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十夜书

更新时间:2021-01-13 15:45:34

十夜书 连载中

十夜书

来源:落初 作者:西小楼 分类:言情 主角:冯绍闵 人气:

新书《十夜书》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西小楼,主角冯绍闵,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本书由二十个不同的故事组成,如:《一世妆》、《青衣渡》、《枕红颜》、《骨生花》、《回梦》、《非鱼》……每个故事有各自的小结局,不坑,请各位放心食用。PS:可跳过楔子,直接看第一个故事~Q群:335688858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生莫作有情痴,人间无地著相思。——况周颐《减字浣溪沙》

茶馆里,宁书看了更漏一眼道:“先生,到时辰了。”

“去吧。”

“是。”

宁书从崔珏房里退了出来,在他飞身离开了茶馆后,崔珏也施施然的下了楼。

“小生崔珏。”站在梨花案边,崔珏对着茶馆里的众人拱了拱手,“承蒙各位看官不嫌弃,今后小生就是这茶馆里常驻的先生。话不多说,就请各位看官听小生说尽这天下的痴情怨偶,看有情人,可成眷属!”

崔珏话音才落,还留在茶馆内的闵太子就首当其冲的叫了一声好。

有了闵太子的这一声“好”,那些原本就是来瞧热闹的听客也都跟着叫了起来。

看着台下各种行色的听客,崔珏也是心情大好。不过当他又与台下的闵太子四目相对,他嘴角的笑意顿时便化成了苦涩。

若是无伤还活着,那自己今日又该是个如何的模样……

崔珏叹了一声后又抬右手,顷刻间,梨花案上惊醒木。

“今日要说的这个故事,离咱们不远,可是也不近。”崔珏伸手指了指他脚下的那块地方,“传闻当年还是战乱的时候,这里就曾出过一位盖世的将军。那位将军不是别人,正是……”

是她,季文君。

扯下身上那件已经被血染成了红色的外袍,季文君仗剑站在高坡上。她冷眼看着一地的尸体,就像看着当年被满门抄斩的季家一样。

不是她太无情,而是在这个世上,还没有什么值得让她多情。

“副将!”一个同样是身染鲜血的都统站在高坡下面,“吴军已经后退了五十里,咱们还追不追?”

季文君沉思了片刻,然后沉声道:“穷寇莫追。”

“是!”领命的都统直接翻身上马,“副将有令!穷寇莫追!”

都统骑着战马在战场内清点着人数,季文君则坐在高坡上专心的为自己包扎起了伤口。

“副将,我军伤七百三十一人,亡……”清点完人数的都统又骑着战马回到了季文君的面前,“亡一千二百人!”

“很好。”季文君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淡漠道:“传令下去,让将士们原地休整,一个时辰后回营。”

“属下领命。”都统转身前看了一眼还手握长剑的季文君,心中满是佩服。

那一年,大将军苏和带着一个衣衫褴褛的乞儿回到军营。大将军拍着他的肩膀对他说:“这小子姓季,名文君。你可别瞧她现在只是个乞丐,等假以时日,恐怕她还能站在本将军的头上!”

当时他还和其他的几个将士笑苏和喝大了,可如今再看那个乞儿,果然就如苏和当年所言。

这少年,还真是个少有的将才。

一个时辰后,军医帮重伤的将士处理好了伤口。在季文君的带领下,剩余的三千八百人又回到了周国的大营。

“好小子!”苏和站在营帐门口大笑,“敢只带着五千人马和吴军周旋三天的,你是第一个!”

“将军过奖了。”季文君下马对苏和抱拳道:“文君今日能够回来,不过是全凭侥幸。”

“你还敢谦虚?”苏和拍着她的肩膀道:“元青可是早就派人回来报过战报的,文君啊,能用如此无赖的手法打的吴国后退五十里,你也是咱们大周开国的第一个啊!”

“将军,那叫兵不厌诈!”

“本将军管它是什么!不过你这个无赖的打法,倒是叫本将军欣赏的很啊!”

知道和这个粗人说不通,季文君直接打开了他的手。

“那将军就自己回去慢慢欣赏,恕末将身体抱恙不能奉陪了。”季文君对苏和又抱了抱拳,然后就解着一身的战甲走向了她自己的营帐。

“嘿,这小子!”

苏和瞪着一双大眼,吓得元青还以为他这是要找季文君的麻烦。

“将军……将军!”元青张着双手挡在苏和的眼前,“我们与吴军周旋了三日,季副将也是三日都未合眼。属下觉得,将军现在还是先……”

“先什么先?”苏和不悦的瞪了元青道:“她三日没合眼?本将军不也是三日都没合眼?”

这个臭丫头,他给她五千人马是想让她去刺探一下吴国的敌情。她倒好,不但违背军令跟吴国打了起来,竟然还敢一连三日都不来战报!

苏和不肯将这一张揭过去,元青觉得自己今日怕是又得要替季文君背黑锅了。

“将军。”身为都统的元青挡着苏和道:“其实此事,季副将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啊。”

“她还有不得已的时候?”

苏和冷眼瞥着元青,就在元青以为他要发火的时候,他却翻着白眼往后倒了过去。

“将军?”元青眼疾手快的扯住了苏和的胳膊并对着过往的将士大叫道:“来人!快叫军医!”

统领三军的大将军倒下了,大帐前自然是乱成了一锅粥。与此同时,季文君的小帐内也是杀机毕现。

看着这个坐在自己帐中的少年,季文君直接拔剑架到了他的脖子上。

“你是什么人?”

“孤……不,我……我是裘元!”也是第一次叫人拿剑架在脖子上的裘元惊慌失措,“是裘元啊!”

“裘元?”季文君默默地念了一下裘元的名字,等她把自己知道的人都筛选了一遍,她手中的长剑也离裘元的脖子更近了一分。“没听说过。”

“我是刚从京城来的,我父亲与大将军苏和是老友。昨天……昨天大将军嫌我碍事,所以就叫我来这里了。”裘元小心翼翼的偏着头又对季文君商量道:“英雄,我不是什么好人……呸,不是什么坏人!你看咱们能不能先把剑收回去再说?”

“不能。”季文君手腕微微一动,剑锋瞬间便划破了裘元的脖子。“出去,本将这里不是收破烂的地方。”

苏和,又是苏和。

季文君冷着脸。她记得她早就发过誓的,她此生再也不会上苏和的当了!

“我不是破烂!”知道她不会杀自己,裘元忽然嘿嘿一笑,说道:“我是金箔。”

而且还是最贵的那种。

“金箔?我看你是金玉其外,败絮其内吧?”看他只会油嘴滑舌,季文君也冷笑着收了长剑。

没了脖子上的那把冷剑,裘元又开始肆无忌惮的大叫了起来:“怎么会!”

难道这人都不知道的吗?如今整个京城可是都找不出第二个比他还有上进心的人呢!

看着只会在原地上蹿下跳的裘元,季文君终于卸去了一身的防备。

“我不管你是金箔还是破烂,你最好是哪来的回哪去。这里是军营,不是你们这些京城贵公子该来的地方。”

“我不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