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银浪刀精彩章节完结版免费试读】主角雷破天师傅

【银浪刀精彩章节完结版免费试读】主角雷破天师傅

时间:2020-06-28 18:03:41编辑:刘一 作者:银浪 人气:

经典小说《银浪刀》由银浪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雷破天师傅,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快近午时,路上的行人也是不多,但衣饰行向来生意极好,随时都有顾客光临,现在却是半个顾客也没得,自是与刚混混收取保护费吵闹有关。斜生

银浪刀

推荐指数:10分

《银浪刀》在线阅读

《银浪刀》 第六章:击退恶霸 免费试读

快近午时,路上的行人也是不多,但衣饰行向来生意极好,随时都有顾客光临,现在却是半个顾客也没得,自是与刚混混收取保护费吵闹有关。

斜生影冷眼望过,见一只比自己矮上少许,身板颇为壮实,样貌也还过得去的十七八岁青年正自从宛蕾手中接过钱币,而另两年龄相当,偏瘦的青年人分两头将冰琴堵住,色眼上下打量,贼笑着有动手占点手头便宜的意思。

斜生影眼内厉芒一闪即过,懒洋洋问道:“哪条道上的朋友呀?给了你们保护费,还这样对我的店员,似有不妥吧?”

正自数钱的青年闻言停下手来,对手下行为也是略感不满,将他两人喝了过来装模作样骂几句脏话,笑道:“不好意思,公子店里的人都生得如此漂亮,他们才会忍不住,勿怪。”

这青年名叫石荆,自幼父母双亡,在华胜城混到十六岁时,硬是靠着凶猛悍不畏死拉起四五十号人马组成了铁血盟,偷蒙拐骗度日,因无意听到手下兄弟说起他们曾调戏了一商行美貌女子并无人出头,立打起主意将“新颖”衣饰行进行摸底。

结果发现除了一作坊内,外请裁缝中有数名男性外,其他尽是女子,又打听到斜生影没有后台,于是壮起胆子前来收取保护费,来之前本是商量好,要衣饰店坚决不出钱,他们立马走人,有钱人随便抛几个子请动官府或雇来几个江湖亡命,就能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强来肯定不行。

让他们没想到的是事情进行得这么顺利,这下以为捏着软柿子,便又得寸进尺的去占美人儿的便宜。

斜生影行了过去,冷笑道:“漂亮就忍不住了?我店里的个个漂亮,那怎么办?既然当老大就得管教好小弟,要我店里的人被收保护费的人欺负,这不成天大的笑话吗?”

石荆一听斜生影说他不会管教小弟,脸色一变,哼道:“你以为你是谁?轮得着你来教训我?别以为有几个钱了不起,得有命花才行。”

谷清兰与霜叶靠拢斜生影,暗中拉扯着他衣袖,示意少说几句。

这动作却被石荆瞧在眼中,更以为斜生影是那种贪生怕死之辈,又哈哈笑道:“叫我们兄弟不骚扰贵行美女也行,保护费翻倍。”

冰琴当先叱喝道:“这是敲诈,我们八家店铺已给已给了你八十每月的保护费,你还想……”

斜生影摆手止住冰琴话头,淡淡道:“没问题,本公子给你每月三百,前提是你们得确保我行中所有店员不受到任何人骚扰,如果是你手下犯禁,那只有一个后果…”

石荆被激起傲气,竟对丰厚保护费并不心动,冷道:“你奈何得了我盟中所有弟兄吗?犯了又怎么样?”

话一说完,石荆与他身旁两青年轰然大笑,形态眼神甚是轻蔑。

斜生影不为所动,笑意自嘴角泛起,顿挫轻声道:“死,路,一,条。”

石荆三人听到最后一字落音,脑际如遭雷击,笑声卡在喉中嘎然而止,均觉斜生影毫无神采的眼神一旦亮起,就能让他们瞬间从人间蒸发,身侧更是有无形的压力向着他们挤迫而过,似随时可轻松将他们五脏轧出体外。

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或许他们不怕,可这种精神上预示着将赴上死亡之路的步步进逼,却使得三人肝胆俱裂,冷汗湿透衣襟,想吐声发言,又发现半点音响都无法生出。

五女莫名其妙的望向他三人,神色中尽是疑惑。

斜生影见折磨得他们也差不多了,收回无形中生出的气势,问道:“三位考虑得怎么样?想来你们也不是第一日出来混,离去后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吧?”

如从水中捞出的三人心神一松,身体软倒之际相互搀扶才没出丑。

石荆急喘几口,双目倏的一亮,咬牙挺身拱手道:“刚确是我们的不是,公子见谅,以后我盟兄弟绝不会再犯此等错误,贵行的所有人众安全石荆自愿担当力所能及的保护,真是一言惊醒梦中人,这“死路一条”四字如雷贯顶,使小弟大彻大悟,其后定发奋图强,以公子为榜样,成就大业。”

石荆确实机灵,将刚所有异状想方设法掩饰起来,更在话中暗示他明白意思。

斜生影仿若从石荆身上看到自己当年的影子,点头赞许道:“石老弟真是性情中人,此后成就定不可限量,要有困难尽管来找我就是,这钱嘛还是要拿,不然你手下兄弟吃什么,呵呵,以后每月一号来这店领取一千块,我会交代好店员的。”

石荆几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光这每月一千块已是基本可以养活盟中所有弟兄,就凭刚斜生影露的那手,只怕他弹下指头,盟中兄弟也会死成一串,说要仗人数跟他斗那是痴人说梦,但现在斜生影反倒愿出每月一千块乌兰币,怎能叫他不惊。

除了谷清兰隐隐知道斜生影并非普通商人那么简单并不过于震惊外,其他四女均是对他们突的称兄道弟起来大感迷惑不解,至于自动加价给那些泼皮更觉匪夷所思,要知千块已是个能让寻常四口之家过上一年好日子的大数目。

斜生影环顾众女,哈哈一笑道:“区区一千块换得你们这些美人儿的安全,有什么不划算的?冰琴把这月的钱先给石兄弟吧。”

当石荆接过钱,一言不发转身离去的刹那,斜生影分明见着他那眼内蕴含不落的泪水。

此后一月,衣饰行按期交了货,谷清兰于城北处购得一比静荷居小上些许的宅院,和两家闹市店铺,收到首饰投稿上千份,按设计等级发放出钱币近二万,无形中起到广告作用,首饰店还未开张,已是声名在外,图纸中的精品被请来能工巧匠打造。

石荆被斜生影有意无意共碰上五次,在他用精神力内探其身体后,创下适合心法传给石荆,却只准他称兄,让石荆将斜生影这大哥敬若神明,甘为所用,全力暗中保护“新颖”衣饰行财物与人员。

三十一位旧店员全数退至静荷居,在斜生影用精神力变相逐一授与心法后,于月星莹的指导下修炼武技,进步之神速,连斜生影都意想不到,而她们店员位置被新添居住在另宅的三十位少女替代。

谷清兰习武经商两不误,虽是从新人中挑出管理人员,但仍是最忙碌的一个。

成了总教官的月星莹本是奉师命下山阅练,现却成了与斜生影的斗嘴口才修炼,只可惜一月来毫无长进,十次有九次以败北收场,还有一次顶多也只能算是平局,被那家伙口头便宜占尽不说,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身上还有哪处没被他“不小心”碰到。

八月八日是个好日子,“新颖”首饰行开张,盛况空前,出现排队争购现象,当天两家店铺共盈利过万。

斜生影至此成为华胜城与周边城市中的商界传奇人物,邀请函似雪片般飞来,让急于打探“血晶之恋”动向的斜生影频于应付,焦头烂额。

这日黄昏,初秋的晚霞很是多彩靓丽。

静荷居内,绕池四周,众女们身着各色劲装修炼着武技,月星莹穿插指导,甚是意气风发。斜生影伏于二楼围栏上,尽情享受满园香色,心中思绪起伏,凭现在众女的进展看来,就算战火燃至内地城市,她们到时自保应已不成问题,可还有千千万万的人呢?

斜生影喟然一叹,收回目光,暗念道:“血晶之恋,雪羽人你们为何还不出现?”

谷清兰收工回来,一关门施展身法迅速靠近,弹身二楼斜生影旁侧,笑意盈盈问道:“怎么样,清兰进步挺快的吧?”

斜生影见着她那得意非凡模样,心中大乐,本想说她刚差点摔下楼去的话生生咽下,笑问道:“美人儿今天似乎碰到了开心事,这么格外兴奋。”

谷清兰回道:“清兰哪天不高兴么?公子你都三天没出门了,想来也闷。”

原来斜生影应酬烦了起来,干脆交代谷清兰谢绝一切邀请,说他已出城谈生意,为不露把,不觉在居内待了三日,幸好有这么多美女陪着,倒也说不上闷,却是耸肩道:“正是呀,外面有什么有趣的事发生没?”

“有呀,第一呢,我今天才知道外面盛传公子是“色狼影”,咯咯……他们还以为你每天晚上忙豁不过来,第二呢,据说城外三十里的枫山出了个“狐仙”,有人说隔了天远也能感应到她那身上散发的淘天凄凉之意,直叫人肝肠寸断,不过这种事不可信,定是以讹传讹。

第三呢,今天我发现张跟你画的项链有几分象的图纸,公子你瞧瞧。”谷清兰说罢,从腰间束带内抽出图纸递了过去。

斜生影身躯大震,接过打开看过,果发现与“血晶之恋”有五,六成相似,急问道:“你知道送这图纸的人长什么样?他有说什么?”

谷清兰早知这图纸对斜生影极是重要,正色道:“我也是下午到七号店才收到这张图纸,据店员说是个二九年华极美的女子送来的,她曾在店里看中了好几件衣裳,因没带足钱没有购买,我想她明日定还会前去。”

“二九年华,还是女子?”斜生影眉头紧锁自言完,诧然问道:“你怎么知道她还会去店里?”

谷清兰笑道:“女子对衣裳饰物都有着特有的嗜好,一旦喜欢上,便会留连忘返,所以几可肯定她还会去。”

斜生影愁眉舒展,兀自不信道:“你看月姑娘怎么来这么久都是素雅白裙,难道她不喜欢其它衣饰?”

谷清兰道:“公子你怎么知道她没别的衣裳?你又没去她屋里看过。”

斜生影哑然,心中却是仍不信月星莹外衣都只躲在屋里穿。

池边众女开始陆续归屋,准备洁身开餐。

月星莹横过近二十丈虚空,飘然如仙绰立谷清兰身旁,挽起她手娇声问道:“妹妹一回来就跟这家伙谈情说爱呀,连我这师傅都给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谷清兰正待解释,斜生影抢道:“月仙子辛苦了,你要羡慕,大可也去找个情郎来谈谈心的,本公子将免费提供食宿。”

月星莹早吃多了他的亏,强忍言语顶撞冲动,淡淡道:“女人说话,男人别插嘴,不然小心本小姐揭露你。”

斜生影怕她揭露自己会武一事受到众女更多纠缠,已是半月再没占到便宜,怏怏道:“我又没做亏心事,怕什么,你们聊,我去找找白影那懒家伙。”

月星莹倏的一叹,道:“有些人又想打着幌子去偷看美女洗澡了。”

斜生影无奈,喃喃道:“我到下面等你们来吃饭总成了吧,真是的,本公子有这么色吗?倒跟真成了“色狼影”似的,哎,这都……”

斜生影嘀咕着转身下楼,两女相顾间捧腹脆声大笑。

晚餐后,斜生影在院内散起步来,一想到“血晶之恋”可能会有着落,全身每根神经都是处在兴奋状态。

农家出生的众女们颇能吃苦耐劳,歇息片刻,纷纷开始活动筋骨,准备着武技的继续修炼,斜生影忽的想到送图纸的人可能会去其它店铺购买那些款式衣裳,忙折返找着谷清兰前去连夜安排将另外七家店的同款下架,直到四个时辰后谷清兰回来禀报办妥,他才落下心来。

翌日,斜生影用过早膳,慢步来至七号店,此时街头已是人头汹涌热闹非凡,自从换了新人,他还是第一次去自己的店铺,刚跨了进入,一穿着甚是得体的美貌少女迎了上来笑道:“这位公子上午好,您随意看看有否适宜衣裳,如款式合意,布料不中意的话可以量身定做,三天内……”

斜生影摆手道:“不了,我有个朋友昨天说在这看中几件衣裳,约好今日前来的。”

少女道:“那公子您坐,我帮倒杯茶来。”

斜生影应声,来至靠内墙一条可坐宽松坐上四人,前方有一几台的长凳上落座,很快少女就端了茶水摆上,服务态度十分之好。

近三个时辰后,几已正午,店里顾客少了下来,两名店员等到喘息机会,刚那名少女行拢,望向心事重重的斜生影,微笑着道:“公子,您看时辰也不早了,要不我帮你也叫个饭来?”

这少女见斜生影一坐三个时辰,知道他不想与他朋友错过会面时机,故有此提议。

斜生影倍感这少女的慧心如兰,却是皱眉回道:“可我没带钱币在身上呀。”

少女略一犹豫,道:“那我帮你垫着好了。”

斜生影笑道:“好呀,改日本公子双倍还你。”

“不用啦,一顿饭我还请得起,只是怕公子吃不惯这等便饭。”少女见他富家公子哥儿打扮,担心道。

斜生影站身起来,长舒口气,望向街外,心不在焉问道:“这儿生意很好,你们薪金也还可以吧?”

少女显出向望神色,回道:“公子知道斜生影的名儿吗?这店的衣饰便是出自他之手,他也是我们的老板,只是奇怪他为什么不想见我们的样子,以前带我们的姐妹都说他是世间最好的男子,唉,来这一个多月了,竟连老板是啥样也不知道。”少女说到这才想起自己答非所问。

更是激动接道:“谁会想到我们干这等轻松活竟有百块一月,或许公子你不觉得怎样,但对我们这些从女奴市场出来的人,这是无法想象的事,要说其它商行员工能有四十块已是非常不错,其实薪金多少并不重要,在这工作的人最满足的是自己被当成了人看待,真…”

“雨梨,你怎么那多话讲,谷总管叫我们留意的女子来了,是不是去通知下,说不定今日能见着老板也不一定。”立在门口向外张望的少女打断正是说得兴起的雨梨话头,脆声道。

斜生影闻言脑际轰然一震,紧跟着坐了下来,怀着忐忑心情等着那女子进入,半年多的探察,今日可能终有结果,这种感觉确实有点怪异,即兴奋又怕空欢喜一场,雷破天是他的恩师,斜生影对他留下的使命不敢有半毫敷衍,想当年从个混混不到三年就成不世高手,更是富甲天下,要报恩只能将命留给将要去完成的任务。

斜生影正自惴惴,“轰”的声响,紧接着气劲自门口街头卷过,带起漫天尘土,分进店内的气流带到衣裳飘扬乱舞。

两女挡眼齐声惊呼,街头行人四散奔走,哭爹喊娘声一片。

好强的内能攻击,竟然有人敢光天化日下于闹市动武,一想到遭袭的可能是那知道“血晶之恋”下落的女子,斜生影骇然色变下腾身往门口赶去。

定眼望去,立见五丈外街头三人斗成一团,倒是没见三人动用兵器,路中央大坑显是临空被拳劲轰出,但其中一人赫然正是“魅狐”鲁璐,另两人都是五十上下,身材瘦弱,只是一高一矮,相映成趣。

鲁璐表面妙曼身躯飘飞灵动,信手挥洒拆招应对自如,其实是有苦自己知,待会真要拼起命来,定是凶多吉少。

斜生影一瞟间已把握到场中局势,急向雨梨问道:“这打斗的女子就是昨天送来图纸的人?”

雨梨心生疑惑,讶道:“公子你怎么知道这事的?正是那女子,想不到这么漂亮的姐姐会如此厉害。”

斜生影身躯大震,心头转过千百道,这鲁璐会是雪羽族人?要真是,又怎么可能混在江湖这么久,还有如此坏的名声?如果不是,那她怎会象知道“血晶之恋”?难道设计图纸只是巧合吗?要不是她与雪羽人有联系?……

正是想得头疼欲裂,三人打斗越番激烈起来,斜生影一惊,向两女轻喝道:“你们快从后门走,你们等会抵抗不了这劲气余波,要他们以死相拼,只怕两侧街屋都得毁于一旦。”

两女闻言花容失色,却是齐声回道:“我们不走。”

雨梨接道:“维护这店里的财物是我们的责任。”

另女又道:“对,老板对我们的大恩时刻铭记在心,岂能弃店逃命。”

斜生影眉头大皱,再顾不得身份,道:“你们不用负责,我就是老板,昨晚谷清兰便是我叫她安排衣裳下架一事的。”

两女娇躯剧颤,见斜生影能将昨晚事说得如此详尽,心中立即相信七八分,正待再细问。

斜生影挥手打断,沉声道:“没时间了,快走,今天的事不要说出去。”

两女心底皆生出无法抗拒之感,但对不要说什么出去一事不明所以,雨梨正是想拉起他从后门出去再问。

斜生影突的扯过身侧一套浅蓝色劲装奔向店铺内屋,边喝道:“还怔着干嘛。”

一入内里,斜生影运能将身上衣裳瞬间震成粉末,银浪刀却是吸在腹部不落,两女进屋的同时正是他穿着妥当,报以微笑,左手于脸上一抹间,三枚晶戒化为流质刹那将脸庞整个包裹,似若戴上一张银色面具,诡秘异常。

两女震撼得呆立当场,还没返过神来,斜生影倏的消失原地不见,虚空划碎下连半丝风都不曾带起,两女木然相顾,相互读懂对方眼内的惊骇,总算明白是什么不能传出去了,片愣后再无怀疑,依言急步离开。

银浪刀

银浪刀

作者:银浪 类型:玄幻 状态:已完结

可以的,很强势,毕竟是小说,开心就好,没必要纠结一些剧情一些情节,有的地方也挺感人的

小说详情