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LOL之带着盒子去穿越

更新时间:2021-02-22 12:48:56

LOL之带着盒子去穿越 已完结

LOL之带着盒子去穿越

来源:落初 作者:飞刀木情 分类:游戏 主角:丽师姐 人气:

《LOL之带着盒子去穿越》由网络作家飞刀木情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丽师姐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高考落榜少年天寂,带着狂拽叼霸天的智能盒子穿越到英雄联盟的世界,那画面太美,你们敢看么!一百多位英雄的成长故事,有鼻血横飞的美女,更有热血激昂的英雄!波澜壮阔的史诗级画卷重现,带你领略你并未真正了解过的英雄联盟世界!第二部《英雄联盟之星海争霸》正式上传,大家多多支持!收藏!谢谢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有时候,缘分是一种玄妙的东西,似乎在一开始就已经注定。

在我仔细一看时,房间的不是别人,正是卡尔玛。天啊,这学校也太开放了吧,居然让男女住一个宿舍,难道就不怕我被欺负么。

卡尔玛合上一本名为《论天学与魔法之间的关联》的书,端正的坐在椅子上,看着我:“我有这么恐怖么,看见我就大叫?”

我尴尬的连摆手道:“没,没有,我这是太突然了,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卡尔玛不以为然道:“天学学院其他宿舍一个房间都住四个人,只有我这个房间住我一个人,你知道为什么么?”

我摇头道:“不知道?”

卡尔玛:“因为他们都叫我男人婆,所以呢,你被安排到这个宿舍我觉得很正常!”

我苦笑不得:“那,那再怎么样,你也是女的,我们住在一起总有不方便的时候。”

卡尔玛眉头一跳,提高声调:“你很委屈么,你很吃亏么?”

要不要这么酷啊!!!我头皮发麻:“好像我确实不吃亏!”你个女的都不怕,我还怕什么,嘿嘿没说不定偶尔还可以看一些Chun光乍泄。不好,口水差点流出来,我不要露出邪恶的表情,这种事情,得偷偷摸摸,嘿嘿。

卡尔玛严肃道:“天寂,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室友,但是你必须遵守个宿舍的几个约定,首先,没有我与你共同容许下,不准带任何人进入宿舍;二,你要始终保持宿舍的干净卫生,不需要你打扫卫生,但是如果你不讲究卫生,那么我会用拳头让你知道什么叫保持卫生;第三,我会用布匹挂在房间的中间,把房间隔开,你睡在靠门的那边,我睡在里面,四,千万别对我有任何想法,我接受的是最高天学的传承,注定要孤独一生,追寻天学。”

我突然很想有一种立马走人的想法,这么多约束真是不痛快,难道我睡觉也得穿着衣服睡,我会告诉别人我有裸睡的习惯么。凭什么我在外面,她在里面,那岂不是她可以看我,我不可以看她,因为她看我可以有理由,天经地义,要出门,而我看她,则没有任何理由,这明显是不公平条约,我决定要抗议。

卡尔玛补充道:“哦,对了,如果你不接受,你可以找其他宿舍!”

我心中咒骂,我找个棒槌,整个天学学院就我一个男的,宿舍又全部满了,这里还只有你一个女的,其他宿舍女的更多,那我不是更不方便了,心中下定主意,暂时妥协,等想办法赚点钱,搬出去住。

我点了点头,含着泪:“我同意!”

很快一块灰色的布展开,挂在了房间的正中间,正好把房间隔成两半。

“对了!”卡尔玛在灰布的钻出一个头说道,“没有我的容许,你不准揭开隔布,记住!”

切,谁稀罕,我还怕你揭开呢,我还是纯洁少男呢。

奇妙的超越学院的第一天就这样开始了,总觉得一切都那样的奇葩,我莫名其妙进入了天学班,也莫名其妙和卡尔玛成为的室友。带着一系列不可思议的想法进入了睡眠。

第二天,天未亮,大半年养成的习惯促使着我迅速爬下床,我要做晨练了。

超越学院的西边Cao场,约莫有十个足球场那么大,我往背包里放满了石头,接近上百斤的重量,拿出凯南师兄给我的丝带,开始!奔跑!!!

上百斤的重量蛙跳都能上山,平地奔跑现在对我来说太轻松了,我边跑还做出各种闪躲的动作,自娱自乐玩的不亦乐乎。我心中已经下定的决定,学卡尔玛一样,分别去考取武技班的勋章,至于魔法班,看看再说。

不一会儿,Cao场上倏地多了一个身影,他也在练习跑步,只是,他的速度!!!

我瞠目结舌,这速度太快了,他几乎用我跑一圈的时间,跑了十圈,虽然他身上没有背负各种东西,但是这已经不可思议。我甚至连他容貌都看不清楚。终于在天即将亮的时候,这个人停下了脚步,而我也终于看清楚了他的样子。

“易?怎么是你!!”我惊讶得看着眼前这个丝毫不喘气的少年,居然是上次在检测室看见的易。他居然也来超越学院了?

易对于我叫出他的名字很是惊讶,似乎想了大半天终于想起我是谁:“天寂?”

我笑道:“是的,你还记得我,你怎么来超越学院了!”

易有点不好意思的低着头道:“村长说,让我去找索芬达大人,索芬达大人就把我安排到超越学院学习了,说我毕业以后就可以加入第一军团了!”

我趁机拉关系道:“太好了,我们真是太有缘了,你是我在这个学院的第一个朋友!”

易微微抬起头,挤出一个小村子特有憨厚的笑容:“是么,天寂也是我第一个朋友!”

于是我们一来二去,也算互相彼此熟识。易也是昨天刚刚进入超越学院的,目前在武技学院的新生班,不过以易的天赋能力,估计很快便能够进入优等班。

当易听说我在天学班时,似乎也有点惊讶:“我听说,天学班只有女生才可以学!”

我忍不住破口大骂:“谁他吗这么没有文化,天学,天学,那是只有天才才可以学的东西,这些人是嫉妒,赤Luo裸的嫉妒!!!”

末了,我不忘说一句:“易,记住,以后有谁欺负你了,记得报我的名字,天寂,知道么!”

易似懂非懂的点头,“嗯,我知道了!”

知道就好了,嘿嘿,以后有谁欺负我了,我就可以找易帮忙了,真的是开心。并且我们相约好,以后每天早上都一起训练跑步。

在超越学院,所有的住和吃都由学院提供,而且不用交学费,我想,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人挤破头想进入超越学院的原因。

在回天学学院的路上,三三两两的学生已经开始前往各自的学院上课。

“你听说了么,这次招生,有一个男的居然去了天学院!”

“是么,那这可是大事件啊,听说咱们天学院刚成立的时候,只招收男生,不招女生,后来随着天学的没落,逐渐形成的默契,只招收女生。”

“真是太羡慕了,从此以后,就可以在万花丛中生活了!”

“羡慕,我看是从此以后都抬不起头做人才是!!”

说真的,一路上,听见了这些大嘴巴的话语,我还真有点抬不起头的感觉。

加快脚步逃回天学学院,便看见一大波美女围拢着我。

“快看,这就是新生班新来的男生!”

“哇塞,浓眉大眼,棱角分明,好有气魄,还有英雄的气息!”

“你别花痴了,那可是卡尔玛老大的人,听说嘛,他们两个人已经睡一起了。”

“哈哈哈!”

如果上天给我一把剑,我现在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太丢人了。

不过上天没有给我剑,所以生活还得继续,我硬着头皮进入了新生班。

还是班克思上课,卡尔玛说过,新生必须连续听课一个月以后,在第一次考核之后,才可以去武技班旁听,而且每天必须有天学班的两个课程。所以,我只有委曲求全的听着天学。

其实天学就是地球上类似神学之类的东西,探索一些生命的本源,以及前人的一些成就、话语,只是天学会把一些科学理论结合在神学里面,不在是盲目的守旧,也会革新。

班克思在讲台上激Qing飞扬的讲课者:“天学,就是要探索任何平凡现象背后的不平凡,比如一个苹果从树上掉下来,为什么要掉到地上,不掉到天上呢,这是因为苹果有重量,而在没有外力的干扰下,凡是有重量的东西都会掉下来,这叫坠落定理!”

我望着一脸专心听着班克思讲课的卡尔玛,道:“卡尔玛,你什么时候去武技班啊,带我去好么?”

卡尔玛没有理我。

“喂,我说个,哥们,别这样好么,说话啊!”我调侃道。

“天寂,站起来!”班克思有点恼怒的声音,“上课的时候,为什么不专心!”

我第一反应就是否认掉:“我,没有啊,我有在专心听啊!”

班克思气得吹着白胡子:“好,那你说,为什么苹果会往下面掉,不往上面掉!”

我回答道:“很简单么,地心引力!!”

班克思气得手都在身子都在颤抖:“混闹,什么地心引力,没有听过那是坠落原理!”

我笑着道:“你的意思是,只要有重量的物体,都要坠落,那我苹果往天上抛的一瞬间,苹果为什么要往天上去,不直接掉下来,难道说,当时的苹果就没有重量么!”

班克思争辩道:“那是在有外力的干扰下,不算,坠落原理是说,在没有外力的干扰下,所有有重量的物体都会坠落!”

此时全部的同学都在充满兴致得看着我和班克思争辩,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看见有人就原理和班克思争辩。

连卡尔玛也是异样的看着我。

我应道:“那我现在就是想问下导师,为什么苹果在有外力的干扰下,会往天上飞,但是为什么又不一致往天上飞,飞了一段时间后又坠落下来,难道说,这个苹果不是在外力的干扰下么,为什么最后还是掉下来了!!”

班克思的脸顿时铁青,但是班克思是一个老顽固,不代表他是一个思想迂腐的人,很快他就明白我所说的问题,确实是坠落原理的一个弊端。班克思的语气平缓下来:“天寂,那你说,为什么苹果在有外力的情况下会往上面掉,但是却不能一直掉,最后还是得掉下来。”

虽然不知道这个世界是否像地球那样,于是我连蒙带骗的道:“因为我们所处的大地之下,有一个核心地带,叫做地心,地心呢对大地之上的任何东西都有有一股引力,叫做地心引力,正是因为这股引力所以苹果才会往下面掉,那么当苹果在外力的存在的情况下,如果这股外力大于地心引力,就会突破引力向上飞去,但是这股外力会一直处于地心引力的牵扯中,直到把这股外力用完,最后再地心引力的作用下,又会掉到地面上。”

震惊!震撼!!!写在每一个人的脸上,班克思也不例外,这是太第一次听到地心这个词,也是第一次听到地心引力这个说法,我不能辨认我所说的真假,因为他没有能力去辨认真假。

许久,班克思仿佛老了几岁般道:“天寂,你是如何得知地心引力的说法?”

我随便忽悠道:“那是我小时候曾经被一个怪老头抓走,这怪老头给我说了很多奇怪的话,看了很多奇怪的书,所以我就这一些!”

班克思:“怪老头,是谁?”

我摇头道:“不知道,怪老头就叫怪老头,从来没有告诉过我的名字,而且后来就突然消失了,我已经好多年没有见过他了!”

这节课下的比平时要早,班克思显然是受了严重的内伤。

卡尔玛叫住了我:“天寂,你对于天学还知道多少?”

我笑道:“好多好多,无穷无尽!”

“你把你知道的天学告诉我,我带你去武技班!”卡尔玛这时候显得很认真。

我当然不会拒绝“好的,成交,可是不是说新生班的人不能随便取去武技班么!”

卡尔玛冷哼道:“那是骗这群女孩子的!”

汗颜,说的好像自己不是女孩子一样。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