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银浪刀全文阅读章节列表】主角雷破天师傅

【银浪刀全文阅读章节列表】主角雷破天师傅

时间:2020-06-28 18:03:34编辑:飘天 作者:银浪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银浪刀》的小说,是作者银浪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二十日后,斜生影进入乌兰国极东的群山中,一路上领悟出自然之道,心情开朗起来,再不为雷破天的死时时伤怀,只是颇为后悔当日为什么不与那

银浪刀

推荐指数:10分

《银浪刀》在线阅读

《银浪刀》 第二章:发现银浪刀 免费试读

二十日后,斜生影进入乌兰国极东的群山中,一路上领悟出自然之道,心情开朗起来,再不为雷破天的死时时伤怀,只是颇为后悔当日为什么不与那月星莹多说说话儿,好增进感情。

站在高耸入云的啸风山脚下,熟悉的亲切感觉油然而生,直若回到了阔别多年之故乡。

登上山顶的那一刻,斜生影深深震撼,一个硕大的清澈湖面呈现眼前,水中鱼儿畅游,周侧鸟语花香,仿似置身仙境。

良久,斜生影返过神来,道声:“水幽别境,我来了。”,一个猛扎射入湖中,水花四溅中惊得无数飞鸟破空。

斜生影这些日子来,内能与精神力的应用之法日渐成熟,很是轻松的在水底浅游了近半个时辰,在雷破天刻意烙的路径精神印记指引下,于湖边不远处水底找到一个半丈见方的洞口钻了进去,再游进十数丈,前面豁然开朗,竟还有微光透入水中,斜生影急速潜过去“嗖”的窜出水面,落到洞里,立时目瞪口呆。

可容千人的洞内,无数的珠宝,金银器皿靠壁随地堆放,其中竟夹杂着不少可幻刃的晶石,在四处镶着的夜明珠照耀下,洞里五彩斑斓,让人眼花缭乱,正中处,显是人工搭建的一个精致小石台上,一柄总长十三寸许,宽十公三寸许,背带锯齿,身泛耀眼银白光芒的短刀,浅插石台。

要不是见着银浪刀在此,斜生影定以为到了强盗窝,欢呼一声,跃躺旁边随意拿件出去换钱也可舒服数年的宝物上,闭目暗念:师傅,师师傅,师师师傅……你们想得周到,小子不会有负重望的,定将它们花得物有所值。

躺得片刻,背部传过硬梆梆感觉,斜生影轻飘飘的心被拉了回来,一弹而起,走向小石台,刚一握上银浪刀柄,意识海立荡起涟漪,精神力瞬间自动涌出,使人与刀完全融合成一个整体,再分不出彼此。

斜生影惊异莫名,用力拔刀,却猛的踉跄打出,差点摔倒。

骇然望向手中银浪,不敢相信它会轻到如此地步,要不是能实实在在见着它在手中,定会以为手中无物。

斜生影仔细把玩银浪片刻,将它归回原处,离开数步,心中竟仍生着能操控银浪的怪异感觉,大奇下,试着分出精神力挽向银浪,手一伸道:“乖刀儿,快过来。”

银浪刀身一颤,果是直射斜生影手心。

“哈,哈,哈,妙,妙,妙呀,总有天我让你们那些名门大派的老巫婆,老妖怪们眼珠子都瞪出来,说我成不了大器,哼……”斜生影自言着,纯用精神力控制银浪刀,立见洞内银光似活物般绕着他周身虚空乱舞,声势惊人。

斜生影又耍弄一阵不带内能,于实际打斗中对高手并无杀伤力的花招,将银浪归回原位,开始兴致勃勃的对珠宝进行分类整理。

山中无岁月,秋去秋又来,转眼一年。

这日清晨,阳光明媚,啸风山顶,湖正央,一条人影凭借水面张力,上下飞腾翻舞,伴带银光忽远忽近,银光所经处刀气纵横,使得湖面不时激起数丈冲空水花。

此人正是斜生影,一年内他已将雷破天传过的内能尽数归为所用,再练功片刻,沉喝声“虚空尽碎”,至岸边三十丈距离虚空顿被他用精神力生生撕裂成为真空,身影拖着银浪毫无阻力的出现在岸上。

银浪插身地面,斜生影感慨万千的凝望湖央,想不到短短一年,他本认为难望项背的“崩山鼠”屈中云现在只怕已撑不了他十数招。

因怕唯剩的那件破衣为练功所毁,他每日都是身着裘裤光赤着上身。

这段日子来,斜生影又长高了寸许,已较寻常人为高,裸露出的每一块匀称发达肌肉都散发着惊人的爆炸力,那对深邃精芒烁闪的星目,成熟了几分且带着刚毅的脸庞,配上全身上下少年时代留下的拼斗疤痕,张扬着无尽男性魅力。

斜生影正是想着参悟下脑中的惊天动地打斗招数,哀鸣声传过,斜生影一听便知是貂声,觅音寻了去,只见一只纯白的貂短腿卡在一块山石石缝中,睁着明亮眼睛求助的望过,斜生影哈哈一笑,在它旁边坐了下来,说道:“原来是“白影”你这小孤儿,尝到调皮捣蛋的滋味了吧。”

精神力能把握动物的喜乐哀愁并控制它们,是斜生影来这三个月发现的事情,此后,山顶常见的动物都被他排了名字,无聊时用精神力将它们唤来玩闹戏耍,这被称之为“白影”的小貂深得斜生影的喜爱,所以给它了跟自己相近的名字。

“白影”脆叫声表示抗议斜生影袖手旁观。

斜生影笑笑着用内能将它短腿旁山石化成粉末,白影脱身出来,“嗖”的下窜上他肩头,绕着脖子成圈躺下,乍看象极一条雪白毛围脖。

斜生影骂道:“才天亮,就想在我身上睡大觉吗?”

说罢,内能稍稍涌出,白影感应到这异状,惊跳弹下,远远惊恐望过,它倒也聪明,尝过几次斜生影运功的苦头后,只要他一运能,立远离躲避,免遭鱼秧之祸。

在白影的陪伴下,斜生影直练功到夕阳斜下,才告别白影回到“水幽别境”,洞内被斜生影已是整理得有条有絮,最角上那堆达千余数,被武林中人视为至宝的上等幻刃晶石被象堆垃圾一样堆在一处,要被江湖中人知道了不知会生出何种感想!

斜生影走了过去,倒进晶石中,为数不少的晶石立被他化开,包裹在手上脚上,他因拥有精神力,能清晰把握晶石的特性,所有晶石都能被他轻松化开。

“穿戴”一新,甚是得意的翻身起来,顿见他五光十色的亮甲缠上四肢,显得不伦不类,在洞内度上数个来回,暗道:妈的,等我内能与精神力再强点,老子弄个纯色晶石盔甲着身,惊死你们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

其实光凭他现在这样就能将江湖中人惊死大片了,没得精神力,世上还有谁能同时化开如此多特性不一的晶石并维持住变势。

孤芳自赏一阵,斜生影意兴阑珊的脱下亮甲,将晶石甩到角落,跃上本放刀的小石台盘坐了下来,进入冥想。

这种日子又过了一年,也就是康风年523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这日是斜生影自定的生辰,一大早穿上一直不舍得穿的旧衣,一颗最好的银白晶石化为三枚戒指佩带左手,并随便挑了颗不大的晶石放入兜里,出洞后,唤来大群动物热闹庆祝到正午时分,精神力敛去,动物四散,唯剩白影按惯例缠上了他的脖子。

斜生影依依不舍的环目四顾,轻道:“各位别了,我斜生影已过二十,等我成就大业再来看你们。”银浪刀插入特制鱼皮套中,贴身藏妥,带起白影头也不回的往山下奔去。

二日后,斜生影展开绝世身法下已是出得群山,白影现几与斜生影心意相通,能明白什么时候该避开可能对它造成的伤害。

带了两年之久的两块乌兰币起到作用,在一小镇店铺买了身合适长袍换了下来,敛去气势,斜生影周身上下立散发出懒倦气息,加上围脖披肩,指带晶戒,整个一活脱脱的纨绔子弟形象,招摇过市,无人敢惹。

乌兰偏东的长夏城是个中等城市,现时虽是南北战火已起,但内地城市并未受到波及,仍是一派繁华景象,斜生影暗中打探“血晶之恋”情况,无意中闯到一家拍卖行,改头换貌下将带出来的幻刃晶石抛了出去,结果第三天就被长夏城的武林世家宋家以二十万的天价购去,创下长夏城拍卖之最,斜生影立一夜暴富,逗留数日后,“血晶之恋”半点消息皆无,只得将银浪打了假身套住,心思着去乌兰交通枢纽中心城市华胜城再做打算。

斜生影一想起还有满洞的宝物,花起钱来毫不心疼,一路挥金如土,尽管这样,十天下来也不过花去三百来块,让他大是感慨花钱也难,全然忘记以前为了一块乌兰币拼得头破血流的场景。

这日上午,打听到离华胜已不过百里,衣着光鲜的斜生影精神为之一振,为图近便转入山路。

没想行出一个时辰,竟让斜生影碰到心目中的“老情人”。

一山脚处月星莹飘然若仙,气势如虹,幻出的长剑波光流转,剑柄处储存的一团碧波能量似随时都可发出惊天动地一击。

她对面一男一女,一前一后随身而立,丝毫破绽不露,相得益彰。

男子三十许,身体修长,脸庞菱角分明,样貌颇是俊郎,只是目光阴沉闪烁不定,难给人好感。

女子貌似二九年华,花容带着数分妖气,身段丰珠圆润,又如久经风霜,天真与成熟并存,对任何男人都极具杀伤力。

月星莹冷冷的声音传来。“鲁璐姑娘我知你的所作所为并不是你的错,但为何要与这种人渣混在一块,他夜鹰竟能将恩师暗算,用翻江倒海心法吸得内能,修成逆天寒冰气,出山后更是视人命为草芥。”

斜生影站在山腰草丛中听得清楚,虽不知夜鹰是何种人物,但以前江湖中的美侠女,美妖女他倒是知闻颇祥。

鲁璐人称“魅狐”,因天生媚骨,十年前乃只十三岁就遭人强暴,其后投身怨狐宫,习得“搜精经”,出宫后专魅惑武林男儿与之欢好,吸取他身内能,至二十一就已隐成怨狐宫第一人。

但那些人都是不知死活的贪图美色自己送上门去的,也怨不得鲁璐,所以追杀她的都是暗中进行,谁会好意思召告天下,我的儿子,或某某朋友因一时贪图那妖女美色被吸干了内能,请江湖好汉将她围而杀之。

斜生影现在是何等目力,光一个夜鹰,月星莹就不一定讨得好去,别说还有个“魅狐”在场。

“英雄救美的时候到了。”斜生影暗道声,用精神力授意白影往山脚先行窜去,自己紧跟而下。

鲁璐听了月星莹说的话,脸色一正道:“我跟谁在一起,月小姐你还管不着,久闻碧波剑惊天泣地,但怕就算只对上“冷战无痕”夜公子也不会讨得好去,我俩还有急事,不如就此罢休如何?”

夜鹰杀气徒生,周侧两丈水气尽数聚拢凝入手中,逆天寒冰气顺体而发,刹那一柄寒气逼人的冰魄剑成型,眼内阴光连闪道:“别以为我夜鹰怕了你雾灵派,今日倒要讨教下碧波剑的厉害处。”

鲁璐眉头大皱,正待发话,警兆忽生,偏头望去,见着一年轻男子自山腰跌跌撞撞奔了下来。

斜生影气喘吁吁闯入场中,拍胸道:“三位好,你们看到我的白影没?哦,它是一只纯白的雪貂,很漂亮的,它身体长长的,长了个三角耳朵,还……”

夜鹰正在气头,望向比手划脚的斜生影,打断他话怒喝道:“给老子滚,不然小心我宰了你。”

斜生影故做大惊失色,嘀咕着“这么凶干嘛?”向比两年前丰满了几分,更添野性魅力的月星莹靠拢几步,盯向她酥胸,象是白影就藏在那处,轻声问道:“这位漂亮妹妹有否看到呀?”

如今的斜生影样貌比之两年前变化大了很多,加之前去雾灵派求艺的男子多于牛毛,月星莹一时哪会想到身前这男子是旧识,见着斜生影一副纨绔子弟色样,没得半点好感,冷道:“没看到,你快去别处找找,免得它跑远了。”

斜生影当然知道她是要自己远离这是非之地,却歪头斜脑的应声,转身向着鲁璐行过数步,肆无忌惮的对她一阵上下打量,倏的惊呼道:“这不是鲁姑娘吗?真是久闻大名,本公子常言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你看我合不合格与你共度春宵?”

月星莹眼露不屑,暗骂:“这种色鬼死了活该。”

夜鹰对鲁璐早已情根深种,脸色连变下,矛头改指斜生影。

斜生影作势连打数个寒战,退出数步,惊恐的望向夜鹰。

“吱”白影不知从哪窜了出来,攀上斜生影肩头竖立,因杀气弥漫的缘故,警惕的四下张望。

月星莹,鲁璐美眸同时亮起,皆是心道:这东西好可爱。

斜生影却是怒骂道:“该死的畜生,到处乱跑什么?要被连畜生都不如的人抓去蒸了下酒,看你还能跑。”

白影的“吱,吱”连叫,倒象真听懂话受了委屈。

月星莹莫名对斜生影泛起高生莫测之感,仔细打量下却不相信凭他年龄就可让自己看不出虚实。

夜鹰隐觉斜生影“畜生不如”几字是冲着他来的,勃然大怒下正准备用逆天寒冰气一拳将斜生影隔空轰个粉碎。

鲁璐无巧不巧的跨上两步,挡在夜鹰身前,娇声媚气道:“小兄弟,你这雪貂好可爱,能不能让给姐姐,要多少钱都成。”

斜生影挥手连摆,正容道:“多少钱都不卖,你要能与我结成伉俪,陪本公子日日游山玩水,携手笑傲山林,它不就跟是你的一样了?”

‘咯,咯,咯,少骗妾身,男人的话没有一句能当真,不过想来要能与小兄弟行那欢好之事,定是美妙至极。‘鲁璐笑得花枝乱颤,每一下颠伏都恰得好处,全身上下散发着令人遐思的狐媚气息,让人生出将她就地‘征服‘之心。

斜生影没想鲁璐竟用上了媚术,但自他领悟脑海中“眼睛是心灵窗户”那句话后,亦成此中高手,生起一较高下之心,当即负手而立,眼神开始变得深邃明亮,似若浩瀚星空,又若远隔尘世包围于鸟语花香之中的温池,让人生出直想甩掉一身束缚投身至其中的错综怪异感觉。

全身上下开始透出浓浓爱意,语出真诚,淡道:‘鲁姑娘,我知你少女时代悲惨,过去之事,又何必时时惦记,人间自有真情,脱得凡尘苦,已是世外人,又哪理他俗世眼光。‘

月星莹被他突然间的气质变化吸引过去,望向斜生影背影流露出迷茫之色,一个念头盘升而上:要能就此依偎他怀中长醉不醒就好了。

斜生影往鲁璐最弱处狠狠击下,少女时代的悲惨遭遇,绝对是她最大的心魔。

鲁璐双目抵抗之色逐渐消退,代之而起尽是迷茫,娇躯突的毫无征兆一颤,心身终告全面失守,晶莹泪珠垂落,喃喃而道:‘真的吗?你真的不在乎我的过去?还有人能真的爱我?。‘

世上没人不想得到真爱,生为女人的鲁璐也自不能列外。

斜生影肯定的将头点下,深深应道:‘能。‘

一个字,却胜过千言万语。

被挡了视线的夜鹰终感觉出不妥,厉啸一声,自鲁璐身后冲天而起,冰魄剑猛的炸裂,成锥朝着斜生影当胸射去。

不知想了些什么,双颊潮红的月星莹同时惊醒,碧波剑一挥,一个水球般的内能球带着拖尾,迎向斜生影身前,恰是时候的与冰锥撞个正着,“啵”的声响,劲气四溢下,内能球与冰锥炸散消逝于无形。

斜生影装做受不住劲气,往后连滚带爬被扫出两丈,一坐稳就怪叫道:“这年头难道连说句真话都不行了吗?”

白影早知机的窜出老远。

夜鹰没放过斜生影的打算,却被月星莹截住去势,两人立战成一团。

被迷惑的鲁璐清醒了过来,狐媚妖娆之气消失不见,咬牙厉声道:‘好,好,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说罢,呆立片刻,双目向斜生影望过,幽怨的眼神似要将他射透,悲笑一声,竟是不与夜鹰打招呼,娇躯迅速消失于荒野远处,留下无限凄凉之意。

“鲁姑娘。”夜鹰见鲁璐离去,再无心恋战,喝声,聚气成刃尽力劈下,趁月莹避闪之际,脱身紧追去。

斜生影翻身起来,拍打着身上的灰尘,喃喃自言道:“想不到那凶小子还如此深情。”

旋望向收了剑的月星莹笑道:“谢谢小姐救命之恩,哎,这叫本公子何以为报,钱币这俗物定是万万不行的了,如这雪貂不认为对方女性是它主母不肯跟从的话,倒是可以送你以表心意。”

月星莹心中却另一番滋味在心头,刚与夜鹰过上数招,始知同他还有一段距离,要不是这家伙从中打诨,依自己的性格今日定讨不了好去,说不准还会香消玉陨,到底该谁感谢谁才对?不由苦笑,倏的想起刚鲁璐失态一事,黛眉一皱,疑问道:“刚你用的什么妖法?”

斜生露出不解神色,道:“小姐你说什么?”

“我是说你怎么能迷惑鲁璐还有……”月星莹脸微红,咬唇终是没将后面的“本小姐”三字说出。

斜生影也是第一次对敌用上这种改变气质的战术,对它的效果喜形于心,嘴里却是道:“哦,我只是实话实说,她反应怎么这么大,真是莫名其妙。”

斜生边说着边用精神力向白影发出信号,叫它窜上月星影肩头。

白影听话至极,三弹两跳奔了过去攀上月星影的肩头,还横躺将她白雪般的长颈绕起,睁着水灵大眼望向月星莹俏脸连眨。

月影莹只觉一阵暖意传来,整个心都被雪貂吸引了过去,忍不住抚上那柔软皮毛,娇声叫道:“好可爱呀,真的好可爱。”

斜生影望着雪貂缠脖,一身雪白,更添三分姿色的月星莹,呆若木鸡,魂荡魄散,好会才魂魄归位,颤声道:“这,这不可能,白影你是不是认错了人?我怎么配得上这仙女般的美人儿,快,快下来。”

白影还没聪明得可以听懂斜生影的说话,舒服的挪动下身体,干脆闭上双目准备睡觉。

月星娇躯一颤,想起刚斜生影说的雪貂认主的话,又记起曾泛起倒在他怀里长醉不醒的冲动,芳心立乱,忍不住仔细向着斜生影打量,可不管怎么看,都觉他不过样貌还过的去,而那副神态却不敢恭维,只得违心道:“这小家伙怎么这么讨厌,弄得我脖子痒痒的,你快抓了去。”

斜生影连声应是,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抓住白影的同时,“一不小心”碰了碰这超级美女的雪颈,然后将白影挂在自己脖子上,赔礼道:“小姐,不好意思,这家伙喜欢到处乱跑,我也管不住,冒渎了佳人,下次如还能碰上小姐,定送上宝物以表谢意。”斜生影嘴里说着,心底却是将宝物念成了“定情信物”。

月星莹艰难的收回望向雪貂的目光,落寞道:“不用了,本小姐还有事,先行一步。”

月星莹撇下再抚摩雪貂的冲动,毅然转身展开身法离去。

斜生影同时调戏了江湖赫赫有名的一正一邪两大美女,心中大呼过瘾,连带着对传他功的雷破天道谢连天,哼着自创小曲,往华胜城方向走去。

银浪刀

银浪刀

作者:银浪 类型:玄幻 状态:已完结

五星好评,作者文笔深厚,有大家之风,剧情跌宕起伏,说实话,这本书和(驱鬼道长)是我看过最好看的两本书。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