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妖倾江山完整版在线试读在线阅读】主角灵狐轩

【妖倾江山完整版在线试读在线阅读】主角灵狐轩

时间:2020-09-23 18:27:19编辑:朱东 作者:雪飞鎏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雪飞鎏原创的武侠小说《妖倾江山》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灵狐轩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 还好闵敏悦没事,灵妖妖把完脉,猛然地抬头望着门罗,“把夕悦送到圣王府去,她需要更好的休息与照顾,现端媛苑烧成这样了,已完全不适合

妖倾江山

推荐指数:10分

《妖倾江山》 第三十一章 战神王这尊大佛(下) 免费试读

还好闵敏悦没事,灵妖妖把完脉,猛然地抬头望着门罗,“把夕悦送到圣王府去,她需要更好的休息与照顾,现端媛苑烧成这样了,已完全不适合她居住。”

门罗一怔,顿了顿,他哪敢抱闵大姑娘,要是被主子瞧见,他估计要被冻死,他小心翼翼地抱起毛毯裹着闵敏悦,消失在灵妖妖面前。

灵妖妖讶异的一愣,随即转身,她望了望苑前一片热闹,心乐地飞身而上胡杨树,幸好姐姐的这棵树没被烧,要不然怎么看圣天剑的威风无比的热闹。

整个端媛苑吓得鸡飞狗跳,十几个下人拼命东跑西躲,轩核逃气地乱飞乱跳,旋转千变,嗖地一飞,一会儿起,一会落,惊悚片地,人吓人,嗷嗷大哭,尖叫四起。

“谁要是敢跑出这苑子,谁的命就葬在这里,九族陪葬。”

圣天剑对那些饭桶有的是折磨一把,敢杀他的人,简直是把他不放在眼底。圣天剑命轩核加大力度地飞跑,吓得人鬼哭狼嚎,有的人甚至欲想逃出,但被圣天剑强大的振威下,狠狠地停住了脚步。在这一群人里,上有老,下有下,是谁也不愿拖家带口受牵连。

人人盛传战神王所向霹雳,一人顶百,在这一群人里,人人人称恶魔大神。

轩核十分给力,追着一大群人急速快跑,跑得慢的人,生不如死,剑头直接刺中人肉,鲜血不断涌出,在夜幕下,空气声中透视着浓烈的喘气声与浓浓血腥。这样强大的跑也会跑死人,特别是一把具有灵气的剑,丝毫不费力气地飞,哪有一般人跑得比他快的,若是使出剑气,早就一个个死在他剑下。

躺在地上的尸体,不是被刺死,要么是累死再就是吓死的。他们脸上表情栩栩恐怖,张大着眼睛,实在是跑不动几个人,吓得蹲在地上,双手捂着眼睛,轩核随着他们的身体画地为牢地旋转。

灵妖妖站着看,凝视着下方一片混乱,身体打了几个寒战,圣天剑一出手就累死人,骇闻,明捉人其实累死人,一不小心就栽在他的手上,完全是个很可怕的人。

灵妖妖赶紧抬高视线,想想,闵中赫也到了,这下好戏更热闹翻一翻。她又坐在树上,身子靠着树,两腿晃着,十分悠哉。她在想着,怎么才能为敏悦报上一把仇。她灵光一闪,有了,潜英石,快速从虚无空间里拿出石头,再拿出匕首,雕刻着一个人的画像。灵妖妖整个心思全在刻人形图上了,一切事情,一切声音,抛掷脑后。

“臣不知战神王到此,险些酿成大祸,请饶恕臣,臣必定查清真相,给战神王一公道。”

远处传来快马加鞭的紧促声,马儿拼命地跑,直地端媛苑,闵中赫马不停蹄地匆匆下马,一眼扫射四方,从远到近,从左到右,他脸色不太好,额头冷汗冒着,心骇不断,赶忙,附身请罪,心暗自大为不妙,这尊大佛行迹鬼翘到了他府,千算万算,没想到偏偏出岔子时撞到这尊大佛,哪个不要命地蠢猪,不是放蛇,救是火烧端媛苑,还有那些狗腿子,真是祸不单行。

“好个闵国公,一个公道想鸟事。你看看,这苑子不是蛇就是被人放火,连走水了,各个奴才全被人收买,来得比猪都慢。你说,还有公道?你拿什么给本王一个公道。在本王看来,需要借用太子殿下的司道府一用,才有更公正的公道。你看看,那些狗奴才比鸟儿都飞得还快。”

圣天剑怒不可遏地一大网蛇尸扔在闵中赫面前,大发雷霆,指着还在狂跑的奴才,惊吓半死的奴才,闵中赫从附身渐渐软瘫跪地,从屏住心神到心中冷汗霖霖,“战神王,使不得使不得,不饶太子殿下之手,这是臣分内之事,全由臣查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臣一定会给战神王满意的答复。”

“好,本王看着夕悦的面子,给你三日,若是时间一到,本王得不到满意的答复,就请太子殿下来你国公府一叙。”

圣天剑霸气侧漏,一丝冷冷气息如狂风般地席卷,闵中赫摊在地上,脸色刷白刷白的,面无血色。圣天剑连带剑一起消失,那些奴才大晕倒地,口吐白沫,脸色白得在夜幕下泛光。

“灵妖妖,你是神之女?”

圣天剑突袭,不知鬼不觉地站在树上,一语袭击灵妖妖,她惊吓得坐不稳,整个身子向后倾,圣天剑的心那一刻有些悬跳地慌,他快速地出手,把她往怀里拉,灵妖妖紧快地找到站立稳定点,推开圣天剑的手,她灵敏地感应到大片地火把出现在端媛苑跟前,飞身而起,“什么神之女,有什么证明我就是神之女。”

“因为灵狐,传说有灵狐下凡就是神之女现之时。灵妖妖,那只超大的狐,就是神之女的坐骑,而她一直在你身边。”圣天剑紧追不舍地飞在灵妖妖身后。

“圣天剑,你是想神之女想疯了吧!相信那个鬼一样的传说,简直天大的笑话,我灵妖妖是不是神之女,我怎不知。”

“那不是传说,本王十年前就见过。灵妖妖,你在装蒜?还是你一直在骗我。”

“我没有,我没有,我没有,我灵妖妖从来不骗任何人。圣天剑,你不是见过神之女?你还会认错人?”

“我……”

圣天剑的一声我,灵妖妖转身停在了一屋檐上,圣天剑也停在一个屋檐上,两人遥遥相望着彼此。

圣天剑哑巴了,是啊!他见过她,为何他记不起她的容貌。从何时起,她变得如此模糊不堪。

“什么我我的……”灵妖妖千奇万慨,她的脑海情不自禁地想起了今晚的那一吻,那脑海想起的一瞬间碎片,是十年前,她骑着白狐了一个骑着一只很大的灵狐从天而降,手持轩核,剑挥一动,震慑住所有的于安军,士兵们瞬间覆灭,屠刀四飞。她还看了一眼闵夕悦,喂她吃了一粒药丸,感应到谁有危险,她不得不急速地骑着月灵狐离去。那个他是谁?

灵妖妖飞速疾快地向圣天剑,圣天剑张大眼睛,防不胜防地被灵妖妖吻上嘴巴。灵妖妖从来根本不想凑什么热闹,只想来日把一些谜团之事向月灵问清楚,如她母后之事,轩核之事,十年前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