人也一并去吧,若夫人也去,大少爷不定多高兴。”

要厨房把参汤包好,严氏换了一身宽襦也带着乔氏和丫头流嫣一并前去,主仆三人走到廊桥,正迎见贺老爷,严氏福了福身子,贺老爷道:“夫人是去瞧映臻。”

“本是想去沉仪院的,可红玉刚刚往我哪里去,说映臻去了修儿哪里。”

“胡闹,病还没好,下午大夫才要她卧床,怎么就起来了。”

严氏碎步跟着贺老爷道:“他们历来姐弟情深,想来她是太挂念修儿,还望老爷不要责怪。”

未再说话,夫妻二人进了修德堂,贺氏早得了通禀贺老爷已经往这里来,所以早早等在门口,却没想到贺老爷与严氏一起进门。

迎上前,贺氏冲着的贺老爷福了福身子,又叫了严氏一声姐姐,便靠在严氏一旁,严氏吩咐乔氏把鸡汤送去小厨房热好,就随着贺老爷一并进屋。

屋内,百里香与药气调和,淡了许多。不在浓烈呛鼻,闻着舒心许多。

进门的贺老爷就见贺映臻半靠在榻上,平修坐在一旁,姐弟俩看着一本书,和睦之景,羡煞旁人。

严氏才要开口叫他们姐弟二人为爹爹请安,贺老爷便摆了摆手,就听屋内的映臻指着弟子规中:父母呼应勿缓父母命行勿懒父母教须敬听父母责须顺承一一为平修讲解,垂髫之年却因病未曾读书的小孩子仔细的听着。

贺老爷听到,女儿教育儿子:“一定要孝顺父母,懂道,有德行,成为贺家顶天立地的男儿。”一退脸上的愠色,高兴了许多,映臻平日Xing子太弱,为人与她母亲一样温和,就连奴仆下人都纵容的无法无天,若非是他的嫡出长女,他当真看不起,可今日不知怎么了,如何看,锦缎榻上,一身鹅黄,拿半卷书的女儿,生出了许多好感。

还是平修不经意抬头瞧见贺老爷与严氏站在门口,一边自台上下来,一边叫着“爹爹,娘亲。”

抱起瘦弱的儿子,贺老爷眸中尽是慈祥:“不要跑,摔了怎么办。”

边往榻上走,贺老爷看着要起来请安的映臻道:“你病还没好,就那样靠着吧。”

作势扶了扶身子,映臻笑道:“谢爹爹。”

严氏见她面上还白,不觉嗔怪:“你还笑,白日里还睁不开眼,晚上就来平修这里,不好好养着,日后落下疤怎么办。”

“母亲责备的是,臻儿只是太想平修,未曾思虑这么多,去京中这几日,外祖母一直念叨,平修怎么没来,身子好没好,甚是想念平修。直说明年平修身子好些,定要母亲把他带去,祖母有好些年没见他了。”

看着严氏走到贺老爷跟前看了看儿子,一旁的映臻只想到于严氏和平修一起去京中严家的日子,那是她还小,平修不过两三岁,知女儿身子弱,生下这孩子极是不易,可若没平修,严氏当家主母的位置坐的自然不牢固,卢氏极为重视这外孙,虽已几年没见,叫起平修仍旧心肝一样。

正是对这位外孙顾虑甚多的,平修病死的消息传到京中,卢氏大悲,后母亲又病死,卢氏更是病了一场,母亲幼弟皆死,贺家与严家还有血脉的只剩她,心疼她一个人的卢氏本想把她接去严家看顾到嫁人。那时已经是当家主母的贺氏却劝来看她的卢氏身边的婆子,说她身子不好,不宜远行,而那时候父亲对她不慎亲近,母亲与弟弟又死了,她对严家的来人也不亲热,婆子不知在贺家听了什么,回了卢家后,卢氏便冷落起她,直至知她出嫁,才送来几箱嫁妆,聊表长辈心意。前世的她生生推走了本是她最好靠山的祖母一家。重新活过,若要保全母亲弟弟,她势必要与严家交往起来。

一家子坐在榻上,贺老爷扫了一眼映臻跟前的书册,便问儿子:“修儿这几日身子可好些了。”

瞧见父母姐姐,贺平修苍白的面上不觉生出几抹红晕,他靠在贺老爷怀里道:“爹爹,修儿好多了,爹爹,姐姐说,待修儿全好了,爹爹就会带修儿去外面的庄子上,是真的吗?”

去外面的庄子?听儿子这样说,贺老爷抬眼看了一眼女儿,贺映臻低垂眸子,表情谦和恭敬。他越看越是喜欢。贺家外面庄子的管事都知道,贺家人丁单薄,他膝下只有平修这样一个独子,却因多病极少在人前出现,他又何尝不想带他的嫡子走到庄子上,手把手的教他,日后把贺家的产业都留给他,所以比起夫人严氏,长女映臻,他对这个唯一的儿子寄托了太多的心思,若平修有个三长两短,任凭他贺长青如何玩转商场,打下怎样的家业又有什么用。

把儿子又抱紧几分,贺老爷道:“是真的,只要你好了,爹爹就带你去庄子上骑马。”

“姐姐,你听见了吗,我好了,爹爹要修儿去骑马。”

气虚血弱,勉强撑着的映臻看着弟弟欢呼雀跃的样子不觉扬起唇角:“听见了,爹爹可真疼修儿,要我都羡慕了。”

以前的映臻作为贺家大小姐,极少在父母跟前撒娇,懂事知理得近乎死板,今日却大方的与严氏撒娇,与弟弟争宠,脸还是一样的脸,Xing子却平白可爱了许多。

看着那一家父慈子孝的场面,珠帘外的的贺氏攥起拳头,十年,她好不容易把严氏母子三人的感情割断,好不容易让贺长青把她们母女放在心头,为何,不过几日,贺映臻几句话,就扭转了局面,可十年布局,纵使那丫头在京城被谁调教过,也不会撼动她在贺家所筹划的一切,这世上只要她想要的终究是她的,谁也夺不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