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重生之权倾后宫全文阅读小说】主角绰碧凝冯毕安

【重生之权倾后宫全文阅读小说】主角绰碧凝冯毕安

时间:2020-12-07 05:28:33编辑:斜风细雨 作者:于墨 人气:

火爆新书《重生之权倾后宫》是于墨所创作的一本女生风格的小说,主角绰碧凝冯毕安,书中主要讲述了:静静的凝视着前方的林公公,绰碧凝在心里思索着要怎么将人调走。 她熟悉林公公的喜好,这人没什么特别,就是特别心思细腻,做事也比较慎重

重生之权倾后宫

推荐指数:10分

《重生之权倾后宫》 第7章 闯进他的眼内 免费试读

静静的凝视着前方的林公公,绰碧凝在心里思索着要怎么将人调走。 她熟悉林公公的喜好,这人没什么特别,就是特别心思细腻,做事也比较慎重,所以若想要让林公公离开这里,然后她再进入殿内,只怕是有些困难。 “主子,要不……我引开他!”秀莲忽然间拉了拉绰碧凝的手,小声的提议。 “怎么引?”绰碧凝转过头去,有些无奈的问。 秀莲却只是苦苦的笑了笑,也没有说什么就直接向着另外一边奔去,只见秀莲纤细的人影快速的闪过那宫前的一片小树林,刻意的打出树叶的响声然后快速的离开。 她的动作如此敏捷,就好像是一个武术高超的人,很快就不见影踪了。 守在殿前的林公公意识到这点动静,快速的向那一边看去,然后拔腿追了上去。 绰碧凝一直站在原地上,这才意识到秀莲说的引开是什么意思。 原来她对身边侍婢的了解是这么少的,秀莲武艺如此高超,她竟然并不知道。 可现在不是发呆的时候,她必需要把握这短暂的时刻,进去里面。 快速的奔向那宫殿前,绰碧凝忍不住微微的颤抖,呼吸也绷得紧紧的。 想到她终于要跟他再见面了,那种刻骨之恨,让她大脑有些疯狂的亢奋,有那么一刻的冲动,她真的想要借机将那个男人狠狠的刺死。 可,这不是恨的时候,这是争取的时候。 心里暗暗的提醒着自己,绰碧凝伸手将门推开,再轻轻的跟上,慢步的进入,走到了这宫殿中。 站在殿前,她能看到那熟悉的身影快速的在宫殿中舞动着,这些看着好看的剑术,她只有看没有懂的。 过去,她曾经认为这样看着心爱的人在耍剑是一件幸福的事,可在她眼中的幸福只不过是笑话罢了。 剑在半空中划出漂亮的孤度,最后指向绰碧凝的面前,就直指着她的额头。 绰碧凝一动不动的,静静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这一切是太过熟悉,以至她忘了要装出害怕的神色。 “你是谁?”穿着素衣裳的男人,便不当今皇上,她的薄情夫君冯毕安,绍国的现任帝王威帝。 威帝是一个特别有魅力的男人,他长得高大,五官也生得很有魅力。高高的鼻梁像他的性格,一样的直爽,做事比较果断坚决,这是他的个性。黑黑的皮肤显出了他的男性魅力,厚厚的双唇最会说甜言蜜语,总能将人哄得幸福开怀,才忘却该有的提防跟计较。 面对他的美好,曾经她也可笑的认为自己是幸福的女人。 “皇上,臣妾不知道你在这里。”绰碧凝回过神来,立即跪下,以软软的语气带着畏惧的口吻紧张的解释。 再多的恨,从今以后都得小心的隐藏,以后她就是绰碧凝,一定得要演好这个角色才能争宠,才能报仇。 “林公公不在外面吗?你是怎么能进来的?”威帝语气略沉,其威慑是属帝王气概。 他的眼微眯,盯着眼前忽然跪下的女人疑惑的看着。 刚才剑落在这女人的额前时,她分明没有露出半点恐惧之色,而且看着他的眼神很陌生却又像很熟悉。 现在,这恐惧的神色显得有些突然。 “皇上,臣妾是睡不着所以到处走走的,我看这里有烛光所以好奇进入看看,宫门外并没有人守卫着,臣妾是真的不知道皇上在这里,求皇上饶了臣妾。”语气微抖,绰碧凝慌乱的解释时,带着畏惧的目光,如受了惊吓的小白兔一般无助的抬起脸来,胆怯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她就是有些刻意的要将自己漂亮的脸庞展示在威帝的面前,她仍旧记得当初她们几个女人被送到绍国时,这威帝就只封了绰碧凝一个人为贵人,相信喜欢的就是这副脸庞。 “你是谁?”剑放下,威帝疑惑的看了眼门前,接着转下眼眸,直盯着绰碧凝。 他的目光深睿,带着猜测。 “皇上,臣妾是……绰贵人。”绰碧凝小声的说,微微的咬着下唇,极力让双眼闪烁着丝丝泪光,却又不让眼泪流出。 男人,都受不了女人这副楚楚动人之姿吧! 握紧了手,绰碧凝更用力的去扮演着这个角色。 能再重生,她必需要好好的把握,她已不再是什么高高在上的帝后,她要学着那些女人的各种妩媚手段,将这男人玩弄于股掌之中。 “绰贵人?”威帝缓慢的凝起眉,好像是对这个自己封的封号感到陌生。 “是的皇上,臣妾是来自南安国的,入宫当天有幸让皇上赐封存绰贵人,却又不幸在还没有临幸之前就掉湖里去,结果被救回来就昏睡到最近才醒来。”绰碧凝语气带着颤抖的小声说,仍旧在努力的扮演着一个弱者的角。 “是啊!”威帝轻淡的应了一声,接着又喊:“林公公。” 听他这一喊,绰碧凝不自禁的暗咬着牙,心里并没有底。 威帝这人虽好女色,但也不是特别昏庸的那种男人,他有点喜怒无常,他的心思并没有那么容易看得懂。 至少在被赐死之前,她还是很欣赏这个男人的。 “皇上……”林公公进入后,有点意外的看着绰碧凝,猜测着什么时间宫殿内多了一个女人,而他竟然不知道。 “朕就是要问你,为什么有人进来了你还不知道?你是收了多少的利益呢?”威帝沉声的,怒吼。 就只有练剑的时候他的情绪最放松,所以他不喜欢让太多人守候在一旁,也就是因为如此,所以他从来不喜欢让太多人知道他的这个习惯,若这女人是收到消息才过来这里装巧遇的,那么肯定就是这林公公在协助的吧!要不然她怎么会这么轻易进入。 “回皇上,奴才没有,刚才是听到了那些树里有动静便过去看一看,可是奴才找了一会又找不到什么人,却看到了一只黑猫,所以才回来的,但没有想到……可能这位主子是那个时候进来的!”林公公有些胆怯的跪下解释,他从绰碧凝的衣裳上看出她是一个小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