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农家王妃有点田免费试读完结版】主角刘氏安小熙

【农家王妃有点田免费试读完结版】主角刘氏安小熙

时间:2020-06-28 18:03:23编辑:米饭团 作者:王宴宴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王宴宴的原创小说《农家王妃有点田》,主角刘氏安小熙,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 “你病刚好,该好好补补。”小舅妈笑道,却没有推拒,虽然青苗镇紧邻素女河,平常可以捕捞一些鱼虾之类的给孩子们打打牙祭,可是这河里的

农家王妃有点田

推荐指数:10分

《农家王妃有点田》 第七章 这么大姜味儿 免费试读

“你病刚好,该好好补补。”小舅妈笑道,却没有推拒,虽然青苗镇紧邻素女河,平常可以捕捞一些鱼虾之类的给孩子们打打牙祭,可是这河里的鱼虾毕竟不多,大虾是很稀罕的物事,能够给自己的孩子补补,她也很高兴。

“谢谢舅妈。”安小熙笑的眉眼弯弯的又谢了一次,有人关心的感觉真好,她喝一口热乎乎的汤,亲人的味道,真好。

安小熙还没吃完饭,四个表哥,一个表姐,一个表弟共六人一起来找她上学去。

安小熙被众人簇拥在中间,在瘦脸上显得尤其大的一双眼睛滴溜溜的看着周围景物。

刘正鹏家位于青苗镇东面,这里距离青苗镇的主干道比较远,旁边就是千顷良田,站在街口往镇子里面看去,大清早的主干道上没什么人,倒是家家户户炊烟袅袅,再加上蓝天白云,格外的诗情画意。而刘家的族学,就在这附近。

安小熙转头再看送自己上学的人,自家娘亲自不必说,姥姥以及几位舅妈也在后面跟着,这还真有几分前世送孩子去高考的气氛呢,她禁不住偷偷笑起来,跟在表哥后面一蹦一跳的进了学堂。

安小熙在小班门口看着各自告别的表哥们,再看看兴冲冲跑进教室的表弟,无端端的想起了素未谋面的哥哥来。

自家哥哥在安家排行老二,底下还有一个三岁的弟弟,若是在刘家,都应该上学堂呢。

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让哥哥跟弟弟过来念书。

安小熙这么想着,迈步跟着进了教室。

今天给小班授课的正是学堂唯一的常驻先生,刘秀才,刘先生抬眼看了下安小熙,目光在教室里一扫,随手指了个座位道:“你坐那里。”

“多谢先生。”安小熙整理了一下衣服,对着刘先生恭敬一礼,见他摆了下手,方才起身转身往座位走去。

安小熙的座位在最后一排挨着墙角,非常的偏僻,看着这个座位,她恍惚了一下,侧身坐下轻轻抚摸了一下桌子上的木纹后坐正了身子,掏出笔墨纸砚来一一摆好。

又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刘先生才开始讲课。

安小熙是第一天上课,不过因为是过来旁听,所以刘先生并没有对她没有过多照顾,仅仅介绍了一下,就正式开始上课。

今天讲的是《易童子问》,安小熙本不懂这些,只是翻开小舅妈帮忙准备的课本对着刘先生念的课文对照上面的繁体字一一认字。

半天过去,安小熙禁不住有些泄气,也是,自己想的太多了,一个族学而已,怎么会给小孩子们讲国事呢?

那么现在到底是哪朝哪代呢?至少要知道自己是在什么地方吧?

南方?不像,随着据说这个镇子挨着河,可到底看着周围的环境不像是南方。更何况这里的男子各个都长得高大,稍显健壮。

北方?又不太像,她上一世就是冀州人,这里口音不像,若说更北面的东北人,那就更不像了,东北人作风豪迈,并且好酒,这几天她见的人虽然不多,可是各方面都诧异极大。

中午回家吃饭,下午半天是术数课,安小熙更是无聊的发起呆来。她甚至更加期盼起放学来了,因为刘家都是乡下孩子,家里活计颇多,是以族学放学也早,下午只上一个时辰的课就放学,好让孩子们回去可以帮着家里做些活计。

三五岁的孩子,别的不会做,打猪草什么的还是会的。到时候可以跟表哥一起去大舅那个荒山上去看看。

安小熙随手翻着上午那本《易童子问》,心思早就飘到了大舅家的那块荒山上去了。也不知道那片山地到底是什么土质,适不适合养蝉。

“先生。”大舅妈气喘吁吁的出现在教室门口。

那急促的脚步声吸引了心不在焉的安小熙,看到大舅妈,她下意识的站了起来,目光转向了先生。

先生看到大舅妈起身道:“嫂子,怎么了?”

“我找小熙。”族里的先生都是刘家族人,按辈分论,这位先生该叫大舅妈嫂子。

安小熙快步走出去,看着大舅妈略显焦急的表情,问道:“大舅妈,发生什么事了?”

大舅妈对先生道了谢,抱起安小熙就往外跑,出了学堂,也不等她问就说道:“你二伯母带着你Nai给写的休书来了。”

NaiNai给写的休书?安小熙一挑眉,大舅妈一句话里透漏的信息可是不少,婆母要休儿媳妇有很多理由,可是再多的理由都……

她勾唇一笑,问道:“爹爹来了吗?”

大舅妈点头,道:“你爹爹也在。”

安小熙放心的笑了,只要丈夫不是愚孝之人,能够坚持的住,婆婆再怎么作都没用。安小熙因着自己的经历,形形色色的人见过不少,安海看着老实巴交的,大概也是一根筋的人,这种人认死理,更何况从昨天接触的情况来看,夫妻两人感情极好,NaiNai想要做主休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学堂离家很近,大舅妈脚程又快,不过一会儿,安小熙就看到了刘家门口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田氏的声音透过熙熙攘攘的人群传了出来:“三弟!你听嫂子的话,把这休书签了!就是你捧在手心里的这个女人顶撞婆母,气的婆母如今在炕上起不来,这还不算她还谋害安家子嗣!可怜我三郎如今还躺在炕上没睁眼呢,这个恶毒的妇人我们安家要不起啊!”

三郎?怎么扯上三郎了?安小熙眉头一皱,三郎躺在炕上没睁眼?田氏这话什么意思?谋害子嗣?

随着大舅妈进入人群,安小熙看着那边用帕子捂着脸哭的悲痛欲绝的田氏,眸光一闪,勾唇笑了起来。

刘氏面色苍白的依着门框,也不要安海搀扶,一双眼睛定定的瞧着田氏,似是不甘,又似是畏惧,又似是怨恨,更多的是几分后怕。她是想过要和离,可是那不过是一时的气话,如今田氏揣着休书找上门来,又口口声声说自己谋害子嗣,她不由想起那日匆匆抱着安小熙出门求医,不小心撞到的三郎来,不会是……

察觉到刘氏情绪不对,安海想要去搂刘氏,却又顾忌周围人太多,刘氏又不大情愿的样子,只好忐忑不安的看着她,再三保证自己绝对不会休妻。

安小熙看着安海细声安慰刘氏的摸样,心下微定,她转头看向田氏,往她身后使了个眼色,幽幽道:“谁家剁姜呢?这么大的姜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