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银浪刀章节列表全文阅读】主角雷破天师傅

【银浪刀章节列表全文阅读】主角雷破天师傅

时间:2020-06-28 18:03:36编辑:森系女孩 作者:银浪 人气:

《银浪刀》由网络作家银浪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雷破天师傅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傍晚时分,斜生影施展“糖衣”攻势,顺利进入盘查极严的华胜城。华胜城,位于乌兰国版图中心位置,数条大道交错横贯,南傍夷水江,几多客运

银浪刀

推荐指数:10分

《银浪刀》在线阅读

《银浪刀》 第三章:买卖女子 免费试读

傍晚时分,斜生影施展“糖衣”攻势,顺利进入盘查极严的华胜城。

华胜城,位于乌兰国版图中心位置,数条大道交错横贯,南傍夷水江,几多客运码头,如此交通枢纽,自引得商贩云集,繁华异常。

城周四侧,山清水秀,园林古迹,多不胜数。

斜生影来此处的目的就是图这流动人口多,消息灵通,便于打听“血晶之恋”。当晚住进华胜最豪华的金龙客栈,直睡到第二天日上三竿。

洗漱妥当,下楼于膳厅用餐之际,偶尔听到有人说华胜城最大衣饰行丽艺衣饰出了个败家子,正准备将店铺全数转让,斜生影立心绪大动,想自己要是成为富商再发出消息求购天下最好的项链,凭华胜城的人口流动,说不定可打探到“血晶之恋”,这样还能隐藏身份,一想到这,结了帐马上一路问道赶去。

一进那家硕大店铺,三名伙计瞟了他一眼再不搭理,凑一起相谈甚欢,斜生影大大咧咧的找条椅子,财大气粗喝道:“你们老板呢?”

一名伙计没好气,正待回话,一懒洋洋的声音自门外传来。“找我什么事呀。”

那名伙计脖子一缩,随同其他两人一轰而散,假装忙豁。

“妈的,这样子做生意不垮才怪。”斜生影暗骂声,迎上走进店铺的一四十许神色颓废汉子,笑问道:“你就是这店的老板吗?我想收购。”

汉子本无神的眼睛当即亮起,脱口道:“真的,呵呵,来,我们去里面谈。”

汉子极是恭维的引着斜生影进到里面。

斜生影一落坐,直奔主题,笑道:“老板,你这破店打算要多少钱。”

汉子略略沉思道:“我急着钱用,就十万吧,”

斜生影根本不懂行情,却故做一惊道:“你当我肥羊吗?这破店值十万?一口价五万干不干?”

他当小摊上买盆盆罐罐,一下砍去一半。

汉子苦笑道:“兄弟别开玩笑了,要两年前,光凭丽艺两个字就值十万,要不是昨晚又输了个精光,我怎会将闹市的四家店铺这么便宜卖给你。”

“原来有四家,不早说。”斜生影心忖,打着哈哈道:“那八万好了,你还有什么房产没?”

汉子忙堆笑道:“有,有,离这两里许的城角还有处俯院,可以折价给公子您的。”

两人一阵商讨下来,做价十二万八千全部接收。

有钱好办事,斜生影出手阔绰,通过官府印证,到晚上就将所有接收手续办齐,连着身份凭证也弄了个妥贴,丽艺衣饰行这日所有伙计正式宣告全体失业,他半个也不要。

次日,斜生影又塞钱问明地下女奴贩卖处,直奔而过。

人口贩卖本是明文禁止的,但世风日下,贫富悬殊巨大,贫民抛妻卖女的事情比比皆是,这一行业应运而生,已成半公开化,官府拿着孝敬也是睁只眼,闭只眼。

很多大户要丫鬟奴婢都会选择那处求购,也有不少娶不到老婆的赚了辛苦钱去买,这种女奴贩卖场所,没几分姿色的女子根本就上不了台面。

她们的命运完全掌握在随后追随的主人身上,很多女子只能落个凄惨的下场。

斜生影很快在城东角找到一处悬着翠松阁牌匾挂羊头卖狗肉的俯院,只见大门进出的人穿梭不断,一进去更是人头汹涌,随处搭建的木台上站立穿着性感暴露,神色却极是颓然,冻得簌簌发抖的年轻女子,旁边牌子上明码标价,从五百到一万不等。

斜生影受记忆体影响有平等观念,但除非他有能掌控天下的大权,不然休想奈何。

这来的人大部分以来免费观看穿着暴露的美女为目的,真正的买主却是不多。

斜生影逛下一大圈,终在一有十五名年轻美貌女子的台面前停了下来。

老板一见斜生影一副富家公子着装,还带着名贵貂皮围脖,手指间的戒指虽是瞧不名堂,但想来也价值不菲,忙亲自迎了上去介绍道:“这位公子真是好眼光,这些女子虽价格不低,但绝对保证个个处子,您放心就是。”

斜生影这才正眼看价,发现每个都标价在三千左右,唯独一个被麻绳缚了手脚垂头坐在台面的女子标价却是六千,还未开口,老板已是解释道:“那女子本最少也是上万的货色,但屡次试想逃脱,我拿着也是个大麻烦,所以低价处理。”

斜生影粗算下,全部买下也还不到五万,而身上还有七万多钱票,心生计较道:“我全要了,多少钱。”

老板一怔,眼睛睁的老圆,颤声道:“公,公子你真全要了,这…三千,加二千六,加…一共要四万六千二,打点折就四万五吧”

斜生影对这人口买卖极是反感,根本没得讨价还价的心情,一口应承下来,掏出四万五的票据甩了过去,道:“帮我全送到南城口处的丽珠居,再帮我购一辆马车留用。”

老板反复印证无误,喜笑颜开道:“没问题,马车小的送辆给您便是,望公子下次再来光顾。”

旋望向台面女子喝道:“你们运气来了,这位公子愿意将你们尽数购去,以后定享福不尽。”

围观人士大哗,纷纷望向斜生影。

台上女子见今后的主人一次购这么多,想来定是做丫鬟,奴婢,好过被那些丑陋汉子,老头购去做小妾遭日日摧残好上很多,悬着的心落下不少,只那被缚了手脚的女子毫无动静。

四辆马车一个时辰就到了丽珠居。

丽珠居占地面积颇大,院中有水池,中央还有一亭子,两层居房有六栋之多,花草树木处处,只是久无人住,显得十分荒凉破旧。

三辆马车离去,那被缚了手脚的女子被其她女子背进院内,斜生影将剩下的那辆车的马匹随意拴在院外,跟进去将门关妥。

“奴婢见过主子。”众女整齐成两排,跪地异口同声道。

斜生影没见过这阵仗,双手直搓,望向这些颇具姿色,袒胸露臂的娇娃,纳纳笑道:“各位姑娘,姐姐,妹妹好,快请起。”

众女大惊,起身相互顾视,几疑自己听错,皆是暗忖这人莫非有毛病。

斜生影倏的一指坐地上的女子,说道:“你们怎么还不给她解开,真是的。”

一名女子忙过去将绳索解开,却见那女子手脚上留下箍印。

斜生影想都不想行了过去,蹲下伸手将她脚腕握到手里,精神力混杂内能涌出。

女子脚猛缩,厉声道:“别碰我,把脏手拿开……”

斜生影哪理她叫嚷,须臾将她血气活了过来,松手笑道:“紧张什么,你们这么多美女望着我都还没紧张呢。”

一撑大腿站了起来,长吁口气接道:“好了,你们谁不愿留在这的可以走了,愿意留下的准备好工作,给你们半刻时间考虑。”

众女哑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全都噤若寒蝉,一时气氛沉重。

斜生影忽的一跃,坐上旁边大树的树叉,荡着双腿,一巴掌拍在白影屁股上,喝道:“就知道睡觉,哪天肥得我背不动了,看本公子拿你下酒不。”

坐地上的女子挣扎着起来,踉跄着往院外走去,斜生影把白影抱到手上,看都不看女子,道:“记得将门关了,有事还可回来找我。”

“咿呀”门开又关,剩下众女子莫名生起寒意,想她们主子待会定将她擒回,狠加折磨。

斜生影一叹,自言道:“怎么个个这么怕我似的,懒虫下去逗她们开心下。”说完,向白影发出指令。

白影跃下树开始在众女间穿梭攀越,女子们这才发现她们主子脖上的竟是活物,经此一闹,气氛活跃起来,胆大的开始伸手去摸雪貂,再过片刻,变成嬉笑追逐闹轰轰一片。

斜生影瞧得大乐,不停笑着,将半刻约定的时间忘了个一干二净,直过了半个多时辰才想起,落下树枝,将雪貂唤了回来,笑道:“好了,既然大家都愿意留下,我来分配工作。”

女子们这才警觉自己闹得过分了,立即归队站成两排垂首而立。

斜生影眉头大皱,道:“又不是行军打仗,这么个样干什么,刚那样不好吗?”旋一叹,接道:“好了,随便你们,待会你们自己去挑房间作为住处,还有那什么柴房,伙房的给我找找在什么地方,有力气的顺便打扫下,个个穿成这样,当我铁打的不会动色心吗?瞧都冻成什么样子,对了,帮我也选间房子,明天我就搬过来,多活动点没那么冷的。”

“妈的,还当人看不呀。”斜生影骂咧着出门。

斜生影一走,众女立围成一圈,七嘴八舌说道了起来。

“这公子脑子莫非有问题?”

“我看是故意试探我们的,得小心点。”

“这院子好象很久没人住了呢,瞧主人样应该对这也是很陌生。”

“别说了,干活去吧,鬼天气好冷。”

“我还从没象刚那样开心过,真的什么都忘了,哎,还会有那样的日子吗?”

众女议论一阵得不出结果,三五成群一轰而散。

斜生影自己赶着马车对四家店里的女性存货来了大扫荡,将马车装得满当,三个时辰后赶了回来,一下车就发现刚离去的女子抱膝蹲在门口,忙随意抽出身衣裳,走过去道:“套上吧,要走等下吃过饭再走也不迟。

女子第一次抬头正眼向斜生影望过,秀气的俏脸上灵动的大眼闪过一丝慌乱,依言将衣裳接了过去,却是不动。

斜生影返身到马车内,提出五个包裹,至门口踢开门往里面走去,途中碰到一正在清洁道路的女子,唤了过来,头对着前边最大的一栋房子一点,道:“叫她们全部到那里面集合。”

女子恭声应道:“是,主人。”说罢匆匆离去。

斜生影将包裹放落,又往外走去,离大门口还有段距离,却见刚接去衣裳的女子提了三个包裹走了进来,斜生影忙赶过全部接收,笑道:“换了衣裳,漂亮多了嘛,你叫什么名字?也跟我来吧。”

“谷清兰。”谷清兰应声紧跟。

斜生影跟谷清兰进去后,那些女子陆续走了进来,见到离去不久的谷清兰又返了回来,都是暗自为她担忧,以为她们主子要杀鸡给猴看,个个站一旁垂首大气不敢出。

斜生影暗中一点人数,见来齐了,哈哈笑道:“跟你们在一起真是无味至极,谷小妹,你等下组织她们将衣裳换上,剩下的衣裳饰品平均分发,再搬张桌子过来,我叫了饭菜,等下大家欢聚,呵呵,我先去熟悉下环境,昨天只瞟了一眼呢。”

谷清兰愣半天神,到斜生影离去,众女向她望过,才知“谷小妹”是叫的是她。

当打开包裹,众女几不敢相信叫她们换上的都是些价格不菲的小姐衣裳,等全部换得妥当,衣裳分配好后,静待足半个时辰,斜生影才敲门走了进来。

“哇,我是不是走错门了。”斜生影一进门,眼前一亮,惊叫道。

只见着各式衣裳的美女,分站两旁,齐声致礼道:“谢主人。”整齐划一,正是她们刚商量好的。

斜生影在众女身上毫不顾忌的瞟来瞟去,连声道好,然后好不容易叫那些女子围着两桌坐了下来,自己却跑门口去接那送饭菜的小二,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能有为这么多美女服务的一日,竟是心底乐翻。

一顿饭下来,吃得鸦雀无声,不管斜生影怎么逗弄都无济于事,没一个女子能从这梦境中醒过来,倔强的谷清兰也不例外,以为斜生影定另有目的。

转眼十日,生活步入正常轨道,所有一切打理得井井有条,除了斜生影占了那栋最大的屋子外,其她每人都分到自己的一间房,院名改为静荷居,衣饰店也被改成“新颖”衣饰行。

以前店里衣饰在谷清兰主持下全部处理掉,唯剩的二万多乌兰币一半进了各色布匹,绸缎,和招来裁缝,日夜赶工制作斜生影根据记忆体里见过的奇装怪服改进的衣裳,而众女成了现成的最佳试衣者。另一半作为维持生活费用。

这些日子斜生影认识了每一个女子,知道了她们最大的也不过十八岁,最少的十六岁,都是正当花季,包括斜生影在内,众人都以为自己掉入了仙境。

斜生影是有感于众女将他伺候周到,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神仙日子;而众女是没想到会碰到个不顾礼节,不分上下,毫无脾气的主子,过上了做梦也想不到的生活。

满院笑容开始春日鲜花般绽放,自由的空气中生机勃勃。

康风年,524年,二月十八日,新颖衣饰行经过月余的充足准备正式开张。

光是十五位身着各式华丽衣裳的美艳女子,招摇从静荷居走去店铺,就吸引住无数路人的眼球。

新颖衣饰行一日出名,其后,店里别出一格,能突显女性气质的衣饰受到大户千金小姐,富太太们的热烈追捧。

每式衣裳的限量制作,出色的服务态度,精致的手工,使得价格一路飚升,利润翻着跟头上涨。

三个月后,店铺生意开始涉及男女老少,斜生影又收购四家店铺扩张,使得店铺均匀分布华胜城每个角落,人手仍是从女奴市场买来,使得静荷居更加热闹,谷清兰以出色的表现,荣升总管,斜生影除了设计些衣裳图纸,基本是当起甩手掌柜,与各式商人的交往中暗底查探“血晶之恋”。

熟悉了斜生影的美女们目光开始变得火辣,那种情意绵绵让跨入静荷居的斜生影心惊胆颤,却又不敢玩失踪,他怕那群美女会彻夜打着灯笼满城搜寻他的下落。

第四个月,正是换季热销期,除去生活费用,成本开销还纯赚十五万,斜生影出手阔绰,总共三十二位美女每人发到五百乌兰钱币,创下乌兰史上小商行薪金之最。

幕名前来华胜购衣的名流越来越多,斜生影的名字开始传了出去。

南北战火持续蔓延,阿刺国挺进百里,岚月国挺进一百五十里,未闻乌羽族与穿山族参与其中。

白影在众女养护下日渐肥胖,斜生影无奈,在它脑内种下每日贪吃贪睡造成奄奄一息的悲惨印记,吓得雪貂一脱身斜生影,在众女房中乱窜也再不敢见能吃的东西就吃,恢复至苗条身材后,斜生影怕这天气带着它太过招眼,外出时便让它在院内自由活动。

这日近黄昏,斜生影打探消息无果下,垂头丧气来到自己最大一号店铺,一进门,四位美女伙计美眸亮起,其中一个更是娇嗔道:“公子,奴婢都二日没见过您了,是不是把我们忘了。”

斜生影哈哈一笑,道:“怎么会呢,这不来看你们了吗。”

说着走入内房,刚坐下,一十六,七的俏丫头就端了茶水进来,摆妥后,娇声道:“还好我动作快,不然这差事就得被她们给抢去。”

斜生影失笑道:“宛蕾,这从何说起?给我倒个茶水有这么好吗?”

宛蕾走拢过来,道:“公子你不知道,我们这些人都是贫苦人家出生,到人贩子手中后,什么凄惨下场都想到过,就是没想到过有这种好日子,你发的那些钱,有门路的姐妹捎回家后,家境都是大改,姐妹们全说你是天底下最好的男人,梦想着有朝一日能…能…也嫁个你这样的好男儿。”

宛蕾说着双目红了起来,泪珠直在框内打转。

斜生影怜意大生,柔声道:“乖,别哭,等下你出去,她们还以为我欺负了你呢。”

宛蕾回道:“说你会欺负我,谁会信?哪个姐妹不心甘情愿伺候你,哪还会哭鼻子。”

说完倏的近身斜生影在他脸颊亲口,转身边跑,边叫嚷道:“冷竹都说她亲过公子一口的。”

斜生影哑然,他自认不是什么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但再这样下去,众女纷纷效仿,叫他如何敢回静荷居。

一杯茶下肚,想起不知雪羽族还能拖住乌羽族与穿山族多久,斜生影不由暗叹,只有“星空”巨战刀才能召集到更多的雪羽战士,也只有“星空”才能让他们破戒出森。

雪羽人呀,你们何时才能找到我,带我前去黎迷巨森拔取“星空”?

斜生影正自感慨,一名唤冰琴的女子闯了进来,道:“公子,外面有个姓月的女子找你呢。”

姓月?难道是月星莹?斜生影一怔,道:“你带她进来吧。”

冰琴嘟着小嘴应声,转身出去。

须臾,冰琴便领着一女子走了进来。

斜生影正眼望去,正是身着白裙美艳如仙的月星莹。

冰琴转身离去。斜生影站身起来,哈哈一笑,引坐道:“月小姐,坐,今天是来讨债的吗?”

月星莹依言落坐,环视房间四侧,最后美眸定向对面的斜生影,淡淡道:“果然是你,那天耍的把戏倒是精彩,不错呀,现在成了鼎鼎大名的设计师皆大老板。”

那天山野离去后,月星莹越想越不对头,终是记起与斜生影见过面,至此也知自己遭了他戏耍,这次来华胜城后,偶然听到斜生影的名字,便一路寻来,这已是第五家店铺。

斜生影死不认账,疑问道:“我耍过什么把戏?月仙子要看中了店里什么东西,尽管开口,本公子一律免费赠送。”

一乖巧文静的女子端茶走了进来,递过杯碟轻声道:“小姐请用茶。”又将生影空杯斟满,转至身后,伸出纤手在他肩头拿捏按摩起来。

斜生影很是享受的端起茶杯。

月星影美眸倏的一亮,笑道:“斜公子现今真是财大气粗,指间这三枚戒子定价格不菲,不知能否割爱。”

幻刃晶石一脱本体控制即现原形,斜生影知引起月星莹疑心,但他能用精神力凭空维持变势,毫不犹豫脱下放桌面推过去。

月星莹失望神色一闪即逝,改口道:“还是不要了,你这丫头挺不错的,不如叫她跟了我。”

文静女子娇躯剧颤,停手毅然道:“霜叶不去,除了伺候公子,我谁都不伺候。”

斜生影将戒子带回,笑道:“霜叶,她可是江湖盛名侠女,你…”

霜叶插口道:“哪又怎么样?霜叶反正不去,姐妹们也不会有人愿意去的。”

月星莹惊奇道:“难道你的丫鬟可以随意打断主子的谈话,不听令行事的?”

霜叶突的弯身在斜生影脸颊亲口,羞红脸示威般的望一眼月星莹,道声“公子,记得霜叶不去的哦。”直直跑了出去。

斜生影尴尬耸肩道:“月仙子看来难得如愿。”

月星莹哪真的是想要讨债,只是隐隐觉得斜生影不象表面这么简单,变着法想能看出点蹊跷。斜生影狡猾似狐,自也清楚,却乐于与这绝世美女周旋。

月星莹不以为意道:“那你欠着就是,对了,那雪貂呢?”

斜生影回道:“在静荷居呢。”

月星莹笑道:“是否请本小姐去你家作客?”

斜生影一想到满院胡作非为的丫头片子,眉头大皱,不知该不该答应。

月星莹见这任何时候都是一副无所谓样子的斜生影面现难色,芳心生起莫名快意,起身道:“看来斜公子是答应了,这就动身如何?”

斜生影再无法作声,只得起身笑道:“好呀,有美人去我家观光,正求之不得。”

月星莹暗道声:口不对心。跟着斜生影行了出去。

外面四人正是整理店铺,清洁打扫,见着两人出来。冰琴放下手头活计,笑靥如花道:“公子等等,我们同路呀。”

斜生影应声“也好”,行到店门口,负手望向街头晚归的人群,生出感触,轻道:“有家的感觉真好。”

月星莹望着他背影,眼里略现迷茫,总觉无法与他正面的浪荡形象联系起来。

很快,门插板落锁。

斜生影被四女簇拥前行,谈笑风生,月星莹被排外挤到一边,让她怎么都不解为何貌不惊人的斜生影会如此受到女婢们的爱戴。

银浪刀

银浪刀

作者:银浪 类型:玄幻 状态:已完结

《银浪刀》本书的构思很新颖,但是就是把主角写得太无敌了,所以文章显得有些空洞,不过总的来说还是很不错的,希望作者继续加油。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