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等你乖一点

更新时间:2021-06-17 11:26:26

等你乖一点 已完结

等你乖一点

来源:晋江 作者:福英福英 分类:言情 主角:秦啸川傅一一 人气:

《等你乖一点》由网络作家福英福英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秦啸川傅一一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他是娱乐圈正火的小生,高冷男神的代表,居然被她吃得死死的,而且还是个男暗恋女,经纪人一听到这消息,真的要笑到死。事实上,两人只是一夜酒醉,生出的火花,秦啸川当真了,于是三天两头的去傅一一那,看对方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贴近她,笑着问:“我厉不厉害?”

傅一一觉得,要是他有尾巴的话,现在一定摇得特别欢快。

她想到那个画面,噗嗤一下笑出来。

面前的男孩子微微皱眉,似乎不明白她怎么一下子笑得这么开心。

傅一一偏头看着他,没有故意说违心的话。

“厉害啊,6个6你怎么办到的?”

他似乎没想到他会这样直白的夸奖自己,反倒有些不好意思。

秦啸川抬眼,对视上她的眼睛轻声说:“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包厢里有人唱着歌,小美还在罐老高喝酒,嘈杂的声音充斥着耳膜。

傅一一呆了下,没想到他这么大胆子,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说什么?”

秦啸川笑起来,像是恶作剧得逞。

余光瞟到有人再往他们俩这边看,他收敛了一下。

“逗你的。”

可难得见到她这模样,他又有些不甘心,于是补充了句,“存起来好不好?”

好……好你个头。

傅一一咂咂嘴,觉得自己没有醉,是秦啸川醉了。

老高连喝两杯洋酒,有点受不了了,放下酒杯跑去了卫生间。

纪晞晞见傅一一也喝多了,干脆提议说要回去了,“一一我们先回去了好不好?我怕你醉了。”

喝了酒的傅一一特别乖,圆圆的小脸红扑扑的。

“好啊。”她黑亮的眼眸浮上一层迷离,“晞晞我有点困了。”

“乖,一会回去就睡。”

纪晞晞酒量好,喝了一晚上也跟没事儿人似的,只是白皙的脸变得酡红,粉嘟嘟的,更显妩媚。

她半扶半抱地牵起傅一一,跟导演制片他们打招呼,说先走。

傅一一脑子还算清醒,就是有些控制不住的脚软。

贺鸣倒是不避嫌,放下酒杯,说:“我送你们吧。”

“不用。”纪晞晞背起自己的小坤包,朝秦啸川笑了笑,“秦老板,劳您送我们回去吧?”

小美侧目过来,看了一眼纪晞晞,觉得她怎么比自己还大胆,竟然直接喊秦啸川送她们回去。

纪晞晞多聪明的人啊,大大方方地把暧昧挑明了,“哪里敢劳烦我们天涯四美啊,回头我不给人扒皮啊?”

她故意对着秦啸川说:“好歹我们晨老师刚才也陪你唱首歌,应该请得动你的大驾哦?”

刚刚一首情歌对唱,在外人看来明明是晨云霁占了便宜,可到了纪晞晞嘴里,就成陪秦啸川唱歌了。

小美觉得怪,但又说不上个所以然来。

贺鸣也有些懵,大着舌头说:“没事儿没事儿,我正好也想回去了。”

他俩都还以为秦啸川怕麻烦会拒绝,哪晓得他点点头,起身说:“应该的。”

秦啸川叫了个车,送她们俩一起回房间。

大概是等车的时候吹了夜风,有点着凉。

一到房间,傅一一就有些反胃,进门就捂着嘴跑进了洗手间。

“一一!”秦啸川见她不舒服,急着就要追上去。

“慢着!”纪晞晞转过身来,眼疾手快地他挡在了门口。

秦啸川扶住房门,眉头微皱:“纪老师?”

纪晞晞一双桃花眼在他脸上转,看着他一脸冷淡的样子,勾唇一笑,并没有被他冰到。

她歪着头,甜声说:“我会照顾一一的,你别担心。”

秦啸川:“……”

她笑了笑:“不放心?”

“可是……”

有人是当局者迷,可纪晞晞旁观者清。

她索性把话说透,“没什么可是的。”看着秦啸川仍是一脸冷峻,她接道,“人多眼杂,知道吗?你今天在KTV已经有点过了,一会儿保不齐有人起疑心。”

纪晞晞说:“你想想自己的身份,流量小生有了圈外绯闻女友可不是闹着玩的。”怕他不以为然,她又强调,“何况这些事情对一一的影响更不好,知道吗?”

听她这么说,秦啸川似乎清醒了一些。

“可是,可是她喝醉了。”他仍执拗地站在门口,“看她睡了我就走。”

纪晞晞回头朝卫生间的方向望了一眼,回过头来,“不用担心,我会照顾她的。”

秦啸川抿着唇,还是不太放心。

纪晞晞索性直接上手推他了,“行了行了,你自己也去醒一下酒吧,明天还要开工呢,别站在这儿了。”

顿了顿,纪晞晞又展颜一笑,笑容妩媚动人。

她安抚眼巴巴望着里屋的秦啸川:“放心好不好,姐姐跟你是一国的。”

他收回视线,落在她的笑脸上,抿唇沉默片刻,有些丧气:“我知道了。”

“知道就好。”

秦啸川深深地吸了口气,让自己清醒一点。

他恋恋不舍地收回手,一步三回头地迈开脚步。

纪晞晞看着他的背影,觉得八卦报道真的一点都不准,什么高冷影帝啊,这活脱脱就是一粘人的小可爱嘛。

她抬手正要关门,大门却被人抵住。

是去而复返的秦啸川。

纪晞晞愣了下,以为他还执意要进门,正要冷下脸,却听他语气有些焦急地叮嘱她。

“纪老师,一会儿你让她早点睡,一一喝醉了睡觉会踢被子,你把她房间里的暖气开起来,这样她晚上不会着凉。”

纪晞晞笑得很玩味,“这么了解我家一一啊。”

秦啸川停顿片刻,没有理会她的打趣,继续说:“她半夜会觉得口渴,你一会放杯水在她床头。”

啧啧。

纪晞晞觉得有意思的很,才睡了两次就这么了解她家一一哦。

“还有,”秦啸川的眉头还有些皱,“明天早上你们就别来片场了,多睡一会儿吧,好好休息。”

看着他一脸认真的样子,纪晞晞觉得自己好像被戳到了。

一个红得发紫的男人,明明又被万千女人宠坏的资本,他却毫不在意。

他的心思,只想留着用来宠傅一一。

一点一点地记住心上人的小好恶,再细致妥贴地嘱托朋友照顾她。

纪晞晞长叹一口气。

妈妈,为什么要给她吃狗粮……

她好想她的陆教授啊……

纪晞晞的少女心被小影帝收买了,一语双关地说:“行了,别说姐姐不帮你。”她故作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去吧去吧。”

秦啸川“嗯”了一声,看着纪晞晞当着他的面,砰地一声关上了房门。

他看着紧闭的大门,心里很失落。

秦啸川转身靠着墙,没急着走,而是默默地从兜里摸出烟盒来。

薄唇含住长烟,他翻开打火机。

“嚓——”

金属盖子发出一声小小的响动。

他有些失神地望着烟头火星微闪,深吸了一口,尼古丁的香气顺势进入肺叶。

有些涨,有些闷。

烟气慢慢腾起,秦啸川忽然莫名其妙地想到四个字。

身不由己。

香烟的味道让人镇定,脑子里的酒精褪去了几分。

可他脑子还是有些乱,胡乱地想着什么。

他喜欢表演,想要接好戏。可是在资本为王的市场,投资方根本不会管他有没有演技。

就算他17岁就拿过影帝又怎么样,没有收视号召力,片商根本不会找他演戏。

所以胖哥拼命给他做宣传,让他走上流量小生的路子。

他成了大明星,找上门的人就多了。

但人生就是这样啊,为了做一件喜欢的事,人们好像必须要做很多不喜欢的事情才能交换。

成了明星,很多事就开始身不由己了。

就像这次他任性非要网剧《废后》,那么回去之后,就不得不去参加两个又赚钱又圈粉的综艺节目。

灰白色的烟气腾起,遮住了他琥珀色的眼眸。

他眼神带着迷离,忍不住乱想。

如果他不是什么明不明星的,现在是不是就可以温柔地照顾一一了?

秦啸川偏头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叹了气,心里有些发涩。

放松了一次之后,第二天剧组又开始了紧张的拍摄。

前两集结束之后,秦啸川的戏份就变少了,平时也不是很忙。

第三四集主要是女主角邓舒怡的表演,大多数时候是她自己的独角戏。偶尔她情绪不到位,秦啸川就主动陪她搭戏。

最后一集里,贺鸣的戏份变多了,还要拍大夜。

但他精神好,拍大夜还约纪晞晞打麻将,又找人一起玩桌游。

那天秦啸川留在片场给邓舒怡搭戏,贺鸣他们去了傅一一和纪晞晞的套房玩狼人杀。后头开工的时候,秦啸川就发现他连着几天情绪都有些不对。

贺鸣饰演的是皇后的弟弟,西夏国最年轻的小将军,年轻有为,惊才绝艳。

整部戏最后拍的一场就是这个小将军和姐姐在前线将军大帐里的戏。

跟皇上大吵一架之后的皇后,连夜赶到两军对垒之处,趁着夜色突袭敌军大营,一箭射杀敌军主帅。后被人围攻,满身是血地拼命讨回西夏的大营。

小将军抱着浑身伤口的姐姐,接到皇帝从宫中传来的圣旨,宣布废除皇后,迎娶异族公主。

这场戏需要贺鸣的一个情绪爆发,但他不知道怎么了,一直哭不出来。好不容易流了几滴泪,又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陈导连着卡了他几条,也发现贺鸣实在是不在状态,“贺鸣你这个不对不对!你姐姐被人欺负成这样了你无动于衷啊?”

贺鸣也知道自己有问题,一言不发地走到休息区。

纪晞晞看他的状态不好,故意开玩笑地开解他:“这有什么哭不出来啊,你就当你失恋了啊……”

“我没失恋!”

贺鸣刚坐下听她这么说,立刻炸了,站起来就走。

一身铠甲哐哐作声。

纪晞晞没想到他今天脾气这么不好,还问他助理是不是昨天打牌输急了眼。

果然都是当局者迷。

傅一一知道纪晞晞心里有人,贺鸣完全没戏,索性帮着把窗户纸捅破了。

纪晞晞不以为然。

她从小美到大,一路见惯了男人的示好,即便被当红偶像喜欢也一点没觉得受宠若惊。

“喜欢就喜欢呗,你也喜欢我啊,我这么漂亮可爱不喜欢才不正常,嘻嘻。”

顿了下,她忽然想起秦啸川就没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于是认真了点:“喜欢我也没用,我只喜欢陆教授。”

傅一一觉得她这样没心没肺的样子,伸手揉了揉她白皙粉嫩的脸。两个人闹做一团,只听纪晞晞笑着对傅一一嚣张道:“你等着叫我陆夫人吧!”

秦啸川进来的时候看见她俩正在闹,自己坐到了一边。

过了一会儿见纪晞晞有事走了,他又不着痕迹地坐到了傅一一的身旁。

休息区里有那种塑料躺椅,也有一般的塑料凳,还备了许多小板凳,给中午吃饭人多的时候用。

傅一一他们不用拍摄,一直坐在躺椅上,比较舒服。

今天不知怎么了,没有靠背的塑料凳都被搬走了。

秦啸川只好搬了个小板凳坐过去。

傅一一转过头,见他挺直背脊,愣是把小板凳上也坐出了皇位的气势。

“你坐这个不舒服吧,”她爽快地跳起来,“我们换,我坐了一上午站一会儿比较好。”

秦啸川摇了摇头,给她递了一盒酸奶过来。

他怕她不接,淡淡地解释:“我请工作人员喝奶茶,贺鸣的助理去帮我搬了。”

“你怎么不带助理?”

她一直见他一个人独来独往,还挺好奇的,毕竟他们这种咖位,带个生活助理基本是标配了。

秦啸川愣了一下,神情有些不自然。

他别过眼,硬声说:“不喜欢。”

不喜欢?

傅一一有些摸不着头脑。

“一个人不会很不方便吗?”

“没什么关系,我自己可以的。”

他的师弟贺鸣很多事情都让助理做,他则全部亲力亲为,这样不会很分散精力吗?

但是见他一副不想多谈的样子,她不好再追问。

傅一一点点头,换了个话题,“刚刚一直没见你就是去做这事儿啊?”

“不是。”他淡淡地解释,“贺鸣情绪不对,陈导叫我给他讲下戏。”

她恍然地“哦”了一声,说:“贺鸣演技确实还要打磨下,不过今天也不怪他。”

秦啸川听的出她意有所指,皱了皱眉:“贺鸣怎么了?”

“没什么,被晞晞刺激了。”

秦啸川不懂这两人有什么关系。

傅一一跟他说了个大概,没想到他一脸懵,皱着眉反问:“贺鸣喜欢纪老师?”

他一脸认真地管晞晞叫纪老师,傅一一觉得他这样子特别可爱。

她点了点头, “贺鸣没告诉你?”

秦啸川身为师兄,对贺鸣这种因为场外因素影响拍摄的行为就有点反感。

再说,贺鸣为什么要告诉他这种事?

最重要的是,贺鸣跟一一这么好吗,连感情上的事也要跟她分享。

秦啸川反问了句:“贺鸣告诉你了?”

傅一一顿了下,听出他语气里的异样,只觉好笑,没有正面回答。

她伸手撕开包装纸,把吸管插进酸奶里,递给他当作安抚,又拿过他手上的那瓶才说:“不要乱吃醋。”

秦啸川见自己的小心思被戳破,有些难为情。

他抿着唇接过酸奶,沉默片刻,低声说:“那你别跟他那么好。”

她跟贺鸣很好吗?

傅一一看着他低着头,一双大掌握着小小的酸奶瓶,白皙的长指拨弄着吸管。

他长长的睫毛垂下来,挡住了琥珀色的眼眸。

她心里有些发软。

明明处在光怪陆离的娱乐圈里,明明是高高在上的大明星,他怎么还这么单纯,跟个小孩子似的。

“行了,”傅一一吹了吹刘海,又重复了一边,只是语气变得亲昵了些,“不许乱吃醋。”

秦啸川眉一皱,正要反驳,傅一一忽然捏着嗓子做作地说:“好啦好啦,跟你天下第一最最好,好不好?”

秦啸川:“……”

傅一一看他一脸无语的表情,做了个鬼脸要笑他,却听秦啸川闷声嘟囔。

“好。”

好?

她“啊”了一声,又听他说:“只能跟我天下第一最最好。”

一米八几的大男人,坐在小板凳上,一脸认真地说要跟他最最好。

傅一一哈哈大笑,笑完了伸手揩揩眼角的泪水,喘着气说:“你怎么这么好哄?”

秦啸川被她笑得胸闷,碍于周围来来往往都是人,只能绷着脸说:“你说为什么?”

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换个人谁敢在他面前说这种话?

他经纪人胖哥要是看到最难搞的秦啸川这么配合别人说话,估计都要笑疯了。

傅一一见好就收,也不逗他了。

她咬着吸管想了想,问:“不是说杀青有要求?说来听听。”

之前他说要是这段时间表现很乖的话,要她杀青后给自己一个奖励。

秦啸川听她主动问起,心里一暖,有些高兴。

“你还记得?”

她没看他,吸着酸奶,吐字含混道:“我答应了的事都会做到的。”

他眼里多了几分笑意,他的一一真好,言出必行。

“我想一想。”

“还要想啊?”傅一一有点新奇,“我还以为你早就想好了呢。”

秦啸川不语,看着她厚厚的刘海荡在额前,他觉得她的头发长长了不少,不再是短短的一截,会让人误会她是小T了。

时间过得真快,《废后》就要杀青了。

他们之间虽然相处还算融洽,但一直没有新进展……

秦啸川握着酸奶的手一顿,忽然有个大胆的想法。

他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

望着傅一一那双又黑又亮的眸子,胸口的心跳渐渐快了起来。

砰砰、砰砰。

像是要从口中跃出。

“我想到了。”

秦啸川咽了咽口水,看着她小心地试探。

“一一,你当我助理,陪我去拍下一部电影好不好?”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