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尘音

更新时间:2021-02-26 13:54:05

尘音 已完结

尘音

来源:落初 作者:何满子 分类:言情 主角:桓筝沙华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尘音》的小说,是作者何满子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尘音:三千红尘,惊鸿之音。尤迦:昙花一现,只为尘音。千万年前的一滴泪,种下因。她在历史的轮回里徘徊,这是果。她不懂人世间的情感,可是当她真正学会爱时,那人可还在原地?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尘音——”沙哑的声音,是**被点起的预兆。

“苏——苏——”半睁半掩的眸,嘴角逸出断续的侬软,“苏——”

震惊伴随而来的是无法遏制的狂喜,景苏将怀中女子压到身下,落下的吻愈来愈热烈:“尘音——我的尘音——”

淡蓝色的床单上,墨玉流泉般的黑发铺陈开来,宛如海洋中飘荡的魂。灼热的吻沿着尘音的眉梢眼角密密落下,辗转到那两片红艳的娇唇上,呼吸渐粗。舌尖试探着进入,得到默然的认可后,长驱直入。纠缠着那柔软的丁香,身体像被一束火苗点燃。

从甜蜜的唇瓣间退出,景苏的吻沿着那凝脂一般的玉颈缓缓向下。烟青水色的外衫已经剥落在地,露出光洁的双肩,泛着盈盈玉色。灼热的唇在锁骨处流连,继续向下,碰到弧度完美的碧色肚兜,景苏的瞳孔陡然紧缩,冰凉的指尖轻掠过青色的丝带,那一抹碧落到一旁,现出里面的旖旎风光。

尘音只觉胸前微凉,银牙轻咬住下唇,轻唤道:“苏——”

魅惑的声音宛如星火入油,瞬间火势蔓延,滔天映红。景苏只觉下腹一股热流涌出,双眸火苗闪烁。紧贴着景苏的尘音一下子感觉到身上男子的变化,身子几不可察地轻颤,双眸也紧紧闭上,然而双臂却固执的搂得愈紧。

半晌,感觉那微凉的手指轻触肌肤,柔软的布料贴合到身上。尘音缓缓睁开紧闭的双眸,对上一双仍残留着**的星眸。

景苏替尘音披上亵衣,撇开了视线,沙哑着声音道:“尘音,不行,现在不行。”拉过锦被盖在两人身上,景苏搂了尘音在怀中,呼吸却是渐渐平稳下来。

尘音垂落双眸,遮住眸中清光,轻应一声:“恩。”

月盈满魄,透过窗棂洒下一室清辉,宛如覆盖在苍茫荒原上的皑皑白雪。身旁的男子已经发出绵长均匀的呼吸,一双烟行媚世的双眸缓缓睁开。眸中清光凝聚,深深地望着那梦中的睡颜,心底一抹轻叹荡漾开去。

越国,皇宫。相似的夜色。

碧波荡漾的宫殿,映衬着月色清华,宁谧幽静。宫池周围,一望无垠的雪色,清辉万里。仔细望去,才发现是无数片簌簌轻摇的月色花瓣,笼着朦胧月光,散发出清幽宁神的淡香。

月色的花海之中,一袭红衫的男子独立其中。墨色的发丝未用发带束住,如瀑垂落双肩,清风过境,发丝乱舞。艳丽的红,皎洁的白,形成异样的妖冶。

身后传来极轻的脚步声:“皇上,这么晚了,您还不歇息么?”略带娇羞的声音,含着丝丝关怀与胆怯。

红衣男子缓缓转过身来,女子的脸顿时红霞双飞,羞赧地低下头去。月光下,那肆意飞扬的火红如同致命的罂粟,蛊惑妖娆,燃尽荼蘼。狭长的凤目微挑,眼波不经意地流转,都仿佛羞尽天地。鼻梁秀挺,双唇薄削。嘴角噙着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勾魂夺魄。

女子双颊羞红,低着头走近一步,低声道:“皇上,今夜……是雪儿服侍您。”

一阵风过,空气中的淡香渐渐浓郁。红衣男子脸上的神色蓦然柔和,仿佛凝聚了千万年的深情。撩起下摆,蹲下身去,将脸贴到那微凉的花瓣之上。微妙的触动,含苞的花朵中酝酿着流年风雨,就要破空而出。

整个宫殿寂静地都能听到花朵绽放的声响,如流星划空,瞬间璀璨。数以千万朵的昙花同时绽放,刹那芳华。玉色的花瓣,迎风摇曳,仿佛是等待千年的凝眸。

“昙花一现,是昙花的孤寂还是等待的永恒呢?”男子低喃的话语飘进昙花深处,散进花魂。

“皇上——”女子有些迟疑地唤道,这样柔情的神色,真是那个传说中暴戾的皇帝么?

红衣男子缓缓起身,脚下昙花已谢。

“你可知,这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轻柔的话语,让女子微微抬头。

“你可知,踏入这片花海的人都是相同的结局。而你,犯了最严重的错误。昙花一现,必以血祭。”温柔的话语,却是刺骨的寒冷。

“皇上,雪儿再也不敢了,您饶了……”女子哭喊的话语戛然而止。

如花少女,一缕香魂,葬了昙花。

“苏找我有何事?”景颜撩着衣摆走进屋内。

景苏抬眸淡笑:“没有事,便不能找大哥一起喝酒么?”

景颜面部冷硬的线条柔和下来,自斟一杯道:“苏可是遇着什么高兴的事了?”

景苏唇边含笑,望着身前男子缓缓道:“苏是为大哥高兴。”

景颜抬头,面有疑惑地望着对面男子。

景苏轻笑一声,朝内室唤道:“尘音。”

景颜的呼吸陡然一滞,只见屏风之后,一抹烟青水色袅袅走出,拖地的长裙仿佛飘在碧波上的莲叶,风拂微动,芙蕖皎皎。

“尘音见过太子殿下。”

“不必多礼。”景颜只觉那淡渺的幽香在室内升腾,和着酒的微薰让人沉醉。

尘音垂眸谢过,素手执起桌上酒盏为景颜斟满玉杯后,在一旁落落站定。

景苏淡笑望着尘音的动作,举起酒杯对景颜道:“大哥,尘音是个好女子,希望大哥以后能好好待她。”

手中满杯的酒不小心溅出两滴在桌上,景颜蓦然抬头,定定地望着淡笑的男子静默不语。半晌,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缓缓道:“苏醉了。”

景苏放下手中酒杯,笑得雅致如玉:“大哥,我滴酒未沾,何来‘醉’字一说?此番话语,真心诚意,大哥莫要推辞。”

景颜幽深的双眸凝视着景苏的脸庞,似是隐忍着什么,又似渴求着什么。渐渐地,他的目光落到一旁静静立着的女子身上。她娴静淡然,仿佛两人所谈与她截然无关一般。

垂落的长睫轻颤一下,尘音莲步走出,盈盈拜下:“尘音愿跟随太子殿下。”

握着酒杯的手指渐渐收紧,脸上却笑得愈发温雅,景苏悠然道:“我看到大哥对尘音不若像对其他女子那般避之不及,还以为……”景苏轻笑出声,续道:“如此看来,却是我想多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