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银浪刀》主角雷破天师傅免费阅读完整版全文阅读

《银浪刀》主角雷破天师傅免费阅读完整版全文阅读

时间:2020-06-28 18:03:32编辑:小佑 作者:银浪 人气:

新书《银浪刀》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银浪,主角雷破天师傅,是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康风年521年,黎迷巨森。天空乌云密布,闪电惊雷此起彼伏,狂风之中,暴雨倾盆。远见一道黄白相间的圣光,自巨森正中神坛之上,直冲云霄,

银浪刀

推荐指数:10分

《银浪刀》在线阅读

《银浪刀》 第一章:雪羽族与乌羽族 免费试读

康风年521年,黎迷巨森。

天空乌云密布,闪电惊雷此起彼伏,狂风之中,暴雨倾盆。

远见一道黄白相间的圣光,自巨森正中神坛之上,直冲云霄,却闪烁摆伏不定。

神坛顶部,宽达五十丈,正中“戒灵碑”旧处,星空巨刀悬于其上,引得“戒灵碑”神秘能量,转化为耀眼光芒。

星空巨刀四侧,为两男两女乌羽族人展翅合围,各人十指屈抓半伸,凭空控制一枚墨晶,在内能的催化下,融成丝丝黑气将星空所发圣光缓慢侵蚀。

至坛顶梯口侧面丈许,一男雪羽人搀扶一女雪羽人半跪于地,身侧还躺三名已亡雪羽族人,身躯被击至不成人形,显是为巨力所搅,鲜血混于雨水,顺流而下。

“哈,哈,哈,你雪羽族又岂能挡住我乌羽族,哼,我布卢特倒要看看乌兰土地之上,能否再出一个圣刀羽。”

一并未蜕变的乌羽男子负手仰天长笑,身侧各立一名,全身为鳞甲包裹的男子,有如盔甲着身,威武不凡,在不可见的气罩包裹下,三人浑身皆是滴水不沾。

雪羽女子挣扎着站了起来,厉声喝道:“布卢特,你敢逆天而行,竟饮尽两百童男童女之血,修成“赤血魔身”,你难不怕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布卢特双眼尽红,目光暴射而去,长笑出声道:“天理?我便是天理,逆我者,死!”

雪羽女子再不搭话,缓缓转过握住雪羽男子之手,两人相顾间,双目尽透出无限情义,温柔得将人融为一体,笑意自嘴角淡淡扬起。

突的,两对雪翅怒张而起。

布卢特见此景,终是色变喝道:“结界,是“横世天羽”。”

话音刚落。

“嘭”

百千雪白羽毛片片脱入空中,散开,飘荡。

“呀”雪羽两人长啸愤怒之声,似要将整个大地笼罩。

空中飘荡的羽毛如有所托般停下,根部齐齐直指布卢特三人。

“兹,兹……”

片片雪白羽毛瞬间化成溜溜白光,漫天激射。

布卢特暴退十丈,坛顶雨水,与落下兀自在空中的水滴,迅速缩拢,凝成一道又一道水墙,白光每穿透一层,速度必慢上一分,最后无力飘落。

而穿山族两大高手相聚起来,本想以强横的身体组成隔墙,却被白羽射得齐根而入,哼都没哼一声,就保持原姿死了个透彻。

雪羽两人引爆小宇宙,使出终极之招“横世天羽”,神识荡散,身躯自高达四十丈的坛顶后仰落下……

巨森外三十里。

“小主人,我雪羽一族将无力阻止乌羽与穿山出森,你定要赶在蜕变之前,在五年之内找到圣刀羽欧阳笑风后世传人,只有他能用银浪刀划开精神结界,并拔出星空,你要紧记警世录。”

一蜕变雪羽中年女子向着一绝美年轻女子说完,冲天而起,向神坛方向疾射而去。

天空仍自乌云密布,狂雷惊电,怒风咆哮。

同年,乌兰国,九月二日

正午,娇阳似火,秋风习习,夹杂着些许虫鸣鸟啼。

荒野,斜生影坐于树叉,两腿自然悬空,双目无神的望向被山风吹得兀自打转的落叶,轻叹一声,双手脸上猛搓数下,清醒几分,身子乏力的斜斜靠向树干。

斜生影是个孤儿,今年十八岁,着装旧而干净,身板骨笔直有力,一头披肩长发油黑乌亮,鼻梁高挺,微翘嘴角露出的笑意永远透着随意懒散的气息,独从样貌讲即挂不上帅也谈不上丑,但从整体上看,已能隐隐捕捉到那种无形张扬的特有男性魅力。

他在被人救济到十岁后混入市井,什么帮呀派的地蛇组织连斜生影自己都不知入了多少,更不知于火拼中挨了多少揍,让他值得欣慰的是总算没饿死和破相,反而得了副硬朗健壮的身体。

十五岁那年,斜生影入的那个追风会不知什么原因得罪了江湖人称“崩山鼠”的屈中云,被他闯入会中独人幻剑破了个干净,一百余人的追风会就此灰飞烟灭,所幸斜生影拥有为人不知的异能,悄声无息的趁乱逃出远遁。

此后那哭爹喊娘的惨哼,血流成河的场景,成了他挥之不去的厄梦,靠山一倒,又流浪江湖半年,那些能让他流口水的美女娇娃对强者的亲睐,终让他决定拜师学艺,梦想着成为“崩山鼠”那样的人物。

五派三宗是当今天下名声最响的正道宗派。五派为,莞花,雾灵,奇山,晶宫,燎星。三宗为,剑宗,玉女宗与雪宗。

斜生起点倒是颇高,首先就找上了这些名门大派,可惜三年来,得到的答复千篇一律:他已过了习武奠基的最佳年龄,武学方面再不会有大的作为;更有两派干脆连山门都没用他进,直接把他当成乞丐打发走。

今天清晨是斜生影想拜师学艺以来受到的最好待遇,毫无阻力的就见到了雾灵派的掌门花散雨,她那惋惜的眼神让斜生影心中唯剩的幻想小泡泡彻底破灭,他一句话不说转身就走,三年的执着在那顺间瓦解冰消。

“那个老婆娘身边的小婆娘长的真不错,要能娶着她当老婆,找个山沟沟过一生倒也不赖。”斜生影想起花散雨身边的美艳少女吞涎轻道声,翻下树叉,精神一振,掏出兜里打小工赚来的最后两块乌兰币,抛着懒散的朝最近的杨城走去。

雷破天自冥想中醒转,想起自己要是将银浪刀带在身上也不会落得个心碎七瓣的下场,喟然一叹,起身朝着目的地走去。

雷破天六十二岁,身材修长,剑眉高耸,鼻如悬胆,嘴唇方正,受重创下仍有着说不出的傲气,他为五百年前创下盛世乌兰后隐踪的欧阳笑风第九代传人,三天前被穿山族第一高手厉盾找到,结果两败俱伤。

厉盾同雷破天一战后,知他再无幸理,抱伤急速离去,没想雷破天拥有极强的精神力,硬是用它将碎心裹了起来,已是三日不倒。

欧阳笑风,羽族,穿山族,在黎迷巨森林间发生的故事,是天下流传最广的传说,他来自一个无法想像的地方(大多人以为那是仙境),带来短刀银浪与巨战星空刀,于世无可匹敌之物。

五百年前,黎迷巨森中,远古诅咒“戒灵碑”,为天雷所毁,守碑的雪羽族再无法阻止穿山族,乌羽族出得巨森,这两族出森后,意图取代地人族(也就是普通人类)地位,却被欧阳笑风的到来打乱阵脚。

羽族的样貌与地人无异,生于巨森之中,平均寿命一百五十岁,十五至二十五岁之间允许派代表混迹于地人族之中学习文化,而到二十五岁左右,背部翼囊将逐渐隆起,必须回到巨森之中等候蜕变,通过内能提高,可炼至翼骨浓缩,羽翼变薄收于体内的境界。其中白翅雪羽族性情温和,而黑翅乌羽族性情狂暴,好斗。

穿山族居住在巨森地底内部,平均寿命一百三十岁,脸庞也与地人无异,全身为鳞甲覆盖,可张开,奇硬无比。

当年,雪羽族人浪莎寻找传说中的“救世主”,为乌羽族哥德鲁追杀受创,逃遁过程中却被欧阳笑风偶遇救起,浪莎醒转后却意外发现他拥有“救世主”所持的圣刀“繁星满天”(也就是星空),在他俩发生感情欢好后,欧阳笑风完美基因突变生出白羽双翅,至此正式被确认为羽族图腾人物“圣刀羽”。

欧阳笑风为使人类免于战祸,带“星空”巨战与其妻花七刀,冲破万难到达羽族盘踞地黎迷巨森,羽族,穿山族见着他后敬若神明,在其命令下,侵犯地人族的羽族全军退回巨森,祸首哥德鲁被正法。

其后,欧阳笑风于“戒灵碑”旧址上修建神坛,用全身精神力融入“星空刀”引得神秘能量立于坛顶,警告蜕变的羽族与穿山族都不得踏出巨森半步。

雷破天以重创之体展开身法仍是快速绝伦,疾奔出里许,脑际意识中海忽的生起精神涟漪,激荡不休,雷破天身躯轰然大震,停下脚步远眺,见着一少年往自己方向懒散缓步行过。

“哈,哈,哈…苍天有眼,三十年了,终给我碰到精神力拥有者,师祖呀,雷破天没负您的重托,死也瞑目。”雷破天全然不顾长笑下牵引伤势所带来的巨痛,喃喃自言着,竟是老泪纵横。

斜生影生性乐观,没行几步就哼着不成调的小曲恢复常态,响彻云霄的长笑引起他警觉,远远停住,惊疑不定打量雷破天。

“好,好,好,如此良才美玉,足可堪当大任。”雷破天老泪刹那蒸发得半点不见痕迹,望向停步三十丈外的斜生影,眼内精芒暴射,连道三声好,轻喝:“小子,还不过来拜师。”

斜生影如遭雷击,差点被雷破天带内能的声音震得晕厥,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路,他哪还不知遇到了超级高手,忘了自己正在四下拜师学艺,第一时间打起逃之夭夭的主意。

刚转身,雷破天凭空出现身前对面半丈,斜生影骇然大惊,连退数步,紧紧捏住两块钱币,颤声道:“大,大叔,小的身无分文,也不是武林中人,有话好说。”

雷破天除了脸色略显惨白,面容其实极是和善,看上去也确只四十许的人,不知斜生影怎会将他同打劫的联系在一起。

雷破天轻咳声,笑道:“当然好说,老夫象个打劫的吗?叫你拜我为师难道辱没了你,用得着跑?”

斜生影眼珠溜溜一转,忙道:“误会,误会,小子真以为遇上打劫的了呢,只是为什么要拜师?这有什么好处?”

这家伙狡猾得很,现在不是自己求别人,而是别人求自己,立想着法看有什么便宜占。

雷破天一眼就将他意图看穿,并不为意,淡淡道:“做老夫徒弟可以让你逍遥笑傲天下,财富享用不尽。”

斜生影一怔,故做沉呤,道:“听大叔这么说是蛮不错的,您是哪路神仙?能强过五派三宗那些老妖怪,妖婆吗?”

雷破天轻笑,负手道:“你是怕投了魔门吗?老夫强不强过那些人,倒没试过,想来他们也能在我手下撑过百招。”

斜生影暗道“吹死牛反正不偿命。”却也知眼前人对自己无威胁,哈哈一笑,道:“魔由心生,艺由人创,习之用正则正,用邪则邪,小子现就算入了魔门不做灭人性的事,又与白道英雄何异,为什么要怕。”

雷破天耸然动容,眼前这小子半点武学根基皆无,竟能说出这等大道理,赞许道:“既然你不怕,也觉老夫我开出的条件可以,怎么还不行拜师之礼。”

“想占我便宜,门都没有。”斜生影暗忖,恭声道:“师傅,徒儿叫斜生影,您又不是那等俗世之人,怎还惦着那种俗礼。”

雷破天见斜生影称他师傅,老怀大慰,他的心法本来讲的就是自然之道,哪会真计较俗礼,当下沉声道:“乖徒儿好名字,来,坐下说,你要仔细听好了,待会为师傅就传功给你。”

斜生影依言就地坐下,讶道:“难道不要我跟师傅您回什么山,什么谷修炼个三五年才出山吗?”

雷破天也是盘坐了下来,暗道声“我都命不久耶,还能去哪。”嘴里却是道:“当然要去的,等下只是奠基,你都这种年龄了,一刻都不能再拖。”

斜生影信以为真,不再问话。

雷破天一顿,徐徐道:“老夫雷破天,是欧阳笑风的第九代传人……”

“什么,你是说来自仙界的欧阳笑风?”斜生影惊呼咋道。

雷破天哑然失笑,来自异世的欧阳笑风在常人嘴中倒成了神仙,故意脸一摆,沉声道:“别插话,听仔细就是。”

斜生影俏皮的一吐舌头,摆出一副乖乖洗耳恭听样。

雷破天甚感满意,接道:“你既然知道欧阳笑风,那他的事我也不多说,当年他在神坛准备离去前,脑内现出数百年后乱世纷战景象,故回到乌兰后偕同花七刀找到精神力拥有者作为传人,并留下神兵银浪刀。

交代后人遇到穿山族与乌羽族入侵我地人族,便携银浪前去黎迷巨森,破去星空上种下的精神力,拔出此刀统率雪羽族与之抗衡,乌兰盛世四百年而衰,十年前当权者更是荒淫无道,到现时积弱难返,南面的岚月国与北面的阿刺国已是蠢蠢欲动。”

雷破天说到这,示意斜生影可以问话了。

斜生影会意,眉头一皱道:“这跟我有什么关系?精神力又是什么?”

雷破天回道:“因为你也拥有精神力,它是有若看不见的无形态,无意识魂魄,潜伏在意识海中,受本体控制,至于用途待会你就会知道的,现在为师老了,已力不从心,所以想收你为徒,帮我找一条叫“血晶之恋”的项链。”

斜生影终是明白那次助他逃得的小命的怪东西叫精神力。

雷破天见他再不问话,仰头眯眼望一眼当空娇阳,隐隐流露出不舍,让斜生影莫名生出不祥征兆。

收回目光,轻道:“你闭眼放松就行,我无门无派,心法讲究其心如止水,其意似空行,信奉自然之道,天地万物皆能为我人类所用,无穷无尽。”

斜生影刚闭上双眼,立感一手搭上他的前额,一手搭上他的腹部丹田处,一股暖意袭体而入,暖意进至头部,斜生影倏的轰然大震,无数画面呈现脑海,五彩斑斓的光芒,不停旋转的球体。

虚空漂浮飞行的怪异船状物,高达几百丈的高楼,着装奇特的男男女女,尸横遍野的战场,寸缕不着的美女俊男欢合场景,内能流动不止的经脉图,如写书面般清晰可见的话语,山,水,河…….

斜生影还没从此震惊中醒转,酥麻感传遍全身,无数的细小气流延着七经八脉往着丹田钻去,气流进入丹田立即汇总归一,旋转着成朱红小球,越来越大。

斜生影剧震,心中泛起滔天巨浪,天,这是星核,师傅这是转移功力给我,不,师傅你不能这样。他挣扎着想摆脱,却发现自己动弹不了分毫,连话都说不出声,只能感受着体内星核最后成型。

睁开眼,雷破天惨白的脸再不带丝毫血色,皮肤皱了下来,瞬间似苍老了几十岁,嘴角却露着会心的微笑。

斜生影泪流满面,翻滚过去扶住雷破天欲倒的身体,惨声道:“师傅你为什么要骗我,你为什么要用不世功法转移内能?”

雷破天弱声道:“别怪师傅私心重,做为欧阳笑风的传人,必须承担起济世救民的重任,我已为穿山族高手厉盾碎裂心脏,左右是死路一条,还算苍天有眼,师傅本想赶回啸风山葬身那处,没想竟让我碰到你,种下的精神印记会指引你该怎么做。

乖徒儿你去啸风山炼化我传给你的五成内能,三年内必须出来找血晶之恋,记得隐藏身份,不…不然穿山族,乌羽族的人不会放过你,咳咳…别伤心,老夫走得真是舒畅,真,真的…好舒…畅…”

天气说变就变,乌云开始聚集。

“轰……”炸雷自天际滚滚而过,惊电贯空,暴雨倾盆散下,斜生影满身泥泞跪倒雷破天坟前行下三拜九磕大礼,泪水混杂着雨水,自言道:“师傅你放心,我不会逃避责任的,待下次回来再给您立碑,师傅……”

哑不成声的斜生影忽的眼中神芒大放,挺身而起,仰天狂啸,长发为气势所激乱舞飞扬。“厉盾,乌羽族,你们等着,我斜生影不会放过你们的。”

狂喝怒喊声中,一道闪电劈向远处山头,乌云密布的天空下,斜生影宛如魔神临世。

斜生影任由雨水打在身上,如有指引般直奔啸风山,脑内记忆体逐渐整理清晰,上九代人物印象深刻的记忆全数被他秉承了下来,那些激烈九死一生的打斗,忘我疯狂的男女欢好场景让他最是深刻铭心。

宛如梦中般赶路两个时辰,雨小了下来,乌云开始散去。

霞光透出云层的那刻,一个十六七岁的美艳少女飘身截断斜生影去路。

该少女身材修长,麻布白裙着身,曲线玲珑凹凸有致,柔顺黑发披肩瀑散,美眸之中自带几分野性,秀挺的鼻梁托衬着樱桃小嘴恰得好处,正是斜生影今晨见着的花散雨身边美艳少女。

斜生影仍处在悲痛中,想他自小无依无靠,好不容易捡了个便宜师傅,却不到一个时辰就已永别,停步下望过,淡淡道:“姑娘有事吗?”

少女在这雨天,全身上下仍是点污不沾,功力可见一般。见着斜生影那副落寞模样,误以为他拜师不成才会如此,露出一个连阳光也可失去三分颜色的微笑,轻启贝齿道:“公子用不着灰心丧气,师傅她老人家已经答应收你为见习弟子,至于有多大成就凭你造化,哦,对了,我是嗅灵月星莹,公子你贵姓?刚下那么大的雨,气味好淡,不然定可早找着你。”

要换了三个时辰前月星莹找来说这番话,别说是去见习,就是去扫地,斜生影也必欢呼雀跃,可现哪还有那种心情,苦笑回道:“请月姑娘代为我斜生影谢过你师傅,我已决定平凡一生,再不求艺。”

月星莹摸摸手腕由晶石化的翠绿手镯,露出失望神色,娇声叱喝道:“男子汉大丈夫怎能如此没志气,有心者事必成,振作起来,你瞧……”

月星莹说着催动内能,手镯变成如水般液体向着手外延伸,瞬间成薄剑握于手心,在内能包裹下发出淡淡绿芒,剑身似若碧波流荡。

接道:“我都比你小,却已是可化开晶石成刃,你难道甘愿连个女子都不如?”

能幻刃的晶石为活性物质构成,在相对应的内能催动下,可塑性极强,幻成兵器后配上内能锋利无比,更可在力量充沛时将内能事先储藏在晶石内,于打斗中做突出不意的远程攻击;但要是晶石与内能不匹配或内能不够强,得了也是妄然,所以想幻成刃必须还得讲求缘分。

这类晶石非常稀少,是为江湖人士梦寐以求之物,他们常会为一块劣等晶石就大动干戈,争得你死我活。

月星莹小小年龄就能得到这么纯的晶石并幻出剑来,绝对是武林异数。

斜生影早见识过“崩山鼠”屈中云当日幻剑暴射近丈剑芒的场景,在求艺过程中也多有得见,所以对月星莹表现并不动容,急着赶路下,心不在焉回道:“男女平等,我不如你有什么好奇怪的。”

这是斜生影第一句受到记忆体影响说出的话,当今天下女子毫无地位可言,贫民女子甚至伦为货物般交易,他说的男女平等传出去足可石破天惊。

月星莹娇躯一颤,晶剑回复成手镯,陷入深思。

斜生影说完,蹒跚着脚步离去,留下悲意成行。

银浪刀

银浪刀

作者:银浪 类型:玄幻 状态:已完结

《银浪刀》真心写的不错,人物事态的发展既贴切又符合逻辑,一点也不不牵强附会,顺畅自然,语言灵活生动,诙谐幽默。看了记不清的小说,唯此作者写的最好!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