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庶女日记

更新时间:2021-08-05 19:09:44

庶女日记 已完结

庶女日记

来源:落初 作者:雁紫 分类:言情 主角:纪浅夏小姐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庶女日记》是雁紫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纪浅夏小姐,书中主要讲述了:盲女穿越到一个父母健在,兄弟姐妹齐全的富人家,她可算赚到了!EXO米?庶女?却是一名爹不疼,亲娘弱的庶女?还是选边站嫡派的庶女,这深宅大院站错队,可是没好果子吃的哟。到底是夹起尾巴做跟屁虫庶女呢?还是昂首挺胸做一个另辟蹊径的心计女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果然,喜怒还不能自如控制的纪浅夏嘟着嘴,拉长脸,满心不悦的任两个丫头擦拭裙上的茶水呢。

感觉屋里一下寂静,纪浅夏心知不妙,慢慢抬眸,对上纪老夫人不悦的眼光,纪君蔓噙着一丝得意的笑,而其他姐妹,有担忧的也有事不关己的。

那个故意挑事的纪七小姐,忽然双手合什扮无辜:“四姐姐,我随口说说,没有恶意的。”

纪浅夏的脾气上来了,她冷冷淡淡反问:“难道你是善意?”

“啊?”纪小七脸色大变,怔怔看她一秒,也反身就朝纪老太太身边扑去,十分委屈嚷:“祖母,你要给我作主啊。呜呜呜……四姐姐冤枉我!”

纪老太太腾出手搂着最小的孙女,眼神霍然凌厉,扫向纪浅夏:“呵呵,我竟不知原来你是如此得理不饶人?小七一句无心之语,你就恶言相向?亏你还是做姐姐的。来人,去把白氏叫过来。让她好生看看,看她教出的好女儿。”

这下,纪安蕾唬一跳,忙上前劝解,但老太太正在气头上,难免把她也怪罪上。这时,纪大小姐向坐在榻上当靠枕的俏丫头使个眼色。

那俏丫头是纪老太太心腹,平时最受宠。接收到纪大小姐的眼色后,便半扶坐着老太太,微微笑劝:“这大节下的,老太太保重身子为重。若为姑娘们的拌嘴生气,划不来。莫说四姑娘七姑娘会寝室难安,就是老爷太太,只怕这个节也过不好了。”

纪老太太脸色这才有所缓和,却只失望的盯着纪浅夏。

纪家小姐们见老太太动怒,要把白姨娘叫过来,都屏息静气垂手立一旁。

纪浅夏是又气又恨,凭什么叫白姨娘?有什么,冲她来就好了!

“还愣着干什么?”纪安蕾扭头冲两个妹妹提高嗓门道:“还不跪下来给祖母请罪。”

纪小七垂着嘴角,抽抽鼻子,乖乖的依着榻沿跪下。

轮到纪浅夏了。她想了想,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要想不被出场就‘领盒饭’只能先当忍者神龟。反正,她算是看出来,这位祖母,心眼偏到胳肢窝去了。而且吧,很不待见白氏。

臊眉搭眼的慢慢跪下,纪浅夏也换上可怜巴巴表情,使劲眨巴眼睛,眼眶果然就酸涨了,看起来泫然欲滴。然后就声音刻意压低,恭顺道:“祖母,小满错了。请祖母罚我吧?”

大不了跪祠堂之类的。倒好,清静,她巴不得了。

“错哪了?”纪老太太看起来精神一下振奋了,歪靠着俏丫头,伸手要茶。

纪君蔓忙抢先一步,双手奉上,顺势又坐到榻上了,并且还使个眼色给她的丫头。

“我……”纪浅夏在脑子里组织词汇。

无端被泼水的是她。被纪小七拿来比粽子的是她?不过是反问一句,就被扣恶言相向,还怪罪上了生母。最后跪地求罪还得单单审她。六月飞雪属她最冤。

“我跟七妹闹着玩,谁知语气稍重了点,致使七妹误会了。是我不对。瞧在小满病糊涂两天的份上,求祖母开恩,别罚七妹大题小作。单罚小满吧?”

纪浅夏是实在不甘心,最后一句还是把不安分跪着的纪吟萼给拖下水了。

“四姐姐,你说什么呢?”纪吟萼原本是偷着乐的,还想等会就撒撒娇站起来。

纪浅夏无比严肃真诚的昂头:“求祖母罚小满,不要怪罪七妹妹。她还小,不懂事是人之常情。”

“你,你胡说!”纪吟萼小归小,可不是傻。当然听得出她话里的扣帽子。

纪浅夏索Xing装的更可怜一点。被纪吟萼一通大声指责后,身子还畏闪了一下,扁扁嘴,低头拼命挤啊挤,可算挤出两滴眼泪来,鼻音带着哭腔:“七妹妹,小声点,别吓着祖母了。”

“什么?”纪小七张大嘴,很想扑过来掐死她。并想问问,这一套跟谁学的?

屋里数道目光白炽灯一样全聚焦在纪浅夏身上,个个神情讶异。

这位平时低调温顺,事事不占先,不出彩的老实小姐,有点不一样了。会呛声了!还会顺手扣大帽子了!

“你这丫头,好张伶嘴!”纪老太太是身体病,脑子可清醒着,抚着额角,指着纪浅夏:“就罚你……”

身后的俏丫头轻轻笑:“不如罚抄法华经一遍。四姑娘这一病好,倒心浮气燥了。也可能是落水冲了什么水神。老太太,你说呢。”

纪老太太一点没觉得被拦话有什么不妥,反而眯起眼睛看着气度有所改变的纪浅夏。

纪似蓉此时跳出来,笑眯眯的拍手:“多寿姐姐这个提议妙。一来,为祖母祈福,二来,也可驱邪,四妹妹就还是原来那个稳重的四妹妹。”

纪安蕾忙附合几句。

只有纪君蔓撇嘴翻个白眼的同时,瞄一眼叫多寿的丫头,轻轻哼了哼。

“嗯。看在你姐妹几个为你求情的份上,起来吧。”纪老太太也虑的一层,明天就是端午节了,罚一个庶女不要紧,可传出去,不好听。

“多谢祖母。”纪浅夏挣起身,腿有点麻。又向诸位姐妹行礼致谢。

“行了,你出去吧。”纪老太太摆摆手。

纪安蕾忙上前推推纪浅夏,笑道:“祖母这是心疼你这一身的湿裙,还不谢过祖母回去换了再来。”

“谢谢祖母。”纪浅夏是真佩服古人呀,年纪这么小,瞧这话说的真圆滑讨巧。这是门艺术,而她是门外汉。

纪老太太只看一眼嫡长孙女,微微颔首。

纪浅夏瞥到纪小七悄悄冲她吐舌头扮个鬼脸,纪君蔓绞着手帕伸长脖子,纪映芙嘴角带着一丝意味不明的笑看着她。另外一个面生的可能是纪家五小姐纪安蕊------也就是方才捅她第一个提醒她赔罪的----她却在若有所思。

好不容易走出堂屋。来到廊前,正要下台阶,忽然看到宽大的甬道另一头脚步纷杂,一群丫环婆子簇拥着一名贵夫人走来。

看绝对正中的位置,纪浅夏猜到这就保国公府的狄夫人。

她瘦高个,脸偏方,眉清目明,走路生风,一点不优雅秀气。打扮上不艳,但也不省。老远就看得出她的衣料跟旁边的一众人等有天壤之别。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