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那一抹醉人的红

更新时间:2021-03-08 14:28:56

那一抹醉人的红 连载中

那一抹醉人的红

来源:落初 作者:秦妈一块砖 分类:言情 主角:秦杨静武 人气:

秦妈一块砖新书《那一抹醉人的红》由秦妈一块砖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秦杨静武,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这是一本溶合了众多因素的励志小说,热血,美食,悬疑,爱情,职场,切容砖头为您娓娓道出一个餐饮传奇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事实证明,只有有心,没有找不到的人,李少洪花了两个小时,在批发市场周围的宾馆查到秦抗美住的三峡宾馆。

李少洪正要亲自把配方送到秦抗美房间去,滴滴滴,腰间PP机响了,正好宾馆前台有电话,李少洪看了看是彭辉家座机打来的,后面加了SOS,这是他们约定的,遇到紧急情况的暗号。

“现在电话里说不清楚,赶快点到我家,”彭辉说完啪的一下挂了电话。

彭辉不同于文道贵,平时是很冷静的一个人,今天这么慌慌张张,别出什么事啊!

李少洪只好把装有配方的信封留给三峡宾馆前台,让前台转交一下,自己打了个车,火急火燎的往彭辉家赶。

不过有时候吧,冷静的人也做不靠谱的事,彭辉叫李少洪来只是因为家里催结婚,今天有介绍人带女方上门了,彭辉一见相亲对象,不乐意了,眼见父母跟介绍人越聊越起劲,着急了,就给李少洪打电话求想办法。

可这电话就在客厅,不好意思说什么,于是才有两句话挂机的事。

李少洪一脸无语的看着彭辉,你个小眼镜,二十大几的人了,挑个什么劲,望客厅瞄了一眼,多好的一个妹儿,这圆脸,这圆腰,这圆腿,别人家得用多少粮食才能养这么圆。

李少洪也笑了,也难怪彭辉急眼了,sos都呼出来了。

“小李来了,”彭爸爸招呼了一声,彭辉家里李少洪来得也多,熟得很。

“彭叔,阿姨,这么大事我得给小彭把把脉啊,”李少洪甩开拉着自己的彭辉,直闯龙潭虎穴。

彭辉看着手背在后面,做了个ok手势的李少洪背影,一咬牙,跟上,颇有些风潇潇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千万要返。

李哥,你可千万要给我把场面撑住啊!彭辉有些悲催的想着。

李少洪横刀立马,端坐客厅,一只响箭当空袭来,放箭之人乃是彭辉妈妈,居委会骨干,街道活动积极分子:

“小李啊,你作为彭辉的兄弟伙,他的婚姻大事可千万要支持啊!”彭辉妈妈看来这是相当满意这个圆圆啊。

不待李少洪开口,又是一只冷箭射到,作为大学教授,彭辉爸爸的箭法精准,直击要害:

“少洪,你这也是二十大几了,婚事有没有着落啊,家里着不着急啊,”一箭穿心,一箭封喉,李少洪冷汗直冒。

彭辉在后面踢了踢李少洪,没办法,为了兄弟,上吧!乾坤大挪移:

“叔叔阿姨,我的事再说吧,主要是彭辉是厂里重点培养的年轻干部,这个时期还是加强学习为好……”

这个场景,李少洪的口才怕是发挥不出来,寒光一闪,一员猛将当头一刀,劈向李少洪,此将名曰介绍人,身经百战,拿下无数畏婚男青年,

“说得好,年轻人就该有事业心,有追求,不过老话说得好,先成家,后立业,刘欣圆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绝对是贤内助一名。”

李少洪再看一眼介绍人口中的上厅堂,喑呼好厉害的闭眼刀法,介绍人你瞎呀!不过名字居然真有圆字,怪不得别人说无巧不成书。

“你好,我叫刘欣圆,我们能认识一下吗?”这记夺命流星锤直接让李少洪当场认输,退出战场。

李少洪悲伤的拍拍兄弟伙彭辉的肩膀,暗道:老弟,哥哥功力尚浅,修为不足,你自求多福。

“不好意思,家中还有事,先走了,”李少洪快步流星闪身出门,留下绝望的彭辉。

就这么折腾一下,下午又过去了,我的星期天啊!我不能让今天虚度,李少洪又去到三峡宾馆,不巧的是,秦抗美出去了,不在。

李少洪想想在前台留了一张纸条:明晚七点半,三峡广场见,谈一谈火锅店的选址。

不仅仅是为了讨好秦抗美,更多的原因是李少洪也被秦抗美眼中的火苗点燃了,他想挣脱一些东西,一些束缚,他隐隐觉得,秦抗美和自己在很多事情上有着共同的思路,所以果断的开启了邀约。

爱人也好,朋友也罢,有的聊了十年八年都不知道对方想什么,而有的只需要一个眼神,三两句闲谈。

星期一阴云密布,下午四点多了,天越发的黑了,空气越发的沉闷,一场大雨随时可能落下来。

李少洪的心一直忐忑不安,一方面希望赶紧下雨,这样秦抗美就不用出来了,一方面又希望别下雨,他有很多话想跟秦抗美聊。

就在这样矛盾的心情中,李少洪渡过了星期一,还好没什么工作。

下了班,吃了饭,拒绝了文道贵打台球的邀约,六点半的时候,李少洪拿着雨伞出门了,这天气也真是搞笑,老天爷黑着脸都黑了一天了,就是不哭出来,憋得大家心慌慌。

来到三峡广场,刚好晚上7点整,广场的钟声当当当的响了七下。

来早了,李少洪四下看看,因为要下雨了,平时热闹的三峡广场没有多少人,秦抗美会不会来,李少洪并没有把握。

7点20分,风吹起来了,小雨滴撒起来,很快到了约定的时间,秦抗美并没有出现。

雨越下越大,入夏的第一场大雨终于全面下开了。

撑着一把帆布雨伞,孤零零站在三峡广场边的李少洪,固执的看着手表,7点31分,32分……

广场的钟再一次响了起来,八点整,全身湿透的李少洪一步一步向广场中的楼台走去,楼台上有个古老的撞钟,虽然不像解放碑那样出名,但它也见证了许多广场上的分分合合。

光秃秃的水泥楼台并不能遮风挡风,大雨已经将广场模糊成了一片,李少洪烦燥的踢了一脚地上的积水,水没有踢起来,鞋飞了出去,还飞得挺远。

李少洪一瘸一拐的向自己的鞋子走去,一只手系不好鞋带,反正都湿了,李少洪索性将伞放一边,专心系鞋带,绑得那么认真,好像想将什么东西,牢牢绑住。

李少洪突然发现,自己的头上,并没有多少雨水,他转头一看,秦抗美打着一把花伞,巧笑倩兮的看着他,也是全身湿透了,看来也站了很久了。

“瓜兮兮的,神戳戳的,约个下雨天,还不说清楚,那么大个广场,东西南北中,你倒是说一个啊!”秦抗美伸出了右手。

“呵呵,是有点戳笨了,”李少洪抓住了秦抗美的手,站了起来。

两人看着落汤鸡一样的对方,三峡广场上,响起了青春飞扬的笑声。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