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嫡女难逑

更新时间:2021-02-24 12:43:21

嫡女难逑 连载中

嫡女难逑

来源:落初 作者:一曲狂澜 分类:言情 主角:叶赵月娘 人气:

《嫡女难逑》作者:一曲狂澜,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叶赵月娘,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定伯候世子风光霁月,温润无比。  ——对一半,错一半。  风光霁月不假,温润无比定是眼瞎,一个能笑着将人皮割下的人,能温润到哪里去。  叶尚书嫡女貌若无盐,蠢笨之极。  ——又对一半,错一半。  貌若无盐能沾边,蠢笨之极也定是眼瞎,一个能轻轻松松将叶府主权玩弄于鼓掌之间的,又能蠢到哪里去。  “叶琉璃,听说你要成亲了?”宗政九双眼微眯,危险信号发出。  “年纪大了,自然是要的。”叶琉璃笑得甜美。  “聘礼几何?”  “不多不少,万斤。”  宗政九优雅起身,淡定抱走,而后扔下一个铜板,这就是他出的价。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面对一个不喜自己的男人,而且这个男人的身份还是个老板,她就算是再被冤枉的,也只有……

“我知道了,我知错了,请世子责罚。”。

认错态度极好,好得让宗政九咬牙。

她明明什么都没做,而且该下跪的下跪,该认错的认错,可是他为什么就感觉那么的憋屈呢?

“还跪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回去?怎么,你是想他再回来将你带走?”

“不敢,世子,我这就消失。”

立即起身,掉头就走,走着走着就变成了小跑,跑着跑着就变成了大跑,转眼,便消失在黑夜之中。

宗政九吐出一口浊气,他感觉,胸前的伤口又疼了起来,心里很清楚,他是被气的。

“主子,要不要回蓟州别庄?”杨焱小心的问道。

主子遇到这个小丫头没有一回是好的。

“回。”

“那,要不要让望云寺的来看看伤?”

“要。”

他现在也不想见到这个让人头痛的棋子,他怕一个不小心会捏死,到时候可不就白费了某些心思?

“是,属下,这就去办。”

……

凌云寺,关门,梳洗。

蒙蒙胧胧的铜镜里倒映出细密的伤口,随手扯下窗台上花盆里的草。

别人种是花,她种的就是药草,按她说的,花很漂亮,可是有时候散发现来的香味却可以让人失眠,甚至可以让人不知不觉间中毒,而草就很明显了,大多数是药,就算是毒草,只要不碰就不会有事。

当然了,不可否认的她懒,种花需要浇水,药草就简单太多了,想起来就浇浇,没想起来也不会枯死。

将药草放进嘴里咬碎,吐出,覆上,再用白布包裹。

得,衣服都不用穿了。

打了个哈欠,上床,睡觉。

第二日。

“琉璃,你受伤了?”巧儿惊道。

“没什么,砍柴,掉尖刺堆儿里了。”她淡淡,馒头就着菜继续吃。

“昨天,你砍柴了吗?你不是前天砍的吗?”

“不是,你记错了。”

飞快,一个馒头下去,再拿一个,要将得儿个吓走的全部吃回来,只是,盘子一动,手下一空。

顺着盘子看去,江有欢正一脸不悦的看着她。

“琉璃,你也吃得太多了吧,这馒头是一人两个的份,你已经吃了三个,这第四个无论如何是不能再吃了。”

江有欢怎么也看不惯,来了三年,喝了三年的苦药,吃了三年的大馒头,她们凌云寺里所有的香油钱全都给她喝光了,吃光了,更可气的是主持居然还不开口,任由着。

第四个了?

她慢慢吐出口气,“哦,我知道了。”淡定的收回手来。

“你?”

江有欢气急,她就是会这样,看上去顺从听话,可是骨子里却不理,现在答应得好好的,晚上时又吃上四个了。

“琉璃,你到底听没听到我说的话?”

“听到了。”

“听到了你还这样?”

“那你要怎样?”

这?

江有欢这一拳像是打在棉花上,再看她脸上一脸无辜的模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啪,挥手将她粗碗掀开。

咣当。

碗落地。

嘶。

众尼怔住,江有欢发火了,琉璃这个小不点,要反击了吗?

这么久了,江有欢针对琉璃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以前因为是新来的,柴让她砍,火让她烧,地让她扫,甚至衣也让她洗,可是琉璃却一点儿也不在意的全照单全收了。

那现在呢,她会不会勇敢的站起来反抗这个霸道姑子呢?

一时间,饭堂安静了下来,大家屏住呼吸,看着气氛慢慢的变得紧张起来。

江有欢也怔住了,在扫碗时便后悔了。

巧儿也暗暗的吞了吞口水,瞪大眼睛看着地上打着旋的碗。

蹭。

小小的身影猛的站了起来。

“呼……”众人齐呼。

江有欢心一紧。

要开始了吗?

可是身影只站着,却不动,就在众心脏跳到嗓子眼了,一道声音响起。

“那个,我吃饱了。”

说罢,捡起地上的碗,低头匆匆离开。

众人看着这个瘦弱的身影,顿时感觉一阵心酸,琉璃就算是再能吃又能吃多少个馒头,一个小小的人儿三岁就进了寺里,三年间任劳任怨,可是现在呢?

“江有欢,你太过分了,不就是一个馒头嘛,至于吗,大不了将我的分给她好了。”

“就是,大家都是穷苦的人出身,都是吃过苦过来的,何必呢?”

“是啊是啊,江有欢,你太欺负人了,我不跟你一个屋睡了,我要跟你分床。”

这?

突如其来的针对叫江有欢目瞪口呆。

怎么会这样?明明就是那个琉璃不对,可是为什么这里的人却纷纷对她指责给她脸色呢?她,不懂了。

叶琉璃才不管饭堂里的动静,就算是用脚趾头也想得到江有欢这回可就是失人心了,三年的忍气吞生换来的结局换来的可是很严重的后果。

虐人,不一定非得要打打杀杀,也不一定是要将火发回去,有时四两拔千斤也是很有力度的,江有欢在寺里,只怕就已经落下一个霸道的名头,日后只要她抬手,她就可以装弱,让群众的力量收拾,多好。

抬头看天,蔚蓝蔚蓝的,很美,只是……她们再也看不到了。

眼眶微湿,嘴角挂着微笑,放心,她会一一送她们下去陪你们的,到时候,你们一定要不客气的收下呀。

“琉璃。”

凌云师太慢慢行来。

“主持,你今天怎么不说阿弥陀佛了?”

笑容加大,眼睛里的酸楚瞬间隐没,取而代之的是这个年纪该有的稚嫩和口不遮言。

凌云师太一顿,严肃的脸上微微抽动,“阿弥陀佛,童言无忌童言无忌,琉璃,废院里有两样东西,你可知道?”

“知道。”

她当然知道,一个是见死不救而被人杀了的,一个是因为下手太快而没听主子话而杀了的,还有那个美男子,笑容像天使,性子却是实打实的恶魔,她相信,自己要是不逃,等这个美男子玩透了没兴趣了,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

呃。

老实的叫人回转不过来。

“你如何看?”

如何看,她能说一般都是快进着看的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